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1:姬天白,我等你!

021:姬天白,我等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着万劫鄙视自己目光,毒牙顿时额头冷汗直冒,突然也想狠狠地鄙视自己一番。

    反正万劫杀都是些人族垃圾嘛,他急个毛线啊?

    想要小弟,只要花钱,大把地有,没有必要图省事一直只用一拔人。

    就像万劫所说,一旦买卖人头事情长老们面前暴露,那吃不了兜着走人可是他自己!

    “好吧,这理由,老子接受。”

    心里早已经认同了姬天白说法,但是毒牙嘴上脸上依旧摆出一幅又黑又臭表情,也算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只见毒牙收回自己手里魔刀,而后讪讪从半空降落。

    “呵呵。”

    姬天白淡淡地笑着,自有一种妖冶气质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那温文尔雅笑意下透露出彻骨冰寒只让人毛骨悚然。

    没有错,与这种披着人皮恶魔交易,后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这些人族恶徒们,也算是实力不错召唤师,次亦有战神七阶,百枚能换数百战功,我就不取了,权当与毒牙兄合作见面礼。”

    姬天白一边说,一边张扬着那些依旧他身侧狂舞腥红血线,目无旁人向铁笼内囚徒们走去。

    杀孽太重,导致他过身处于地面拖曳出一道腥红血河。

    可是有趣是,无论他手染再多鲜血,身上白衣依旧一尘不染,就像是刚刚从清泉内沐浴而出一样干净。

    世上极致邪狞,与世上虚伪圣洁混合。完美地出现姬天白一人身上,让人于惊艳中陡升一股无法控制灵魂战栗感。

    看到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白衣恶魔向自己走来,那第一个铁笼内平民们直接倒吸着冷气晕死过去。

    此魔杀光恶匪,并不是为百姓伸张正义,不过是为自己利益能进一步扩大而已。

    大头,老三,黑皮,竹竿……一干恶徒死不死,并不能改变营地中近万人宿命。

    抱着绝望心意,所有人脸颊上都浮现出死灰表情。

    漫天都是血线澎湃,也许下一秒,那些邪狞如发丝般触手,就会像瞬杀恶匪们一样,刺入自己喉管,切开自己头颅。

    一时之间,营地内只响起悲怅哭喊声。

    死意天地间蔓延。

    毒牙站姬天白身后,看着他给自己留下一地恶匪人头,心中百感交集。

    论实力,万劫所有天魔子之中并算不得出类拔萃,但是却颇得魔族上层青睐,他对此一直颇有怨气。

    不过此次近距离地接触,他当真发现此子不是一个简单货色!

    无论做任何事,都感觉不到他慌张心绪,所有举止,发生前仿佛他就已经计算出了上万种可能导致结果。

    人头买卖有可能会被魔族长老们发现前,就凌厉地斩杀了所有知情者,又把这些人头当成“合作礼物”毫不留恋地赠与自己。

    打个巴掌又给枚甜枣。

    姬天白这一招让二人之间关系无声无息中隐隐以他为主导,而且就算毒牙看穿了这一点,心中也偏偏生不出半点脾气来。

    “万劫,你是个角色!老子服气。”

    毒牙目光落姬天白背上神游,确是被他心性和气场折服。

    “今日狩猎盛会姑且与你为伍,不过天魔子中留你一席之地,对我来说威胁实是太大了……它日回归深渊大地,你我之间,定只能活一个!”

    毒牙隐去心中杀意,任由姬天白去选择他要四成战功。

    姬天白已经站一个巨大铁笼前,离妖娆所之地间相隔了四个铁笼,足有二三十丈距离。

    妖娆位置上,刚好看到他那妖冶俊美侧脸还有薄凉之唇勾起冷笑。

    他身后血线如若有生命一般一层叠着一层生出,瞬间遮天蔽日,日月无光。

    无数血线从天空落下,好像是一场绯红暴雨,就算还没有落众人肩头,也已经威压沉沉地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面对着这不可思议之邪狞场面,那些被他选中平民们早就通通摔倒地,绝望地抬头眺望眼前不可一世魔王之影。

    姬天白身后沸腾血线,像是此世邪恶妖兽之血盆大口,一端连接无间地狱,一端正向所有人吞噬而来。

    而慵懒半遮掩于这罪恶之花中央白衣男子,就是天地间极恶哺育出万魔之魔!

    “好大阵势,万劫真是恶兴趣。”

    站姬天白身后毒牙耸耸肩,一脸鄙夷地嗤道。此时他已经完全看不到姬天白蹁飞于狂风中衣角。

    看着姬天白一步步向旁侧铁笼靠近,妖娆原本收敛灵气再次加疯狂地凝结于手心!

    感觉到妖娆毁天灭地力量,趴她身侧明扬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知道她要屠魔救人了,不过眼前邪魔实是太强大,仅凭这女人一个,真能偷袭成功吗?

    妖娆此时已经陷入一种空灵境界,她眼中,早没有铁笼束缚,亦看不到地面泥土,树梢落叶,她双瞳内,只倒影着姬天白一人身影,妖娆看来,姬天白每一个动作都无比缓慢,她细细地斟酌着他每一个弱点,想要找到那个佳时机将他一击重伤!

    这一击,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而就妖娆脚尖欲轻点地面,像离弦之箭带着必杀心意向前方冲去之际……

    异变再起!

    只见疯狂血线向铁笼之内飞刺而去,但是于血光浓中心,却突然爆出一个踏着疾风倒退而出人影!

    姬天白并没有被血线簇拥着向铁笼推进,而是出人意料地手握一柄长剑向毒牙扑来。

    速度太了!

    完全无法捕捉他天空掠过风影,毒牙先是听到狂风异响,再一抬头,姬天白狞笑着扑向自己身影就已经眼前陡然扩大!

    劲风已经混杂着杀意直接扑打毒牙脸颊上!

    “什么?”

    错愕万分毒牙根本没有机会抽出自己武器,只能踉跄后退妄图避开姬天白剑锋。

    姬天白又怎么会给毒牙这样机会?

    由单手握剑换为双手握法,无情而利落地直接向毒牙心窝伸去。

    噗!

    皮肉破开,鲜血飞迸声音登时响起。

    一切都电光火石间发生,所有异变都让人应接不暇!

    那原本被血线包裹铁笼中众人,摸着自己脖子,还以为此时自己已经身首分家,可是当目光可及处血线纷纷轻盈落地后,一幅让人震惊场面就突然横生于所有人面前,让人惊得下巴掉地上!

    两位天魔子……居然狗血地相互残杀起来!

    白衣者手里凌厉长剑已经穿透黑甲者前胸。飞迸出魔血空中洒出一轮艳丽弧线!

    “万劫……你!”

    毒牙左手握着剑锋,凌厉刃割得他五爪几欲断裂,但是这舍弃一手决绝,后成功地改变了剑尖方向,从他心脏一厘以外堪堪划过,并没有真正伤到根本。

    毒牙唾沫从咽喉深处挤出,带着发狂野兽疯癫。

    此时他依旧不敢相信发生自己身上一切!

    该死万劫……居然偷袭他!

    “你这畜生!不怕杀了我招到诅咒吗?”

    天魔子之间,是严格禁制相互残杀。但也不是说杀人方法没有,比如毒牙心中也对姬天白报着根除心思,但他不会狩猎盛会上亲自出手……待回魔族深渊后,借刀杀人或者指使它人下手,都可以婉转晦涩地除去自己眼中钉肉中刺。

    相互碾压,直至剩下强大那一个,天魔子间竞争从来不会停止。

    但天魔子之间几乎没有疯子会选择面对面情况下,如此决绝地挑起死战!

    一边愤怒得七窍冒烟,毒牙一边心里不断唾骂姬天白是个变态!

    “诅咒?”

    姬天白一挑长眉,而后置若罔闻地疯狂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笑完以后,他亦没有对自己那明显带着嘲讽笑声做出多解释,只是眉眼突然一暗,手里长剑一挽,立即切去毒牙五指,而后再向他下盘发起了迅猛攻击!

    早知道毒牙不是个好对付家伙,姬天白本来一早就没奢望能将其一剑抹杀,被血线掩护时刻,他除了祭出长剑以外,还早早捏出召唤阵图。

    与毒牙厮打之际,一只巨大九尾白狐也张息着强大威压突然出现毒牙身后,登时令毒牙身体一颤,气势立即矮了半截。

    “你……好狠啊!”

    毒牙眼睛滴血,姬天白暴风骤雨打击下,他根本就没有扳回局势机会,没来得及祭出武器,没时间召唤战兽。此时他就像一只囚兽,绝望咆哮!

    “老子要喝你血扒你皮!为了独吞这不过万枚人头,你居然要害老子性命!你等着万劫,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一声接着一声,毒牙仿佛想用自己咆哮把姬天白撕裂。

    “我若死你手里,你势必也会因诅咒而元气大伤!狩猎大会上还有多天魔子想要取你性命!”

    “老子地狱等着你!”

    凶残而刺耳叫嚣声于天地间激荡,那威压恐怖声波几乎把所有身铁笼中平民乃至召唤师通通震晕。

    一直抿着嘴发起凶猛攻势姬天白仿佛被毒牙后一句怒吼触动。

    “地狱?”

    一挑长眉。

    “忘记告诉你了,地狱我早就去过,感觉……不是那么是好受,毒牙兄,你慢慢品味!呵呵呵呵……”

    姬天白脸颊上升起万分恶毒狞笑。

    他张息着呼啸罡风,裹挟着毒牙身体扶摇直上,直接没入云霄深处开始真正大战。

    很天云之后就传来轰隆隆剧响,还有阵阵极烈魔光掩盖天日色彩。

    不见人影,但闻其声,便知这天魔子与天魔子之间战斗有多惨烈!

    四衰巅峰天魔子毒牙,必然不可能被一剑穿心,他身体强度,足以以肉身抵挡强力攻击,伤口愈合速度也远非寻常召唤师可以比拟。但是被姬天白成功偷袭又立即被姬天白卷入混战,毒牙先机失,手忙脚乱。

    可以预见,此战无论是持续得长还是短,后赢家一定是姬天白!

    营地里寂静一片,广场上是没有来得及收殓恶徒尸体,被血线吸干血身子还有凌乱滚地上人头给人一种触目惊心恐惧感,而那些被关押铁笼子里平民早就被姬天白与毒舌厮打威压震晕地多时。

    还保持着明清人,恐怕除了妖娆与明扬以外,再难数出第三个!

    妖娆身体猛地一抖,本来将欲冲出杀意被姬天白临场反水而硬生生打断!

    还好比妖娆出手了一步,不然刚才她身上张息气息都收不回来。

    “好凶残魔族大能啊。”

    明扬此时经脉中气流已经被他扩张了数倍,由发丝粗细壮大为花茎大小,所以不用再把百分之一百五精力通通放伤口上,他对妖娆话立即多了起来。

    “那些邪恶至极魔族畜生,通通都跟野兽一般没有人性,先是把与他们一起害人恶徒们通通杀了,现又因为分赃不公而相互掐架。真是为了自己利益,什么都可以舍弃!”

    明扬对着天空中那阵阵传来强大魔威愤怒地吐着口水。

    六亲不认,目无纲伦。

    这便是人与畜生大区别。

    先是强烈地表达着自己内心极度愤慨,而后明扬把自己脸颊转向妖娆,眉心皱痕无意识地抹平,一丝侥幸欣喜缓缓爬上他脸庞。

    “高手,这下我们胜算大了很多。”

    明扬也不知道妖娆叫什么名字,干脆直接简单地称之为“高手”。

    “等下那两个为战功而相互厮杀魔族大能,一定一死一伤,那么后由你去清场,一定惊破他们胆!”

    明扬一边想象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场面,一边哧哧地笑起来。好像身上伤口此时也没有疼痛感觉了。

    这明家小世子,性格倒真直爽。什么心情都通通写脸颊上,一点也不会藏掖。

    “嗯。”

    妖娆依旧盘坐地,只是轻轻哼出一声鼻音以示对明扬那么唧唧喳喳唠嗑回答。

    她表情很平静,只是目光一直投向轰轰直响战火沸腾九霄云中,眸底旁人不察地掠过一道神彩。

    “姬天白……”

    她心中轻轻低吟。

    “对了,高手,你叫什么名字?”

    一阵聒噪之后,明扬好奇地看着妖娆脸,突然发现这古怪又神秘女子其实长得非常貌美。只不过她锋芒通通隐藏了她一头乱发还有刻意被抹黑伪装下。

    明扬自诩蓝原世家中地位卓越,从小就追随明家老祖拜访见识过各种大场面,可是身旁女子,他面生得很!

    “你怎么这么有力气唧唧歪歪啊?”

    妖娆挠了一下耳朵,然后冷冷地瞥了明扬一眼,认真说道。

    “你还是不要知道我是谁,比较好。”

    呲着牙,妖娆话语里带着威胁意味。

    她说是实话,虽然世家与四宗也有不对付时候,不过把上四宗搅得焦头烂额“妖娆魔女”,只怕世家也很想缉拿。

    只不过是与明家一个小世子有些交集,妖娆并不觉得自己离开此地后还会再遇到他。

    “果然还是个坏人。”

    明扬看着妖娆那张突然变得凶残脸,双眸顿时弱弱地一缩。

    虽然见过此女屠魔,她亦救了自己,甚至还想着与魔族大能生死对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从这女人身上嗅到一股邪道气味。

    明扬自幼就被教导人间正道,光明磊落。

    他原以为自己会对身旁女子产生各种戒备和生疏。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越是贪财又凶巴巴,他就越是好奇!

    “好吧,高人,你一定要救我出去。”明扬小声地对妖娆央求道。

    “那就先闭嘴。”

    妖娆呵斥明扬同时,慢慢地闭上了自己眼睛。

    姬天白与毒牙对战不会那么结束,亦如明扬所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管等下姬天白会做什么,她力量恢复得越,面对他时就越有优势。

    “姬天白……我等你!”

    妖娆再次陷入龟息。

    那天空中震耳欲聋激战声久久不停,可以看得出来毒牙战力确惊人,被姬天白占了那么大一个便宜之后,还能死战中与姬天白需纠缠这么长时间。

    姬天白体力被点点消耗同时,妖娆力量层层恢复,肉眼可见,一层浓郁灵气泛着六色光晕萦绕于妖娆身侧,这恐怖运气方式看得明扬瞠目结舌。

    能出现六色灵气……这女子是个六灵根全齐召唤师吗?!

    明扬再次被妖娆彪悍深深震撼。

    看着妖娆入定,自己也不好再打扰她,明扬只得乖乖趴地上,继续一次又一次枯燥运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天空中爆发出一声极为惊人爆响,只见恐怖力量直接震退万里层云,那些魔火中蒸腾燃烧云朵,一层推搡着一层仓促地向四面八方推开。

    有什么东西,自天地间消失了。

    所以那一直沉沉压向大地威压也瞬间遁入虚无。

    而后轻风从林间吹来,略略清扫着残留于大地污秽。

    一袭白衣,轻盈踏风而落,发长飘于天际,没有丝毫凌乱,衣角被风吹开,于空气中翩然飞舞,泛着银光白蟒靴点地面上……

    先是足尖,足跟,再是另一只脚,完全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稳稳地,犹如谪仙误入凡尘一样。姬天白扬着宽大如织袖袍,潇洒静立于大地。

    大风将他衣物吹得紧紧贴前胸上,勾勒出他宽阔肩与挺拔背脊。

    无论此时他魂是姬天白还是第一魔祖,这副皮囊,都堪称造物主绝顶之作。

    于圣光中,于尘埃里,于高台上,于泥潭中……都灼灼刺目。

    姬天白身上,完全看不出他刚刚经历过大战模样,发丝不乱,气息平和。

    只停顿了半息,姬天白便一脸平静地向横生于眼前数十枚巨大铁笼走去。

    他步速不急不缓,从节奏上完全看不出他此时心境。

    这宁静俊逸,银光加身模样,与曾经那高高上大宗门尊贵圣子完全重合。

    只不过刚刚走出两步,姬天白突然眉头一紧,身体一一顿,而后扯起嘴角,异常痛苦地吐出一口黑血来!

    “咳咳咳咳!”

    紧紧地扯着自己左胸上之衣物,姬天白无法抑制自己体内翻沸魔息!

    天魔星感觉到了他手染另一天魔子魔血气息,所以即使他未对毒牙战斗中受伤,亦不能幸免于天魔星诅咒!

    “咳咳……哈哈哈哈……不过是诅咒而已,我身上诅咒,还少么?”

    于原地弓着身子,姬天白拼命地喘了几口气,而后自顾自地狂笑起来。

    他之前没有回答毒牙。

    诅咒?地狱?

    这些小儿科东西通通都威胁不了他心意,因为这世上莫大毁灭,淋漓死亡,痛苦陨落,他通通都已经经历。

    再抬头,淡薄从容假面已经从姬天白脸颊消失,取而代之是笑得妖气冲天绝世容颜。

    黑血挂薄唇旁没有擦拭,却给人一种花飘零,月沉寂物哀之美。

    风云滚动乌黑眼眸,略有邪意凝聚眉心,好似狐族一般狡黠,狂妄,多变又摄魂蚀骨。

    压制着体内翻滚天魔诅咒之力。

    姬天白再次踏起步伐,向囚笼靠近。

    此时明扬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

    那强大白衣天魔子,是要用他那诡异血线,瞬间收割万人首级了吗?

    明扬下意识地用手死死拽着妖娆衣角,有些害怕妖娆此时去与那吐血后看上去加邪狞魔族拼命。

    妖娆陡然瞪大眼,看着姬天白将手高举,而后狠狠向身前铁笼拍去!

    轰轰轰!

    坚固铁笼,姬天白手里,好似绵线一般不堪一击!

    登时,一座铁笼笼顶直接被他强大力量掀飞出去。

    笼中数百平民,晕晕,倒倒,只有区区数人这剧响中又睁开眼,而后惊恐地看着站自己面前,那白衣死神。

    ------题外话------

    一直忘记说,潇湘有安卓客户端,有需要亲爱们可以下载一个手机里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