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03:装逼装到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魔城“希多”是魔族大陆内一个有着鲜明特色主城区。

    其中魔族居民人数超过千万,以中产贵族为代表,鱼龙混杂,占据着整个魔域重要商贸地位。

    从地理环境上说,希多处魔族大陆临近紫魔海和几个魔族内陆河边沿。所以便于民众使用水道交通便捷,经常会贩卖一些人族世界里抢夺而来珠宝与手工艺品。

    魔族是不擅于精致艺术粗犷种族。

    他们建房子不打地基,直接用石头堆砌一个就是,无人会唱歌跳舞,便不要说绣花制物之类精细劳作,只怕魔族尖锐而笨拙魔爪,根本捏不起细小针线。

    像市面上流通钱币,也是初元金铢,因为那些手指大小钱币如果交给魔族工匠来铸造,个头必然至少要加大三圈,拿手里直接当飞饼砸死人。

    可是魔族铸器师们却十分厉害,因为魔族素来好战,所以对兵器精研远远悠久于人族铸器师。一些好财魔族工匠,为了从人族收敛钱财,有时候也会偷偷铸造一些非黑暗系幻器拿到蓝魔海地下黑市里贩卖。

    可以说自打魔族入侵初元世界后,即使把远古就生活初元大地人类视为死敌,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人族文化与魔族传统激烈碰撞,也改变了许多魔族流传万年生活方式。

    什么样环境,塑造什么样人民。

    甚至因为魔族繁衍能力不高,紫魔海魔域内时时都要防范人族大军进攻,魔族内部对弱小者奴役,和对强大者推崇已经产生严重两极化差异。

    有了魔族小镇经历后,妖娆与龙觉等人才深一层地体会到魔族世界里残酷生存法则。

    强大就是嚣张通行证。

    于是走出第二次传送之前,众人身上皆张扬着一股加邪恶气息!而且为了安全地行走魔族疆域上,众人还用妖娆易容药膏通通做了些小小容貌修饰。

    对于希多魔族居民而言,今天是一个平常日子。

    天空中没有太阳,那些刺目讨厌阳光都被层层可爱迷雾遮挡,只从朦胧云雾下透出些可供照物柔和光线。

    风徐徐从海方向吹来,带着紫魔海里一股特殊咸腥芳香。

    这样天气是一年当中好不过时节。

    所有蛰伏阴暗房间里居民,商人,战士……通通走出房门,心情大好地出门溜达。

    然而当这些正享受着好天气给他们带来愉悦感希多居民们不小心路过城内传送阵群时候……

    一股恐怖魔息随着传送阵上极烈黑芒突然拔地而起,掀飞地碎石同时,也把正行走于传送阵方圆百米内所有路人通通震得一个趔趄倒地板上!

    妖娆,龙觉与众人这次传送,可谓是威压惊人!

    此时妖娆,龙觉早已经天人四衰大乘巅峰,呆子是五衰圆满,就连帝岚与泠也步入天人境多时,小纳是百万魂主,邪冰冲破化龙封印时候,亦有天人境实力。

    时空甬道内时候,众人便张开天人境暗力!

    这群变态不需要把自己所有力量都散发出来,只是维持着自己初入天人暗力威压就已经有震瞎魔族人眼珠子威慑力!

    七个天人魔族同时出行,谁见过这样阵势?

    “靠!发生什么事了?”

    见到希多传送阵群突然爆炸,抱着头蹲地上魔族战士们立即下意识地大叫出声。

    当他们抬起头,弱弱向光芒正退散传送阵台上眺望之际,七位威压隆隆身影正从那极烈闪光中缓步而出。

    妖娆张息着澎湃暗力,没有让那传送阵爆炸灰尘扑自己一脸。

    当她挥开眼前迷雾,首先看到就是一地惊恐魔族。

    现蹲地板上,闪着腥红目光对她上下打量魔族至少成百上千,那些横生眼前密密麻麻犹如野兽般血红眸子看得她心里一阵发憷。

    “真多……魔!”妖娆暗自感叹!

    确是到达到魔族主城内,所以才能看到那么多身上长鳞邪恶生物。

    其实身体看到魔族扎堆第一反应就是召唤战兽将强幻技一把丢魔族密集人潮里,然后把他们通通爆成渣渣。

    但是妖娆理智还是立即狠狠地压制住内心本能冲动。

    面对那些魔族们惊恐与审视目光,只见妖娆轻轻地眨了几下双眼,而后不紧不慢地上前一步,高高抬起自己下巴,冷艳高贵地扫视全场。

    她目光侵略之下,所有向传送阵群高台上引颈眺望魔族战士们立即羞愧地低下自己头。

    看到所有魔族皆一脸臣服后,妖娆立即极度不屑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冷“哼”!

    嚣张!

    赤果果嚣张!

    虽然她刚才出场直接震碎了希多城传送阵群,那些爆炸中像流星一般石块甚至还砸伤了不少魔族居民。

    但是就她一声冷哼并斜眼睨全场时候……那些被她所惊所伤魔族们,通通露出虔诚表情,甚至还因为她那声冷哼而情不自禁身体打抖。

    他们为妖娆身上张息暗力之精纯强大而震慑,所以这个瞬间通通以自己卑微姿态表达对她敬畏。

    希多城魔族们,实力大多都战神境以上,放眼望去,战神**阶魔战神比比皆是。

    这种战力魔族,若放蓝魔海,实力直接能与上四宗核心弟子比肩。可是就算四宗所封神大陆,昆梧大陆……又有哪个大陆人族主城里会穿行着如此数量众多**阶战神?

    而面对这些数量惊人,战力彪悍魔族百姓,此时也只有妖娆和她身后众人威压足以令他们发自内心地敬畏。

    这霸气四溢出场,效果果然很好。

    看到眼前场面,龙觉与妖娆都放下心来,挺胸抬头,所有魔族炽热目光中从容走下半塌陷传送阵台。

    完全没有魔族上来胆敢伸手要钱来重修补损毁传送阵。

    反而是一大票一脸献媚魔族少年用目光**辣地欢迎妖娆和众人莅临希多主城。

    “哎呀妈妈呀,我还觉得小心肝颤抖呢。”

    呆子拍着自己胸,铁青脸颊上是看不出什么惶恐,但是其实早已经吓得不行。他心底连连感叹,这世界就是撑死胆大,饿死胆小,也只有无法无天妖娆敢这么多魔族面前如此狂野!

    别看现那些“友好”魔族战神那么顺从温良,他敢打包票,若是自己身份暴露,管他幻阶有多高,这些好战又凶残异族一定会冲上前来无休无止地与自己一方人马进行战斗。

    “灭哈哈……这感觉真是爽!”

    与呆子不同,邪冰倒是恣意无比,天生狂血让他对眼前一切都充满了兴奋和好奇。

    能够这么乖张横行魔族疆域人类,恐怕除了自己和圣女殿下,世上再也找不出几人。邪冰心中自豪无比。

    “白虎大陆魔族,还有我记忆中魔族……曾经并没有如此愚昧。”

    只有帝岚一语不发,默默地皱着自己眉。

    一直接触魔族高层,行走魔族平民城中,帝岚有一种陌生感觉。

    谁也没有阻止妖娆一行人离开。

    她转身潇洒地向街角走去时候,魔族平民队伍里甚至爆发出几声激动大叫,不用纳多多翻译,想必也是充分赞美妖娆口号。不过她不理会,却使得那些纵声高叫魔族战神们加脸颊通红一脸倾慕。

    别看妖娆拉着龙觉走得那么坚定。其实她心里也打着小鼓。

    现妖娆完全不知道自己要何去何从,好还是先找一个落脚地方把自己隐藏起来,派出帝岚,纳多多和泠这三人听得懂魔语家伙到坊间巷尾去好好打听一下魔族上层现动向。

    可是当她还没有走出传送阵台几步,耳边突然又有聒噪声音响起。

    “哇哇哇哇……”

    就此时,一个身着墨绿魔铠,看上去极孔武有力高大魔族男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来。骑着一头浑身覆盖玄黑兽铠高大独角兽直接停她面前!

    那来者速度太了,一丈多高黑暗独角兽径直停于妖娆一臂之外,被缰绳拉着高高扬起前蹄,半身腾起,发出“聿聿聿”嘶鸣。

    此魔与他坐下幻兽出现气势实惊人,掠起层层沙浪直接迷住了两道路人双眸。而且这高大独角兽身上魔焰丛生,一股荧绿色幽冥火取代了它鬃毛位置,而血腥红眸内,写满了赤果果杀意。

    魔族百姓们纷纷倒吸冷气,而那些威压**阶甚至域主境魔族战神们是对此魔一脸敬畏。

    只有见惯了大场面妖娆和龙觉,几乎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任灰飞腾,一脸平静地矗立原地。

    直到黑暗独角兽背上魔族男子从兽身上翻下,神情激动站妖娆面前,对她叽里咕噜飙出一大堆妖娆完全听不懂魔语。

    “天啊!这是什么个意思?挑衅?”

    本着只要握有实力,就无需为自己魔界里任何嚣张行为负责任基本原则。

    妖娆现卖着一句她刚刚学会粗鲁魔语:

    “刚达!”

    就直接伸出手揪着那比她还高两个头魔族衣领,把这大块头直接用力给丢了出去!

    无论这魔族男子对她说什么,她都没有兴趣,与其跟他周旋,还不如干净利落地图个耳根清静。

    于是妖娆这样心情下,那还唧唧歪歪高大魔族立即划为照亮天边一颗流星,璀璨地一闪而逝。

    只剩下他那头被妖娆吓呆了黑暗独角兽惊恐地站原地,对着妖娆狠狠地歪了两下脖子,呆滞半晌后才四蹄打滑撅着屁股,火烧火燎地奔回头寻找那不知道跌到哪去主人去了。

    四周立即只剩下倒吸冷气声音,所有路人看向妖娆目光加敬畏。

    妖娆心里暗爽地拍着手,觉得这种不需要讲道理,谁拳头大谁说话交流方式真很不错。

    直到那一脸木讷帝岚弱弱贴近她耳畔说道。

    “你那魔语‘滚’字说得很不错,只可惜……刚才那个大块头,说他是城主儿子,正招揽强者入幕,对你很感兴趣。”

    “没有想到他还没有把自己夸完,你就把他丢出去了。”

    “哦,对了,像希多这种主城,城主一般都是天人四衰巅峰左右魔族大能吧?只要他吼一嗓子,附近主城城主们半刻之内就能齐聚此。”

    帝岚将真相小声地告诉妖娆之后,就缩着脖子站一旁,用无辜眼神看着妖娆骤然变青脸,心中暗暗期待妖娆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

    什么?

    城主儿子?

    妖娆确是因为帝岚话而立即石化原地,一头黑线掉下来……

    出场气势太强,一入城就被城里真正势力盯上。

    看刚才那大块头来势汹汹模样,她还以为是不长眼跑来找场子家伙呢!要是蓝魔海,有人敢冲到自己面前还用幻兽扑她一脸灰,那绝对就是不怀好意直接表现!

    天晓得这魔族世界里,居然被视为一种对强者热烈追求和赞美之意,那傻不啦唧被自己丢到城外家伙……是来夸自己?!

    妖娆觉得自己要疯了。

    要是早知道,一把傍上刚才那所谓城主儿子大腿,岂不是随意一问,就知道姬天白现何方吗?

    这下可惨了,指不定自己不但城里找不到第二个对魔族上层势力熟悉大腿,甚至很有可能因为刚才行为,惹得希多城主发飙。

    “好倒霉。”

    妖娆捂着自己脸,无法形容此时五内重伤,被雷得外焦里嫩心情。

    “纳多多,记得同声翻译啊!”

    捏着与帝岚一样一脸木讷无辜小纳,妖娆真想把这关键时刻掉链子家伙也像刚才那个希多城主之子一样直接丢出去。

    “妖妖。”

    就妖娆睚眦欲裂地抠着纳多多脸皮时候,龙觉又凑上前来,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妖娆胳膊。这才提醒妖娆抬头一看。

    原本分列于两道魔族百姓们纷纷用极为疑惑目光打量停留马路中央一行人。

    “这些强大魔主把城主之子给打飞出去,现为什么脸颊上又露出为难表情了呢?”

    “好奇怪女魔主啊!难道她听不懂魔语吗?刚才少城主把她夸得跟花一样?”

    各种疑惑所有魔族心里迅速扩大。

    “咳咳!”

    感觉到自己越是此纠结,就越有危险。

    妖娆立即狠狠地踩了小纳一脚,一边把鼻子扬到天上,挺起酥胸,睨着双眸,一边身姿婀娜妖冶地继续向前走去。

    霸道气场再次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被妖娆踩得呲牙纳多多也立即心领神会,嚣张又不屑地刻意吼起他大嗓门。

    “哼!我家主人讨厌这些无事来献殷勤乡下货了!套近乎,能换点鲜词么?而且实力那么弱,完全不够看啊!”

    甩着自己膀子,纳多多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妖娆身前开道,很一行人就拉风地消失希多城街道正中央。

    “哦哦哦,原来是那女魔主生平见过太多孬种,像希多少城主那样一丢就飞家伙,她看不上眼呢!”

    “啧啧,这还差不多嘛,要不是有底气,谁又会对希多少城主出手?”

    听完纳多多吆喝,于所有魔族心中升起迟疑又立即无声地消弭于无形。一脸敬畏地目送妖娆等人远去。

    “哎……等下我不出门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客栈住下妖娆,走入房间后顿时开始强烈地吐槽。

    若是以后还要魔界内待很长时间,她势必一定要把魔族言语下功夫学一下,不然像今日一般,她就吃老亏了。

    “没事,靠我们三个去打听消息就可以。”

    帝岚摸着自己头顶细长尖角,觉得刚才没有及时阻止妖娆对那苦逼少城主下手,也有自己责任……不过妖娆若真想出手,那变态速度又谁能拦住?

    “我们不会被希多城城主少城主记恨,而后丢出城门外吗?”

    呆子蹲窗户旁,还不忘记不时向窗外看看。他绷紧精神自打进入魔界后就一直没有松懈时候。

    “这不能确定。”

    龙觉摊了摊手,无所谓地说道。

    “城主要是赶我们走,我们就去下一个魔族主城。若是想暗算我们,凭我们七个,把希多魔族强者通通碾成渣都不成问题……不过看今天百姓们反应,仿佛只要我们一直接维持高傲而不可侵犯模样,城主便不会来找场子。”

    “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坐房间里,龙觉再也不用装出一脸畏惧战俘模样。

    他说话时候,自有一种从容而吸引人聆听气质从身上散发而出,让人情不自禁想信赖和服从。

    比妖娆沉稳。

    完全无法把他之前显示出风骚和弱受模样与此时从容冷静赤发男子联想到一起去。

    众人只能说,龙觉为了妖娆,什么没有节操事情都做得出来,并不代表龙觉天生就是一个没有底限骚包。

    他风骚,只为妖娆一人。

    这等极端不一样两面性,只能证明龙觉对妖娆喜爱已经到忘乎所以地步,当真是让认识二人所有同伴们只有羡慕和感叹份儿。

    “龙觉说得没有错,毕竟魔族很看重实力。不会没有确定我们战力情况下,贸然与我们为敌。大家只要继续嚣张,就足以保护自己安全。”

    泠淡淡地说道。

    “走吧,我们先出去转转,若是‘万劫天魔子’下落一问就知,我们也不需要继续留这座城里。”

    泠才是一个真正务实人,既然来到魔界,自然没什么好犹豫。

    装逼装到底,实装不下去……大开杀戒就是!

    拉着帝岚和纳多多,泠立即消失妖娆房间里。

    房中只剩下妖娆,龙觉,邪冰和呆子四人,因为失去会魔族语言三人,剩下四人也没有什么好地方可以去。只能一面闲聊一面等待帝岚,纳多多,泠好消息。

    很夜幕降临。

    黑夜是魔族主城真正热闹时候。

    那些白天家里睡觉魔族小孩子还有孱弱女子纷纷走上街头,之前妖娆没有见到赌场,夜店,黑市,交易市场通通开启。

    站窗台旁,借着星星点点灯火,妖娆这才认真体会着魔域另类风景。

    她神识扫过街道,看到瘦小孩童巷子里被同龄魔族揍得鼻血直流场面,而那些自弱者身侧走过成年魔族,连看都不会侧头看一眼蜷缩垃圾堆旁少年。

    这一幕,直接触动了妖娆心中回忆,她想起纳多多记忆残片,当年小纳,也是被同胞们扁得浑身青紫,若不是老亚姆收留,早化为黄沙下一捧白骨。

    “这么多年了,依旧是这个传统啊。”

    妖娆轻轻一叹。

    深知只有这样无情优胜劣汰,才造就魔族成年率低,但各个单体战力强大社会结构。

    魔族赌场外已经连续有数十场斗殴出现,那些精力旺盛成年魔族们也寻找宣泄自己过度充沛体力渠道。

    只要不打死人,通常城中守城军都不会干涉,若是不小心打死了人,只要按死者幻阶缴纳不同比例金铢,杀人者依旧可以逍遥法外。

    一个四阶魔战神命是一百金铢,一个五阶魔战神命则比四阶者飙升五十倍有余,想要杀**阶魔战神而不被通缉,杀人者要么富得流油,要么强得逆天。

    简而言之,花钱买命魔界是行得通。

    这才直接导致那些弱小者对强者极端畏惧还有日夜不息追求强权动力。

    因为落后,势必被整个魔界淘汰。不仅过得是卑贱而没有尊严生活,重要是……一条命还不值一串钱!

    将眼前黑暗中涌动一切收眼底,妖娆觉得对之前跪自己脚下那些小镇魔族们又有了理解。

    要是自己生活这样变态世界里,说不定内心会比他们加扭曲。

    就妖娆默默思索同时,门外突然响起了“咚咚咚”敲门声!

    而后那看似很牢固沉重大门,就直接被巨力从墙上震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