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552:我要你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因为妖娆和龙觉突然到来,小舞顿时受到极大精神鼓舞,心中想为她一算上四宗命数心愿无限地放大。

    可是就这个当口,妖娆却走上前来,毫不犹豫地突然扼住小舞手腕,以强到无法抗衡力量,把她整个人身影直接从天演仪旁丢出十米开外!

    小舞惊愕地半空中飞行,而后直接跌倒羽恒脚旁。

    噗通。

    一屁股坐地上,小舞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状态。

    怎么想都没有想到……妖娆会这么不由分说地,打断她卜算!

    失去推动者驾驭天演仪,刚刚被激发第十层转轴顿时发出一阵刺耳怪响声,而后立即停止。

    天演仪转动倒退,随着十层停转,第九层再次开始回旋,但是立即也有重复第十层停转,把卜算倒退回第八层去趋势!

    看到半极道器卜算逆转场面,场所有天运宗核心弟子纷纷惊恐地瞪大双眼,惊得差点通通吐血!

    这可不单是浪费时间重计算问题!而是刚才他们推动过程里所耗费大量精神力……失去便再也找不回来了!

    所有人肝胆俱裂,因为深知推动天演仪不易,所以看到它倒退,各个都五内重伤,一口老血噎嗓子眼里,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有一种要晕倒冲动。

    “姐姐,你……”

    小舞坐地面上,以颤抖而惊恐声音问道。

    她看得出,妖娆此时脸色黑得不行,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妖娆对着自己会有这样表情。

    天运宗祭坛上正发生剧变,只不过那初由小舞推出层层金辉恰好这遮蔽了所有人身影。

    那些闲适地陷高台软榻中上四宗来客们,完全不知道祭坛上卜算已经停止并倒退,甚至于第十层天演仪停转“咔嚓”声都没能引起他们注意。

    为了避免扰乱天演仪运算,所有人甚至都没有把自己神识伸入祭坛地界内。放任着妖娆天运祭坛上肆无忌惮地捣乱。

    “白痴!”

    妖娆此时可比小舞生气,她深吸一口气,怒目圆张地低低吼道。

    “我才不要什么上四宗命脉呢!我要你活!”

    非常非常非常不爽小舞这种任性妄为举动,若是天运宗有大难,为何不提前告诉她?非要等到死了,才不负责任地让上官紫痕和天下无敌给她传来一道后遗言?

    上四宗未来命数她拿手里有什么用?当初完全不知道时候,自己不也好好地活四宗碾压当中吗?

    她不需要没有意义牺牲,不接受朋友用自己性命给她换得好处。

    若是到手好处染着小舞血,她才不要!

    妖娆这话本是对小舞一人说。

    可是那简简单单四个字:“我要你活”。却深深地触动了场所有天运核心弟子和长老心弦。

    生为以自己生机与上天交换天道天算师一脉,他们一生,只听过一句话……

    “为了天下大义,为了四宗荣誉,你们牺牲自己算出未来,一定会令人族加繁荣昌盛。”

    这一生,他们只知献祭与牺牲,却从来没有一人对他们说过这样直击心房一句话。

    我要你活!

    简短而极有力量,没有任何飘渺虚无责任,没有任何华丽词藻修饰。就只有,我想要你活下去强烈祈愿!

    内心震荡,所有天运弟子因为妖娆这一句话而顿时对她投来繁杂而感激目光。

    “姐姐!可是……”

    心中已经被莫大温情包裹。仿佛因为妖娆出现还有她此时所说话,小舞早已经荒芜心田内又重射入阳光和春风。

    只可惜现情势,不允许小舞心中再抱有什么侥幸念头。上四宗当权者们已经通通坐看台上。无论妖娆想什么办法,都无法阻止天运宗弟子们祭坛上死亡。

    “可是我们……已经走向毁灭了,没有任何能再被救赎机会。”

    小舞神情悲愤地伸手指向祭坛外看台,那里才真是禁锢天运宗绝望囚笼。

    妖娆与龙觉就算有通天神威,多也只足以自保,哪里可能守护天运宗所有人?

    “所以还是让我……为你一算吧。”

    “日后你超越四宗而立世,不要忘记我们就好。”

    小舞沙哑声音传入祭坛上每一个人心田。

    包括羽恒内所有天运宗弟子长老此时总算明白小舞正推演计算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真要算出四宗死穴,而后交到她信赖人手中,寄希望于未来某日,眼前女子和赤发男人可以为天运宗一血屈辱。

    虽然对妖娆和龙觉了解,只限于今日一眼,但凭妖娆一句话,还有小舞对二人深深信赖,众人立即从内心深处认同了小舞选择!

    “宗主,继续吧。”

    盘坐地天运宗弟子们间,有一声这样催促响起。

    如果天演仪不继续运转,那么从此半极道器上飘逸而出金光就会越来越淡薄,若无金光遮蔽上四宗强者们双眼,祭坛上变故很就会惹来天大麻烦!

    “嗯!”

    没有想到此瞬间,小舞众人心中地位已经完全从圣女变成了宗主。这也代表着所有人自内心深处对她认同。

    然而就小舞从地上爬起,准备无视妖娆警告,再次向天演仪走去当口。妖娆却勾起嫣红嘴角,无比冷酷地一笑。

    “呵呵……不听话啊。”

    自有方法阻止小舞与天运弟子献祭。

    一边低低地咆哮,妖娆一边皱起眉心,而后一股刺目金芒顿时自她眉心发出,裹挟着什么威压浓烈东西一并从她血脉内迸射而出!

    轰轰轰!

    威压顿时成倍递增,那恐怖威力顿时把刚刚站起身子小舞再次震倒地,而那些原本就盘腿坐祭坛上天运宗弟子们是被惊变骇得七倒八歪,完全无法维持继续向天演仪源源不断输送生命力状态。

    极道器出!

    雷鸣城!

    雷鸣城雷印立即握于妖娆右手,自丹田而出一道鎏金雷霆,带着强大天道之威盘曲于雷鸣印与妖娆右手之间!

    噼里啪啦!雷火妖娆手间爆发出清脆声响。

    那极烈雷火,自雷界酝酿,威严不可触怒,寻常人连微微一瞥都立即灵魂悸动,双止滴血!

    好恐怖!

    此时妖娆一脸怒意,发带被突然激出身体极道器雷鸣城给直接绷断,所以狂发于漫天魔舞,张扬着她一身白裙,看上去就像是从天而降御雷神王一般,周身气势势无可拦!

    骚动爆起!

    就算祭坛下天运家眷还有看台上四宗强者们通通看不到金芒笼罩下祭坛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但那出人意料,无法遮掩,拔地而起恢弘威压绝对不同寻常!立即狠狠地震慑着所有人心脏!

    天演仪虽然被人称为半级道幻器,也只是因为其有窥视天道神威,才位列“极道”边缘,但是世人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天演仪能散发出这等嚣张不逊,桀骜乖张气息!

    一时之间,场面大乱!

    “发生了什么事?那祭坛上怎么会突然爆发出这等气场?”

    大量四宗强者被极道威压惊起,有些人甚至不淡定地大叫起来。

    人群中数量多当属四宗长老,他们中有些人甚至从来没有触摸过本宗极道幻器,无法想象远人族主陆以外天运山脉,会这么出人意料地催生出这样疯狂而强大力量!

    龙觉看着妖娆发怒背影,扬着眉头风骚一笑,而后熟练地从自己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枚鲜红番茄,对着自己脑门就是一拍。

    吧唧……

    红色汁水混着一团看不出是什么粘稠之物立即顺着他额头向脖子流去。那熟悉场面……看得上官紫痕与天下无敌睚眦欲裂。

    妖娆与龙觉,现玩到底是哪出跟哪出?

    妖娆发飙瞬间,龙觉已经抹着一脸番茄水扯散自己长发,跳着脚挥着手向祭坛下哇啦啦地冲去!

    “不得了了!说了天命圣女命不能算,你们偏要一算,现天演仪与天运弟子通通被天道反噬……天演仪要爆炸了!”

    正当那些站高高看台上惊魂未定四宗强者们想要冲入金光中一看之际。

    一个满头是血,头发都被染得通红一片白衣天运宗核心弟子,直接怪叫着从金光笼罩祭坛台阶上骨碌骨碌滚下来!

    他那撕心裂肺嚎叫声顿时震得所有正犹豫与观望人虎躯一震,通通驻足停下!

    龙觉嗷嗷声雄壮无比,高一分声调显假,低一声又让人听不清楚,恰到好处地把惊恐,慌乱,畏惧……与毁灭之意传达到所有看客内心里!

    噗!

    好不容易搞清楚龙觉向自己脸上拍番茄是为了干什么,站龙觉身后上官紫痕与天下无敌直接给他跪了。

    早知道妖娆与龙觉是一对坑货,但是也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有这么坑!

    “你们这些自己站着不腰痛得垃圾!非要我天运宗去算一个宿命受上天庇佑女子宿命,这下好了!我们整个天运宗都被天道诅咒,祭坛上师兄师弟们死伤大半,通通被天威反噬!这下你们开心了,这下你们满意了?”

    “整个天演仪超负荷运行,要把整个天运山都毁灭,灭却我天运所有血脉……上天,再也不眷顾我们。我代表已经死去同们师长们,问候你们十八代祖宗!”

    借着疯劲,龙觉可得意地捂着番茄汁,一边极自己所能地唾骂那些早已经脸色发青四宗来客。

    “天运宗若灭,那我们亡魂必然生生世世缠着你们,让你们通通不得好死!”

    一声又一声带着真实愤怒与唾弃漫骂从龙觉嘴里吐出。

    既是演戏,也是真实地宣泄自己对那些漠视他人生命垃圾鄙夷。

    他一声声高叫声传入石化于祭坛上小舞和天运弟子们耳际,顿时让他们又惊又乐。

    其实众人早就想指着四宗强者鼻子这么淋漓怒骂一场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这个勇气罢了。

    虽然现一方面被那名为“妖娆”女子以出人意料极道幻器震慑得无法动弹,一方面被那叫嚣着“四宗通通是垃圾”男子吓得肝颤,但是不知道为何,天运宗弟子们此时突然体会到了一把极至畅感觉。

    这等狂野疯癫,惊世骇俗,不为常理包容,是他们从不想,不敢做离经叛道之事,却完全颠覆他们人生,令他们被压抑禁锢多时心情得到充分张扬!

    “他丫这是哪个疯子,居然敢来辱骂我们四宗?”

    被龙觉指着鼻子骂了好久,那些凌乱风中四宗强者们这才通通回过神来!

    因为眼前不曾预料惊变,而令四宗强者们一时间应接不暇。

    先是祭坛上出现了超越天演仪极限强大威压,现又从滚滚迷雾下跳出一个半生不死蝼蚁来指着他们面门开骂!

    “反了不是?”

    一些心中桀骜四宗强者接连不断变故之下,顿时心中升起熊熊烈火!

    “老子倒要看看是天演仪真要爆了,还是你们天运宗小杂种们想搞什么名堂!”

    只见一个青衣老者怒气冲冲地拔地而起,因为不相信龙觉所说,所以直接向天运祭坛上飘渺金雾内冲去!

    一直都觉得天运宗蝼蚁们心中怀有反骨,所以四宗上位者们对天运宗看管极严苛,万万不能因为一只受伤小弟子只言片语,就被迷惑了双眼!

    天知道那不能用神识窥视滚滚金雾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阴谋?

    场只怕有许多四宗来客们心中都抱有这样想法,只不过看到青衣老者御空而起,所以其他人便纷纷后退一步,保持着观望态势。

    只因那老者是星月圣地成名已久天人一衰强者,由他一人去探明天运祭坛上发生事情就绰绰有余。

    嗖!

    一声乘风声划过天际,青灰色身影掠过所有人头顶,立即没入了那滚滚云雾中!

    看到光芒后冲入一位四宗长老,那些被妖娆威压震倒地天运宗弟子们下意识地身体颤抖不停!

    “完了完了,要暴露了!这下怎么办?”

    羽恒趴倒地上,完全抑制不了浑身痉挛趋势。

    众人通通双眼发黑,心中对四宗厌恶和畏惧,此一瞬达到巅峰。因为长期被压制和禁锢,所以此时踏上祭坛星月长老对他们来说,威胁感觉被无限放大。

    “这是?”

    迈入祭坛瞬间,青衣长老顿时看到了令自己震惊万分一幕!

    果然是个阴谋!

    祭坛上哪有死人?天演仪哪有爆炸趋势?只有一位妖美女子,手握一件世人从未见过极道幻器,一脸狞笑地站自己身前!

    逆天啊!

    世上什么会有从未被记录案极道幻器存?

    而且这女子此时出现这里,又是何种目?

    青衣老者心魂一震,心底突然升起一个疯狂念头!

    “你是……”

    话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完全脱口,青衣老者耳畔就响起了一声索魂低吟。

    “我是……你们噩梦!”

    轰!

    妖娆素手一扬,手里天罚金雷便咄咄而出,如神王审判之刃一般,势无可拦地径直向那惊得嘴都合不上青衣老者疾行而去!

    金色雷霆是妖娆千圆满之雷,源自雷界精纯雷力本源。

    这恐怖四衰金雷,自然不是天人一衰召唤师可以触摸和承受巨大力量。所以什么后话都没有交代,那肝胆俱裂青衣老者就立即被雷击身后生机断绝,整个人被一道雷力轰然推下祭坛,推开层层金芒,向看台倒飞坠落。

    “出来了,看看王老头儿带出什么消息。”

    站看台上众人率先看到是青衣老者背影,而正当众人一脸正经想问问青衣老者金光后看到了什么东西当口,就只见一道威压惊人鎏金雷力此星月长老丹田盘旋一周,而后霸道地自后心窝窜出,从容地折返回祭坛之内!

    而后天空中几声闷响震天,就只见那刚才还生龙活虎青衣长老,此时就像是被沙尘和水捏起面人般,因为久经失水,所以躯体直接分崩离析,半空中轰然散成一片散尘!

    渣都没有留下!

    从衣服到血肉到骸骨,通通化为尘埃,扬扬洒洒地扑了所有人一脸!

    一时间,看台上陷入一阵可怕寂静,甚至没有人伸手去拍拍指拂脸上骨尘。

    因为眼前发生一切实是太惊人了!

    所有经历过天人渡劫强者们都知道……若是雷威中渡劫失败,所得到就是这般魂飞魄散,尸骨不存惨样!

    而且那道细小金色雷光,明显比他们所有人曾经经历过雷霆还要恐怖百倍!

    “是天威降临了啊!果然是天道反噬!我天啊!”

    因一人之惊叫,看台上顿时乱成一片!

    ------题外话------

    月末倾情一呼,票票不投要过期了~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