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48: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548: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百代崆峒抱着百代明珠晕睡过去身影,跟着妖娆一起冲入冰封塔内。

    看着妖娆与龙觉带着一群人从窗户外跳进来,正数自已私房钱元方差点吓得把手里银币给直接丢出去。

    “乖乖呀!吓死我了!”

    元方拍着胸脯翻着白眼对妖娆表示他此时小心肝差点吐出口惶恐。

    只有麒麟王淡定无比地从自已桌后站起,把那些比人还高公文远远抛身后,一脸亲切地向妖娆走来。

    “啧啧,小妖孽,让我看看大乘渡劫后你气息又涨了多少?”

    其实走近妖娆当口,麒麟王就已经被她眸中分外清亮光芒吸引。

    原本妖娆眸子就极为好看,好像深黑色宝石,带着一种蛊惑人心力量,可是此时她湛湛明目内,除了神秘而幽玄光之外,还隐隐地闪动着一道鎏金雷光。

    此光晦涩却灵动,不小心窥见,立即会引得人心魂震荡。

    这便是经过大乘雷劫后实力上一层楼直接证明。

    “前辈!”

    虽然很想与麒麟王好好描述一番雷界中见闻,但是妖娆现也不能放任着那晕倒于百代崆峒怀里明珠大爷就这样软绵绵地睡着。

    “喔,我得先去找找百里尘,一会儿再来找你喝茶。”

    妖娆指指身后,一脸郑重地对麒麟王说道。

    被妖娆一提醒,麒麟王与元方这才把自已视线从妖娆与龙觉身上移开,看到了那睡相极为狼狈百代明珠正张着嘴流口水模样。

    因为百代明珠冰封城内也待了不少时间,所以众人对他无缘无故倒头就睡特点已经习以为常。

    “去吧,百里尘自从你离开冰封城后一直把自已关药房里不出来,我们去找过几次,他都说很忙没空现身。”

    麒麟王立即指着塔顶说道。

    冰封塔内有大大小小数百间房间,满足所有人居住需求,百里尘喜欢安静,他房间还有偌大药房都被安排冰封塔上层。

    “我这就去。”

    说罢妖娆抬腿就走,听闻百里尘也闭关,妖娆立即心里安稳了一些。

    如果百代明珠有百里尘天天看着还这么容易昏睡,那岂不是证明百代明珠所中毒又有了进一步加深趋势?

    “也许百里尘药室里研究,正是为百代明珠解毒法子吧?所以才几天没有管他,让百代明珠这么容易又晕了。”

    一边这样想,妖娆一边带着百代崆峒与水伯向房门外奔去。

    可是刚冲出一步,她胳膊又突然被麒麟王拉住。

    “怎么了?前辈。”

    妖娆顿时回头疑惑地看着麒麟王。

    “还有一个人,你必须先见一下。”

    想起上官紫痕出现于自已眼前时那急得一脸是汗模样,麒麟王觉得上官紫痕带来事一定比百代明珠晕睡紧急。所以妖娆去找百里尘之前,麒麟王先把她拦了下来。

    “谁?”

    妖娆长眉一挑,此时还以为是司徒清能找到冰封城来呢。

    结果她话音刚落之际,一道细软又激动声音突然出现城主大厅门口。

    “是我!”

    妖娆被这熟悉声音吸引,蓦然回头,立即看到了一个矗立门口,激动得身体连连战栗紫衣女子。

    “紫痕?”

    看到那好久不见人影,妖娆和龙觉顿时惊讶大叫。

    当初离开洪荒秘境,上官紫痕本来与苏苏同路而出,可以再回头寻找妖娆和龙觉身影。只不过她当时刚好契约了一头极能辅佐她天眼能力进一步成长圣光独角兽,而且天运宗飘渺卜算之术也对她修行有裨益。

    所以后她还是与天下无敌,范大与小舞一行人一起前去天运宗闭关修行。

    她一直知道妖娆和龙觉藏身何处,只不过闭关时候并没有与小舞和天机老人过多交流。

    毕竟她不属于天运宗弟子,只是一个与小舞有交情而借地儿寄居客者,借着天运宗玄妙地气修炼她瞳力。

    外人眼里,天运宗一直是上四宗捧手心里珍宝,无论天机老人出行,还是宗内弟子吃穿用度都阵势惊人,所以闭关时期上官紫痕并没有过多了解宗内隐秘,而是心安理得地一心沉浸于自已历练里。

    直到小舞那一日她闭关门口撕心裂肺地哭泣,一直沉寂上官紫痕才被小舞惊起。

    从小舞口里得知了天运宗实为上四宗豢养畜生一般不断为四宗想看到“未来”献祭后,上官紫痕才头一次了解到天运宗隐藏于表面繁华下步步苍凉。

    事实残酷。

    安慰完小舞,结束修行上官紫痕立即抱着满腔愤怒与焦灼,急急奔到白川来寻妖娆龙觉二人!

    “你……精进了不少。”

    看着那门口娉婷而立紫衣女子,妖娆眯着眼睛,心情一时间又回到很久远以前。

    这看上去分外柔弱娇羞女子,曾经被姬天白拘役过很长时间,可是她却凭借着自已勇气从姬天白身边逃离。

    所以单凭上官紫痕心性,妖娆便很喜欢。

    多时不见,上官紫痕瞳力有了惊人成长,眸子已经完全变色,世人面前呈现出一种非白非彩,流光变幻特殊模样。

    外人面前,她一直以紫纱掩面,来到冰封城,却是把纱帽摘掉好让妖娆与龙觉辨认她脸。

    上官紫痕那飘渺而不聚焦目光,仿佛能直接看到人心田里去。好似她注视下,身上藏得任何东西都逃不过她视线。

    “有急事?”

    微微陷入回忆一瞬后,妖娆很便皱起眉头对上官紫痕问道。

    没有热情寒暄,没有亲昵叙旧,因为妖娆实是太了解上官紫痕那清淡性子,若是一切安好,她必不会出现自已眼前。

    而一旦她出现了,那么一定会带来不得了消息!

    妖娆实对上官紫痕性格了解得透彻,当年姬天白野心未暴露前,她被师门配与姬天白,但即使当初姬天白那么神光湛湛,风华绝代,她依旧没有像怀春少女一般对他动心。

    上官紫痕世界里,所有东西都不值得激动与惊喜,天眼选择她,也许就是看中了她淡薄心境。

    “妖娆,天运宗有灭顶之灾。”

    上官紫痕妖娆问询之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对妖娆道出这样一句话。

    “上四宗,要断绝天运宗命脉。”

    忽闻天运宗,顿时把妖娆与龙觉震得一滞。

    因为就算二人知道天机老人其实只是上四宗当权者傀儡,却也知上四宗对天算师们看重,所以纵有百种焦虑,也不会想到天运宗有被逼覆灭一日。

    “这话怎么说?”

    妖娆眉头锁得深。因为天运宗三个字,对她而言意味着小舞,范大与天下无敌三人安危,对于自已故友们,妖娆从来不吝惜自已精力和关注。

    她此时确觉得上官紫痕带来消息要比百代大爷昏睡症加急迫一些。

    不过妖娆还是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跟自已与龙觉身后百代崆峒与水伯。

    水伯给了妖娆一个“放心,先听你朋友说,我们这不急”表情,妖娆这才一把拉过上官紫痕,把她按凳子里,一本正经地盯着上官紫痕眼。

    “说。”

    妖娆短促而坚定声音,立即扫去了大半萦绕于上官紫痕心头仓惶和阴霾。

    “这样……这事说来与你还有剪不断关联呢。”

    只见上官紫痕吞了口口水,缓过一口气后,这才尴尬地看着妖娆开始描述。

    “小舞说,你触怒了上四宗底限,所以那些上四宗太上长老们正满世界地找你。”

    “因为完全不知道你隐藏什么地方,所以他们把这个任务交到了天运宗头上。”

    一打开话匣子,上官紫痕就没法停下来了,一口气不断地把小舞所说一切都道与妖娆和龙觉知晓。

    妖娆知道自已昆山与悲悯海捅出大祸一定让四宗强者对自已恨之入骨,可是她也没有预料到上四宗会因为这个原因而逼着天宗运覆灭。

    听闻与自已有关,妖娆顿时加专注于聆听上官紫痕声音。

    “可是天机老人早已经为你算过,除了满目血海修罗还有你踏血而行地狱之景外,他根本无法看透你宿命,别说能清晰地卜算出你身何方。”

    “你命,无人能算!”

    上官紫痕字字铿锵。

    “上四宗使者却根本不信天机老人这样说辞,逼迫着他推动天运宗内半极道幻器,一定要把你从藏身之地挖出来。”

    “近年来,天运宗已经被迫推动天演仪三次,天机老人阳寿几乎消耗一空,大量参与演算弟子精神力空乏到极限,如果再强行使用,只怕通通都会窥视你宿命过程里死灭。”

    “再加上小舞根本不想算计你,所以算与不算,她们一宗弟子都面临着走上绝路命运。”

    说完之后,上官紫痕一脸无奈地看着妖娆脸。

    此时妖娆脸色早已经由白变青,又由青变黑!

    她嘴上没有说话,其实心里却早开始叫嚣。

    “我勒了个去!”

    “难道小舞潜入洪荒秘境说要找解决天运宗百年毁灭危机契机……找得就是我?”

    “而我并不是什么能助她们脱离苦海救世主,而是令他们加速覆灭罪魁祸首?!”

    一想到这里,妖娆顿时有一种想要撞墙冲动!

    天啊!天啊!

    “是我害得天运宗现落魄下场吗?”

    虽然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种后才知道真相感觉,简直让妖娆五内重伤,差点一口气没提起来直接背过去。

    还好上官紫痕来报信,要不然等小舞对她演算里毙命,还赔上整个天运宗,她良心一定会深深不安!

    因为她知道上四宗手段,如果他们笃定天运宗能算出来,那么就算是把整个天运宗骨头打碎,他们也会从尸体骨髓里把想知道信息通通撬出来。

    天运宗被夹自已与上四宗之间,必然只有死灭这一条路可走。

    看到妖娆脸色阴晴不定。

    上官紫痕还以为此时妖娆心里埋怨天运宗不通情理想要算计她。

    所以紫痕立即惶恐地站起,妖娆面前摆手解释。

    “不不不……妖娆你不要想错了,小舞不是想背后害你。”

    “我现所说,都是她亲口告诉我,并嘱咐我来提醒你。”

    “上四宗已经把你盯上,你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要被四宗抓住。”

    “她还有一句话让我带给你。”

    一边摆手,上官紫痕大眼睛内此时忽而有大滴大滴泪水径直涌出。

    那无比悲怆表情因为事出突然,所以把站旁围观众人们通通吓了一大跳。

    气氛因为上官紫痕悲伤而立即凝重异常,所有人下意识地屏屏住呼吸,因为他们知道紫痕下一秒要道出,一定是个会让人震惊消息。

    “她说……反正天运宗弟子对于上四宗来说都是不值钱贱命,她无法忤逆四宗淫威拒绝推动天演仪,那么她后一算,希望能为……你……算出上四宗……命数。”

    说到这里,上官紫痕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

    虽然此时她只是一个转述者,却很真实地道出了小舞破釜沉舟与上四宗同归于决心。

    “她希望你能躲避上四宗碾压,若有一日能真踏上尊王之位,凌驾于四宗之上,便带上一壶酒去天运山上祭她亡魂!”

    这才是小舞想让上官紫痕转告给妖娆信息。

    上四宗上位者们逼她推动天演仪一算妖娆宿命,她偏偏不算!

    她要用自已后力量,助妖娆百尺杆头近一步,他日妖娆若能走上神位为天运宗正名,便能慰藉自已与所有天运弟子悲愤心情与怨念亡灵。

    上官紫痕说话时候,房间里没有任何一人还发出声响,就连呼吸声都被众人收敛。

    他们中有人听闻过天运宗羽衣舞圣女名字,有些人却是第一次认识这性格刚烈女子。

    无论认识还是陌生,此时所有人都被小舞心性与决绝深深震撼。

    若说她与妖娆交情,其实只有洪荒秘境中偶遇和短暂相处可以追溯。

    可是她不利用上官紫痕为诱饵将妖娆引出,并化解上四宗对天运宗欺压。本就是一个让人无比钦佩选择。

    而且面对上四宗强权,她果断地选择了以死换取妖娆日后崛起并为整个天运宗复仇方法做为有力报复。

    比起愤愤而亡,她这样选择才是主动地反击。

    小舞深知自已和天运宗内绝对不可能出现有朝一日能威胁到上四宗纵世奇才。所以她选择了妖娆。

    她把自已一切都赌了妖娆身上,哪怕妖娆凌驾于四宗之上可能性极小,小舞也愿以整个天运宗为代价,助她成王!

    “真是刚烈!”

    麒麟王脸色郑重地叹息道。

    “现上四宗为了自已目,已经开始如此残忍地逼迫附属小宗门了吗?”

    抱着百代明珠百代崆峒此时也淡忘了还自已怀里沉睡儿子,异常愤怒地吼道。

    只有元方默默地站一旁没有出声,他虽然也为那叫什么“小舞”女子而内心触动,但是同时,他亦为妖娆能得到天算师们为她倾力一算上四宗命数机缘而暗自窃喜。

    这么多年,他是眼看着妖娆艰难地走出每一步。

    若是天运宗以一宗底蕴助妖娆掌握上四宗命脉,那么日后她便再也不会被四宗算计,甚至地矗立云巅之下,傲然蔑视那些曾经欺凌过她蝼蚁。

    其中好处,不言而喻。

    元方才不管别人好不好,妖娆能好,他便心满意足。

    “这场演算,是何时?”

    龙觉一脸凝重,低沉地问道。

    他与妖娆都没有想到一回冰封城就得到这么一个让人吐血消息。

    “小舞说了,卜算被上四宗定今日,她定会安排人手,把她演算后结果传到云真那里,你日后去取就是。”

    上官紫痕一字一句重复着小舞交代。

    看样子天运宗已经被四宗上位者推到了绝境,甚至时间上都等不到妖娆回答。因为时间紧迫,小舞早就做好自已与天运宗已经覆灭后上官紫痕才找到妖娆打算,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

    无论妖娆想不想要,又或者是否记得它日为天运宗报仇,反正天运宗后一算,强行塞给她了!

    “今天?”

    麒麟王惊呼!

    众人顿时陷入一阵沉默。

    房间内气氛一时间压抑到极致,所有人目光都下意识地落妖娆身上,众人希望从她表情上看出她想法。

    只可惜妖娆现目无表情。

    不过她这样反应也可以被人理解。

    去救人?

    明显是来不及!

    因为四宗强者必然派出精英到天运宗内观礼,极有可能还有数量不少太上长老和天宗人存,刚刚经历过昆山与悲悯海一战冰封城众人都没有完全恢复体力,这样贸然前去,不用细想都知道必是死路一条。

    那就这样直接接受天运宗圣女和弟子们以生命为代价换来馈礼好了。

    反正他们今日,不是死助上四宗卜算妖娆宿命里,就是亡于为妖娆一算上四宗命脉挣扎中。

    ------题外话------

    今天二,正午四点还有一章~

    另外,这个月妖娆月票,钻榜,花榜都爆帅了。帅得伦家小心肝都差点碎掉…

    特别感谢1585818,bestdxx—三世,y71—闻闻,姜饼做糖娃,Babyfae丶,夜空让心流浪,yzl12—梓墨七位状元鼎力支持。特别感谢所有正版读者倾情助我十月灿烂如花。我要嚎哭着抱你们大腿,没节操地地上滚来滚去。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