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2:妖娆,你来晚了

022:妖娆,你来晚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姬天白抬着下巴,静静地看着那些昏死于铁笼中平民,目光从数个惊醒却打着寒战,一脸恐惧男子脸上掠过。

    这一眼,犹如过了一个世纪。

    而后他将左手抬起,静静空中一抹,虽然不见有什么杀招爆出,但是恍然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他悄然抹去。

    轻风从天空掠过,不着痕迹。

    只见那几个瞪着畏惧眼看向姬天白平民男子,姬天白收手那一瞬间把头一歪,而后重重地晕厥地。

    这些再次陷入睡梦平民们脸颊上惊恐之色已经通通褪去,取而代之是一股茫然懵懂表情。

    “都忘记今日所见吧,醒来后你们不会有今日记忆……”

    “西线战局稳定,你们醒来后,都向西走……”

    姬天白声音,好似飘荡空气里魔魅之音。飘渺却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穿透之力,直接根植所有人心田里。

    这些熟睡人们,醒来后必不再记得今日噩梦一般记忆,只会疑惑,为何心中有一个声音催促他们不停向西?

    这是姬天白独门秘术,抹去世人记忆,曾经他经常把此技用自己身上,以抛弃心中不必要情愫。

    这一次……不是杀人,而是救人!

    从容地魔族面前,先灭掉该死恶匪,再把毒牙一并拔除。

    一步一席,从容不迫,滴水不漏,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撞破毒牙人头买卖那一刻,毒牙小命就已经被姬天白捏了手心里。

    从来没有任何事,能令姬天白手足无措。

    此时妖娆,一手心汗水。

    她没有姬天白挥手前出手拦截,因为冥冥中她有一种预感……预感姬天白此次,一定会让自己大吃一惊。

    姬天白是杀?还是救人?她咬着牙赌了一次。

    确。

    妖娆记忆里,姬天白一直腹黑阴毒隐忍,为争帝位无所不用其极。

    但今日,虽然腹黑阴毒仍,不过通通用了魔族身上,真是让她看得酣畅淋漓。

    无论姬天白曾经如何为上位而舍弃下限和仁义,但至少他守住了身为人族底线。

    “姬天白,一倒让我吃惊一次!”

    幽幽光芒妖娆眸中流转。

    “我就知道……你还没有被魔祖吞噬,要是这么容易死灭,你就不是姬天白。”

    松懈下绷紧神经,妖娆觉得比大战一场还要疲惫,平复了内心紧张后,不由地对姬天白发出一声由衷感叹。

    若她身魔穴,被魔祖蚕食,魔王监视,只怕也不会比他做得好。

    “那那那……那不是魔族天魔子吗?怎么他开始救人了?”

    只有趴妖娆脚旁明扬一幅受惊过度表情,要不是失血过多已经没有血吐,只怕看到万劫天魔子救人场面,这小子能喷出一座喷泉来。

    不希望明扬太大声引人注目,妖娆立即又塞了一枚愈伤丸堵住明扬嗓子眼。

    每一个铁笼里都有与明扬一样,因为看到天魔子救人而表情癫狂人。

    但无论此时众人心中想些什么,反正姬天白木无表情地把他们记忆通通抹除。

    很那银白而妖邪身影就站了妖娆所笼子前。

    知道姬天白又要粗鲁地把笼子顶给掀飞,妖娆乖乖地趴地面上,把长发盖住脸颊。

    想必这个场景下与姬天白相见二人都会极为尴尬,妖娆索性打算等姬天白把所有人救出后再现身。

    轰地一声,笼顶被瞬间轰灭。

    姬天白目光清冷地扫过地面。

    本欲开始抹除所有人记忆,姬天白手已经举起,可是目光扫过妖娆藏身那个地点时,他肩头突然猛地一抖。

    打破了站笼外抹除所有人记忆步骤……他停住了。

    姬天白有些僵硬地站原地,怔怔地与妖娆对望,脸颊上升起一种微妙并震惊表情。

    “妖娆。”

    他嘴型做出这样形状,黯哑声音,却没从喉咙深处发出。

    也许姬天白一生仓皇失措,通通只用妖娆一人身上。

    一股萧索大风吹起,将那些之前被姬天白与毒牙之战威力推搡到天边云团又扫回中天。

    浓密云层降低了洒落大地光线,一些斑驳树影地面和姬天白身上跳动。

    忽明忽暗,黑白交错。

    妖娆没有听到姬天白挥手声音,有些诧异地抬起头,刚好看到姬天白干瘪蠕动唇型。

    妖娆顿时心里一寒。

    “哎呀我天呀……这家伙还真是恨我恨得连我烧成灰都认得出来呢。”

    释然地耸了耸肩,妖娆准备从地面站起,反正已经被姬天白认出,那索性大大方方现身。

    可是就妖娆起身瞬间,那些于地面跳动斑驳光影中,突然异生出一道凌厉杀气,急急向姬天白后心窝刺来。

    好似虚空有一只由阴影化为魔爪,长长指甲闪烁着妖冶黑芒,带着**敌意和必杀决心!

    出人意料攻击!

    一秒前无论是姬天白还是妖娆都完全没有感知到第三人存,这股杀意隐藏于大地光影之间,出手前居然将杀意克制到没有痕迹!

    时机掌握得太好了!

    之前就算姬天白救人,他浑身上下依旧保持着时时作战准备,完全无懈可击。可是因为猛然发现妖娆存,姬天白气息有那么一小会儿滞留,而那恶毒阴影之爪,就抓紧了这个机会,趁虚而入!

    “嘶!”

    妖娆双眸一缩。

    而姬天白也同时清醒过来,眉心那抹狠意重浮现,身体如鬼魅一般向左侧闪去!

    黑色魔爪,勾住了他衣服,将他背上衣物通通撕去,还肌肤上留下了道深可见骨抓痕。

    要是躲得不够,也许此时姬天白心脏已经那凌厉爪下被瞬间捏爆!

    “居然没有死。”

    滴着血魔爪地面上汇集起浓浓黑雾,而后这些越堆越高黑雾慢慢姬天白面前聚合成一尊有形魔影。

    看上去五官与毒牙无异,只不过通身乌黑,完全由魔息凝聚。

    “身外化身!”

    妖娆认出眼前魔影。

    一般召唤师多必要时候凝结分身为自己所用,而身外化身却是某些强者牺牲自己生命还有无天灵地宝炼制一个高级分身。

    拥有着自己所没有幻技,不需要回归本体吸取灵气,长伴自己身侧,战时发挥意想不到作用。

    “好强身外化身!”

    姬天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开始急急后退。

    毒牙性命早已经被他抹杀,不然他身体也不会承受着杀戮天魔子诅咒,但是眼前敌人依旧货真价实存。

    这尊身外化身因为凝结了毒牙太多心血和秘法炼制,所以就算毒牙本体已经歼灭,他依旧能独立地生存这个世界上。

    有着自己思想和智慧,曾经与毒牙心脉相连,也许以后没有了毒牙存,这尊身外化身就能产生意识而代替毒牙长存于世。

    真是一波三折,谁也没有想到,此事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变故。

    先是姬天白阴了毒牙,没有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现毒牙身外化身也以同样方法阴了姬天白。

    而且那以魔息阴影凝结而成魔爪内似带有见血封喉剧毒,所以不但背后伤口流血不止,而且姬天白脸色此时也开始由白变青,嘴唇乌紫。

    明扬趴地上,眼睛瞪得老大。

    完全不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办才好。

    姬天白愤怒地甩着长袖,道道血线再次从身后飞出,不过那尊漆黑身外化身仿佛已经对他下了必杀念头,完全不顾血线刺入身体痛苦,甚至魔爪一挥,直接扯起那些与姬天白相连血线,把姬天白身体往自己怀里抓。

    姬天白每后退一步,地面就被他脚根击出道道裂痕。

    身外化身封住了姬天白反击之力,令他短时间内连战兽都无法召出。

    只见一黑一白两团光影疯狂扭打,完全看不清二者出手细节。

    二者过身处,乱石飞溅,巨树倒伏,那些以粗大铁柱撑起囚笼都开始发出不堪重负咯吱声响。

    妖娆站起身来,看了看自己早已经积蓄好力量右手。只是拍了拍身上灰尘,就明扬睚眦欲裂目光突然原地消失,瞬间出现了那尊毒牙身外化身之后。

    轰!

    一声剧响惊天动地。

    这本来要用姬天白身上必杀之术现被毒牙身外化身一人承担。完全没有防备姬天白还有帮手身外化身立即被妖娆这凌厉一击轰得四肢断裂,身体扭曲成一个古怪模样凄惨地飞撞到一旁去!

    “无耻!叛徒!”

    具有一些灵智身外化身此时只得从嗓子眼里发出沙哑而愤怒诅咒,不过很他脖子就被姬天白一脚踩断。

    天人境强者对战,看似也为寻常过招,只不过每招每式中蕴藏力量,完全不是寻常人可以承受。

    就像妖娆刚才必杀一击,若落入山森,方圆百米内草木顽石都会瞬间被夷为平地,足有万马奔腾之力。

    就像姬天白后一击,他脚下,立即出现一道纵长十米巨大裂口。被踩爆毒牙身外化身之头,直接落入地裂深不见底罅隙中。

    空气立即静得吓人,只有簌簌石屑掉落声耳边回响。

    此时妖娆已经站姬天白身前。

    也许就连她自己也从来不曾想象……有这么一天,她会与姬天白联手屠魔。

    趴远处明扬直接看呆了,这一出又一出惊变,简直把他一生惊愕都通通用完。

    妖娆看了一眼已经死灭身外化身,心中感叹魔族身外化身之法诡异强大,刚抬起头,下巴登时被一只钳子般大手捏住。

    而后姬天白那狂邪脸就迫近而来。

    闪动着厉火黑眸,妖娆眼前燃烧。乌紫唇,说不出地妖冶薄凉,从喉咙深处吹出暖风,扫妖娆耳垂上。

    “想我了?”

    姬天白声音近咫尺,带着玩味恶兴趣,尾音拖得老长又高高上扬,捏着妖娆下巴手,越来越用力。

    妖娆顿时觉得很无语,姬天白这变态自打进入魔族后心理就加扭曲。

    “你不觉得,现应该说是‘谢谢’么?”

    妖娆斜着眼睛睨了眼前男子一眼,发间立即爬出一只小蝎子。

    啪嗒姬天白手背一叮,顿时刺得他手指发黑,本来就中着毒又毒上加毒姬天白只得一皱眉头之后将妖娆下巴松开。

    与此同时,妖娆朔月也从驭兽环中飞出,凌厉地向姬天白咽喉斩去,不过姬天白亦早有准备,袖里长剑一抖而出,从容地架住了朔月锋芒。

    “铮铮!”

    神兵相接,发出清脆碰撞声。

    只有几根他轻盈乌丝,从空气中盈盈飘落。

    就算一起屠过魔,但是对彼此戒心从来没有一刻松懈。所以联手之后立即兵戎相向。

    一斩之后,妖娆和姬天白都同时向后退了一步,二人之间总算留足安全距离。

    “你也得谢谢我才对,不然可要被人取人头了。”

    姬天白瞟了自己瞬间变黑手一眼,缓缓将蝎毒从伤口逼出,目光却依旧意味不明地落妖娆身上。

    他言辞中隐隐带着怒意,可是一时之间,妖娆甚至不明白姬天白对自己怒气从何而来。

    明扬听到妖娆与姬天白对话,好像旧识一般,而且彼此还无比熟悉,那枚堵他气管上药丸子差点把他憋死。

    这俩个人……怎么会认识?

    还有为啥杀魔时候那么默契十足,言语间也充满挑逗,敌人一死,立即又为默契地相互杀戮?

    “这到底是什么和什么关系?我怎么完全看不明白呢?”

    明扬翻了个白眼,只觉得他小心脏今日已经无法再承受任何刺激。

    妖娆抹了抹脸颊上灰,无视姬天白突然升起怒意,开诚布公地直接说道。

    “先不打架姬天白,你……还记得我们之间交易么?”

    曾经姬天白从魔战场将渡劫之后妖娆救回,并与他约定了若能根除他身上第一魔祖之魂,便为她办一件事交易。

    之前妖娆一直没把姬天白约定放心上,不过自打从司徒清口里得知第四枚陨骨事,思来想去,魔族里也只有姬天白能帮得上忙。

    “我们之间交易?”

    姬天白抬起头,眸中野火一闪,疑问声高高地拉长。

    “哼!”

    从鼻尖哼出一股气,姬天白语速顿时加起来。

    “我从来没有忘记,可是妖娆……你似乎是忘记了很久,近才想起来吧?”

    姬天白这一眼,深深地看到了妖娆心里,把她心思都直接打挖了出来。如果不是为血十三,妖娆是准备放着姬天白任其魔族自生自灭。

    “不错。”

    妖娆也不遮掩,反正之前姬天白确没有任何她需要考虑理由。

    “不过我现来找你了,你还活着,这才是重要不是?”

    妖娆冷酷地回答。

    无论迟与早,姬天白要是一个结果。他想要自由身,血十三一定能给他,现他要做,仅仅是提供幽姬下落而已。

    看着妖娆平静脸,听着她冷淡回答,一股依稀姬天白长长睫毛下闪动光彩,迅速湮灭沉寂。

    他期待什么呢?

    姬天白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胸口很堵。这世上所有痛苦,都是因妖娆而起,他真是恨她!恨她!恨到骨髓里!

    这才是他怒气源头。

    “呵呵……呵呵呵呵……”

    姬天白一阵冷笑,而后倏然转身,完全没有理会妖娆,继续着他掀笼顶,抹灭众人记忆并救人事情。

    “妖娆,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被生出来?”

    将自己伤痕累累背脊留给一头雾水妖娆,姬天白一边轰开下一个铁笼,把二人间话题拉到十万八千里外。

    不过姬天白好似并不需要妖娆给出回答,而是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我一生出来,就注定成为人帝。”

    “财富,实力,机缘……甚至不需要努力,通通都早已经铺就我人生道路里,一切荣耀和地位唾手可得。”

    “可是你看看我现样子,拜你所赐……世人不敢也没命去经历痛苦,我通通承受。”

    姬天白回头,对妖娆妖冶轻笑,眉宇间散发着一股飞扬邪光。

    “我命,是帝命。而你出生,却注定是来毁灭我……我恨你,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像是向妖娆倾诉自己心中积压以久怨念,又像是强化自己脑海里某种意识,姬天白许久没有如此话多,絮絮自语。

    不用姬天白多次强调,妖娆自然深刻了解姬天白对自己敌意。

    她一扬长眉头,从容地说道:

    “想继续恨我,至少你得有命活下去。”

    妖娆以为这是对姬天白大激将法,因为她一直以来都坚信,百折不屈,生命力比任何人都为强大姬天白,无论舍弃任何东西,都不会轻贱自己性命。不然之前他不会率先放下仇怨来自己这里寻求帮助。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话音刚落,顿时惹得姬天白一甩长袖,纵声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姬天白笑得浑身战栗,差一点儿都要用袖子去拭擦挂眼角泪痕。

    “妖娆,你此时才想起我,已经晚了。”

    突然收敛笑意,姬天白癫狂表情立止,表情阴鸷,声音变得又低沉又沙哑。双目微红,埋着下巴冷冷对妖娆看来。

    “帝岚被解救时候,他身上魔魂初入,根本没有与身体完全交融,所以你才能一边震压那道魔祖魂魄,一边让他灵魂重身体内重复苏。”

    “若我是当初魔魂初入,也许你还有办法解除那魔魂,可是现,我能感觉到它存,与我身体紧紧根植,他盘绕天魔星之上,源源不断地吸取着力量。”

    姬天白敲打着自己左胸,脸颊颤抖,神情激动地对妖娆怒吼。

    “……除不掉了!”

    狂风突然一动,而姬天白身体立即消失于天地之间,于下一秒直接出现妖娆眼前,他眉眼内有魔火流转,脸颊上挂着森然冷意。甚至于呼吸间吐了肺叶,都是浓郁魔息。

    居高临下地,逼近妖娆脸。

    此时姬天白身上,已经找不到半点人类痕迹,比任何魔族加阴暗狂狞。

    他声音贴着妖娆耳侧响起。

    “我亲爱妖娆,你说现你能给我‘自由’已经成了无法完成承诺,我又怎么可能松口,为你提供什么好处呢?”

    妖娆一惊。

    难道真如姬天白所说?他已经没有了被救赎希望?

    如果姬天白所说通通是真,那是不是代表着这场交易,注定开始前便已经凋零?

    “不会,看他这生龙活虎模样,一定还有救,哪有要死家伙,还如此恶兴趣?”

    妖娆眨了眨眼,刚想开口,而此时姬天白却已经后退一步,换上冷漠表情。

    他以两根手指,勾起垂于妖娆耳后一缕长发,放鼻尖下轻轻地嗅着。

    “不过等死也是一个很无聊过程。”

    姬天白一字一句地说道。

    “所以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

    没有看妖娆眼,姬天白眸子里泛起朦胧光芒。

    “一个是跪下求我,取悦我,让我身心愉悦,说不定我会大发善心来帮你。”

    姬天白咧着嘴,甚至没有问妖娆交易内容就笃定妖娆此时一定有极为迫切事情有求于自己。

    不然……她永远都不会想起他。

    “另一个是给我足够理由,让我相信,我还有救。”

    轻淡地吐出这几个字,从不放弃希望姬天白,此刻对于自由和生,已经完全不抱任何希望,所以连带着他说这句话语气,都带着一种自嘲意味。

    倒真没想过姬天白会陷入无法被解救困境。

    妖娆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而后认真地眨着眼问道:

    “你说,把你胸口天魔星一一捏碎怎么样?”

    ------题外话------

    小鸡是我。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