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16:风吹叶,水载舟

016:风吹叶,水载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把重伤邪冰送入驭兽环内,此刻妖娆必须同时面对两大魔族长老。

    一个是精神控制系并召唤出织嵬白发老魔头,一个手持双刀,足下流动斑驳光影,看上去像是魔武双修战士。

    二者似早已熟识,见面后相互一点头,就立即默契地对妖娆发起攻击!

    “打破她白骨王座,我织嵬才能靠近她身体。”

    “那该死人族女修身体我要了,要是把她炼成小织嵬,战斗力势必不凡。”

    之前与妖娆一直对战精神系魔族长老目光幽暗地对双刀武者说道,与此同时,他契约那只体态诡异织嵬也开始发生进一步异变。

    原本织嵬身体就让人觉得恶心不已,如人族少女般娇美上半身,连接着呈几何倍率膨大化虫腹和下肢。让所有看见它完整身体生灵都心惊胆颤。

    此时只见那半透明腹部一阵剧烈颤抖,而后尾端居然向下腹迅速延伸出一条赤红血线。

    隔着那越来越肿大而且透明体壁,妖娆仿佛能看见织嵬腹腔内有什么器官一类物体翻滚蠕动。

    “不……那不是什么‘器官’,而是生物!”

    啪!

    看到一枚爪状阴影赫然印织嵬薄薄腹薄上,妖娆顿时双眸一缩。

    就她发出惊叹同时,织嵬身上那一直向上延伸赤红血线突然开裂,而后顿时从她巨大身体内轰然滚出无以记数小“织嵬”!

    密密麻麻身上长满触角遍布粘液妖兽们扑天盖地。

    它们形状都略微有些差别,有生长着宽大羽翼,有身体高大,有瘦小甚至非常接近人形。

    施放出腹内所有小“织嵬”织母身体立即干瘪下去,不过随着它身体棉软坠地,那长着小姑娘般头颅织嵬母体却发出阵阵凶残而得意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去死吧!”

    妖娆算是明白了……

    那些自织嵬腹内释放,通通都是她曾经控制过幻兽,人族与魔族强者。

    因为这些小“织嵬”们战力强大,所以被母体直接保留下来,直到此时才重唤出,命令它们出战!

    织嵬是魔族召唤兽中极为强大而且稀有种族,可能现世契约此妖兽魔族大能不超过三人。

    所以织嵬契约者,通常都是为魔族畏惧与恐怖对象。

    织嵬力量确非凡无比,如魂主一般,只单一与契约主签订一项契约,就能同时控制如军队般数量众多辅助战兽。

    而且与魂兽自主性不同,被织嵬控制活物通丧失自主意识,它禁锢下沦为不知疲惫和痛苦杀戮机器!

    抛下织嵬恶心战斗方式,它战力……无与伦比。

    而能成功契约这等凶残妖兽魔族召唤师,魔族高层地位亦不会低。

    “成年织嵬……”

    手持长短剑魔族四衰强者看到织嵬出现,脸颊上表情也立即凝重不少。

    谁都知道织嵬精神控制力有多变态,所以此魔先小心翼翼地把自己身后两头重伤战狼收回幻兽空间内,对身旁年长者投出敬畏目光后……这才转头向妖娆看来。

    他眼前出现是一位斜坐于白骨王座上人族女修。

    此女长发及地,一身红裙已经被斑驳血痕遍布,分不清哪处是她伤痕,哪处是她手下败将血渍。

    狂乱中,此女透露着一股肃杀美。

    如她身上张息威压一样霸道,深深地割入所有人灵魂深处。

    “我与您领域结合一起,绝对能秒杀一切敌人。”

    那四衰巅峰魔族大能感觉到妖娆强大后,立即对织嵬之主联手要求回应道。

    他话音刚落之际,他脚下斑驳光影立即疾速扩大,看来他刚刚正是凭借着领域力量把邪冰打压得差点儿失去性命。

    “与织嵬契约者一起,一定要好好表现自己。”

    四衰巅峰魔族大能暗自庆幸。织嵬和它契约主通通都是精神系召唤师,而自己却主攻强袭。

    所以二者结合,他以巨力破防,织嵬以精神控制力趁虚而入,一定能立即除掉眼前劲敌!

    为此……他要使出全力了!

    “黑火星辰。”

    一边咆哮,那四衰魔族强者脚下斑驳光影中,立即升起一轮巨大炎阳!

    轰轰轰!震天巨响立即把所有人注意力从织嵬二次异变拉到战场中央。

    炎阳之巨大,如同真正火焰星球天空演化成形一般!

    遮天蔽日。

    若不是蔚蓝天外还挂着一轮被混浊风暴半遮蔽刺目金日,恐怕此时任谁都会以为天空中太阳被那四衰魔族强者直接转移到了战场之上。

    而且此日为玄黑色,于阵阵业火中透露出一股不加遮掩邪狞之息。

    这并不是单纯暗力和火元素领域,而需要相当高明天道领悟交织于领域内。

    世间似物领域,不可碰触便是日月星辰这些本来就被世人视为天道巅峰自然伟物。

    若只是单纯把暗力和火意杂揉一起,那么得到也只能是一枚巨大火球而已。

    可是自妖娆面前升起……可是一枚带着货真价实不可忤逆神威星辰!

    此黑日上躁动不安火舌下有灵性和生命气息流转。

    水不能将之浇灭,土不能将其掩埋,光芒无法覆盖它光华,黑暗无力与它精纯肃杀比肩。

    超越元素领域,甚至虚领中都算得上是威力极刚猛上品领域!

    此黑火星辰从地平线上跳起那一瞬间,织嵬和它契约主立即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那五衰老者看向同伴目光也开始带有赞许意味!

    “以这种强度领域轰击,只怕真能一击打破那人族女修座下王座,一旦保护她身体幻器破碎,那么本尊织嵬与精神攻击立即就能占据她身体,把她炼成傀儡!”

    老魔头恶毒地想道。

    连织嵬都会本能地选择避让,足见此时战场上张息业火和星辰之威有多强大。

    “好强领域!”

    妖娆目光幽暗,本想说还好入侵邪冰战线只是一个与自己幻阶相当对手,可是看他出招,她立即就知道这也是一块不好啃硬骨头!

    “哦哦哦!我族必胜!魔焰滔滔!”

    “杀了她,撕裂她!”

    那些未受织嵬控制魔族狩猎者们竟也胆大地前来围观,只不过通通站万米之外掂起脚尖眺望战场局势。

    隔着这么远距离,他们再也不畏惧织嵬控制自己心魂,何况他们已经被妖娆和邪冰这两个人族召唤师里怪物给打怕了。生怕越过防线后前方又会出现什么收割他们生命人族大能。

    所以这些不看到自己一方长老将眼前敌人通通碾死,就根本不敢贸然前行魔族狩猎者们,干脆也通通环绕了这个战场上。

    看到那枚黑火直冒炎阳领域从战场中升起时,所有围观者们立即又爆发出排山倒海咆哮!

    “魔族必胜!”

    被万众鼓舞,四衰魔族大能脸颊上也扬起自信表情。

    “给我去吧!粉碎一切华而不实防御!轰杀所有阻拦本尊前进步伐敌人!”

    看来完全发动黑日领域亦要消耗魔族四衰大能不少灵气,所以仰天大吼同时,只见他满脸青筋爆起,身体连连颤抖,力量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从他身侧抽离!

    而后那巨大黑火星辰便发出沉重闷响,并缓缓上升,对着妖娆所方向直击而去。

    深知带着自然天道领域将有多巨大威力。妖娆想都不想就立即向后退走!

    “这只怕比天人四衰境绝杀威力还要刚猛百倍吧?”

    一边叹息,妖娆一边忍受着那阵阵扑面而来灼人热浪。

    此热浪逼近下,那些曾经浮动于半空中细小冻魂之晶通通气化成烟,大地万物开始枯萎自燃。

    方圆百里内,立即变成了一个巨大蒸笼。水份散失声音汇成人耳可以轻易捕捉到“滋滋”声。

    “噗”一声轻响。

    疾速退后同时,妖娆身下领域也顷刻张开。

    只不过相对于那些有形或者威压浩荡领域而言,妖娆领域实是太低调,像一阵微不可查轻风一样,直接从天空蜿蜒而过,不留痕迹。

    而就那宏大不可名状黑火星辰要接近妖娆身侧那一瞬间……

    妖娆眸光一闪,而后天空中立即腾起一股诡异而让旁人无法察觉力量,强力扭转着黑火星辰向她身体另一边坍塌下去。

    因为这个小小变化实是太细微,而且星辰陨落速度一直没有改变,仿佛自它飞升起到陨落,就一直是按照这种向一侧倾斜轨迹动行,没有半点违和感觉。

    只有发动者……那个天人四衰魔族大能突然感觉到不安情愫自己身体内滋长。

    他按压自己心房,不知道为何自己此时会有一种说不上来心悸。

    “到底是什么呢?”他皱起了自己眉。

    轰轰轰!

    四衰魔族大能领域坠地。

    黑色烈火天空中不断翻沸,好似天外陨星坠落,要把整个大地吞没。

    天云都被火意蒸发成烟消失于苍穹之下,万里辽阔,只有这突兀巨大黑火星辰横生天。

    众魔眼前场面壮观无比,好似看到星辰陨落苍穹,把无死亡洒向大地。

    方圆百里内山河顷刻化为焦炭,大地龟裂,从那些深不见底裂隙中升出袅袅清烟。

    大陆北境原本苍翠山林悉数不见踪影,走兽樵夫,通通死灭……

    就连河床都此刻现出谷地,如斑驳泪痕纵横于荒芜大地,镌刻曾经丰美记忆。

    实难想象这样一幅万物死寂场面会出现雨水充沛,风调雨顺人族蓝原宝地。

    “烧死了吧?”

    看着眼前荒芜,织嵬主人认真地问道。

    所有召唤师都知道,星辰神威是无法抗拒,若是那人族女修御空速度不够,被黑火星辰擦过身体,那么她此时也必定重伤身,命悬一线。

    汗水滴入了妖娆眼睛,她刚才确是没有足够速度逃离星辰碾压,不过生死一瞬,见到眼前此景,突然勾起了她以往一段记忆。

    当年流云第九峰上与灵果老儿过招,他亦是使用结近天道炎阳烈火逼迫自己,而那时她领域却出人意料地扭曲了灵果老头领域威力。

    而后经过多次战役,她似明白自己领域代表着一种漠视天道规则。

    凡进入她领域内异物,她通通可以触摸和改造其存世法则。

    当然……这种改造程度也要视入侵物本身天道强度而定。

    眼前黑火星辰内就蕴藏着许多极为高深天道。

    所以第一次,妖娆只是尝试着小幅度地改变了它行进轨迹,并成功让它自己身侧一臂以外地方滑落。

    然后那些魔族强者们高呼着战斗胜利时刻……

    妖娆坐枯骨王座中,从一片黑色火海下破焰而出!

    枯骨王座上沾染着大量黑色火苗,不过这等程度业火,不但烧不化枯骨,反而把它森然色泽衬托得加刺目纯粹。

    远远看去,妖娆就像是被白骨与黑焰簇拥着从一片混沌中腾起,并天空中划出一道极烈火线神王!

    火不灭其身,死神也收不了她魂!

    一脸凝重,妖娆脸部线条冷酷无情。

    这骇人领域并但没有伤她皮肉,反将她之威严肃杀衬托得鲜明生动!

    “嘶!”

    刚召唤着小“织嵬”们步入战场想要寻找妖娆重伤身体魔族五衰大能立即倒吸冷气,直接杵原地大脑当机。

    “为啥这人族女修怎么都杀不死呢?”

    “她是钢铸铁造吗?”

    “就算真是钢铁,这等天道轰杀下还能全身而退吗?”

    “何况她已经经历几场大战,她灵气……用不吗?”

    心脉震动,魔族战者们此时心中都涌动着一股癫狂震惊!

    万里一片寂静。

    妖娆冷冷看着那些依旧密密麻麻魔族狩猎者们,又以余光看到方圆百里内因大战而造成死灭之景,万般愤怒之下,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恶毒主意。

    “什么狗屁领域?还不够本姑娘暖暖身子。下次换个有用东西再来……这种烧烧林子小火苗还不配本姑娘面前得瑟!”

    把腿高高翘起,妖娆豪放地把自己身体陷入枯骨王座之内。一手抱着自己下巴,另一手稳稳伸出,直指脸色发青魔族四衰大能!

    她心里想。

    “这领域确凶残,只不过瞬间光景,万顷林地被毁,也不知道刹那间夺去了多少隐居山中村民。不可放纵这些刽子手踏入蓝原腹地,如果这一招施放一座主城之内,可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心中自己与嘴上轻狂态度不一样,妖娆内心对两位魔族长老实力都十分忌惮,但是此时一人对敌她,自然不能把自己矛盾和焦灼心情写脸颊上。

    所以她那轻狂挑衅声,十足傲慢。看到妖娆能自沸腾火海中毫发无伤地冲出来,那四衰巅峰魔族大能自然早已经恼怒得头顶冒烟。

    他原想不济也要把对手重伤,而后织嵬契约者面前好好表现。

    却没想到那身体不知道用何物铸造人族妖孽不但生龙活虎从黑火下活了过来,而且还大放厥词贬低他实力!

    心里火药桶立即被这些激将嘲讽给悉数点爆!

    那四衰巅峰魔族大能一句话都没有回应,直接爆起脖子上青筋,又把那已经沉沉砸入大地,将林地炙烤得滋滋发轻响黑火星辰再次提起!

    “刚才,领域是有偏差,不过这只是一个偶然现象,可能刚才太激动,所以反而没有用好力量。这一次……我绝不会让那聒噪小蚂蚁还有气力老子面前叫嚣!”

    “轰死她!”

    一边这样想,四衰巅峰魔族大能再一次将手中威压惊人领域星辰向妖娆直抛而来!

    “对!这次杀了她!”

    远万米外魔族狩猎者们兴奋地嘶吼,他们才不信一个小小人族女修能魔族两大强者共同绞杀下还保留性命!

    看着那从天空咄咄欲落黑火星辰。妖娆再一次感觉到死神逼迫。

    那无边黑焰中张息威压,还有火舌下跳动毁灭之意,无不蕴藏着巨大能量!

    看看脚下瞬间变得荒芜大地,就知道这攻击有多恐怖。

    不过第二次面对此领域,妖娆已经不如第一次惶恐紧张。

    她直面灼热黑火,竟然没有后退也未闪躲。而是双目微眯,蹙眉盯着眼前不断逼近黑暗。

    热风拍打着她脸颊,把她一头黑发疯狂地向后拉扯,只怕此时没有枯骨王座保护,她身上单薄衣裙都要骇人戾气中被片片撕碎。

    此刻谁也看不清她身影,包括那挥出领域四衰大能。因为黑火星辰爆发出巨大火焰,已经将妖娆王座和她身影吞入恐怖流火之中。

    妖娆从王座上站起,从容地伸出了自己右手。

    她身侧空气已经烫得吓人,而她小脸也似被蒸煮一般浮现出绯红云霞。

    “推动一片树叶,只需要一阵轻风。”

    妖娆低吟道。

    她手指火海内俏皮地打着圆圈,此时也不知道她是真淡定,还是已经疯癫?因为她那嫣红唇,居然一片火光中勾起甜美笑意。

    要是她再不做点什么,那么不需片刻,黑火星辰巨大主体就会直接轰击她身上!

    到时候并不是忍受火焰炙烤那么简单。被天道力精纯星辰主体轰击,先被震荡将是她天人根基与气海丹田,若是不敌那摧城焚河力量,那么自内而外,妖娆所有修为将被一一震碎……

    成为废人一个后,她身体才会继续分崩离析,继续品味死亡滋味。

    “推动一叶扁舟,只需要一泓清溪。”

    妖娆手指火焰中绕圈范围越来越大。

    “推动一座山脉,只需要一道岩浆。”

    而后她突然双眸大张,瞳内爆发出奇异光芒!

    一股之前微不可察力量迅速她身侧爆起,幻化为模糊风吹叶,水推舟,熔岩动山海之虚无幻影……

    出现这些幻像后……妖娆双手做狠狠向前一推姿势,纵声长啸道:

    “推动一枚星辰,无外乎也只需要一场风暴!”

    刚才低声轻吟中,妖娆领域已经破入黑火星辰领域核心!

    无力完全破坏此域所有天道,但她那玄妙领域却有将妖娆意念附加于对手领域核心力量。

    规则没有被打破,却被赋予了使命!

    那宏大而看似不可撼动巨大“星辰”内部立即发出一阵让人心跳慌乱怪响,而后徐徐妖娆面前停止。

    咯吱……

    重物与空气摩擦后停止,星辰骤停妖娆额头一拳之外。

    就连妖娆额角汗水都被瞬间蒸发一空,恐怖火舌差点把妖娆长长睫毛都点燃烧毁。

    只要再向前一拳,妖娆就像是巍峨巨峰下蛋卵,立即会“咔嚓”一声被此巨物碾个四分五裂,尸骨无存。

    可是是就差这么一点点。

    它……停了下来。

    妖娆领域成功地镇压住魔族四衰大能杀意规则,让他倾自己所有灵气施放第二击,依旧没能成功轰击到自己身上!

    “这次打中没?”

    看到此次这黑火星辰领域没有陷入地下而是停滞半空中,织嵬契约者立即一头雾水地问道。

    不过现没有人能回答他,因为发出领域攻击魔族四衰大能现有些思绪混乱。

    “对!就是这种感觉!”

    这一刻,魔族四衰大能再一次强烈地感觉到了之前那种让他心悸力量。

    无法形容,就是紧紧扼着他心跳节奏!

    他双眸由灰暗渐渐变得明亮,又由明亮再次变得惊恐……

    他好像终于有些明白……那是什么了!

    “我草!”

    就他吐血尖叫同时,那枚稳稳停妖娆面门上黑火星辰突然再次爆起,像是突然又得到一股助力,张息着其骇人威压,直接向着来时方向……

    逆冲而去!

    领域失去控制了!

    魔族四衰大能被惊得面如土色,踉跄向后一倒!

    他自己也接不下自己领域力量哇!

    不过领域为何会失控呢?此时他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眼前看到一切。

    因为他能感觉到,黑火星辰依旧他身上抽吸灵气维持其凶猛杀伤力,但是它与他之间精神联系却刚才心悸那一秒被硬生生地掐断!

    所以说此时他就像一个能量供应体一般,只为攻击出力,却已完全失去对自己力量控制权。

    既收不回,又无法驱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力量对自己当头砸落!

    这是什么狗血场面?

    魔族四衰大能当场气得要翻白眼儿……从未听闻过领域还有自己暴走情况发生。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拼命向后厥倒同时,那四衰魔族大能隐隐澎湃黑炎后看到了一个不灭红影。

    “是她么?是她力量么……太逆天了吧!”

    心中勾勒出妖娆音容,魔族四衰大能有一种头剧痛感觉。

    “啥?”

    被瞬间倒地四衰魔族提醒,织嵬契约主这才反应过来,那枚巨大星辰现正逆向向自己所站位置冲来。

    其上烈火不但没有熄灭,反而有越烧越烈趋势。

    因为星辰体积太庞大,所以它移动或者它静止不动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判断。

    呆傻了一下,他才泣血大叫起来。

    “你他妈有毛病啊!怎么把那领域向老子推来了?”

    抱着头,织嵬契约者也只能一边唾骂一边疯狂向一旁跳去!

    那恐怖黑火星辰堪堪划过他背心,速度又陡然向上提高几节,直接奔着那些围观于万米之外魔潮轰去!

    听到掠过耳际呼啸风声,两位抱头躲闪魔族长老才发现……

    叛变之后巨大星体真正想要攻击对象并不是他们二人,而是直指远方数量众多魔族狩猎者们!

    妖娆站枯骨王座上,静静远眺万米之外场景。

    她第一次这么强硬地扭曲敌人规则攻击,手法还不娴熟,对于终效果亦无法预计。

    而且知道两位魔族大能也不是什么好拿捏软柿子,所以开始她就没有把打击对象放二魔身上,而是一心要将那些远观此战魔族狩猎者们通通轰杀。

    “邪冰这里失守了,呆子没有来救援,可见他那里情势不容小觑,泠一定很也会不敌于对手……所以我们五人战线……”

    一想到这里。妖娆顿时轻轻地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唉,能杀多少……是多少!一个都不能放过!”

    只见天光被黑火照亮,好似世界毁灭之景一般,一枚巨大火焰星辰从天庭坠落,速度得让人无法想象。

    那些一秒前还摇旗呐喊魔族狩猎者们,一秒后再抬头,就只见那轰击着敌人恐怖星辰像是变戏法一般突然出现自己头顶之上。

    有些魔族狩猎者甚至连将欲狂奔腿都没有抬起来,就已经被咄咄而落威压碾成了肉饼。

    轰!

    黑色星球沉沉坠地。

    它那偌大体积,恐怖重量直接扭曲了以它为中心方圆千米空间。

    所以那些被卷入其引力范围内魔族战士们还未碰触到他火舌,就已经被空间扭曲力量撕裂!

    巨响延绵,余音似有越来越大趋势。

    随着星辰坠地,那些狂热黑焰也立即苍茫大地迅速蔓延扩散开来……

    此时被威压震死,被空间矩力撕裂,被压死,还有被业火烧死魔族狩猎者不记其数,只怕就算还有存活着,也通通都是断手断脚,完全无法再战斗残兵!

    万米外天地间,充斥都是凄厉惨叫。

    两个魔族大能一抬头就看到血光冲天,天地毁灭景象,顿时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完了……

    虽然他们杀敌时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也掠夺小辈们身体奉献给织嵬作为战力。但是自己杀与敌人杀是完全不一样感受。

    身为织嵬契约者五衰魔族大能自己明白,刚才自己吞噬那些魔族战神,不过是队伍中孱弱掉车尾。

    死便死,对整个狩猎大队来说一点影响也没有。可是现……现死于沸腾业火中,可是大风领集结队伍中强年轻魔战神啊啊啊!

    两位魔族大能心都滴血!

    他们猛地回头,立即看到妖娆站枯骨王座上睥睨天地模样!

    面对此女,他们此时是又畏又狠,切肤疼痛无法形容。若不把她一起拖下地狱,他们今生化鬼都不愿放过她!

    “不要对那女妖孽发动领域……她领域……好,好好……好怪!”

    憋了半天,天人四衰魔族大能亦只能对着自己同伴从牙缝里挤出一个“怪”字。

    实无法描述那种自己领域被剥夺心悸感,到此时他都无法理解刚才那一场攻击是如何被扭转。

    妖娆居然被魔族大能称之为“妖孽”。

    若是她听到这声称谓一定会喜上眉稍。能被敌人如此厌恶,当真是说明她很强。

    她这改写战局大手笔实是可以被记录于史书惊天一战!因为直到此时黑火星辰坠地余波还后劲绵长地徐徐向四面八方蔓延,不知道震死了多少魔族狩猎者。

    一些陡峭高山甚至这场剧烈地震中直接坍塌。

    幸好蓝原北境山林内没有多少人族村民活动,否则当真会演化为一场暗无天日血腥屠戮。

    妖娆趁此战斗间隙努力地调整自己内息。

    接连大战,已经把她力量耗去十之**。还有眼前恐怖织嵬以及它那些开腹之后爬出来小怪兽。接下来恶战,不会比之前轻松。

    就两个魔族大能愤怒爬起,妖娆站枯骨王座上沉沉喘息之际……

    天边又突然压来数道威压惊人魔息!

    “怎这么多魔族强者?”

    还没回头,神识就已经捕捉到那些弥漫天空中澎湃气息,妖娆感觉到出现天际气息后身体立即一颤,差点跌倒地。

    原本已经体力不支,妖娆心想着也许倾自己所有才能勉强与织嵬之主和那刚施放过领域魔族大能一战。

    结果此时突然又多出数股魔息,立即超出她现能负荷极限!

    眼前局势完全是不给她活路!

    所以狠狠吐出一直淤积胸口一口血污后,妖娆才机械般地回头向着那魔息升起方向看去。

    “这难道真要成为我后一战吗?”

    “呵呵呵呵……绝不!”

    虽然精神被打击,但妖娆意志依旧未被消磨。无论多困难时刻,她都从未放弃过希望。

    当妖娆视线向远方纵伸之际,率先印入她眼帘,是一个形状诡异“魔族”。

    只见他三头六臂,浑身是血,赤红一片,但身上却未张息半点威压!

    “不对!”

    妖娆先是一惊,而后狠命地揉搓起自己眼睛。

    长时间战斗让她双目浑浊,不停从额角流下鲜血又不时会干扰她视线,加上内耗严重令五感混沌。

    但是只是一眼,她立即就心脏狂跳起来!

    那远方微茫小点,哪里是什么魔族大能?

    他身后确是还跟着三个魔息澎湃魔族长老以及数量众多魔族狩猎者……

    但是那奔走前方浑身是血三头六臂之人,分明是背着呆子和泠龙觉好不好?!

    只是这一眼,妖娆泪水就差点掉下来!

    因为随着小点天边急速扩大,她已经可以听到龙觉那沙哑嘶吼。

    “妖妖,你哪里?你撑住!我来了!”

    “你哪啊?不要吓我啊!我能感觉到你气息。”

    刚才爆起黑火星辰之威不但波及方圆千里,而且还天空中散播出惊天魔威,换作任何不明就里人,都会凭借这股骇人魔息猜测战局向魔族一方毫无悬疑地倾斜。

    所以感知到此危机龙觉立即不顾一切地从西侧战线匆匆赶来。

    他以为妖娆和邪冰战线刚才那惊天一击中已经崩毁,所以心急火燎地乱闯而来。

    与之前妖娆前来营救邪冰方式一样,身后还牵扯着数量众多魔族大能。只不过他现情况可比妖娆之前情形加糟糕!

    不但身上没有一处好肉,而且长发乱七八糟地贴脸颊凝固血痕里。

    气息收敛至无形,不是想要刻意隐藏自己雄浑幻阶,而是不战斗时刻,他气海早已经干涸如荒漠,半点灵气都挤不出来。

    看龙觉背着两个血肉模糊人形模样就知道……呆子和泠早战场上败下阵来……其实西侧防线,一直由龙觉一人独守!

    他是一人肩承了多大压力才坚持到这个时刻?

    妖娆不知道。

    他又是怀着多大勇气和坚定,才能这样情况下依旧不顾一切地向自己奔来?

    一滴泪滚下,看着龙觉那把呆子和泠以龙须长鞭捆背上,自己却如没头苍蝇一样乱找她模样……妖娆此时心中突然爆发出无生战意!

    世界很大,万物丰美,但人心空泛,今朝盛开繁花明日有可能就会枯萎,清晨还蝴蝶傍晚有可能就会离开。

    但你知世上有一个人,无论沧海桑田,无论繁华荒芜,无论生与死,都会义无反顾地出现自己身旁。

    那么一个人微小而脆弱生命,就会突然成长成世间万物都不可摧毁钢铁!

    “龙龙!来!”

    妖娆一边狂吼一边从枯骨轮回上高高跳起,让龙觉能从一片混沌魔息中找到自己身影。

    果然她那小小身影一晃动,立即就被远方男子视线捕获。

    看到妖娆第一眼,龙觉脸颊上几欲疯狂表情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无比欣喜和安慰。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嘛,我家妖妖哪里会那么容易被打败!”

    回头看了一眼那坠入大地黑火星辰轰死都是魔族狩猎者,龙觉顿时得意地一甩额头碎发,不过这习惯性一甩,立即又牵扯到了他脖子和脸颊上伤口,立即痛得他呲牙咧嘴。

    “妖妖!”

    龙觉好不容易缓过痛劲后,立即半空中开始对妖娆比划起来。

    此时他身后紧紧跟着三个魔族四衰巅峰或者五衰初期魔族大能,为了不把这些祸水引到妖娆身上,看到妖娆无恙龙觉打算暂时不靠近她身影,而把那些恐怖家伙们先带去别处。

    “不用,把他们一起轰成渣!”

    一股狠劲涌上妖娆心头,杀一个是费事,杀两个是费事,杀五个也是费事……那还不如干脆让这些烦人魔族大能们组个团一起死!

    “龙龙来!”

    妖娆长啸一声,而后身体金光一闪,一枚金色小印就自她血脉而出,被她紧紧地攒了手心里!

    噗嗤一声,她足下枯骨王座已经不见了踪影。因为以此时妖娆灵气,实无法同时控制两件幻器。

    “雷鸣城?”

    龙觉目光一闪,虽然隔着这么远距离根本看不清妖娆手里握着是什么东西。不过从妖娆决绝动作上看得出来,她想搞一票惊天地泣鬼神大事!

    若想同时对所有敌人造成毁灭性伤害,势必要启用极道幻器!

    六灵珠属于防御性武器,那么此时也只有雷鸣城有值得一试价值了。

    哪里知道自己会和妖娆以这么狼狈模样会师?

    无论是冰封城众人还是四宗强者们……一个都没有来,只剩下他们两人后顽强地抵御魔族进军道路上。

    不过此时龙觉也想不了那么多,妖娆呼唤声中,立即驮着早已经晕死过去泠和呆子向妖娆飞速靠近!

    “不要让他逃了!”

    “杀死那两个人族贱人!”

    无数魔族狩猎者和长老龙觉身后狂吼,却依旧无法阻止龙觉冲到妖娆身旁。

    ------题外话------

    推荐好姘头糖元炖肉文文《宦妻,本座跪了》一文。

    我知作者之间经常你推荐我,我推荐你。所以很多人都对推文没什么兴趣,不过这文我自己看,文字功力雄浑,而且情节很有意思,所以此大力推荐一下。

    鸟窝里很多亲爱们也看,我估摸着糖元亲一晚上要被数个凶残美人来回撕扯才能安睡,有兴趣亲爱们可以加入撕扯她大部队里~此文潇湘能直接搜索,欢迎摸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