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49:天运宗之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横竖都是绝路,不如让天运弟子为妖娆铺垫一条未来宽阔大道。

    就一些人心中升起这样念头同时,妖娆圆张双眸突然紧闭一起,只微微从长长睫毛下露出一丝精芒。

    “我……去一趟天运宗。”

    妖娆淡淡地说道。

    一边说,妖娆一边指着百代明珠对麒麟王交代。

    “前辈,你陪水伯还有百代崆峒前辈去找百里尘,我与龙觉去去就回来。”

    “嗯。”

    听到妖娆这简单要求,麒麟王自然立即点头应承下来。

    把百代明珠送到百里尘手里简直易如反掌,倒是妖娆……现仅带龙觉一人前去天运宗,她想干什么?

    以麒麟王对妖娆了解,他觉得妖娆似乎不可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天运宗一宗门徒悉数死灭,不过她此时那清淡从容模样,又不像怒火中烧想要带着一群小弟们冲去大干一架模样。

    难道为了窥见上四宗日后命脉,她决定顺从小舞决意,亲自去现场观看天演仪算出后结果吗?

    心里充盈是满满疑惑,但是此时麒麟还是忍住没有问出声来。

    他知妖娆自有分寸,不需要他担心。

    “现去?现去……只怕来不及了吧?天运宗地处偏僻,所有传送阵都被上四宗掌握,我们根本没有可能一天之内到达。”

    “而且你如果出现,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上官紫痕却为难地说道。她从天运宗前来,都用了足足八天时间。

    就算妖娆不是去救人,只是观礼,此时也已经过了正午,演算早已经开始进行,天知道赶到天运宗是几日之后,估计到了连小舞尸体都找不到了。

    “来得及。”

    龙觉却突然打断了上官紫痕声音,从麒麟王常用那张大桌文件下熟稔地抽出一张泛黄地图。

    地图上蓝魔海内各大人族主陆清晰可见,其上还被红色墨水标注了许多红叉。

    墨迹有深有浅,分明代表着不同时期麒麟王笔记。

    “这是冰封城现开通传送阵点,让我看看,哪个阵点离天运宗近。”

    一边手指地图上红叉,龙觉一边低下头,认真地图上找了起来。

    天运宗不属于任何人族主陆管辖范围。因为天算师们实力特殊性,也不允许任何一个宗门对天运宗命脉完全掌握,所以天运山其实是座落于蓝魔海内一片孤岛。

    远离尘世,靠近天空。

    这样也便天运弟子感怀天道。

    “这里……”

    很龙觉手指就指向茫茫魔海中一片无人区域。

    那区域有多荒凉?荒凉到方圆万里内居然没有一个已经被标识红叉!

    “太远了,近传送点也封神大陆上。”

    元方凑近一看,立即连连摇头。

    以图上距离来看,想要传送到封神大陆再辗转,恐怕都早已经过了今日。

    “不,还有一个地方,这图上并没有标记。”

    龙觉手指地图上缓缓向南移动,很指向了另一片坐落于魔海中海陆。

    所有人视线此时都聚焦于龙觉指尖,有人加迷惑,有人却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事情。

    “你们认不出么,这里是青竹大陆。”

    龙觉语出惊人,立即把麒麟王与元方引得脸差点贴地图上。

    麒麟王本人是亲自去过青竹大陆,不过当初一心只想着开辟传送通路运输能量矿石,并不打算把传送甬道再做它用,所以根本没有地图上把青竹给标记出来。

    只有对方向极为敏感龙觉,才这关键时刻想起了这个矿石通道!

    其实从遇到青云青雄两个矿石商人到开辟矿石交易,龙觉通通都没有参与。只不过与妖娆闲聊时候听她提及,便把青竹大陆方位和特点都默默记了心中。

    “这么看看,我们俩个从青竹大陆到天运宗海陆,真不需要用太长时间耶。”

    妖娆此时极为欣慰有龙觉身旁陪伴,立即兴奋得连连点头。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们走吧!”

    一把拉起还脑袋晕晕上官紫痕,妖娆与龙觉立即从窗口跳出,直奔冰封城外那个被空空贼老头打山中青竹大陆传送阵而去。

    两人御空速度无比彪悍,天空中卷起层层雪浪后立即消失于无形。

    “喂……妖娆,你确定真不需要多带些人么?”

    看着妖娆与龙觉背影早已经找不见,麒麟王问询声只得孤寂地回响于茫茫大雪里。

    他真想不明白妖娆此去天运宗能做些什么。

    没有先天大帝与阿斯兰特,水伯还有那个什么百代崆峒又明显因百代明珠晕睡而无法脱身。只有妖娆与龙觉二人,铁定是不可能也不可以去挑衅天运宗观礼大师上四宗太上长老及天宗巨擘。

    妖娆……有什么打算?

    呼啸风声已经掩盖了麒麟王呼唤声。

    此时妖娆与龙觉已经像一双追逐猎物豹子,疾行万米,冲入距离冰封城不过远雪山深处,找到前去青竹大陆传送阵法。

    没有想到二人实力与速度又提高了这么多,被妖娆拉扯上官紫痕早已经被吓得小脸发白。

    “这冰城外,居然还有去天运宗附近传送阵?”

    原本冰封塔里就应该问出口问题,直到此时上官紫痕才喘着气惊诧地问道。

    “我记得小舞对我说过,天运宗所地域,被一种莫名力量影响,除了自远古就留山中上四宗专用传送阵,任何符师都再无办法天运山上另辟蹊径。”

    上官紫痕说是事实,她所形容那莫名力量……搞不好就是青竹大陆下蕴藏丰富能量矿石散发出扭曲空间混乱之息。

    若不是今日遇上天运宗劫难,谁又知道两个从来没有交集地点还有这样相互影响能力。

    “呵呵,这是我们符师专门开辟道路。不会被那片海域混乱力量影响通行。”

    妖娆一边自豪地解释,一边极没有节操地直接把上官紫痕推入了那刚刚开启传送银光里。

    噗……噗噗!

    只听到三声连续轻响,妖娆,龙觉与上官紫痕身影立即消失于天地之间。

    不过瞬息光景,三人就从传送阵法另一端踏了出来。

    刚刚步出空间,妖娆就立即听到几声惊恐而严厉呵斥。

    “什么人?”

    “怎么会有人从这个传送阵走出来?”

    一阵乒乓金属撞击声响起,而后妖娆便睁眼看到了一群装备精良,甚至还穿着重铠召唤师举着各种流光焕彩幻器,一脸杀意地看着自已。

    一般来说,这对于青竹大陆矿区犹如生命绿道般传送阵是不通行来客。

    每次青氏父子向冰封城运输矿物都直接与元方传讯,而后把矿石分类放置传送阵上。

    若冰封城有人来访,也会提前通告。

    只不过这一次妖娆龙觉与上官紫痕出行太急,所以并没有提前向青氏父子传讯,所以矿区内守军乍听到阵响声,还以为有什么不怀好意外人窜入传送阵里搞破坏呢!

    青竹大陆虽然盛产元素能量矿石,但以为地理环境影响,很多矿石都无法低成本地运输出包裹着青竹大陆凶险魔海。

    青竹居民世世代代守着储量巨大却无人问津矿山过着清贫日子,直到青云老头儿与冰封城达成契约,请动符力惊人一甘符师,才第一次让空间稳定传送阵坐落了青竹大陆土地上。

    有了这道传送阵,青竹矿石源源不断地向外输送,同时青竹大陆普通百姓们也第一次买到了封神大陆出产轻云丝,昆梧大陆出产楠木桌椅,初元各陆特产纷纷涌入这片物产单一大地。

    青竹人民第一次感觉到生活便利。

    所以从平民到矿工,从百姓到战者,无不对此传送绿道产生了一种极为护短心情,传送阵口云集着青云大陆雄厚重兵把守,只有青云老儿本人才能签署使用此道各种公文。

    对于此地守军而言,若不看到盖着青云老头儿鲜红大印图章,所有贸然出现于传送阵上……通通都是敌人!

    “哎呀我妈妈呀!”

    妖娆和龙觉顿时被眼前一切给深深震惊,因为与冰封城那个隐藏深山中根本无人看护传送入口相比,这出口守备力量实是太吓人了!

    瞪着双眸,妖娆发现自已身前至少有上百位八阶战神举着尖锐幻器直指自已鼻尖。

    那些长枪长戟甚至双锤,几乎完全遮蔽了她所有视线。

    虽然这些守军真一起扑上来,只怕也不够妖娆与龙觉下酒塞牙,不过总算是亲身体会了一把青竹大陆对矿石交易郑重程度,妖娆也不好拉下脸皮来为抢时间而打伤青竹大陆守军们。

    所以目光晦涩地看着眼前所有卫兵,妖娆只得声音低沉但威压隆隆地大吼了一声。

    “青云,青雄,给我出来!”

    就算是压抑着自已力量,这夹带着丝丝威严与尊贵气息啸声还是立即震得所有守军手里幻器瑟瑟呜咽。

    噼里啪啦!

    看到自已手里长枪声波中颤抖得像面条一般,这份巨大惶恐立即顺着幻器传达到所有持器者心田里!

    所有人看向妖娆与龙觉目光立即发生变化,从开始排斥和怀疑,变成此刻深深忌惮!

    好强!

    小心肝都悸动。

    就所有人不知所措当口,一声激动而沙哑嗷嗷声立即于人群之后响起。

    “给老子滚开,滚开……”

    野蛮地推开身着重铠高大守军,一个身材瘦小老头儿撞撞跌跌地从人群之后挤了进来。

    看他衣服只穿了一半,头上帽子还是歪模样就知道,这老人家一定是极为仓促地赶来。

    “大……大人,不知是大人亲自莅临,青云有罪!青云有罪!”

    激动得声音发抖青云老头儿差点兴奋地一屁股坐地上,还好有龙觉一只手把他整个人重托起来。

    刚得到元方从冰封城传来消息,青云立即从矿区宅子里御空来此恭候妖娆到达,他生怕那些刻板守军们一不小心得罪了妖娆这位冰封城里大大佬,继而招来青竹大陆再一次闭关锁城僵局。

    看到这个给整个青竹大陆带来繁荣,自已心里敬畏得不得了老头儿居然如此激动地扑倒三位年轻男女身前大呼:“大人!”

    所有站一旁矿区守军们此时都羞愧得想用自已手里幻器立即引颈自杀。

    天啊!

    到底是什么样大人物,会令青云大人如此激动?

    一些胆小者顿时放开手里武器,把头埋了自已胸口不敢抬头,一些好事者却壮着胆子想要看清眼前三人面容,只可惜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朦胧烟云,一直笼罩三人身侧,只能模糊地辨认出为二女一男,却根本窥视不到三人真容。

    “前辈,不用这么惶恐,我只是有急事,借道青竹而已。”

    妖娆看到青云老头儿那么慌张又局促模样,心里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所以她温和地说道。

    “日后我再专门来青竹与您叙旧,今天得马上离开,没有提前告知,让您这里产生了骚乱,实对不起。”

    因为矿石交易,青云青雄多少也知道一些关于妖娆秘密,不过妖娆对这对商人很放心,因为当初冰封城有覆灭之灾他们也不曾背离。

    利益连一起,青氏父子为人也值得肯定,所以比起对一般冰封城货商而言,妖娆对青氏一脉还是充满好感。

    “好好好,那不打扰大人出行!”

    一边对妖娆拼命点头,青云一边呲牙对身后一甘发呆守军们吼道。

    “看什么看?通通给老夫巡逻去!认准了人儿,下次要是再这么无理,罚你们通通下矿,一年不得出来!”

    青云老头儿跳着脚尖叫模样看得妖娆一阵好笑。

    看到那些守军们脸上浮现内疚与乖乖听话表情,妖娆也能猜到青云老儿必不是一个真正十分严苛头领。

    卫兵守护禁地,本是他们分内事情,不过为了给自已面子,青云老儿还是佯装大吼他属下一顿。

    而这些属下,表情里并没有委屈和不满情绪,这只能说明他们确是一心忠诚地将青云老儿视为主人。

    “嗯,下次再来,我估计很我又需要大量矿石了。”

    看看上官紫痕,妖娆有心把她还有刃部一些佼佼者通通带入天人境内。不过此事不急,因为现令她为焦心,还是小舞。

    天知道此时正天运宗上演卜算仪式进行到了什么样地步?

    妖娆目光从青竹矿区扫过。

    “青前辈,再向你借一些东西吧。”

    丢下这样一句话,妖娆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迅猛狂风,将那些分散于地面上,被人遗落小颗粒矿渣通通卷入了她驭兽环内。

    这确是妖娆本性,所到一处,就算只是借路……也得带些东西走,心灵才不觉得寂寞空虚冷。

    “哈哈……都是不值钱小东西,随意拿,下次到访,老夫亲自给你准备一份厚礼。”

    青云狂笑,他也不是小气人。特别是除了利益关系以外,他确喜欢妖娆秉性。

    收起矿渣,妖娆立即拉起紫痕,跟龙觉身后御空而起。

    此时才刚刚过午后,小舞必还未结束卜算仪式。

    “小舞,你个白痴,等着我!”

    心里如是呐喊,便顾不上上官紫痕被狂风吹得几乎要挂掉惨样,妖娆和龙觉就像是从天外陨落势无可挡流星一般,直接朝着天运宗所海岛急速冲去。

    “妖妖,等下玩大么?”

    只有龙觉深度了解妖娆鬼畜心理,一边御空一边风骚地对着妖娆挤眼睛。

    “嗯,那必然要大啊!”

    妖娆小脸一扬,殷红嘴角顿时勾起一个极为好看弧度。她每当绽放这种极美笑靥时都会让人觉得人畜无害,纯良又可爱。

    只有深知她心性人才会手脚发寒,胃痉挛……

    “你们到底说什么啊?”

    被狂风吹得凌乱上官紫痕被二人对话搞得加迷茫混沌了。

    “等一会你就知道。”

    妖娆低低呢喃声被狂风揉碎于空气里。

    与此同时,不远处天运宗早已经被笼罩层层圣光之下!

    每当天运宗有大事发生,这本身地势就微妙海陆就会散发出一股柔和光芒,比烛火清淡,却能让靠近者心魂一荡,灵魂深处产生与天道交接悸动感。

    何况此刻那些难得聚首四宗强者们通通云集天运宗总坛内,不说四宗圣王通通莅临,甚至还有一些名字提不得天宗巨擘也隐藏汹涌人潮内默默地等待卜算结界出现。

    天运宗总坛中央地带不像其它宗门一样矗立巍峨宏大宝殿。取而代之是一座高高祭坛。

    祭坛之大,足以容纳所有天运宗弟子其上盘腿而坐,此地既为祭坛,也是天运禁地,绝对不允许天运宗以外召唤师踏入一步,玷污卜算进行。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