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19:难民避难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明扬!回来龙战长空全文阅!”

    明城上空明家人呼喊声天空中回荡,而明扬却已经像是一只迅猛小豹子般跃出城头。

    “真是麻烦,浪费我风符。”

    妖娆挑着长眉直接被狂风簇拥着向远方奔去,无数照明火球从那些城防弟子手里挥出,瞬间照亮了妖娆身影还有她前方道路。

    反正已经被人察觉,妖娆也不计较是不是被照亮事情,有这些呼啸于她身侧火球反而好,让她看清黑暗前路有一山一河横生于她行进方向上。

    明城魔战还继续,明家人虽然呼唤着明扬回归,但却不会分出任何战力将他带回,他们相信明扬不是个血气方刚愣头青,要是连一个小小奸细都抓不回来,那明家少主位置他也坐不稳了!

    “我擦,那是什么幻技?”

    感觉不到妖娆身上强者气息,但是她御风狂奔速度着实让明扬一阵咋舌!

    “奸细,莫要逃!”

    明扬自己也有底牌,不知道召唤出了一只什么黑色幻兽,就开始加速向妖娆追去。

    很这一前一后二人就冲入重重山野,向一望无垠广袤森林疾行。

    妖娆看着身后那身着明黄色幻袍少年目光坚定,足足追了半柱香时间还未放弃,她都有一种郁闷感觉从心底升起。

    “我不是奸细,只是借道明城而已,偶然看到你们明家与魔族对战,不想惹事这才悄悄离城。”

    妖娆想了想,还是与这名为“明扬”少年好好交流一下比较好。再这样下去,她风符力量就要用完了。

    “滚!你这小贼,以为你那些骗人鬼话本少爷会信么?”

    明扬此时比妖娆加郁闷,他好歹也是个诛神境高手,居然召唤了幻兽加持后还追不上一个默默无闻小女贼,这可是他人生中一个极大污点。

    看来谈判是没有什么用。

    妖娆看了看身后少年那正义无比表情,又从怀里拿出了一枚风符掌心里捏碎。

    “好吧,既然如此,随你追。”

    有风符手,妖娆也不愁甩不掉身后明家小少爷。

    第二枚风符接续了第一枚风符缓缓减退力量,又张开一道狂风,把妖娆身体向前一推。

    这风力再次拉开妖娆与明扬之间距离,顿时让一直跟妖娆身后吃灰明扬脸都垮了下来。

    “再这样下去,那小贼真要跑了!”

    一边这样想,明扬身侧一边掠起道道幻力波痕,以他现年纪和幻阶,能瞬间把灵气外放到这样程度,当真是不容易。

    有可能他点燃是一种什么明家秘法,只不过还没有等他秘法术式完结,眼前就突然出现两道魔影,硬生生地令明扬中断灵气施放!

    六个魔族战神妖娆与明扬面前出现。

    “怎么明城外域也出现了这么多魔族?”

    明扬一皱眉头,顿时心里大叫不好!

    “完了完了!那人族女贼居然是魔族奸细混沌之穿越异界全文阅!把我引出城后直接带到了魔族老巢中!我大意了!”

    原本没有魔战,明家也与很多世家势力不对付,所以看到妖娆身影城头一闪而过时候,明扬下意识地认为她是其它世家派出趁乱来混水摸鱼小贼。

    此刻却因为看到了黑暗中魔影,这才反应过来……魔族也有可能卖通人族召唤师为他们服务,而身前那手握符纸女子,八成已经坠入魔族!

    冷汗从明扬额头滴落,此时他已经离明城太远,如果前方真是魔族大本营,那么他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现怎么这么多垃圾,为了几个金铢几件幻器就出卖自己人品和尊严!呸!你他妈就是个畜生!”

    明扬顿时对着依旧前方疾行妖娆吐了一口口水,气得五官扭曲,御空速度也立即降低下来。

    他不能再傻傻跟女贼身后冲入魔族老巢把自己小命断送。

    妖娆此时可听不到明扬唾骂,因为她也十分吃惊这个时候能突然遭遇魔族狩猎者。

    看来分散于蓝原魔族数量极多,所以出现频率才会如此之大。

    “嘿嘿嘿嘿……”

    看到一个气息不高人族女修御空朝着自己方向冲来,一个魔族诛神强者立即舔着自己唇,发出阵阵冷笑。

    “这枚头是老子。”

    六个魔族狩猎者旷野中游荡,其中一个十阶域主境,三个九阶战神,两个八阶战神。

    他们落后于那些攻城魔军,只能野外寻找落单人族平民屠杀,此时突然看到一个气息大概七阶战神境人族女修,比平民首级积分高不少,六魔立即向妖娆合围而来。

    战神七阶,初元蓝魔海内,实力仅仅相当于一个中低流四宗内门弟子。面对六个魔族强者简直不堪一击。

    可惜妖娆并不是战神七阶召唤师,只不过暂时灵气枯竭,还没有回复到巅峰而已。

    就算她此刻虚弱,也不至于被这些垃圾虐杀。

    看到魔族出现,“叮当”一声,朔月弯刀已经落了妖娆手里。

    对着那第一个向自己扑打而来魔族九阶战神,妖娆轻蔑地一笑,甚至其还没有从召唤阵内唤出魔族战兽之时,就借着风符恐怖速度一个鹞子翻身,轻盈地落了那九阶魔族战神宽大背脊之上。

    好利落身手!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远攻召唤师。

    毫不犹豫,妖娆一刀刺入这魔战神脊椎骨,手握朔月狠狠一滑。

    “剔骨!”

    顺着脊柱,妖娆像个熟练屠夫一样,一点也不费力气地直接把一此魔带血白骨从身体内挑了出来,并一腿踩断!

    “啊!”一声惨叫,这根本还没来得及发力魔族九阶战神就直接死亡!

    太凶残了!

    妖娆这整套动作还不过两秒时间,那些其它跟后面魔族战神们甚至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六魔队伍就已经陨落一人。

    妖娆出手出奇地,踩断九阶魔战神背脊之后,她又一个反手刺,完全没有间断地插入后一个魔族八阶战神心窝。

    刀尖刚刚刺中魔族心脏时候,妖娆手腕灵活地一转,一涌魔血带着心脏碎渣就直接从刀口下喷了出来百变妖锋全文阅。

    再杀一魔!不过电光火石之间。

    魔族鳞甲,防御力本就比人类细皮嫩肉身体不知道要强韧多少倍,再加上阶召唤师本身防御力又比普通魔族高很多。

    鲜少有直接战场上被人当瓜一样一刀一切斩杀情况出现。

    但事实就是如此狗血地摆面前,区区三个呼吸间,那身如鬼魅般人族女修,就握着一把死神之刀,一刀一个地把他们砍翻地,死不瞑目。

    明扬刚摆出对战姿态,刚一抬头就看到前方魔族战神一个接一个被妖娆刀杀,差点下巴直接掉到地上!

    “她她她……她不是魔族内应吗?”

    “我神啊,当然不是!看她出手速度和气场,好似狠不得再来多点魔族垃圾好将他们通通送入地狱!我想错了。”

    瞬间脑海里打碎关于前方女修是魔族奸细猜想,明扬双眼里登时爆发出野兽一般光彩。

    现他对妖娆兴趣,呈几何倍地暴涨起来!

    一个区区七阶战神,单挑魔族六位强者而没有半点困难,一刀一个身影,就像是人族神王一般,战力只让人留下驻足惊叹份!

    明扬可以打包票,就连自己那些叔叔伯伯都无法做得比她好!再想想自己身为诛神境召唤师,若要同时与六个阶魔族战神对战只怕都要花些功夫,可是眼前女修,只用了一瞬间就把魔族战神切去一半!

    “她是个高手!”

    明扬眸子闪出光华灼热得要把妖娆脊梁捅出两个大洞!

    感觉到身后射来炙热目光,妖娆轻轻回头,皱眉看着那表情有些疯癫少年,真觉得这孩子脑子有些问题。

    “小子,这个送给你了。”

    妖娆手里刀锋一转,把身前后一个本要撞到她刀锋上毙命八阶魔战神一腿踢到明扬怀里,而后潇洒地收刀就走。

    “哎呀妈妈啊!”

    看着那四仰八叉向自己迎面摔来八阶魔战神,明扬心弦顿时一紧,他可没有那持刀女修一刀切一个好本事……

    召唤出自己光明猛虎一番厮打,明扬才把后一个魔族狩猎者完全干掉,自以为自己用了方式,可是把魔尸踏脚下一抬头后,只见那女子身影已经夜色里化为了一个微茫小点。

    “喂!高手,不要走!”

    眼看着妖娆要消失自己眼前,明扬顿时顾不上清理战场,一边奋起直追一边高喊着“别走。”

    可是他越叫得嘹亮,远方那微茫小点就越消失得迅速,那一转眼就不见踪影背影,可把明扬气得不行。

    “我明明刚才速度能与她持平,现我速度没有变,她为何却跑得那么?”

    看了看已经完全陷入黑暗四野,此时明扬已经追踪不到妖娆半点气息,所以百无聊赖他,除了乖乖返回明城之外,根本没有其它事情可以做。

    妖娆御空速度自然是越来越,因为她气海不断回旋,每动转一周,干涸身体内就会重滋生一股灵气,再加上明城翻墙还被区区一个小毛头给发现,把妖娆给丢脸到不行,她亦深刻地明白力量必须立即恢复急切禽货聂不凡章节。

    也许过不了多长时间,她将遭遇就不只是那落单六个魔族狩猎者而已,而是又一次数万魔军碾压,于出各种角落考虑,摆她面前,只有加速恢复力量这一条路可以走。

    把暗灵珠祭出丹田捏手心里,此珠能夜里为她收集理多暗之灵气。

    妖娆御空速度越来越,第二枚风符力量散后,她又一次召唤出炸毛小鸡,向着南方一直飞行。

    好再找一个没有被魔战波及大城,把现蓝原魔战情况都摸清楚,妖娆此时需要是信息,还有传讯水晶干扰解除。

    时间过得很,一转眼黎明已经到来。

    妖娆坐炸毛小鸡背上,已经飞出明城地界很远,而且手里灵珠也由暗灵珠换成了光灵珠,继续为她收集灵气。

    此时她幻阶,恢复到了诛神和天人境之间水平上。

    妖娆夜行时间内,也发生了一些她不知晓小插曲,那跟着她冲出明城明扬小世子,并没有平安地回到自己家族庇佑中去。

    战时落单是极为不明智一种选择,倒霉明扬返回明城路途中又遭遇了一批游荡于野外魔族狩猎者伏击,他是可没有妖娆那么牛逼战斗手段,顷自己所有战力把数十位敌人通通杀死后,自己也浑身是伤地晕倒了血泊里。

    “咦……这里又有一个还没有死掉,而且看上去还是个不错战神耶!”

    明扬晕厥之际,一架巨大马车经过他身侧。

    “喂,老三,你找死啊,看他衣服,大概是明家弟子吧,不要惹明家,他们老祖太厉害了。”

    “黑皮,你也太没种了,这种战时,每个世家少几个小弟子有什么稀奇?啧啧,你也不看看死他身旁都是些什么级别魔战神,他一个就杀了数十个,你说他身价值多少钱?”

    那被人称为老三家伙吞着口水扒拉着明扬身子,狠狠赏了明扬几个巴掌都没令他苏醒,反而他白白净净脸颊上留下了几个赤红掌印。

    “这么说……也有道理。”

    一伙人中有人被老三话给说动了心。

    “怕真是个高手,能卖不少价钱,不过也要小心他醒来逃走……这样吧,老三,先把他大椎穴打碎,再挑了他手筋腿筋,然后丢车上。”

    一个声音低沉男声响起,带着无情和冷意。

    “嘿嘿!大头,还是你狠!”

    老三一边狞笑一边撕开了明扬衣物,也不管他肩头那枚黄色而又形状古怪烙印到底是什么东西,一刀直接刺入这小少爷大椎深处。

    “啊!”一声惨叫。

    明扬眼猛然地张开一瞬,而后又立即昏死过去。只有一股淡淡灵气自他身侧散出,好似玻璃破碎般,再也没有重聚可能。

    “老三,你没有把这小子给扎死吧?死了可卖不出去了!”

    黑皮声音又一次响起。

    “哪里会!老三我可是个做这行熟手!”

    老三裤腿上擦了擦刀,就直接把昏死明扬像垃圾一样丢到了马车上悠然山水间章节。

    车轮轱辘轱辘向前继续滚动,只留下两行慢慢会被风吹散车辙痕迹。

    “不对劲。”

    随着黎明到来,妖娆可视范围越来越广,她突然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地方。

    夜里她是依靠着星空中星图方位来分辨方向,可是一到白日里,她才发现自己有可能陷入了一个专门迷惑魔族狩猎者大军强大方向混淆大阵里。

    日光照来后,天空中繁星消失,令她察觉自己小半夜是绕着一座高山盘旋飞行,根本没飞出明城地界多远。

    发现这个真相令妖娆一阵哽咽后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蓝原大陆内也不乏强大人族召唤师,符师,还有能人异士者。

    魔族大军多为夜里出行,只怕是有符师为了混淆魔族行军路线,就妖娆飞过这片山林内布下了许多星夜错乱迷阵,虽然说不上强效,白天就会自动退散,但好就好符力波动极为微弱,场景完全逼近自然。

    就算是极强符师一头没入也不一定能立即感觉到自己已经中陷阱,就不要说一心只想着离开妖娆本人。

    “真是越急越乱!”

    妖娆敲了敲自己太阳穴,看到脚下有一条蜿蜒小河流过。

    “我还是下去喝几口水,洗个脸清醒一下得好。”

    一边这样想,妖娆一边驾驭着炸毛小鸡向那清澈溪水俯冲。

    只不过刚刚落地,把烈焰风鹰先收入驭兽环内,还没来得及走近溪水,山头另一边就突然响起了一阵嘈杂人声。

    “咦!终于遇上些人了!”

    妖娆原本对陌生人没有半点好奇心思,只不过刚从明城战区飞出来,此时她急需要找些当地人问问消息,所以一听到有人那缓行队伍里说都是人族语言,她立即丢下洗个脸清静清静心思,身体一跳就直接向声音传出方向跑去。

    “喂,你们好,请问一下……”

    一队由几个散修保护着平民们听到一声银铃般呼声后,就立即看到山头另一侧冲来了个略有疯癫女子。

    为了让自己没有破绽,妖娆刻意将自己装扮成身着布衣平民,给自己绑了个寻常麻花小辫,还将头发扯得乱七八糟。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正逃荒灾民,然后从山头跳了下来。

    “请问一下附近近又安全大城池哪里?”

    妖娆从山坡上滚下来,一抬头也傻了眼。

    原来自己装扮实是太应景了,出现眼前,居然是一大队也背着布包,拖家带口看上去遭遇过战火平民大队!

    粗略数数,这些人大概有三四百之多。

    而且整个队伍大概被七个八阶人族散修保护着,正向山那边行走。

    妖娆滚落一个抱着布抱大婶脚下,那面目慈祥大婶一看到妖娆那浑身是土模样立即丢下手里包裹,将她一把从地上拉了起来。

    也许是同样境遇,令这大婶对妖娆立即产生了一种亲昵。

    “姑娘莫怕,我们是北境几个村里幸存者,现正被这些好心大人们保护着前往避难者营地,你跟我们一起走就是东大陆章节。”

    拉着妖娆手,那好心大婶就不愿松开了,指着那数个正向妖娆靠近散修感激地介绍道。

    魔族入侵战时,每一个实力弱小者都能感同身受到彼此经历痛苦,并将这些痛苦无声地一起挑肩头。

    所以此时没有人问妖娆从何而来,没有人问她战火里失去了多少亲人,只有人同情地看着她,没有任何嫌隙立即将她当成同伴。

    “我天……演过头了……”

    妖娆发现自己手那泪花直闪大婶手里抽都抽不出来,立即一阵眼晕差点背过去。

    她可没有时间跟这些行走速度如蜗牛一般队伍一起去避难者营地,她只是想赶找到一个人族大城,遇上些真正强大人族召唤师,从他们身上套出蓝原整个战场分布情况,并找到另传讯水晶再次起效方法。

    那些一拥而上,对着妖娆抱以关切和善意平民们笑脸,简直让她无处可逃。

    “对,多保护一个人也不多。”

    先走上前来人族散修看了妖娆一眼,也从脸颊上挤出一丝笑意。

    不过就他对妖娆表示欢迎之辞时候,这高瘦男子怀里突然有什么东西光芒一闪。

    所以他对妖娆摆了一个抱歉手势,就从怀里摸出了一块传讯水晶。

    “喂!竹竿,你什么时候到啊?就等你们那一批人了……客……客人已经到了我这还急着呢!”

    瘦高男子手里传讯水晶散发出不是寻常幽蓝之光,而是蓝中带着一股灵动绿意,仿佛令传讯强度和广度立即提升了不少。

    接通之后,水晶另一侧立即传出一声粗野声音。

    “你急着投胎啊?嗓子那么大吓人啊?我这里还护送着四百难民呢,不急不急,马上就到了!”

    听到催促传讯,那名为竹竿瘦高男子立即皱了皱眉头,脸颊上闪过一丝寻常人不查繁杂神情,而后关闭传讯水晶,对着大部队一挥手。

    “走,我们还有别任务,先把这些百姓加速度送到避难之地去!”

    一听保护着自己安全大人们还有其它任务,一队难民们立即脸色一紧,抱紧自己怀里孩子或者背起自己双亲开始小跑前行。

    妖娆也顺带被那热心大婶拉着向前跑开来。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反抗,却是双眼亮晶晶地看着那竹竿怀里传讯水晶。

    “嘿嘿嘿嘿……这位大人。”

    妖娆知道眼前瘦子一定真名不是竹竿,她可不会没有眼色地称他为竹大人。

    妖娆此时献媚地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两道小缝。

    “我想请问您一个问题啊……您那传讯水晶,为啥还能用呢?”

    盯着传讯水晶问题,妖娆就像是吸着血蚊子,不准备松口了。

    “一介平民,根本用不着传讯水晶,问这么多干嘛。”

    竹竿瞪了妖娆一眼,表情一点也不友善,手还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胸口,仿佛很介意别人对他传讯水晶产生兴趣欲火焚村全文阅。

    看样子,那接到传讯竹竿此刻心里满是思绪,根本没心情回答一个蓬头垢面小女子问题。

    竹竿态度有此奇怪,不过如果他把自己当成救人大英雄,对这些寻常平民居高临下看待,有些不屑也是正常。妖娆急着知道恢复传讯方法,完全没有把竹竿不良态度放心里。

    “哦,我不是平民,我四阶。我还有一枚传讯水晶原本可以与我爹爹联系上。所以很想知道您手里传讯水晶是怎么用。”

    妖娆知道自己如果不把身份提高一点,很难得到到竹竿口里信息。

    何况她也没有骗人,她确是四阶……只不过不是四阶战神,而是四步天人。

    “咦?”

    听到妖娆抖露自己实力,竹竿立即高看了妖娆一眼。

    初元蓝魔海大部分平民出生为破凡境,只有那些本身父母都是强者孩子,出生时就是战神,不过平民中也有一些特殊人群,父母一生只破凡境停留,不过孩子却很有天赋,自行成长为战神,加入佣兵甚至被门派吸纳。

    他们也许日后会有越来越好发展,并完全脱离自己出生那个阶层,进入一个天地。

    有了实力,就能赚取多金钱,购买传讯水晶与修炼药物。

    也许眼前年轻女子也是一个这样从草根开始绽放能力召唤师。

    “唔,魔族狩猎大队来得太凶猛,他们带来蓝原魔息干扰到了传讯信号传播,不过只要用增益水晶加持一下任意一方水晶,你传讯就能重开启。”

    竹竿看了妖娆一眼,开始认真回答。

    “所以你也别想着去其它主城区了,大部分主城都战斗,我们避难营地就有增益水晶,可以借给你用用。”

    竹竿回答顿时令妖娆大为欣喜,没有想到自己拿出传讯水晶后竹竿态度会有这么大变化。

    所以她立即再次问道:“大人,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到营地?”

    已经知道恢复和爹爹,麒麟王与百代崆峒传讯方式,此时妖娆意,当然是时间问题。

    “马上就到,前方山头有一个临时传送通道。”

    竹竿感觉到自己胸口传讯水晶再一次点亮,信手向前方一指便立即退出队伍,站得离众人老远才再次打开。

    只怕是有些不能让外人知道东西要说,所以避开众人耳目认真交代。

    “嗯,这样不去主城也能解决问题了。”

    妖娆摸着自己下巴,跟队伍中向前行进。

    “不过我总觉得……有点怪怪。”

    妖娆目光一直落远处小声与传讯水晶中人对话竹竿身上。

    说不出为什么,此时就是有一种违和感觉她心底酝酿。

    “有可能是我想多了吧……这是世家大陆,不受四宗管理,民风与召唤师们行事风格与其它地域不同。”

    “不过要是真有什么坏事发生……也不要怪我……”

    妖娆眨了一下眼睛,乌黑眸底顿时闪过一丝旁人不察寒光护花狂龙TxT下载。

    她第六感,十之从未出过问题。

    若不是增益水晶诱惑太大,妖娆又无畏区区几个七阶战神捣鬼,她只怕现早已经脱离这个冗长平民大部队,重寻找突破口了。

    竹竿关于传送阵问题上确没有骗人,不过又向前行走了一柱香时间,众人就来到一个隐藏林间小道上临时传送阵旁。

    看不出脚下银光四溢传送阵到底有什么问题,又见竹竿已经率先跳入,妖娆皱了皱眉头,还是跟着跳了下去。

    熟悉时空穿行感立即涌上心头,耳边风啸声响起又很消失,一眨眼众人就再次踏入了坚实大地。

    妖娆经常通过传送阵各地辗转,而那些与她同行平民们只怕一辈子也没用过几次传送阵,通通掉出传送出口刹那直接摔倒地。

    妖娆很就适应了眼前昏暗光线,而后才发现自己此时置身于什么样一个地点。

    妈!一个囚笼!

    一个巨大囚笼,足足可以容纳六七百人,传送阵出口直接开了铁制笼子里,笼顶不过一米八,一些平民男子甚至背脊都无法挺直。密密麻粗如手指铁栏横生于众人面前。

    再向铁栏杆外看去,确是一个巨大营地。

    不过并不是什么给难民们避难用营地,而是横七竖八凌乱摆放着数个与此囚笼同样大小铁笼子。然后有许多闲散召唤师,目光凶狠地营地里来回行走。

    数股极强威压带着冰寒与邪狞之意笼外蔓延,强大到令妖娆都微微吃惊。

    “不会吧,数个天人四衰?”

    虽然力量没有完全恢复,但妖娆不会忘记天人四衰威压感觉,而且居然由一群弱小蓝原百姓引出天人五衰境……强者,着实让妖娆感觉被人身后狠狠打了一闷棍。

    什么时候天人四衰强者也沦为人贩子了?

    妖娆脚下倒了一大片平民,都是因为不适应传送阵时空穿越而失去重心倒地。除了那七个“护送者”之外,此时笼中只有妖娆还保持着站立。

    “果然是个身手不错四阶战神。”

    “带她去另一边囚笼,这个笼子强度困不住她!”

    那已经换了一幅表情,一脸凶样竹竿已经打开笼门,命令着他手下一个男子向妖娆抓来。

    “去死吧!”

    就算此时还不知道这些没天良召唤师们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妖娆杀心已起,纤长指尖凝聚起足以一击让人身体四分五裂分为血浆力量。

    而且她身体微微一偏,甚至不愿那迎面而来男子肮脏手触摸到自己衣角。

    可是就她手指将欲抬起那个瞬间,自远方缓缓靠近威压却越来越浓烈。

    随着数声从容脚步声响起,散发威压数个黑影……终是出现了妖娆面前。

    魔息冲天!

    明明是大白天,却顿时让人感觉到了日光湮灭惶恐!

    那些原本游荡笼外巡逻人族召唤师们感觉到到这变态压力,甚至于直接双腿发抖地噗通跪倒地妙医圣手章节。

    他们低下自己头颅,像狗一样趴地上颤抖。

    不是因为心有敬畏,而是这力量本身,已经霸道得只能让人以谦卑姿态来仰望。

    咚!

    就连那铁门外竹竿与想要拉扯妖娆男子也承受不了这样力道,直接瘫软了地上。

    妖娆先看到一双纯白蛇纹靴,再看到滚着紫纹边齐靴长袍,暗花布艺考究得无法形容,虽然极度奢侈,却偏偏让人觉得雍容得恰到好处。

    纤长而有力手指层层宽袖中露出两寸,身后长发无风自舞。

    继续向上,然后妖娆看到了一张俊美非凡又妖气冲天脸!

    陌生又熟悉得妖娆想要吐血!

    姬天白。

    用传讯水晶找不到,大风领找不到,狩猎会找不到,蓝原混战上找不到,就像一个已经消失于这天地间妖狐一样。

    妖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站铁笼子里,终于看到了这张脸!

    “姬……天……白……”

    妖娆此刻真想冲出去狂扁他一顿。

    “好事没有你一件,坏事一开始,你就出现了……你永远跟阴谋分不开么?”

    此时走入妖娆视线中姬天白与妖娆记忆里一样,眉宇间气质又似有分别。

    与姬天白并肩而行,还有一个威压丝毫不逊色于她黑暗魔影,所以须臾之间妖娆就做出了决定。

    她也噗通一声,软棉棉地倒地上。

    只不过距离来抓她男子倒地时间晚了一点点,完全让人找不出破绽。

    若是所有人都姬天白以及与他并肩魔族强者威压中倒地,只有妖娆一人站直,那只怕瞬间就会引起姬天白注意。

    所以隐藏于黑暗牢笼中妖娆,此时明智地选择了追随大流。

    妖娆不是小心眼人,若说起她与姬天白那点旧怨,若还一直耿耿于怀,那么她也不至于短短数年心境一再蜕变成长。

    妖娆眼里,姬天白已经早不算是她敌人,她所追寻,一直是没有头自我突破,曾经朱雀恶战,流云比拼,都只是她人生中一些很细小成长片断。

    这次深入魔族,妖娆也是抱着借姬天白魔族势力与她和平交易一次想法。

    不过她不会现就立即出现姬天白眼前,因为她需要时间判断:

    姬天白有没有值得自己交易价值,以及……他现是不是还是姬天白?

    妖娆半张着双眸,静看姬天白与另一魔族强者从这些铁制囚笼前走过。

    被囚禁人那么多,姬天白自然看不到那么平凡妖娆一个。

    他威压很于营地前掠过,直到他背影消失于众人视线很久,那些被震得踉跄倒地召唤师们才从地上爬起来。

    “走带藏獒入洪荒TxT下载!”

    进入笼子拉扯妖娆男子丝毫没有觉得不妥,拍着身上灰扯着妖娆头发就把她向外拖去。

    这一次妖娆并没有反抗,默默地跟这群畜生身后走着。

    因为她现有点兴趣了解一下,眼前正进行,到底是什么阴谋了。这也属于狩猎大会……一部分么?

    男子拽着妖娆长发,将她推入一个加宽敞笼子里。

    妖娆默默抬头看了一眼,囚笼大概为合金所制,其中加了些禁灵金属,专门用于禁锢召唤师灵气。

    看来为了关押从各地被骗而来平民和召唤师,这些盗匪们准备得十分充足。

    “这里老老实实地待着!”

    一把将妖娆推倒地,妖娆身后就响起了金属牢门重重关闭声音。

    一股血腥味涌上鼻尖,妖娆从地上爬起,好好把此阴暗笼子打量了一番。

    笼子大小比平民笼小很多,不过关押人亦少了不少。应该通通都是受伤召唤师,所以才没有几个站起活人,通通怏怏倒角落里,默默为自己包扎伤口。

    这些人比她到来时间长很多,所以大多已经放弃抵抗,脸上都升起麻木表情。

    笼角响起一阵嘤嘤哭泣声。

    越来越大,十分凄厉,这拥挤空间里,无疑是让人加烦躁不安催化剂。

    “哭个毛啊!大家都这样了,哭能解决问题不如省点力气想想怎么逃走!”

    一个断了一条腿伤员笼子另一侧郁闷地大吼。

    不过站笼外巡逻恶匪们一听到“逃走”二字,立即从铁笼间隙外袭入一枚冰箭,直接刺透那断了一条腿伤员肩膀,顿时令其半个胳膊也废掉。

    太凶残了。

    所有笼子里人立即被那些凶恶匪徒们狠狠地震慑了一番,再也没有任何人胆敢多说一句抱怨话。

    只有那嘤嘤哭声还继续。

    “别哭了,想让我们都陪你去死么?”

    没有办法去报复那些以善良面孔骗众人到此,此时又露出狰狞模样匪徒,笼内召唤师们只能把自己心中怒意向那一直低声哭泣人转移。

    甚至有人开始踢打哭泣人影,一边沉重地踢打,一边低低地怒斥着各种难听话语。

    也不知是谁一个飞踢,一个还哭泣人就轱辘轱辘地滚到了妖娆脚畔。

    “你们够了没有,都是自己人,有种去杀外面垃圾!”

    妖娆怒眉一挑,低低吼声并没有外放,却字字震入所有笼内人灵魂深处。

    笼中隐隐暴躁气氛,直接被妖娆低吼给掐灭。一些召唤师立即觉得理亏地向身后阴影里缩去。

    妖娆也不想指责此时谁对谁错,她也讨厌一个大男人跟小娘们一样为点破伤而哭泣,所以她烦躁地低下了头。

    而后看到了布满脚印明黄长衣,还有一张有点眼熟脸。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线阅,速度文章质量好,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者支持!

    高速首发妖娆召唤师章节,本章节是19:难民避难所地址为如果你觉本章节还不错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