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14:是……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到妖娆凶残战斗方式,所有魔族狩猎者们都吓呆了。

    魔族召唤师们本来就以野蛮而著称,但是头一朝看到以自己身体为诱饵来反击对手暗袭人族女修。

    眼前女子凌厉和无情,顿时营造出一股笼罩她身侧势气!

    远远看去,她就像是不可折断钢铁一般,以纤薄身体铸造出一堵牢不可破万里防线。无论时刻魔军数量是否继续增加,她步伐永远都不会后退一步!

    一震衣袖,妖娆双手沾染魔血顿时被她纷纷震开,没有时间再把森德老魔头祭炼成魔魂,她只能以速度捏断森德生机,而后将其尸体丢入早已经等候于一旁轮回鼎内。

    肩膀依旧酥麻疼痛,因为电狐除了以电光麻痹人神经之外,唾液内也带着毒素。

    所以即使已经把第一个魔族五衰强者和他战兽解决,但是妖娆也为此付出了极大代价。

    先是被迫中断炼魂术,又是被电狐直接咬伤,妖娆此时精神已经十分疲惫。

    不过这也已经是她能预想好结局。

    其实以她手里握有众多兽神和幻器底牌来说,与魔族五衰大能对战,后胜者势必还是她本人。只不过若真要以常规方式作战,这一战一定要打数个时辰才能完全结束。

    到那时候即使打败森德,她也已经没有余力去面对多魔族强者。

    现她虽然自残左肩,但是这场与魔族天人五衰强者对战至少很结束,而且炎凰和小白力量依旧保留,雷鸣城未出,并且枯骨轮回亦有了足够发动能量。

    所以此时她耸了耸有些麻木肩膀,悄悄吞下一枚解毒药丹,而后扬起下巴,缓缓向前走出一步。

    于妖娆本人而言,她身影只不过微微向前半米。不过对于那些看着森德死亡魔族狩猎者们来说,却仿佛像是天地魔息,瞬间被眼前人族女子碾压得瞬间分崩离析,层层破裂!

    一股排山倒海力量向他们扑面而来!

    震得众魔气海激荡,双目刺痛!

    噔噔噔!

    所有矗立天空中魔族狩猎者们纷纷情不自禁地后退,发出倒退声。

    众魔脸色狰狞惨淡。

    此时任何一个魔族强者心中都已再无轻视那形单影支人族女子心意。

    以一人之力扭转战局,把数以万计魔族狩猎者们围堵蓝原北境硬生生地没有让他们继续向人族主陆腹地再深入一步。

    单凭这一点,谁能做得到?!

    此战就算不会被记录人族魔战史册里,也势必会深深地烙印所有魔族战者心中!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顽强敌人,所以此时看着她身影,就像看到地狱修罗一般心生畏惧!

    “到底是什么人拦我魔族狩猎之路?”

    正当妖娆向后退魔族强者们靠近当口,又一道威压隆隆啸声自魔潮后部响起,生硬打断妖娆营造出肃杀之势。

    层层黑云天边拔地而起,刹那湮灭天地神光!

    日月昏暗,此时已经完全看不出白天迹象,只觉得有浓墨云后打翻,而后那张狂黑暗就似流水般迅速而轻盈地覆盖了苍穹之下!

    魔息狠狠地敲击着所有魔族狩猎者们心魂!

    “嘭,嘭,嘭!”

    有如洪钟鸣响般脚步声众魔心头回响。

    妖娆脸颊上立即升起一丝了然并无奈笑意。

    “啧啧……又一只啊。”

    她嫣红唇并没有因为失血而颜色转淡,却为棚紧神经而愈发红得艳丽。

    刚把第一位魔族护航五衰强者扼杀,立即又出现了第二位!

    这就是她必须与第一个魔族五衰强者速战速决关键原因。因为之前那名为“森德”老鬼出现,意味着那些跟魔族狩猎大军后部老怪们开始纷纷登场。

    森德不是一个结束,恰恰相反……他只是一个开始讯号。

    接下来……会有一只接着一只,越来越多魔族四衰五衰强者出现!

    而且得到了前方战场信息他们,势必会集结强力量对她和龙觉等人进行狂蛮强力联合绞杀!

    这场战斗似乎根本不让妖娆看到头!

    “麒麟王与四宗长老,还有百代崆峒速度都太慢了,看这局势,我根本指望不上他们。”

    “而且蓝原不是世家地盘吗?他们世家内高手,怎么通通都没有出现呢?”

    妖娆皱了皱眉头,然后深知自己这么想于此时时局无益,于是立即又把心中种种不通通抛之脑后。

    战时去寄希望于援军到来拯救自己,是不必要和消积心态。

    抱着反正一会会有人来救自己想法战斗,只能拖累自己心态,而后消磨掉自己所有凌厉战意。

    只有真切地随时随地与死亡擦肩而过,才能为了生存而疯狂地呼唤自己身体进行一次又一次挣扎和蜕变。

    “好吧!”

    “就当本姑娘又渡劫好了。”

    “不生存,就死亡!”

    “杀它个情兴,让我看看,大乘渡劫后,我能力极限到底哪里?”

    高高昂起自己头,此时一股极为浓烈兴奋与刺激感从妖娆心中升起。

    不能说她此时不恐惧紧张,可是正是这些不得不让她绷紧神经,精神力专注到巅峰生死之战,让她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开始疯狂地叫嚣。

    “不能输,只能……战!”

    此时妖娆双眸间闪烁着一种奇怪光华,好似隐藏一片深潭中稍纵即逝神光。

    晦涩幽暗中有震摄人心力量不断涌动沸腾。

    就是这样张狂不羁。直接把眼前凶险战斗当成了验证自己实力又一场测试!

    她是一块普通铁,只不过无畏野火锻造才比他人加柔韧坚定。

    她是一柄普通剑,只不过不怕顽石磨砺才比他人加凌厉尖锐。

    一路坎坷走来,她永远都是逆境中超越着自己极限。

    就算没有任何援军,妖娆一生之经历也给与了她内心足够自信,令她冷静乐观地面对眼前越来越恶化战局。

    “叫什么叫,不就是又来一只臭虫吗?本姑娘等你很久了!”

    “用不着大张声势,要战便战,少废话!”

    一扬手,腰间龙须长鞭子就直接被妖娆握手心里,而后只见她素手向前一挥,金色鞭影就狠狠地敲击空气里,顿时掠起一片翻腾云浪。

    那刚刚被黑暗魔息遮蔽阳光顿时再次普照大地,像是一个笼罩所有人头顶蛋壳被一鞭子抽碎,而后咔嚓崩毁,魔息所包裹小天地立即分崩离析,天光再次没有任何阻碍地降临世间。

    刚才黑暗,不但是魔息入侵,同样也是一种暗天道天空张扬,可是这专属于魔族黑暗天道却被妖娆一鞭子抽裂,足见妖娆对天道掌握业已登峰造极。

    就算她现还不是天人五衰强者,可是任何五衰境界召唤师,都不能小觑她天道战实力。

    被妖娆扬鞭抽出黑暗云团还有一位面容冷峻魔族老者。

    完全化形,亦为苍老模样,而且身上张息威压比森德老魔头只强不弱。

    出场气势被妖娆所灭,这方脸魔族老者顿时表情狰狞,杀气外放!

    从天空中弥漫魔血还有之前隐隐传到耳内消息中不难推测,此地早已经开始进行着一场残酷杀戮。

    只不过不是预期中魔族狩猎者们收割人族蝼蚁首级丰收大会,而是一个人族女修固守一域,疯狂杀魔惨烈大战!

    遭遇这种局面可是魔族强者们万万没有想到事情。

    纵然知晓狩猎会开始后会遇上人族召唤师们阻拦,但方脸老魔头觉得这一战也来得太了!

    自己一方狩猎者们还两手空空呢,眼前那一脸戾气人族女修就已经手染浓烈魔血,那么乖张不羁地站所有魔军身前!

    “她她她……她杀了森德长老。”

    看到又有为自己撑腰魔族大能现身,几个还算保持着理智魔族狩猎者们立即一涌而上,口齿不清地对方脸老者提醒道。

    只可惜他们还没有把话说完。数道浓烈黑影已经攀附于他们背脊,而后阴影中突然伸出巨大蛇首,就毫不犹豫地将他们囫囵吞入了肚子里。

    方脸魔族老头根本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就只见刚刚还围绕自己身旁魔族小辈们已经凭空消失,取而代之是四枚张牙舞爪巨大蛇首。

    而且四蛇身上同时散发出极为恐怖威压!

    “我天啊!是八岐吧!”

    这魔族强者倒是极为有眼色,一边倒吸冷气一边躲避蛇首攻击。

    只是一瞬间,便明了横生于自己眼前四枚蛇头都属于同一只幻兽。

    八岐远古本来就是极为有名多首大凶兽之一,只怕比它有名气凶兽之皇也只有九婴一位而已。只不过数万年前八岐血脉就已经初元销声匿迹,所以现世很少有人能这么迅速地认出小八身份!

    “原来是个半步兽神召唤师!”

    方脸魔族大能也不含糊,已经微微知晓妖娆实力,所以他亦不敢托大,立即捏起手诀,开始召唤自己战兽。

    “小八,蛇毒!”

    妖娆心中早已经抛下对上一战所有牵挂,立即认真地投入第二场生死之战中。

    从方脸魔族大能身上,她看到了比森德从容冷静气场,所以第二个敌手,应该是一个难对付家伙!

    妖娆与她所遭遇第二位天人五衰魔族大能开始了激烈对战,与此同时,其它四人战斗也陷入越来越严苛境地。

    龙觉几乎与妖娆遭遇第一位魔族五衰强者同时,遇到了与他旗鼓相当对手。

    只不过与妖娆所想得一样,不能一开始就耗自己所有力量,所以龙觉死守着不能召唤龙皇叔底限,与自己对手展开了激烈交锋!

    他不似妖娆有众多战兽可以召唤,只有炎一直陪他身旁,还有真龙六式与无名重剑长伴身侧,凭依靠着这些简单但威力刚猛幻技,他居然直接杀入重重魔军中,以龙火把蓝原青葱大地烧成一片焦土!

    矗立天庭远远向地面张望,就能看到大地早已经焦黑一片,那些起伏延绵高山此时都冒出袅袅青烟,无数剑痕荒凉大地上割出纵横交错伤口。

    恐怕此时山中无一活物还能生存,光看眼下光景,实难想象这都是仅凭一人之力造成。

    龙觉运气比妖娆糟糕,与他对上招可是一个契约了兽神魔族五衰大能,不借用龙皇叔之力情况下,龙觉处境异常凶险。

    “不能召唤龙皇叔,不能召唤……”

    龙觉紧紧地握着手里重剑,完全不乎自己身上已经被对手割伤血痕。

    “若是我召唤龙皇叔后回归龙界,那么这一战妖妖就难打了,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陪她到后。”

    龙觉头微微向东方一抬,他嗜杀目光只有这个片刻才会突然悠长且温柔起来。

    那里是妖娆所战线,虽然因为中间还隔着泠,呆子与邪冰三人,众人拉开战线另分别站立于两端妖娆和龙觉完全看不到彼此身影,但是冥冥中,龙觉还是感觉到妖娆召唤出小八气息。

    “妖妖,加油。”

    狠狠地淬了一口口水,龙觉又举起重剑向前方完全遮蔽了整个天幕魔族兽神冲去。

    野火与龙息天地间疯狂咆哮。

    因为龙觉分担了西线大部分魔军压力。此时泠还能勉强与对手们撕打。

    他身侧升起道道诡异光芒。仿佛有此光笼罩,那些目光凶煞魔族双眸根本没有他身上聚焦,好似对于魔族来说,泠就是一个隐形人一般。

    “难怪百代崆峒说我身上带着天人五衰气息,这是我那该死老爹悄悄给我力量吧?”

    侧头看着自己生上发生出人意料变化,泠自言自语呢喃。

    得幸有此力量庇佑,才能让他此战中坚持到这样地步,无需担心自己被大量魔族狩猎者们围追堵截,泠可以情地施展自己拳脚。

    只不过随着战斗时间延长,越来越多魔族强者现身,那些域主境,诛神境甚至天人境年长魔族,比年轻狩猎者们加经验丰富。

    他们感知到了泠存,并闭上双眸,企图以嗅觉和声音找到他存。

    所以战局对泠来说,也越发地危险起来。

    本来妖娆与龙觉不担心要属于呆子一人,因为以单纯幻阶来算,呆子其实是五人中实力强大家伙。

    他不但早已经到达五衰巅峰之境,而且还是一个五衰境大乘渡劫者,光以威压就足以把对手通通碾成渣渣。

    但这种信赖中妖娆和龙觉却忘记了一点。

    呆子实战经验实是太弱了。

    他自行修炼时都是躲藏光明阵营强者找不到地方暗自努力,所以呆子找人打架机会太少,而且他又性格胆小,一般能绕着对手走,绝不正面攻击,导致他此生经历正面战斗屈指可数。

    就算是到了雷界,呆子也因为害怕自己真实灵根被剑极等人发现而不愿与人相处,不是蹲房顶就是离家出走,所以从剑极身上学到战斗技巧着实少得可怜。

    虽然说与五位远古大能同为天人五衰巅峰境界召唤师,可是真到了生死大战时候,只怕剑极一根手指都足以将其碾成肉饼。

    力量虽强大,不懂得收敛。威压虽惊人,却不知拿捏,所以疯狂地屠杀了大量魔族狩猎者和魔族大能后,呆子身体立即出现力量枯竭,浑身痉挛后遗症。

    他甚至还没有邪冰与泠维持战时长……

    随着时间推移,呆子不但无法接济邪冰与泠,反而不得不二人身上寻救援助。

    只有泠和邪冰分担了他压力后,他才有片刻休息时间来回复过度消耗力量。

    这就是手与战斗老手之间区别。

    看看妖娆与龙觉就知道,她们虽然都握有强力兽神,可是直到现都没有将兽神召唤出来。

    因为强大战力其实相当于一柄双刃之剑,能瞬间救人于生死危难,却也能顷刻把人直接推向灵气枯竭绝望死地。

    所以没有威风凛凛霸气碾压,妖娆和龙觉此战运用完全都是精致细腻技巧。无论坑魔还是武技,所选择都是能速战又消耗低打法,将每一丝力量都用到了极致。

    妖娆是用精神力炼完魂后直接运用武技开打,用完武技又召唤小八。为正是能让自己一项力量被消耗同时,其它力量能得到暂时休息和回复。

    妖娆虽然召唤了小八,但是相比于已经升格为兽神小白还有喜欢乱爆火星炎凰来说,低调小八已经是经济实惠强兽选择。

    如她之前预计,第二位方脸魔族大能果然比第一位名为“森德”魔老头加难以对付。

    所以足足用了半个时辰,妖娆才用一招奇袭彻底地了结他生命。

    方脸魔族大能肉身化为支离破碎血块,从妖娆手间纷纷扬扬洒落。

    这是她从雷界出来后,逆杀第二人天人第五衰大能!

    “好累啊!”

    好不容易把第二位方脸魔族大能也送到地狱后,妖娆直接结束了对小八召唤,开始检查自己身上伤口。

    肋骨断了一根,肩头电狐咬出伤口还滴血,左臂撕开一道血口,深可见骨,是与第二位魔族大能近身撕打时造成创伤,不过也正因为此伤,令她足够近地靠近了魔族大能身体,后将他以幽蓝领域定身并斩杀。

    连连呼吸,妖娆努力将自己肺叶内充满鲜空气,并将身体内郁积混浊之息通通挤出。

    “呼。”

    随着一股血气涌出,妖娆这才感觉呼吸顺畅了许多。

    从来没有连续进行过强度如此之大生死战役。

    接连逆杀两位魔族五衰强者,这种战迹只怕放任何一场魔战中都足以算做可以千古流名传奇!

    只可惜这一刻没有人妖娆身旁记录她绝世身影,这是一场不会被人记住大战。

    暂时没有魔族大能出现,妖娆此时也无力去关注身旁一域内邪冰近况,只要没有消息传来就是好消息,至少证明着邪冰正努力地战斗,并死守于阵线之前未让狩猎者们冲破。

    此时妖娆,需要喘息。

    所以她干脆不加遮掩地休息起来,即使身前依旧滞留着数量惊人魔族狩猎者大潮。

    向身前众魔身影冷冷地看了一眼后。妖娆就那样目无旁人地,潋滟旖旎地舒展着赤红长裙,然后弯下了自己身体,一屁股坐半空中……

    她轻风中给自己找了一个舒适姿态,闭目养神!

    一边吞服各种药丹,妖娆一边调整着自己气海运转。

    太逆天了!

    那些依旧被水麒麟,木皇与百万兽魂压着打魔族狩猎者们看到这恣意嚣张一幕,差点吐血而亡爆胆而死!

    也太不把魔族狩猎者们放眼里了!

    还没有从又一位魔族长老陨落中回过神来,就只见这已经浑是血人族女修如此旁若无人地开始入定。

    “她不怕死么?完全无视我们!”

    “太疯狂!她不是人!”

    “她已经连杀了两位长老,应该已经殚精竭力,无法继续应战,按理说有这样战绩,她可以心满意足地退后了。要是再有长老出现,下一个陨亡必然是她!就算调息都没有用。”

    一个早已经浑身是伤魔族九阶战神瞪着自己血瞳,有些气短地瞟着妖娆身影。

    “走吧!走吧!她脑袋被门夹了么?就不能放我们一马吗?”

    另一个魔族战神接过之前九阶战神咒骂,咬着牙怒吼。

    万千猜测和唾骂魔族狩猎者们心头涌动。

    此时众魔心中大期望就是眼前人族女修有自知之明地迅速离开。

    他们不想报仇了,也不想看她被接下来一定会到达长老们绞杀,只希望此时她能高抬贵手留他们一条小命,赶离开此时放他们一条生路。

    天空中弥漫魂兽们太凶残!那个专门蹄爆人头,屁股压肉饼水牛太凶残!那一双索命黑无常,白无常太凶残!

    这完全没有给他们留半点活路嘛!

    “长老们啊,你们来吧,不然我们今日真要通通死这里了!”

    看着妖娆那刺目赤红身影,所有魔族强者们通通手足无措地站半空中哭都哭不出来。

    妖娆此时模样也分外让人觉得害怕。

    那些她血与魔族长老混合一起赤红液体沾染她脸颊和发稍上,她却懒得擦拭。

    随着时间退移,温血干涸,留下便是暗淡斑斑印记。并不丑陋,反而像是一种荣耀功勋般记录她身上和脸颊上。

    比魔族还妖邪,比噩梦还让人灵魂忌惮。

    就算是闭目养神,此时也没有一个魔族狩猎者胆敢靠近她身侧。

    持续召唤着丑丑,二毛已经是极大消耗,再加上有时纳多多也需要借用妖娆部分精神力来控制百万兽魂。

    所以看到那些魔族狩猎者们扭曲得想吐血脸,妖娆干脆把心一横,此短暂平静时刻,把所有萦绕于身侧助力,出人意料地通通收回!

    嘭,嘭,嘭……

    只听到数声轻响,无论是妖娆身旁水麒麟,还是纳多多,剑一与他们魂众魂将们……通通瞬间消失空气极度混乱战场之上!

    只有丑丑化为巨树还挺拔地矗立妖娆身后,静静向天伸张枝干,并随轻风摇摆。

    “现我真正对手,是那些幻阶四衰巅峰与五衰以上魔族大能,这些小杂碎们只要越不过防线,此时我可以暂时不去理会。”

    妖娆闭着眼睛也能感知方圆万米内所有生灵一举一动。

    她此时做出选择相当明智,即使经历了这么冗长战斗依旧没有扰乱她心神,当真是极为不易心性!

    把力量保存下来,等待关键时刻爆发,比怀有执念不断地自损自己实力做法要聪明百倍!

    真正强者,懂得瞬息之间抓住战局关键。

    此时她能放弃对魔族低阶者杀意,证明她已经从一个单纯战者,真正蜕变成一个把众生生死捏手心里君王。

    现只有丑丑陪伴妖娆身侧,有大地向丑丑输送生命力,妖娆消耗立即降到了低。

    天空战场上失去百万魂兽身影,一时间拥挤和喧嚣立即化为让人难以忍受寂静!

    好诡异场面。

    天空中沸腾战火犹如被一盆冷水当空浇下,刹那偃旗息鼓,此时妖娆空门大开,甚至气息也收敛到犹如死灭似毫无杀意。

    这寂静是毒,剧烈地刺激着所有呆傻于原地魔族狩猎者们,让他们瞬间身体发抖,心脏狂跳!

    完全不习惯忽如其来平静,一些精神高度紧张魔族狩猎者们甚至开始出现癫狂表情。

    没有了那些密密麻麻兽魂遮蔽,他们此时能加清楚地看清妖娆身影。

    她就像一尊造物主完美雕像一般盘坐蔚蓝天空下,身上没有半点生者之息。

    无气场,无威压,无呼吸。

    仿佛刚才那个凌厉屠魔者与此时那闭目入定人族女子完全不是一个人。

    天空中已经没有半点可以禁锢众魔进行或者后退对手,就连巨树也静立不动。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一切,却让所有魔族狩猎者们加不安和惶恐。

    场面就这样诡异地僵持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妖娆如睡美人一般酣香入定,可是那些簇拥天空中魔族强者们却通通石化原地,居然没有一人敢前进或者后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胆大者梗着僵硬脖子,蹑手蹑脚地悄悄向前御空行走。

    他们以为妖娆已经累得殚精竭力,完全无法再对他们做出任何阻拦之势。

    “对!我听闻有些召唤师大战之后会通身乏力,连手脚都无法移动,我看那人族女修此时就是这个情况。”

    向前悄悄走出一步并发现依旧无人阻止之际,一个红鳞魔族狩猎者看向妖娆目光立即幽暗起来。

    “哈哈哈哈!原来她不离开这里,并不是脑袋被门夹了,还想要继续挑衅我魔族长老,而是早就内息空乏到无法移动,所以才我们面前虚张声势!”

    “妈!早知道再胆子大一点,老子就不会吓得差点吐血了!趁此时机,兄弟们,赶走啊!”

    魔族狩猎者们看到妖娆依旧一动也不动,一直收敛于心底嚣张意念立即又蠢蠢欲动起来!

    一边大吼出自己心中所想,那早已经急不可奈红鳞魔族立即爆发出自己巅峰速度,疯狂向远方冲去,想要一鼓作气,冲破妖娆设下防线!

    这真是让魔族狩猎者们都心跳加速瞬间!

    自由就眼前!

    希望也眼前!

    穿过此地,那已经动弹不得人族女修自有后续部队收拾,而他们却终于可以冲入蓝原大陆富饶内陆,开始恣意宣泄自己心中憋屈!

    “走啊!冲啊!这女修已经不行了!”

    兴奋狂吼声四起,可是还没有等那冲到前端红鳞魔族超越妖娆身侧……

    一直闭目小憩妖娆却蓦然张开了她眼!

    原本她身上所有张息杀气已经早早遁入无形,可是却她长长睫毛于风中微振,那乌黑眸子里闪过一道精芒后,排山倒海嗜杀之意突然拔地而起!

    “不要挑战我底线!”

    随着妖娆一声低吼,那一秒前还得意忘形红鳞魔族立即蒸腾杀气中直接被妖娆气势轰成碎渣!

    轰!

    骨血爆裂,身体四分五裂所迸出赤红血浪宛如天空中绽放一朵绚烂烟花!

    嘭嘭嘭嘭!

    随着此花怒放!

    数个紧跟此魔身后魔族狩猎者也接二连三得到了同样美丽而热烈下场!

    那刺目红,惊心动魄爆响声,还有弥漫于天空震得魔众灵魂激荡力量。通通掐断了所有魔族狩猎者们内心深处后一丝希望!

    恐怖!冰寒!畏惧!

    一直间所有刚提起脚步向前迈出魔族强者们都像是被巨力硬生生打断腿一般直接跌倒地,踉跄扑打而完全翻不起身!

    原来那闭目养神人族女修不但实力没有倒退,反而因为休息了一下而愈发地强大起来!

    血沫子漫天飞舞!那些带着咸腥气息狂风吹得众魔瑟瑟发抖,也吹得妖娆长发于天空中如水草般张扬地摇曳。

    只见她白皙小脸上扬起一丝凝重杀意,于众魔滴血目光中伸出自己手指向前划出一道天空中闪烁银线。

    “以此线为界,越过者……死。”

    “当然……”

    一边缓缓张合着自己嫣红唇,妖娆一边扬起奇异笑意。

    “若是想要逃走,我也送你们立即下地狱!”

    一个字一个字从口里吐出,而后妖娆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她身上力量也随着她双眼闭上而顷刻泯灭为虚无,好似刚才那几朵绚烂怒放天地之间骨血之花通通只是假象。

    可是狂风中弥漫浓浓血意却无时无刻不提醒众魔。

    若是不遵循眼前人族女修警告,那么接下来化为“烟火”就是剩下来所有魔族!

    再把目光放妖娆身上,众魔这才发现刚才是自己走眼了!

    她身上虽然没有张息凌厉杀意,没有迸发肉眼可见火焰,可是有一股极为强大“势”正萦绕以她为中心万里防线之上!

    不触动她底线时,她就是沉睡无声中巨龙,貌似亘古不会醒来。可是一旦挑衅了她威严,那么等待着自己就将是比死亡还要恐怖惩罚!

    那妖娆身前静静闪烁“界线”,此时仿佛是世上妖冶剧毒诅咒!让魔族狩猎者们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只能乖乖地站原地等待着下一场屠杀开始!

    他们被迫成为天人战看客。生命被禁锢于此地,他们能选择只有乖乖听话,并拖延自己奔赴黄泉倒计时钟声……

    妖娆于此时此刻,上位者姿态一览无遗。

    面对这些渺小魔族狩猎者,她早已经不是对手身份,她漠视这些魔族生灵性命,并随时可以掌握他们生死。

    她存,是他们永远都无法超越高度。

    这种感觉只让魔族狩猎者们感到绝望,并发自内心地敬畏和害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直到魔族第三位长老到来!

    第三位长老踏着流云前来,当眼前景物渐渐清晰之后,立即把一双魔眼直接鼓出了眼眶外!

    “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回事?”

    “你……你来给我说说,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闯入战场黑袍老者一把捏起离自己近一个魔族战神,大吼着对其咆哮,那愤怒吼声不加收敛,直接把手十魔族战神双耳给震出血来。

    为何这黑袍老者如此愤怒?

    因为他心中,魔族狩猎者们应该由魔族现世强大年轻一辈们组成,虽然每一次狩猎中,无数有潜力后辈会战斗里死亡,但是同样也有多年轻者能死亡中得到蜕变和升华,成长为能独当一面优秀战士!

    他们应该是坚强无畏,应该是骁勇善战,应该是宁死不屈……

    可是此时,这些被他寄与无限期待魔族精英们,却通通垂首低眉瑟瑟发抖地站成一团,居然被一个半点威压都没有发出人族女修拦截半道上。

    魔族狩猎者们数量与那形单是影支女修形成鲜明对比。

    魔族狩猎者们战力也足以压过寻常人族强者。

    没有任何枷锁禁锢他们,没有任何阵法束缚他们……他们被自己心魔所困。就那样如待宰羔羊一般傻傻地天空战栗。

    是谁……拔掉了野兽尖锐獠牙?是谁……践踏了野兽不屈骄傲?

    黑袍老者,立即把自己嗜血目光落了正盘膝而坐妖娆身上。

    “是……她!”

    “杀!”

    不由分说地,那第三位魔族长老已经张息起骇人威压直接向妖娆碾压而来。

    与此同时妖娆也缓缓地张开了自己双眸。

    “休息了多久?半柱香时间?”

    其实妖娆调息时间根本连半柱香都没有,不过对于内耗极大她来说,这片刻入定已经此战中显得弥足珍贵。

    所以那黑袍老者向自己冲来瞬间,妖娆也轰然从半空中站起。

    自她站立瞬间,整个天地间气场也立即发生了质改变!

    由刚才寂静无声,突然变得炽热与疯狂起来!

    “一个都别想过去,除非踏着我骸骨!”

    她低低怒吼,身上瞬间扬起恐怖威压!

    这不是她威胁,所有天空中瑟瑟发抖魔族狩猎者们都无比清楚,此女说是实话。

    她是个疯子,也是个天才!

    她正做一件连敌人都只能赞叹和敬畏逆天之举……她以她骨血和尊严,正挑战着今日第三个幻阶强于她天人五衰魔族大能!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黑袍魔族大能从妖娆爆起间感觉到了威胁存,那是一个值得正视对手,其身上张扬力量完全不可轻视。

    可是距离狩猎开始,已经数个时辰之久了吧?

    难道此女一直驻守此……硬生生地把狩猎大军此禁锢得没有向前一步?

    “此女必须抹杀!”

    看着那些已经毫无斗志魔族小辈们,黑袍魔族大能心中顿时有一团火烧!

    “撕裂!”

    没有召唤战兽,他直接以五爪虚空一掏,像是隔空对着妖娆心窝发出了攻击!

    “天道……”

    妖娆双目一寒,不仅是心中冥冥有着猜想,而且确五感天空中捕捉到了空气撕裂趋势!

    这一击要是飞撞她心口,一定会造成极大伤害!

    真正强者,掌握着天地法理,呼风而风起,唤云而云砌……这才是惊心战役!

    ------题外话------

    这个月末有些事情要外出,所以万放月中吧…有票亲爱们小手甩起来~灭哈哈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