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17:雷鸣城碾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一边呼唤龙觉,手中一边紧紧地握着雷鸣印。

    因为除了眼下织嵬契约者,一个黑火星辰领域持有者以外,龙觉还引来了三位实力丝毫不亚于妖娆对手魔族大能。以及无以计数凶残魔族狩猎者大军。

    所以此时妖娆要张开不是雷鸣印,而是雷鸣印化城后这极道幻器百分之百战力!

    她丹田内虽然有一丝雷力本源存,足以令她以一人之威小幅度激起雷鸣印发动,但若真想对眼前所有敌人瞬间造成巨大威慑力,只怕必须把雷鸣印还原到它雷界时模样。

    以她一个人灵气,绝对不可能支持雷鸣城消耗,再加上龙觉,顷二人力量,亦不知能将雷鸣城展开到什么程度?

    不过被魔族围追堵截生死险境中,摆妖娆和龙觉面前只有这么一个选择!

    毕竟大战持续时间太长,二人已经万分疲惫,所以就算雷鸣城只发挥一半威力,也有可能妖娆和龙觉灵气枯竭前把眼前所有敌人直接送入地狱里。

    龙觉背负着泠与呆子二人,可是御空速度依旧非常。

    此时他耳后有龙鳞形状符纹闪动,看来又是启用了什么龙族不传秘法,才战火中凶残地厮杀到现这一步。

    “来试试吧,妖妖!”

    龙觉此时已经冲到距离妖娆百米范围内,他脸色凝重,深知此时发动雷鸣城凶险。

    若眼下敌人还没有被极道幻器杀光,他和妖娆灵气就已经被雷鸣城吸干……那么等待二人则必然是任人凌迟悲惨命运!

    不但手中所有幻器都会被魔族抢走,甚至小命也会因此而葬送这里,不会再有第二次重翻牌机会。

    不过龙觉依旧充分相信妖娆决断,因为此时逃走或者被魔族生生耗死,都不属于二人性格。

    “要玩就玩场大吧!”

    龙觉双眸中蓦然爆发出凶残冷光!

    妖娆先再次点亮了怀里传讯水晶,听到无论是麒麟王,爹爹还是百代崆峒水晶那头传出都是“滋滋”忙音,所以心中后奢望也完全破灭……反而令她开始担心那些人安危来。

    “我爹爹他们,是遇上什么大事了吗?”

    此时妖娆也不再犹豫,把自己仅剩所有力量都通通灌入了手心内雷鸣印中!

    轰轰轰!

    她手掌之内立即有奔雷声响起。

    虽然不见刺目雷霆涌动,但是恍然间所有场魔族都仿佛看到了万雷奔腾之景!

    “我神啊,那是什么东西?”

    一个魔族战神大叫起来。

    “不会吧……”

    感觉到于空气中一步步拔高威压,织嵬之主立即扬起长眉合不拢自己下巴,他俨然已经数不清楚自己今日是第几次露出这等惊愕表情。

    “本尊怎么感觉到了一股极道幻器威压?这不可能!”

    他沙哑而颤抖呢喃声顿时令一直站他身后那黑火星辰领域持有者脸颊泛青。

    “绝对不可能!”随声附和。

    黑火星辰持有者立即把自己头摇成了拨浪鼓一般,五官呈现出一幅完全无法相信模样。

    因为世人对人族阵营与魔族阵营中强者们手持极道幻器都耳熟能详。

    就算包括了不久前神宗殇城魔战场地穴下出土那枚魔王短杖内,谁也从来没有听闻过“印”形极道幻器出世消息。

    所谓“道”,可是所有幻修者穷一生追求无上天道,而“极道”本身,则意味着此器已经站了天道头!

    这些凝聚了无数匠人心血,战者精魂,勇者意志传奇幻器可不是地里白菜,说捡人人都能捡到一把!

    世上不可能还有从没被人发现过第九件极道幻器!

    再说了,一个从未世人面前出现过人族女修,又怎么可能祭出了一件由白骨堆砌而成半极道王座后又再次祭出一枚极道大印呢?

    天灵地宝现世机会本来就可遇而不可求,一人已经有了一件传说中幻器已经人品爆棚了,这份好运气绝对不可能第二次降临她头上?

    若眼前女修现手里拿着真是又一件加厉害极道幻器,那她这份逆天运势就足以令上天降下神罚将她轰成渣渣了!

    不断有震惊之情从众魔心底涌起,只不过这份震惊亦同时很地被他们以理智压回。

    完全无法相信眼前人族女修手里会真握有对初元任何生灵来说都有无上伤杀力极道幻器!

    可是很地,摆眼前事实就击毁了这些魔族狩猎者们内心后一道防线,将他们小心肝狠狠地揉捏手心里。

    因为妖娆灵气催动之下,她手中印玺已经开始以肉眼可见速度急速扩张起来!

    随着雷鸣印体积壮大,它所散发出威压也越来越雄浑威猛!

    再加上龙觉此时已经与妖娆并肩而立,只见他先深吸一口气后便把自己那沾满了屠魔之血手掌果断地拍击雷鸣城不断扩大城墙上,而后身体泛起层层诡异赤浪。

    有助力加入,雷鸣城张显力量顿时呈现几何倍率疯狂暴涨。

    轰……轰轰轰!

    雷威不断上扬,而且此时空气也不知不觉中变得沉闷无比,不是天色即将到傍晚,而是从方圆万里内一层又一层汇聚而来浓云渐渐盘桓于雷鸣城上空,立即遮蔽了自天庭而落光芒。

    而后立即有雷光云中涌动,雷鸣城本来就是聚雷之宝,所以它原型出现,也引来天庭后雷威呼啸。

    “不好!真是极道幻器!”

    跟着龙觉冲入战场三位魔族长老直接吓得半空中厥倒。

    他们纷纷停止追逐龙觉步伐,如石化一般原地停留半空,看向龙觉与妖娆目光都开始发直。

    要说狩猎盛会延续数万年,他们不怕人族强者倾巢出动来挑战他们,也不怕带出魔族深渊年青狩猎者们大量陨落,这本就是一场属于恶魔欢腾成会,以血与灵来浇注。

    但是他们畏惧,就是人族地界上遇到极道幻器出世。

    因为只要有极道幻器参战,那么后战场死伤率就会立即提升到魔族不能承受高度。

    那不是如狩猎大会一样,为他们淘汰弱者,留下精英大浪淘沙之战,而是一场彻底种族灭绝屠杀!

    “退退退!”

    一位谨慎魔族长老顿时心生怯意,身体也情不自禁地向后退走。

    “再等等看,也许只凭两个人族小辈,根本不能触发极道幻器神威。”

    其它魔族长老眼底,却闪过一道贪婪目光。

    此时出现他们面前……可是一件从来没有被记录史册内极道幻器啊!

    若是能将此幻器抢入手中,那他们魔族内地位,岂不一跃而上,直接能与五大黑暗魔王比肩?

    可以说,此时出现众魔眼前极道幻器对他们生命威胁有多大,就对他们飞黄腾达吸引有多强!

    任何一种诱惑中都伴随着死亡阴影,可是现两个人族小辈手里极道幻器对他们诱惑实是大得已经超过众魔对死亡畏惧!

    “向他们发出攻击!打断他们向极道幻器内注入灵气!”

    一位魔族长老大吼道。

    “只要不断消耗那两个蝼蚁力量,让极道器之威无法释放出来,后那初元第九件重宝,一定会落入我们手里!”

    此魔号召之下,那些原本心生畏惧魔族强者们此时也如被洗脑一般,强打精神忽略雷鸣城此时所施放出来威险气息,召唤着自己战兽向妖娆与龙觉包围而去。

    “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没想到,魔族狩猎者里面有这么多不怕死家伙,居然还妄想要从我们手里把雷鸣城抢走!”

    龙觉一边向雷鸣城输送灵气,一边扭头对妖娆说道。

    “这不正好,靠得再近一些,杀起来才有把握。”

    妖娆小脸一扬,虽然此时早已经面无血色,但眸中依旧带着飞扬神彩。

    这一战打得太淋漓致了,她有数次都感觉到自己气海空空如也,但每每遇到危机,那干涸丹田内还是会再次挤出力量。

    要说这是潜力爆发,那么她早超越自己极限。

    其实妖娆此时心中也知,自己和龙觉后动用雷鸣城想法不一定会成功。不过抱着不成功便成仁想法,若真自己发动雷鸣城时候余力散,那她也会拼着自己后一口气撕开时空罅隙,把雷鸣城和驭兽环一起丢进去。

    就算是死,也不能让魔族自己身上捞得半点好处!

    此时雷鸣城已经二人脚下化为巨大宫殿,那些巍峨高楼,精致飞檐已经灵气滋养下初俱规模。

    从外观上看,实难想象这像是一座城般幻器带着恐怖攻击能力。

    反正此时妖娆和龙觉已经站雷内高金銮殿殿顶上,以冰冷目光打量着那些从四面八方向雷鸣城扑来敌人。

    “来吧!”

    将自己身体内力量向脚下雷鸣城注入,那些原本天庭云后盘桓道道雷云顿时开始疯狂暴走,被雷鸣城威压牵引,直接从云中落下,簇拥了雷鸣城左右。

    “好大一座城!”

    魔族大能们双眸滴血。

    他们听闻过神宗神渊塔,星月圣地八荒星图,天门宗盘古大印,昆山岐连钟,先天魔王短杖,魔族天音魔铃,修罗骸骨巨门,还有一件从未露出真容黑暗圣器。

    这八件极道武器通通威力惊人。但没有一件体积能比拟眼前恢弘而巨大城池!

    横生天际,是一座可以容纳上万人金色宫闱,其上雷光涌动,散发出惊人威压。

    “不过是些寻常小雷霆而已,像本尊业已渡过天人四衰天罚雷霆,又何畏这极道幻器上盘绕电光?”

    织嵬契约者并不十分畏惧眼前以然张扬出杀戮之气巨大幻城。

    与他一样渡过天人四衰雷霆魔族长老还有五人,他就不信这个邪了,难道一件极道幻器雷威比真正天罚还强大?

    抱着这样念头,他召唤着织嵬跟上自己步伐,果断朝着雷鸣城冲来,手里捏起各种黑暗幻技,不断轰击妖娆和龙觉身旁。

    被无数敌人同共碾压,妖娆和龙觉脚下屋瓦悸动不已。

    二人灵气被雷鸣城抽吸得将欲枯竭。

    而第一波雷鸣城轰击之力好似刚刚得以蓄满。

    噼里啪啦……

    萦绕于城墙上雷光们开始不安跳跃,而后横推出一股强劲罡风把那些向城头丢来魔族幻技通通震退百米!

    极道幻器神威初成!

    一些魔族狩猎者们早已经不能自持,只是硬着头皮跟魔族长老们一起冲,但看一道罡风就已经把他们集众人之力挥出幻技通通震退,立即转身抱头就跑。

    开玩笑,要是抢得过那极道幻器,也是五位魔族大能瓜分,完全没有什么他们事情,要是抢不过……难道他们也要去白白送死么?

    五位魔族大能此时真是急红了眼睛,完全感觉不到笼罩于自己身上死亡阴影,他们眼中只有金光闪闪雷鸣城,这种源自灵魂深处贪婪和渴望已经让他们完全抛下理智,疯狂向前飞去。

    他们自信以两个人族小辈战力,此时是百分之一百五无法真正唤出极道幻器之威。

    可是就他们这么自信地预计之时,他们眼前巨城却白光一闪,而后万道雷光就突然从城墙上爆发出来!

    电光未到,天空中就立即出现了道道肉眼可见细裂痕。

    雷威能量足以震裂空间,不要说那些夹带着强大能量刺目闪电。

    妖娆同时也把自己丹田内金雷注入雷鸣城内,虽然只是小小一抹大乘金雷之光,也顿时令整个雷鸣城攻击狂雷品质上升不少。

    此时向雷鸣城扑来魔族大能们,通通都是小乘雷劫渡劫者,他们还以为自雷界而来雷火强度不会比自己渡劫时经历凶残,这么想话,他们就大错特错了!

    雷火覆盖第一个冲得魔族大能瞬间,他魔角立即震断,而后整个头顶魔鳞开始疯狂地燃烧起来。

    下一秒,他同伴们睚眦欲裂地看到,好似他头顶被锐器开了一个刀口,所以雷光冲击下,他脸颊,脖子,肩膀及全身皮肤就至上而下开始剥离骨肉,好似一个血乎乎被扒光妖物从头顶刀口跳出来……

    像是剥香蕉一样,此魔顷刻之间被雷霆之威扯掉了浑身皮和鳞!

    不过这魔族长老悲惨命运仿佛才刚刚开始,因为就他精神末稍把这扒皮剧痛刚刚传递到他大脑那个瞬间,他那鲜血淋漓光溜溜肉身又开始自内而外地层层剥落。

    完全听不到他撕心裂肺惨叫声音,因为双耳内充盈都是惊天动地雷鸣!

    很**也被雷霆撕开,一具保持着惨叫模样森然白骨从**内落,一片璀璨雷光中直接化做青烟袅袅升起。

    这才是雷鸣城真实威力!

    若是与大乘雷霆比起来,品质至少大乘四衰狂雷九个等级中极以上!

    看到向雷鸣城冲得那个同伴根本无法承受极道幻器雷威,不要说雷光中靠近那所有召唤师们都渴望而不可及强大幻器,以如此惨烈死法人间蒸发……

    那些原本目光血红,对雷鸣城抱有必收入囊中心思其余四位魔族大能通通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此刻脸上表情扭曲得吓人。

    若与自己同阶同伴都抵挡不住,他们又凭什么有自信自己能全身而退?

    “我草!”

    紧跟第一个魔族长老身后大能亲眼目睹了他被雷火扒皮,剜肉,焚骨全过程,立即吓得一口血喷出来,急急停下向前步伐,狼狈向后退去!

    可是无论他如何挣扎,这些举动都已经毫无意义。

    速度极雷光很就蔓延到他脚旁,攀附着他脚踝,将此魔族长老一点一点地拖入绝望炽光中。

    “不要!”

    后此魔族五衰长老只留下了这么一声戛然而止泣血悲鸣,而后滚滚雷光中就又升出一股淡淡灰烟!

    “好恐怖!”

    织嵬契约者原本万般愤怒,因为站位角度问题,那三个追着人族男子从西面奔来三个魔族长老都跑自己前面,这让他很不爽!

    若是三人抢走了极道幻器,那么他不是也得魔族内矮他们一头?

    但是现他却为三人他前头而庆幸不已。

    “该天杀!”

    还真没想到那两个体力已经透支人族召唤师真能唤起极道幻器神威,而且于眼前跳动雷霆品质,居然丝毫不自己渡劫时经历天罚之下。

    如果自己刚才冲前头,那么现他说不定与那几个倒霉鬼一样,也空气里化为青烟升天了!

    “看此雷霆扩散速度不,本尊还有机会脱离雷霆攻击范围!”

    一边精明地审视着眼前局势,这织嵬契约主一边飞速扭转自己御空方向,拼命向来时之路返回。

    见识了人族极道幻器神威之后,正常人都不会再选择与那恐怖力量正面对抗。

    完全顾忌不上自己同伴,织嵬之主像是离弦箭矢一般向后倒退。

    原本雷鸣城力量百分之百发动,不绝不可能让敌人有机会从雷光攻击中逃走。

    但是妖娆和龙觉力量已经被抽吸到极限,二人此时都有一种将欲燃自己生命错觉,五感降低到弱,气海干涸得可以吹起沙砾来。

    二人供给无法满足雷鸣城对力量需求,不足量雷威不但向外发散速度慢,而且雷光稀疏,若是逃出一定范围后生存机会将大大提高。

    “龙龙,要是让魔族长老逃了,等下我们倒下后就会立即成为砧板上任他宰割鱼肉。”

    妖娆憋着后一口力气,对龙觉说道。

    “不仅是魔族长老啊……我看一会那些远万米外观战魔族狩猎者们,随意上来一个都能像切瓜一样把我们斩成两截。”

    龙觉努力抬头向远方眺望了一眼,虽然视线早已经浑浊不明,但是他依旧能模糊地看到,簇拥于远方魔影一层贴着一层。

    以现雷鸣城攻击力道和范围,一定是无法把雷威传送到那么远!

    这一波攻击之后,他与妖娆……死定了!

    “还……还还还……还算我一个!”

    也许是奔雷声音太刺耳,终于把晕厥龙觉背上呆子率先给惊醒过来。

    “我打架不太再行,但是灵气……还是能再挤出一点点。”

    好不容易清醒呆子一脸愧疚,只怕之前战斗里他也感觉到自己错误战斗方式才是导致邪冰和泠过度消耗提前退出战场直接原因。

    他原本是五人中唯一一个天人五衰巅峰境界强者。

    若单纯以幻阶来比较话,那织嵬契约者都应该不是他对手,可是他却开始大战中浪费太多体力,并众人需要他时刻不顾一切地倒地。

    要是现再不出点力气,他以后都不敢面对妖娆和龙觉脸了。

    “本尊也来!”

    就呆子话音未落时候,他身旁突然又响起一道威严无比声音!

    那陌生声音还有诡异语气差点再次把呆子吓晕过去。

    因为他听到那此声源自泠,但是侧头一看,浑身是伤泠依旧紧闭双眼,抿紧双唇,要死不落气地趴龙觉肩头,连动都没动一下。

    不是泠……难道是鬼吗?

    “是我是我……”声音再起,终是让妖娆分辨出是司徒清声音。

    “我&¥……,!”

    妖娆此时真想爆粗口,把那不知道隐藏哪里司徒清拖出来痛扁一顿,好能直接把他那祸水级脸撕得比魔兽还遍布疤痕才解恨!

    这货若是她们附近,为何不提早出来解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咳咳。”

    仿佛是能猜到妖娆与龙觉现要吞人表情,司徒清尴尬一咳。

    “你们也知道,我本体困于星月圣山中根本出不来,泠身上藏了一道精神烙印本来是方便寻找幽姬用,但是找幽幽之前,我也不能让儿子挂了不是……所以感觉到泠有危险,我精神烙印挣扎了很久才蓄积起这么一道力量。”

    “等下用完了,烙印之威也就会从泠身上完全消失。接下来你若还返回魔族,我就无法再提供什么帮助,你好自为知。”

    司徒清交代也极为简短。

    看来真如他所说,他本体被缚情况下,能凝出精神烙印并向妖娆龙觉提供一线帮助已经极为不容易,不用说战场大显神威了。

    司徒清话语提醒了妖娆,像司徒清这样天榜牛人,对自己儿子倾一切地保护,也只能做到这样一步……那她师尊血十三,被囚化龙血池数十万年,却分出五十年阳寿她身上烙印血煞之威。

    妖娆一捏拳头,顿时觉得自己若不保着小命把第四枚陨骨从魔族深渊里挖出来,她都不是人!

    司徒清声音消散同时,一股飘渺力量也自晕睡泠身上腾起,迅速注入雷鸣城爆发中。

    呆子虽然完全不明白妖娆与龙觉对着虚无空气与哪只鬼对话,但是早已经习惯看到妖娆身边不时出现鬼啊魂啊之类东西,呆子也不敢问那么多,乖乖地把自己丹田内剩余灵气注入雷鸣城里。

    得到司徒清与呆子之力雷鸣城,立即第一波雷威有减弱迹象同时……迅猛地爆发出第二波威压!

    那些远远站战场之外魔族狩猎者们早已被雷鸣城力量吓得脸色惨白。

    他们不是不想逃,只不过双腿已经软得像是面条。

    不知道所谓雷鸣城百分之百威力到底是怎么模样,他们只看到三位魔族长老一一被扒皮焚骨惨死于雷光画面就已经肝胆俱裂,五内重伤。

    “太恐怖了!五位长老居然瞬间死灭了三位,那就是极道幻器威力?”

    比起人族四宗召唤师而言,魔族狩猎者能见到极道幻器机会少。

    “还好还有两位从雷光中冲出来了,不然我们真要被团灭么?”

    “放心,就算那两位也被卷入极道幻器威压中,我们站得这么远,依旧不会受到波及。”

    一个魔族八阶狩猎者毫无责任心地说道。

    自恃那万米之外幻器神威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影响自己,这魔族八阶狩猎者甚至此一瞬间打起了战斗结束去战场上捞点死灭魔族大能遗留下来宝物主意。

    “说不定那些力量用人族大能,也能任老子抢呢!”

    魔族恶徒们脑子里想法仿佛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无论是实力逼近半步涅槃者还是这种打酱油小弟,心中都深深地镌刻着四个字……

    趁火打劫!

    可是就此魔心中**爆棚之际,他身侧突然有一个眼尖家伙大叫一声。

    “你们看……为何那极道幻器散发出光芒加强了呢?”

    被此魔叫声提醒,众魔这才又抬头向前一看。

    远隔万米,他们视线不甚清晰,就像是远望雾海上灯塔一样,有点亮和有点暗他们一时之间根本分辨不出来。

    “大惊小怪,有什么区别?”

    那高声尖叫魔族狩猎者立即被他同伴们嗤之以鼻。不过很,他预警就得到了残酷证实!

    因为众魔滴血目光中,那原本已经逃出雷霆绞杀黑火星辰持有者突然被身后狂澜一般再次追击上来雷力凶残地拖入一片电闪雷鸣中。

    而那炽热光依旧没有因此而停止它那凶残前进步伐,又缓缓将跑边缘织嵬契约者也直接吞没。

    嘭嘭嘭嘭!

    那些遍布于众魔身前百米小“织嵬”们立即化为道道白光原地消失,这些召唤副兽死亡直接证明织嵬母体死灭!

    “嘶!”

    “我天啊!第二波攻击原来凶残啊啊啊!”

    那些双腿还打抖魔族狩猎者们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双手也爬地上,好像觉得四条腿比两条腿跑得一些。

    不过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雷霆咆哮速度和广度又怎么会比魔族慢?

    漫天雷影魔族狩猎者们身体之间穿行,他们战神,域主境小身板又如何与天人五衰魔族长老媲美?连扒皮撕肉多活一阵待遇都没有,就通通滚滚雷鸣中化为青烟!

    像是变戏法一样,雷光扫过之处,任何突兀于地表之上物体都顷刻荡然无存。

    无论是狂奔魔族狩猎者,高大树木还是突兀岩石,通通于此恐怖毁灭雷光中泯灭。

    只有一个站远端魔族域主,因为胆小躲出了数万米,远远回头,看着雷光无论如何也捻不上自己屁股,顿时擦着从头上滴落瀑布汗水,露出一个终于逃出生天笑意。

    于天庭翻沸雷力确是放弃了对此魔追击,只不过感知他那得意扬扬胜利笑容后突然万米开外一抖余威……

    “啪”地一声脆响。

    笑意便永远停滞于此魔脸颊上,因为他天灵,此时直接被雷威压缩弹出空气弹给击碎。

    后一只……死灭!

    甚至不是被雷轰死,而是被雷霆余威给震死。

    妖娆绝不放过任何一只魔族誓言得到了彻底捍卫。

    这场战斗太惊人了,妖娆,龙觉,邪冰,呆子与泠没有任何援军助力情况下足足干掉了上万魔族。

    其中魔族五衰大能六位,四衰巅峰一位。战神域主诛神不计其数。

    虽然现五人通通身负重伤,妖娆肋骨断了三条,肩头被撕裂,左臂已经失去知觉。

    龙觉鼻子歪一边,身上大大小小伤口深可见骨。

    剩下三人是晕晕倒倒……

    但是以区区五个之数对抗魔族数量如此惊人狩猎者,并把自大风领出发绝大多数刽子手都通通拦截于蓝原北境森林内。

    这一战辉煌,只怕能直接问鼎千年来人魔之战中绚烂篇章!

    只可惜这一战永远都不会有人知晓,因为此时方圆千里青葱大地化为一片焦炭,除了从天空堕落妖娆和龙觉,任何生灵都不复存。

    这一战惨烈,也是妖娆和龙觉一生征战曲指可数一次。

    空中把呆子和泠塞入驭兽环世界里,妖娆和龙觉甚至分不出半点力量再维持自己御空而行身影。

    反正他们都经历过大乘金雷淬体,还不至于从天空跌落会摔断手脚,所以干脆就这样相互拉扯着直接落入地面焦土中。

    失去灵气供给雷鸣城亦缩小为印模样,直接返回妖娆眉心。

    后时刻才祭出雷鸣城,可以算是妖娆英明一次决断,如果没有之前她与龙觉,邪冰,泠,呆子屠杀那么多魔族狩猎者为铺垫,那么就算后依旧有司徒清和呆子余力为雷鸣城供能,极道幻器依旧不可能一击抹杀所有狩猎者们生命。

    轰!

    一声巨响,掠起百丈黑灰。

    妖娆和龙觉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哎呀龙龙,我动不了了。”

    妖娆四仰八叉地倒坑内,连抽筋力气都没有。

    “我也动不了了。”

    龙觉精神放松下来,那些身上伤口又开始渗出鲜血。

    因为心情放松,一直绷紧肌肉也连带着放松下来,所以原本闭合小伤口此时又被撕开。感觉到疼痛,龙觉立即开始猛吃药丹。

    只要嗓子眼里还掉着一口气,以他与妖娆身体强度,怎么都不会挂掉。

    “你先睡一会,我守着你。”

    龙觉看着妖娆半张眸已经一片朦胧,顿时轻轻地她耳边说道。

    “唔。”

    这声似回答轻嘤声还没哼完,妖娆就发出了甘甜呼吸声。

    “还真是能放心就睡啊。”

    看着妖娆那伸伸爪哪里都能睡模样,龙觉顿时一阵轻笑,就算此时妖娆一脸血污,头发乱糟糟一片,他还是觉得她可爱极了。

    “乖,睡吧。”

    揉揉妖娆长发,龙觉一脸温情地坐起身子,开始打坐休息。

    检查一下自己气海,真是干涸得一滴水都挤不出来。

    “这下我跟妖妖可真算是两个废物了。”

    守着妖娆睡觉龙觉心中一阵好笑。

    幻阶虽然还是那么高,但是此时就算是一个手握砍柴刀樵夫都足以一刀把自己砍死。

    手臂沉得根本无法高举,而灵气也不足以发动任何低级幻技。

    一直都持有着强大力量龙觉还真是不适应这种无力。

    “下次本少再也不把自己体力空耗到这个地步了!感觉很不妙啊。”

    龙觉自顾自地感叹。

    “还好这里应该已经被战火夷为平地,无论是魔是人是兽是鸟短时间内都不会靠近。这段时间内,妖妖可以好好休息休息。”

    龙觉低头凝望自己身旁那已经蜷缩成一团像小猫一样女子,不知道自己脸颊上洋溢着是多温柔笑意。

    可是就龙觉刚认为这片战斗废墟内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其它生物这个刹那,一阵窸窸窣窣声音突然从他右侧传来!

    要是龙觉此时体力再恢复一些,必然是先以神识感知到异物存,耳朵才能听到声响。

    可是现他与寻常人没有半点区别,甚至浑身是伤比平民虚弱一些。所以乍听到响动却失去了他平日敏锐,他顿时身体狠狠一震,而后不可思议地向自己右后方看去。

    千米之外,横躺着一只巨大虫尸!

    那是织嵬母虫身体,也是刚才雷霆浩劫中唯一死后还留下全尸生灵。

    没有想到这妖兽体魄,居然比那些魔族天人五衰强者还要坚韧!

    当五位魔族长老通通化为灰烬泯灭于天地之间后,它那巨大虫体只是被雷霆开出数百伤口,皮肉骨皆被烤得乌黑一片,散出阵阵烧过头臭气。

    虽说模样惨烈了一点,但也比那些连尸体都没有剩下家伙们好太多。

    不过此时织嵬明明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模样,为何又会发出悉悉索索声响?

    龙觉一挑眉头,看到炭化虫尸上又掠起一阵蠕动后,差点没咬断自己舌头!

    “不会吧?那妖物还没有死?”

    一种疯狂感觉自龙觉心底升起。

    只见织嵬巨大化下肢血线开合处有一阵剧烈蠕动,而后一个同样被雷霆击打得浑身焦黑,鲜血淋漓魔影便从虫尸内滚了出来!

    原来是那织嵬契约者还没有死!

    被雷鸣城雷威追击后那个瞬间,为了保全自己小命,他居然灵光一动想到了把自己藏幻兽腹内主意。

    后五位魔族天人强者中,织嵬之主原本就是实力强大那一个,雷鸣城极道雷鸣并没有百分之百威力散发,以他实力,自有机会雷击下不死,又有织嵬那强横身体保护,他自然成为了魔族狩猎大军中唯一一个还残存着一口气老妖孽。

    虽然活着,可是他处境不太好。

    眼睛和下巴已经被雷轰去了一半,右手麻痹,下腹有一个洞穿身体血洞,堪堪擦过丹田,要是这雷击出血洞再往下半寸,点爆他丹田,此时也就没有他什么事了。

    看到那缓缓从虫尸里爬出来魔族长老,龙觉顿时精神再次绷紧,虽然看他模样已经残得不能再残,但对于同样没有半点保护措施他和妖娆来说,只要带有敌意,现一枚砖头都能把二人拍得脑浆横流。

    龙觉对那魔族长老投去幽暗目光时,魔族长老也同时抬起头,以一只还勉强保留着视力魔眼对上他目光。

    也许比龙觉杀意加明显,那血腥目光中写满了敌意,愤怒,不甘,和毁灭!

    “去死!”

    一阵狂吼,龙觉登时摇摇晃晃地站起。像笨拙鸭子一般像那魔族大能走去。

    无论如何,他都要守护妖娆酣睡。

    “你才去死!”

    重伤魔族长老地上扑打了几下,也终于蹒跚站起,像婴儿学步一样向龙觉靠近。

    ------题外话------

    今天没有推荐文,今天没有小剧场…这是凑字数小剧场,我看到红衣吐血模样了~灭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