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47:不受束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是……”

    正被龙觉拖着向前奔走妖娆突然身体一抖,而后情不自禁地把龙觉手震离自已腰际。

    因为气海内突然爆起力量实是太凶残了!她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霸道力量狠狠搅动自已周身所有灵气,甚至拉扯着她灵魂向心头喷涌而来!

    势无可拦。

    嘭!

    一声巨响,震开龙觉之际,妖娆身体就像是被一柄无形重锤狠狠地敲击了般,天空中一个趔趄,直接向后一滚。

    噗!

    一口浓血从妖娆口里溢出,血中带着点点深红血丝,立即染红了她身上白裙,那分外惨烈模样,让人看得心痛无比。

    “是第一魔祖力量觉醒吗?”

    百代崆峒远比五位远古大能了解什么是“天魔子”,因为千万年前莫里斯时代,还没有天魔转生这样说法,所以他立即惶恐地询问起龙觉来。

    龙觉疑惑地摇头。

    五位远古大能也被眼前一切惊得不行。

    他们刚刚还为离开雷界而狂喜无比,满心都是对妖娆感激与赞美,确是个大运加身丫头,集光与暗传承于一身,而且这么短时间内,果然如她所承诺,带着所有人离开了那被魔族占据雷界!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带着所有人出界妖娆却又因此而染上了巨大麻烦。

    第一魔祖魂力种子借用她天资卓越身体成长壮大,而且这么就出现挣扎迹象,居然突然把她震得身体痉挛,口吐鲜血!

    看到妖娆像飘零秋叶般被第一魔祖力量击得到处翻滚,吐血不止狼狈场面,所有人心都紧紧地揪一起,那份心痛与担忧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妖娆被击倒那个瞬间,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行动起来,他们不约而同伸出双手向妖娆冲去,想要用自已有力怀抱守护那不断吐血脆弱又纤柔小小身体。

    可是就众人心痛得双目滴血之际……

    那正不断吐血妖娆却擦着嘴角鲜血,一脸狞笑地摇摇晃晃站起身子,而后纵声狂笑起来。

    “灭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啊……”

    很没有节操地径自拉开自已衣领,妖娆埋头低看,胸口九星半魔星,此时已经破灭了一枚!

    被残留于自已气海内血十三血煞气息,硬生生地震碎了!

    “师尊,再来,再来!你老牛逼了,这样也行!”

    妖娆像疯子一样凭空呓语,完全因为天魔星错碎而兴奋到极致!

    刚才让她吐血力量,并不源于魔祖魂力种子,而是黑暗结界中出现又蛰伏于她气海血十三烙印,感应到妖娆重回初元后再次复苏起来!

    一切不言中,事实告诉妖娆与所有人血十三曾经走过路到底是什么模样。

    他破界时自甘堕落为天魔子,可是又出界后,立即把魔星一一震碎!

    这是何种实力与心性?!

    世人只知第一魔祖强大到无法战胜!

    先代龙战皇,赔上自已与龙族所有生机,也只灭却第三魔族,封印纳多多,并减缓了第一魔祖进攻初元步伐。人族尊王莫里斯,花费无数心血,耗自已所有阳寿,也只换来镇压第一魔族大部分力量结局。

    所以所有人族强者们心里,只要被第一魔祖魂力附身,那么等待着被附身者命运,就只有死亡一条路!

    没有人能抗拒,没有人能篡改。

    但是狂蛮无比血十三,却硬生生地打破了这一条铁律!

    什么狗屎第一魔祖魂力?只不过是一个被莫里斯镇压区区可怜虫儿残留于天地之间一丝气息罢了。

    它能有多强?强到压过一个心智健全人族召唤师三魂七魄吗?

    魔祖无敌……只是人们为了掩盖自已弱小一个华丽借口罢了。

    既然能让魔祖烙印天魔星,就能趁魔魂还没有身体内深深扎根前,将那些还没开始萌发魂种一一拔除!

    嘭!

    又是一声巨响!彪悍血煞悉数涌入妖娆胸口,而后再一次利落而果断地爆开了她心口第二枚漆黑天魔星!

    魔光飞迸,带着被人霸道摧残败意从妖娆身体扩散而出。

    妖娆接着被这强大力量震得吐血飘摇。

    她明白自已吐出……通通都是第一魔祖种植自已灵魂深处,还没来得及撕毁自已意识魂力。

    所以就算是被此力量震得头晕目眩,她依旧极为兴奋地哈哈大笑,那被血煞之气震得双目滴血身体颤抖却又兴奋至极狂笑模样让人看得睚眦欲裂。

    “妖娆身上天魔星破裂!”

    龙觉是头一个反应过来人,只听他兴奋地大叫,所有人才用五感捕捉到那些弥散于天空中怨念却又对血煞凶残无可奈何魔息。

    妖娆没有反驳,并且扬着笑脸对众人连连点头。

    所以那些原本因为妖娆堕魔而忧心匆匆远古大能还有百代崆峒等人此时只剩下干瞪眼份儿!

    五位远古大能对血十三印象只停留他进入雷界杀死雷傲狂蛮上,但百代崆峒不同,他是血十三叱咤风云年代结束后才进入雷界人族五衰强者,对血十三之前种种恶行与劣迹听闻甚多。

    血十三是人族败类,把自已灵魂交给魔族换来了惊世战力!

    所有天宗人都如此评价那个也许是自莫里斯之后,站人族巅峰狂妄黑暗召唤师。

    所以所有后人,对血十三堕身为魔事情不抱任何怀疑。

    但是眼前所发生一切,仿佛正颠覆百代崆峒之前所有认知。

    他原本只是因为妖娆能带着他回归百代世家与儿子团聚,所以才抛下一切选择与她同行。但是现看来,妖娆口里身为她师尊血十三,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屈服于魔祖淫威下人族背叛者。

    因为他残留力量击碎天魔星时,除了散发出一股比传言中狂野煞气之外,还向所有人透露出一种惊天傲意!

    这傲意没有正邪分别,却让人感觉到天大地大,唯我独尊霸烈!

    所有乱我心者,杀!

    所有拂我意者,灭!

    人族也好,魔祖也罢,这世间万物,没有一人能束缚他自由轻狂心!

    就是给人这样一种直接而坦诚感觉!

    所有人这个时刻被弥漫于天地间煞气给深深地震撼到了,就连众人中实力强夜行者都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力量能够凝集如此浓烈自我意识……反过来吞噬与粉碎第一魔祖魂威!

    不错……不但是震碎,血十三烙印甚至还吞噬了第一魔祖部分魂威,摒弃其中糟粕,淬炼其中精华,而后把那些原本只有魔族身体才能深刻体会暗力感悟,通通揉入了妖娆骨血!

    所以众人眼前,妖娆正像个沙包般被气海与丹田内爆发煞气扁得鼻青脸肿,左摇右晃,可是妖娆本人却这场海扁中得到了世人所无法想象莫大好处!

    嘭!嘭嘭嘭嘭!

    魔星爆破声音每一响都牵动着龙觉心弦,虽然血十三烙印终于后发挥出巨大作用,但是龙觉还是担心过于野蛮血老头之威会不小心把他妖妖也震得重伤身残。

    妖娆灵魂深处魔祖魂力不断地被煞气拔除,九枚半魔星一一破灭过程里,妖娆也渐渐地找出了毁灭天魔子根基重要窍门。

    相对于所有天魔子而言,刚被打上魔祖烙印她体内魔祖气息是弱小而不稳定,所以想要对其下手,好时机就是刚回到初元世界那个瞬间。

    血十三以其强大于魔祖分魂精神力,将魔祖第一枚魂力直接震碎,连带着松动所有天魔星,造成一种势无可拦强势清扫。

    能做到这一点,重要就是一股坚定意志。

    将自已精神力融入血老头后烙印中,妖娆顿时感觉到自已仿佛触摸钢铁。就算只是血老头残留气息,其中依旧蕴藏着浩荡力量与不屈意念。

    那意念说不上有多浓烈,只不过比魔祖渴望借体复生心意加坚定一些。

    “第一魔祖不是不可战胜敌人……不需要去畏惧它!”

    “他若强如顽石,那我便硬如钢铁。他若硬如钢铁,我便把自已燃烧成化铁烈焰!”

    从血十三煞气中,妖娆蓦然看到了这样信念。

    所以她也下意识地把自已意念与血老头后煞气交融一起。而后一同向自已心口烙印天魔星冲击而去!

    因为有了自已意识控制,这一次冲击加精准与迅猛!

    妖娆只觉得身体一阵酥麻,而后残留身上后两枚天魔星同时破裂,那些被抹去魂力,淬入她骨血暗之领悟激得她浑身热血激荡,灵气疯狂蒸腾!

    这极乐瞬间,她仿佛听到了血十三那“嘎嘎嘎嘎”大笑声耳内回荡。

    “原来师尊让我自已去体会堕魔又复生过程,是有深意啊。”

    现想想,妖娆觉得其实第一魔祖吞噬结界内,若血老头力量不缩回自已丹田,也能保护自已平安出界。

    但是血十三后余威,却送她去地狱边沿走了一场。

    “这就是他一直秉承道,永不畏前路,永不被束缚,比打破规则嚣张,因为天地万法,他眼里从来没有规则。”

    此一瞬间,妖娆仿佛站上了高地点,突然拥有辽阔视野。

    “没有什么不可超越,没有什么必须遵循……血十三敌人从来不是魔族或者人族,他只是不断超越着自已而已。”

    “这么狂人……他是我师尊!”

    一股温暖与骄傲徒然涌上心头,妖娆眼角甚至有温热液体回旋。

    因为至此一瞬,她已经不需要再于五位远古大能,呆子,大喜与百代崆峒面前拿出什么证据证明血十三清白。

    事实胜于雄辩。

    就算曾经身上真有第一魔祖魂力,他也能将其一一打破!当年破开雷界回到初元血十三,就是这么做!

    “好了,我没事了。”

    吐出后一口血,妖娆平静地对站自已面前八个眼睛瞪得像铜铃般大人说道。

    从出界时身上带着九枚半天魔星把众人吓得不轻到此时完全摒除第一魔祖束缚不过一柱香时间,可是这个过程中给所有人震惊感却不随时间流逝而消散,反而因为不断地回想而越来越令人们觉得不可思议!

    “呃……真都震碎了?”

    魇衣不好意思地盯着妖娆胸口,确没有从她裸露锁骨下看到任何残星印记。

    “嗯。”

    妖娆笃定地点头,她实是不好与这些人分享此时自已不但不受天魔星影响,暗力反而又上一层楼喜悦。

    关于暗力……还是这些远古强者面前低调一些得好。

    得到肯定答复,所有人都沉浸于震惊中久久不能回神,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剑极才缓缓开口。

    “真是想不到啊,只有天魔子与被魔祖选中魔族才有可能破开吞噬结界,居然真有人能闯过,而且破结方式并没有关注于如何改写结界法则,而是直接破碎第一魔祖魂力……啧啧。”

    后一声感叹中,包含着一种隐晦赞美。

    既是赞妖娆胆识过人,实力卓越,也是间接地承认了血十三强大和不羁。

    “你若真认定了那血魔不是传承了魔祖罪恶意念代言人……那我支持你去将他解救出来,只不过他若真还活着,出来可不能再乱杀人!”

    绝心上前一步,认真地说道。

    他是第一个明知道血十三为强大暗力召唤师后还光明正大支持妖娆人。

    王道人站一旁没有说话,可是从他笑意盈盈脸颊上可以看出,他抱着念头必然与绝心一样。

    积淀了千万年对黑暗召唤师偏见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消除,五位远古大能想起妖娆师尊是血十三时候还是会心里升起不舒服感觉。

    可是凡事都有开始那一步,至少刚才那利落震碎天魔星恐怖煞气里,他们看到了一股丝毫不逊色于人族大能对魔族必杀心意。

    无论血十三曾经做过什么,他有这样人族傲骨,已经足以令五人安心。

    “这样就好,看到这样局面,我们也能放心。”

    夜行者走上前来,只不过他踏步而起时,他身侧已经开始燃烧一股莫名火焰。

    妖娆顿时感觉到夜行者威压不正常地剧烈起伏。

    这力量像是要自爆般数次超越夜行者身体极限又迅速回落。

    妖娆本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看到其它四人皆一脸平静模样。她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如你所见,我要踏入涅槃了。”

    下一秒,夜行者自已道出他气息骤然变化原因。

    “进入涅槃必须消耗大量灵气,还要经历为期不短龟息期,所以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五个暂时帮不到你。”

    夜行者回头看了魇衣,王道人,绝心与剑极一眼,知道这四个家伙很也会如自已一样,进入涅槃初期。

    “而且你要是想做什么坏事,我们也不会看交情上帮你。”

    夜行者撇着嘴,脸颊上带着一幅半开玩笑表情。

    原本他是绝对不会想象妖娆与“坏事”有什么瓜葛,但是见她与龙觉都身负大运,又与血魔和暗力有那么多不清不楚关系,他们不找“坏事”玩,许多“坏事”也一定会自已找到他们头上去。

    有此叮嘱,只是警醒二人务必不要自信过度,做出什么张狂出格行为。

    “晋升力量有些压不住了,我们得速速离开……对了,你有还没使用过传讯水晶吗?”

    摊开手掌心,夜行者把自已大手放妖娆面前,又补充了一句。

    “雷界千万年,寻常幻器都已经失效了,我们给你雷鸣城,是我们五人手里后一件幻器。若是没有传讯信物,以后你可不好找到我们。”

    这句话说得没有错。

    如果夜行者,剑极,绝心,魇衣,王道人通通成为涅槃大能,而且还都拥有五衰期大乘渡劫底蕴,那么毋庸质疑地,连天宗强者们都不会是五人对手,他们将立即跻身于初元人族巅峰地位。

    到了那个高度,成千上万人族召唤师们上杆子都想巴结,到时候就不像现一样,妖娆与龙觉想见就能见到。

    “有是有,不过也只有一套了。”

    妖娆从驭兽环内取出一对还从未被灵气激发过传讯水晶交到夜行者手里。

    “一套足够,晋阶涅槃后,我们相互之间不需要传讯物品就能感应得到。”

    夜行者因为身体内涌动力量越来越难以控制急急取过妖娆手里传讯水晶,立即向东方御空而去。

    “后会有期!”

    只丢下这样一句话,他便抛下妖娆,龙觉,四位同伴与雷鸣城三个弟子消失天地交接地点。

    不过从他话里,龙觉听出了一个惊悚事实。

    那就是涅槃者……不需要任何外物,便能感觉到其它涅槃者存。

    “那不是意味着……涅槃大能神识,足以覆盖整个初元界?!”

    推论出这个骇人结论后,龙觉直接下巴掉到地上。

    “各位前辈,不与夜行者前辈同行么?”

    而此时妖娆还把自已注意力放剑极,绝心,魇衣与王道人身上。

    紧跟夜行者之后,王道人身上也蒸腾起诡异灵气火焰。

    “不能同行,一个涅槃晋升,可是要消耗许多灵气,如果我们龟息地点靠得太近,就有可能相互抢夺灵气,后两个人都晋升失败。”

    王道人笑了笑。而后指着大喜对妖娆和龙觉说道:

    “涅槃晋升凶险重重,这个徒弟,我就不带着了,劳烦两位小友,待为照顾吧。”

    王道人说完这话,完全不顾妖娆与龙觉回答,一挥衣袖,顿时自与夜行者远去相反方向消失于轻风里。

    “我徒弟,也让你带着吧。反正之前他也决定跟你跑了!”

    剑极唬着脸看着一脸愧疚呆子,其实心里早已经原谅呆子隐藏暗属性实力行为。也正是因为了解呆子不是坏人,才让剑极极度震惊之余好好思考了一下关于光明与黑暗问题。

    这个问题上,他不得不承认……也许之前偏见是有待商榷。

    “师傅……”

    听到剑极这么说,呆子脸颊上不安表情加浓郁。

    “好了好了,待为师出关,再把你接回来。”剑极挥了挥手,选择第三个方向蹑云远去。

    其实他这么应允,就是说明即使离开雷鸣城,只要呆子愿意,他永远都是他师傅。

    看着剑极背影,呆子咚地一声跪倒地。

    狠狠地磕了一个响头,而后满心欢喜地目送剑极离开。

    “那我们也走了。”

    对着妖娆与龙觉轻轻一笑,魇衣和绝心也挥动衣袖,各选一个方向迅速分开。五人都感觉到涅槃境来临,此时任何事都动摇不了他们晋阶渴望。

    雷界里需要长眠茧来延续生命,而回到初元,只要迈入涅槃,他们五人就会如生一般,重站人族强顶端去。

    很五位远古大能气息就从妖娆与龙觉眼前消失。

    只剩下大喜,呆子,百代崆峒三人矗立于二人身侧。

    虽然这三人通通也都是天人五衰大乘渡劫者,以幻阶来算,直接高出妖娆与龙觉一头。

    但是凡雷界内亲身经历过大乘雷劫人都知道,大乘金雷品质要远远高过其他雷霆多少?再加上二人身上背负那些大运,令三人根本无法心生小觑二人想法。

    百代崆峒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期待地看着妖娆与龙觉身影,知道他们会带着自已立即见到自已儿子。

    呆子也不担心,虽然自已是个黑暗系召唤师,但若说到黑暗,只怕妖娆身上暗力比自已还要浓烈百倍,与她一起,至少不用担心被人发现秘密后当成异端追杀。

    只有大喜一脸茫然地看着妖娆与龙觉,对自已未来分外担心。

    “有……有吃么?”

    吸着手指,大喜一脸无辜地弱弱问道。

    得到龙觉肯定回答后,这开始还无所适从胖子立即张牙舞爪地跟二人身后,再也没有显露出不安神情!

    “回冰封城去。”

    妖娆先指了指自已驭兽环,又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空空贼老头特制传送卷轴。

    别看那贼老头平日里小气得很,不过给妖娆提供补给,从来都没有苛刻过。

    对于进入驭兽环一事,众人已经驾轻就熟。

    龙觉带着三人很没入驭兽环世界。

    拍着早已经不再烙印着天魔星胸口,妖娆狠狠地吸了一口源自绿色森林鲜无比空气,而后利落地捏碎了自已手中传送卷轴。

    噗!

    一声轻响,妖娆也带着后人离开了这片无人知其名字广袤原始森林。

    血十三后力量,为妖娆爆开了所有天魔星束缚。

    她不再需要立即前去魔渊深处寻找姬天白抗拒魔祖吞噬方法保全自已。不过鉴于第四枚化龙血池钥匙握幽姬手里,妖娆相信自已很还是会与姬天白一见。

    本来与百代明珠和司徒清约定会面时间都是一个月。

    只不过雷界遇上诸多麻烦是妖娆入界时远未想到,所以时间也拖出一月有余。

    相信两拔人已经等她等得有些焦心了。

    带着回归冰封城修整后潜入魔族深渊打算,妖娆踏上回归白川道路。

    也许是早已经把冰封城当做自已家园,所以自那冰雪之冷风吹入空间罅隙,让妖娆打了个寒战后,就立即令她情不自禁地欢喜起来。

    她急急地向空间甬道前奔跑,推开交织扭合一起空间壁垒,一头没入茫茫大雪里。

    “啊呀呀呀呀,好开心啊。”

    捧着一团轻盈雪,妖娆笑得咯咯咯响。

    特别是回想起第一魔祖结界内差点被阴风完全吞噬,从鬼门关里打了个囫囵又逃出来经历,妖娆便加享受此时放松心境。

    明媚阳光下,不远处冰封塔就像是一座巨大钻石宝塔一般,因为反射光线而散射出彩虹般光芒。

    “前辈,我回来了!”

    雪地里打了几个滚,妖娆这才拍拍脸颊上雪屑,一本正经地站起,从驭兽环内摸出麒麟王传讯水晶,灵气灌入水晶瞬间就大喊出强势回归宣言。

    “妖娆,你没事太好了!”

    没有想到是妖娆脸颊突然浮现水晶上。

    水晶那一头只见麒麟王用力地一拍桌子,激动得把手里传讯水晶都丢了出去!

    骨碌骨碌……

    妖娆甚至看到传讯水晶砸倒地,滚入桌底,又被麒麟王一把捞起来画面。

    掉地传讯水晶被麒麟王捡起来后,他那张英俊脸蓦然妖娆面前放大。

    “怎么这么久?已经一个月又七八天了,遇着什么危险了么?担心死我了!”

    此时麒麟王鼻尖都要戳到水晶另一面去,这“狰狞”表情,足以说明他对妖娆担心深重到什么地步。

    “唔……一言难啊。”

    确是遇到了不少麻烦,妖娆扬着唇角,而且那些遇上事情三言两语根本没有办法解释清楚。

    “现先不提雷界事情,百代明珠大爷还冰封城里好吃好喝地供着么?”

    现妖娆迫切想要做事,就是完成对百代明珠承诺……将他老爹平安地交还到他手里。

    “百代大爷开始那十天还能静心享受好吃好喝,可是近十日,特别是你超期八天,他已经变成个疯子了……哟,他要人你找回来了吧?”

    麒麟王瞪着双眼对妖娆有此一问。

    他生怕妖娆坑人,没有完成百代明珠托付。

    不然收了百代世家那么多好处冰封城,铁定会被一老一小两个疯子完全拆掉。

    “哈哈哈哈!”

    看着麒麟王那张惊恐脸妖娆就知道他一定百代明珠手里吃了不少苦头。

    “嗯!人找到了!通知他来接人吧。”

    妖娆轻地从嘴里吐出这样一句话,而后对麒麟王眨了眨眼睛便掐断了传讯水晶通信。

    其实她已经站距离冰封城不远雪地里,很就能踏入冰封城地界与麒麟王一叙。只不过她了解百代明珠心情,所以进城前先知会麒麟王一声,免得到时候被百代明珠埋怨。

    可是刚掐断传讯水晶,妖娆没有想到此时麒麟王,还有一个紧急消息要告诉她……麒麟王张口瞬间,他手捧水晶里已经变得一片冰蓝透明,再也不见她影像。

    “哎……算了算了,紫痕啊,你等等,妖娆很就回来了。”

    愣了一下,麒麟王一边埋怨妖娆风风火火性格,一边热情地招呼着门口那紫衣紫帽冰封城来客。

    “对了紫痕,能麻烦你把隔壁那个用珍珠当弹子球拍打大爷过来吗?对,就是那个没事天天穿个金丝绣线衣戳人眼大爷……”

    麒麟王指着对面房间正挠墙百代明珠对上官紫痕说道。

    妖娆确是马上就能进入主城区。

    收回传讯水晶,妖娆顺带把龙觉,大喜,呆子与百代崆峒四人一齐放出驭兽环来。空空贼老头传送卷轴没有设定城中闹市为落脚点,就是为了避免妖娆不时从臂环内把人扯出来恐怖场面发生普通民众眼底里。

    “这就是有吃地方?”

    大喜抬头看了看,天上无鸟地上无兽,连风都是冷嗖嗖鬼地方,大脸顿时拉得老长。

    被王道人饲养得太好,这胖子对食物执念完全不逊色于吃货帝岚。

    “城里有吃。”龙觉拍着大喜肩头,一本正经地向他保证。

    开玩笑,冰封城虽然地处偏僻,却拥有着初元大陆为数不多巨大交通网,虽然天寒地冻,但是想吃什么样东西会没有?

    别说天上飞水里游,就连火山中巫妖,沼泽里泥藕都有人做成招牌菜挂酒店门口。

    “那就好……”

    大喜脸色瞬间由黑变红。

    只要满足他吃爱好,让他适应怎么样环境都可以。

    “我儿子,他城里?”

    与大喜恣意不同,此时百代崆峒小心翼翼向妖娆问道,可是双眸却不停地向着冰封城高大围墙上眺望。

    “城里,还有水伯也。”

    妖娆狠狠点头,若百代崆峒不是百代明珠老爹,他那天榜第十称号还有百代家偌大家业摆妖娆眼前,妖娆几乎不能把他与世人只可远观不可碰触高贵天宗联系一起。

    不过五位远古大能若都成功步入涅槃,想必整个天宗还有世家联盟力量立即就会被重洗牌。

    怀着对好朋友老爹尊敬心情,妖娆把小手一扬,直指前方,霸气地吼道:

    “我们走!”

    可是就她喊出此话当口。五感敏锐众人们余光都立即捕捉到两道速度极飞影!

    只见两道御空人影突然从冰封塔内跳出,疯狂地向众人所地点飞奔而来。

    “爹!爹!是你回来了么?”

    其实百代明珠只听麒麟王说了一半话,根本不知道妖娆带着百代崆峒站哪里,不过刚从麒麟王口里得知妖娆带着人回冰封城内,他就立即从窗口一跃而出,拉着水伯胳膊冰封城上空大喊大叫起来。

    城中那些卖肉卖衣小摊小贩们看习惯城主,副城主,刃部等人时不时抽风模样,所以对此时百代明珠疯狂很不以为然地一笑置之。

    变态环境,磨砺此居民不一样坚韧内心。

    所以应和着百代明珠深情呼唤,此起彼伏还有:“卖肉了卖肉了,买猪头送猪尾了……”之类吆喝。

    仿佛是想与百代明珠比谁嗓子大一样,一声加高过一声!

    哎呀……我擦!

    被那些喧闹声音吵得头痛欲裂。百代明珠顿时提高了自已御空高度,再一次深情地大叫起来:

    “爹!”

    站城外百代崆峒再也忍不住一个箭步飞扑上去。

    因为此时百代明珠只穿着一件贴身上单衣,他平日冰封城里不离手炭炉与白狐披风早已经不知道被丢弃到了哪里,双足**,长发乱糟糟地披肩头。一看就知道是从软榻上翻起,什么都没有准备径直奔出来模样。

    “珠儿……”

    从喉咙深处吼出低低一声,百代崆峒早已经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他这声呼唤实是轻得很,妖娆竖着耳朵都没能听清楚。

    也不知道是百代崆峒觉得自已离开家族太久对百代明珠有愧疚之意还是他此时已经激动得发不出声音。反正他低吼声若有若无地融入风里,让人觉得好似幻觉一样。

    可是就是这样一声几乎微小得不可辨认呼唤,却立即引得像没有头苍蝇一般城上空乱窜百代明珠蓦地停了下来。

    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极为正确地向着百代崆峒所站立地眺望而来。

    百代明珠之前听错了,还以为妖娆已经入城,却没想到,那么一行人,居然远远站城外,而且那低声呼唤他人,果然是他朝思夜想老爹!

    隔空对望,百代明珠与百代崆峒二人眼底都流转着繁杂而深情光芒。这一刻令他们等待太久,久到没有勇气立即拥抱一起,生怕下一秒这只是一个一触就碎美好梦境。

    直到呆滞数息后百代明珠才反应过来……

    “妖娆果然做到了!”

    “雷界找回我爹爹!”

    百代明珠一想到这一点就顿时激动得无以复加。

    此时不单是百代明珠,还有水伯老肝都战栗。

    “主人!”水伯早已经老泪纵横。

    其实对于百代崆峒身陷雷界而无法出来论断通通都只是没有切实证据一种推测而已,因为整个初元都找不到他身影,所以他只能寄希望于从来没有活着进入活着出来飘渺雷界。

    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想法,却万万没有想到妖娆居然真履行了诺言,并把百代崆峒完整地解救出来!

    “爹!”

    惊喜尖叫声还没有来得及吐出唇角,百代明珠突然气息一滞,脸色一变,直接从空中跌落下来!

    嗖!

    看到百代明珠莫名其妙地晕倒,远隔万米百代崆峒速度居然比站百代明珠身旁水伯,顷刻化为一股狂风,直接把失去意识百代明珠给捞了起来。

    “奶奶个腿了,原来崆峒速度这么啊。”

    大喜摸摸额头上汗,还是第一次看到百代崆峒爆发真实力量。

    “这货雷鸣城时候,可是分外不精明木头脑袋一个哇!”看着百代崆峒背影,大喜心里默默吐槽。

    “我儿是怎么回事?”

    抱着晕过去百代明珠,百代崆峒顿时忘记了相逢喜悦,非常不安地转头讯问水伯。

    “珠儿明明体质不弱……怎么会?”

    可以直接感觉到百代明珠微弱气息和心跳,百代崆峒顿时脸色变得漆黑一片。再看看水伯那欲言又止脸,百代崆峒顿时加笃定自已内心猜想。

    “他孩子怎么了?”

    此时那一直一言不发呆子也凑近妖娆,小声地问了一句。

    “睡症又爆发了……可能过于激动吧,不然被百里尘调养了这么久,不应该晕得这么彻底。”

    妖娆皱着眉头,可不想看到好不容易把老子找回来,小子又长眠不醒局面。

    “我们走。”

    龙觉拉起妖娆就御空而起。

    “前辈,我城中有药师,随我去塔内。”

    行至抱着百代明珠身体百代崆峒身旁,妖娆顿时郑重地对百代崆峒说道。

    “去。”

    这一刻,抱着自已那气息微弱儿子,百代崆峒才开始深深后悔自已为何非要一意孤行去闯雷界。

    百代明珠那不健壮反而比之前消瘦身形,深深地刺痛了百代崆峒心。

    ------题外话------

    这段时间一直没休息。一有时间就开始写万了,也不知道能写几天,我只保证,空暇时间都写,力之~群么么~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