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3:魔幽的下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把天魔星捏灭?

    听着妖娆那近乎于幼稚建议,姬天白简直嗤之以鼻。

    若是天魔星有那么容易被毁灭,他也不至于魔族挣扎了这么长时间还找不到破解之道,甚至曾经低三下气求她救命。

    “妖娆,你以为我是傻吗?”

    姬天白此时真是痛恨自己,为什么曾经把自己软弱一面暴露妖娆面前,现看来,真是自取其辱。

    一边冷冷地说着,姬天白一边转身,不想再看妖娆那张天真到可恶脸。

    看着姬天白那冷寂背影,妖娆莞尔一笑。而后从丹田内激出一道金雷。

    “姬天白,我去过雷界了。”

    相信只需要这简单一句话,姬天白便能明白她所想表达所有内容。

    果然此话刺激到了姬天白情绪,他皱着眉头决然转身。

    “不可能!”

    本想嘲笑妖娆夸下海口,可是第一眼看到萦绕于妖娆身侧金色雷力,姬天白顿时停止呼吸呆立于原地。

    跳动雷光刺痛了他眼。

    嗡!

    看着于眼前跳跃金雷,姬天白只觉得自己大脑空白一片,好似脑后被人狠狠地打了一闷棍。

    身为天魔子他,自然早已经渡过大乘雷劫,只不过渡劫时候他心中没有半点欣喜,而萦绕无法排解巨大抑郁。

    只有天魔子可以活着走出雷界,也正是因为雷界之行才让蛰伏于他身体内第一魔祖之魂加根深蒂固,再无摒除可能。

    向第一魔族无条件献祭生命和忠诚,是换取活命唯一机会。

    立即死?还是慢慢魔魂吞噬下灭亡?

    曾经摆他面前,只有后者可以选择。

    妖娆他进入雷界后才出现,所以他才对妖娆说……她来晚了。

    结果这可恶女人,居然说她也去过雷界!

    “不可能,不可能……你是怎么办到?”

    姬天白双眸倏地放大,一把扼住妖娆手腕,立即向她身体激去排山倒海魔息。

    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于妖娆身上寻找到半点天魔星共鸣!

    这如何可能?

    就算有人侥幸破开禁制闯入雷界,出界时候不是死亡,就一定已经被第一魔祖魂魄寄生!

    而妖娆身上,怎么会没有天魔星痕迹?

    姬天白死死地盯着妖娆,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他原本只想玩弄她,看她低贱地乞求他……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真带来了一个让他于无黑暗中看到一线生机曙光!

    如她所说……天魔星,可以被掐灭?

    像抱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姬天白紧紧地握着妖娆手腕。

    他内心早已经掀起惊涛骇浪!

    绝望他甚至早已经把与妖娆相接接传讯水晶捏灭,因为妖娆不知道那些无人夜里……他是怎样低贱地一次又一次怀着微茫希望向水晶那头呼唤?

    又怎样孤寂地凝视水晶那头……从不被点亮,亘古灰黑。

    好似枯坐万年冷寂。

    他恨她,因为她一次次把他践踏泥里,一次次他面前打开地狱大门,任他被魔鬼拖入无深渊。

    这一次……她是真带来了希望?还是甜蜜希望下,又一次沉重打击?

    姬天白长长睫毛剧烈颤抖,薄唇虽然紧紧抿一起也难掩面颊抽搐。

    他凝视着妖娆,一眼比一眼深,好像眸子已经化为黑洞,欲把妖娆整个人都吸入身体里。

    “你……当真可以?”

    心绪剧烈挣扎,姬天白沉寂良久,才大口喘息着问道。

    “我当真是被烙印过天魔星,然后又把它们打碎了。”

    妖娆觉得此时姬天白表情当真可怕,也没有再跟他绕什么弯子。

    “不过打碎魔星力量不是源自我,而是源自血十三威压,我现希望与你交易东西,与救他出化龙血池有关。”

    “所以为了你自己,你得帮我。”

    妖娆一字一句认真说道。

    既然要与姬天白打交道,与其让他帮忙寻找幽姬,不如干脆把整个约定扩大到将血十三救出那一刻,物其用。

    姬天白可是个非常锋利刀锋!

    一不小心,姬天白又被妖娆给小小地算计了一下。交易内容从寻找幽姬,直接变成了解救血老头。

    血十三!

    姬天白心中咀嚼着“血十三”这三个字,联系着自己知晓一些魔族秘事,觉得确是有这种可能性存。

    他反复思量,反复挣扎,做一个决定头一次花费这么长时间还下不了决心。

    也不知道二人这样胶着了多久,后姬天白还是压制着嘴唇颤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松开妖娆手,沙哑地说道。

    “好,成交。”

    他要活下去。

    不惜任何代价。

    就算每一次都被妖娆践踏,这一次,他都必须信她!

    倘若有第二条路走,就算是要经历被扒皮抽筋甚至死而复生痛苦,他都不再会再选择妖娆。

    只可惜,他没得选了,站悬崖边缘,前后左右都是万丈深渊,只有头顶悬着一根妖娆伸来稻草。

    他不能站着等死。

    “很好!”

    听到姬天白肯定回答,妖娆顿时笑得眉眼弯弯,她不能体会,也不想去转换角度体会姬天白心中万般矛盾与挣扎,她只要这个结果就好。

    “那我们先把这里平民都救出去,结束狩猎,再回魔族深渊,我需要深渊找一个人……”

    妖娆拍着手转背向剩下铁笼子走去,心中充满了轻感觉。

    就这样,交易说定了!

    看着妖娆轻盈转身背影,姬天白目光有些恍然。

    好似眼前突然春风明媚,一只彩蝶蹁飞而来,可是此蝶并不驻足,一停又飞后,漫天暴雪簌簌而落,瞬间湮没了日光与碧绿长草。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去挽留妖娆后一缕轻盈舞动发丝。

    “这一次……抓住我,不要……再放手。”

    一道声音心底呢喃。

    手指轻触到发末瞬间,姬天白蓦然回神,双眸一缩,手指向触电一般猛地收回。

    双手拢于两袖,所有不平静心绪通通收敛,脸颊上又挂起波澜不兴表情。

    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永不会发生。

    永远。

    妖娆浑然不觉地向前走着,来到自己曾经待过铁笼前。

    “姬天白,这里召唤师记忆,你还没有清理呢。”

    撕开铁笼对于妖娆而言轻而易举,但是那抹去所有人记忆活儿,可只能交给姬天白!

    姬天白心里叹了一声,而后站笼前张开自己力量。

    “等等!高人,放我一条生路!”

    就姬天白准备使用自己秘术时,铁笼内突然飞扑出一个浑身是伤人影,噗通一声就抱住了妖娆腿。

    妖娆顿时一头黑线掉下来。

    怎么总觉得这个画面十分眼熟呢?明扬那哭喊着“救命”模样像极了自己撒泼模样。

    “又没有要你去死。”

    妖娆拼命抖腿,可是那明家小世子像是狗皮膏药一般紧紧地贴她腿上,越甩越贴得牢固。

    “还请留下我记忆,让我深深记得高人救我于水深火热之恩情!”

    明扬捏着自己拳头,说得一脸正气。

    “不用,我不是需要别人报恩人。”

    妖娆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完全没有看出保留着明扬对自己和姬天白记忆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

    为了保护自己身份,还有姬天白天魔子地位,眼前小子把所有记忆都彻底忘记才好!

    看着妖娆那无情而且决绝表情,明扬知道自己充当狗皮膏药也不能撼动她铁石一般心情,于是只得一咬牙,向妖娆抛出他后杀手锏。

    “我还欠你一百万钻石币,如果你抹去我记忆,这钱……我,可,不,还,了!”

    明扬一字一句,极有威力,顿时妖娆耳侧爆炸,炸得妖娆满眼都是小星星!

    “我擦!小子,算你狠!才这么短时间就摸透了本姑娘嗜好!”

    妖娆一边心中狠狠唾骂,一边低下头正视明扬脸,而后表情由冷酷,慢慢变得笑靥如花。

    “这是你……同伴?”

    姬天白扬着眉头,觉得以妖娆品味,一定不会出行身旁带着这么一个累赘。

    看到妖娆突然变得温柔脸,明扬心中顿时一阵得意。

    看来他算计得没有错,这女高手软肋……就是大把钱!

    明扬小眼睛内立即闪烁起璀璨星火,可是下一秒,他就吐血地听到一段银铃般女声轻吟。

    “抹了他。以后有空去明家打劫。”

    这沾着花蜜无情嘱托,仿佛告诉明扬,还钱绝对不是一件值得他发愁事情。

    妖娆话音刚落之际,姬天白手就天空扬起。

    明扬登时感觉到眼前腾起无数大雾,而且那浓稠白雾好似能进入人体,从他鼻孔与口腔不容拒绝地侵入,慢慢地渗透到了他意识深处。

    明扬身体很一软,抱着妖娆大腿手也松开,噗通一声落地上。

    再看明扬一眼,向他体内注入一道会继续于他断脉内流动灵气,妖娆将其抱到平坦空地放好,而后与姬天白一起转身离开。

    “你要去魔族深渊,找是谁?”

    姬天白此刻,脑海里只有与妖娆这场交易。

    他所剩下时间,可比血十三加紧迫。

    “我只知道她叫幽姬,曾经是魔族战王,统领魔战场上所有魔军,后与人族天宗天榜强者司徒清有一断理不清情,其恋情为人魔两道不容,所以她被魔族长老带回深渊,从此失去消息。”

    妖娆把自己所知一切都说与姬天白知晓,真不知道仅凭着这么一点点信息,能不能让姬天白顺利找出泠母亲下落。

    “魔幽?”

    谁知道妖娆话音刚落,姬天白便挑起长眉诧异地问道。

    “对,就是魔幽。”

    妖娆双眸猛地放大,她曾经听司徒清也这样唤过幽姬名字。

    “啧啧啧啧……”

    姬天白赞叹道。

    “妖娆,你想找人还真不是寻常角色。幸亏你来找是我,若是换了别人,只怕真无法找到魔幽下落。”

    “你真知道?”

    妖娆急切地问道,没有想到姬天白不需要返回魔族深渊打探消息就直接听闻过幽姬名字。

    “听闻过一些,当年魔幽大名鼎鼎,其声势,甚至超过现今魔铃,魔族女修本来就少得可怜,特别是被第一魔祖看重,又不被纳入他吞噬人选强大女魔皇,真是少之又少。”

    姬天白轻叹道。

    第一魔祖初元无法自由活动,他所有罪恶,都必须有代言者替他完成。

    所以除了天魔子以外,还有一些魔族后裔亦能从雷界活着出来,而且身体不被烙印魔星。

    这样魔族大能,必是忠心,强大,虔诚魔祖信徒,只有这样信徒才会被第一魔祖选中并赐于生命和力量。

    泠母亲,显然曾经就是这样一位惊世魔女。

    只可惜遇到司徒清以后,她所有信仰和底线通通被爱情打破。

    想必魔族上层得知幽姬反叛后一定大为震动。

    魔族能允许天资卓越人族召唤师变成天魔子,魔族内部享有极为崇高地位,那是因为所有天魔子从本质上来说,都只是寄生着第一魔祖尊贵魔魂一枚容器,通通代表无上魔威。

    但像司徒清那样天宗强者,还有像幽姬这样义无反顾与人族私通背叛者,绝对是魔族上层眼里容不得沙子!通通欲除之而后。

    “妖娆,你知道么。”

    一丝意味不明笑意挂姬天白唇旁。

    “像幽姬这样魔族叛徒,只怕死一百次都不足为奇,因为她当年背负着魔族太多秘密,太多重托,她当年地位甚至比某些魔族大长老都要尊贵。”

    “传说后来她被带回魔族,除迫于被人族强者和魔族上层疯狂追杀压力,还有很重要一点是她自己亦心怀对魔族愧疚,所以才束手就擒。”

    “很多魔族后辈都以为她当年被处死了……嗯,就连魔史上都记载着她死亡。”

    姬天白也不想对妖娆卖关子,毕竟此时他们站了同一战线上。

    他对妖娆认真说道:

    “关于魔幽还活着消息,大概是三四百年前从魔渊深处流出。曾有一个命很硬家伙偶然闯入断魂崖,崖下听到了她歌声。”

    姬天白语毕后又缓缓补充道。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魔幽以声御敌之技异常强大,基本上听闻过她歌声魔族都永生不忘她声音。”

    听着姬天白这么说,妖娆脚下立即升起一股恶寒,她脑海里,泠母亲除了头有三叉,牛高马大,肌肉如山丘一般以外……还多了一个“大嗓门,吓死人”特点。

    因为魔族不擅长歌舞,所以断绝丝竹之乐,凡是能被魔族称之为“歌”声音,都比弹棉花声音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此时她关注重点倒也不幽姬歌声上,而于魔渊深处断魂崖!

    “什么是断魂崖?”

    妖娆立即追问姬天白。

    “魔族禁地,无人能入。”

    姬天白一边说,一边解放了后一批铁笼内平民。

    “那三四百年前魔族强者是怎么进入?又如何知道唱歌一定是幽姬?”

    妖娆满心都扑这个问题上。

    “断魂崖之所以为魔族禁地,是因为从来没有人知道它具体地点哪里,只知道魔族内部有这样一个传奇地域。”

    “而三四百年前魔族强者,则是无色秘境内修炼时候,偶然发现了断魂崖,并听到歌声同时,继承了曾经属于魔幽一件幻器,这才断定歌者必然是魔幽本人。”

    妖娆听姬天白叙述听得入迷同时,心中亦不免升起一丝疑虑。

    “这不都是秘闻么,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若不是知道姬天白想保命才与自己站同一条船上,此时妖娆几乎能百分之百笃定他编故事骗人了。

    “唔……这说来也巧,那四三百年前进入无色秘境魔族强者叫魔玲,而她捡回来幻器,叫……魔族极道幻器天魔铃!”

    姬天白眯着眼睛,对妖娆笑着说道。

    果然是姬天白,抛出来必然是重磅炸弹。

    妖娆顿时被这消息雷得晕乎乎。

    什么?

    泠母亲,曾经是魔族极道幻器持有者?

    魔族极道幻器,不像人族一样由四宗保管,而是持有于数个魔主之手,由强者代代传承。

    能手握魔族极道幻器者,魔族地位贵不可言,几乎有一言兴邦,一言绝杀众生之威。

    幽姬,原来是这样一位魔族大能!

    而那讨厌魔铃魔主,居然是幽姬传人!

    妖娆顿时觉得脑子不太够用了,她只能用自己仅剩后一丝理智对姬天白问道。

    “无色秘境,我们回魔渊后,走一趟吧。”

    妖娆话还没有说完,姬天白就走到了毒牙身外化身身旁,从那漆黑尸体上摸出一枚精致储物袋。

    “无色,无形,无骸,无欲,魔渊四大是秘境,只给魔族内优秀魔王修炼而用。”

    捏着储物袋,姬天白回过头来对妖娆说道。

    “如果你想去四秘境之首无色境一探,那至少得先助我狩猎大会中拔得头筹,不然以我现魔族地位,还不够资格接触那等秘境。”

    扬着手里储物袋,姬天白眉心升起一股狠意。

    毒牙储物袋里,不知道装载着多少人族平民首级,就算是封闭着,都从袋口透露出一股浓浓血腥之气。

    姬天白拿手里,只觉得心情往下坠落,虽然他心肠极狠,但亦没有狠到漠视人族生命。

    他可以为自己利益牺牲他人,但心中未泯灭傲骨,让他依旧保持着人帝那种面对种族之战,誓死维护人族尊严心情。

    “这些人已经死了,战功归我吧。”

    姬天白厌恶地把毒牙储物袋丢入了自己袖袋里,而后抬起头来,一脸狂邪地对妖娆说道。

    “妖娆,我助你寻找魔幽,你亦需要助我一臂之力!”

    “我若直接击杀天魔子,会被天魔星诅咒,但是你不一样……”

    说到此处,姬天白脸颊上洋溢起一股兴奋和癫狂。

    “你击杀天魔子,不需要获得任何惩罚。”

    妖娆立即明白了姬天白意思。

    他们二人,不可能为了积累进入无色秘境战功而去杀人,但是反过来,所有天魔子手里,都沾满人族平民鲜血,既然又要阻止魔族狩猎者们进一步把毁灭洒满蓝原,又要努力为姬天白魔族出人投地铺路,那么便捷方式……就是追杀天魔子!

    “成交。”

    妖娆把头一昂,身上立即散发出浓郁黑暗灵气,身上布衣魔息中灰飞烟灭,露出她一直贴身穿着魔族软甲,再散开长发,抹上易容药膏。此时妖娆,又恢复了小希多所见,帝美蓝模样。

    “还是用阴杀魔。”

    放弃了镇守战线想法,妖娆决意如姬天白一样,把自己当成货真价实魔族。而后对手不察情况下,来一个阴一个,来两个阴一双。

    姬天白看着妖娆突然变装,倒是微微愣了一下,而后从刻薄唇间挤出几个字。

    “啧啧……魔女。”

    不过他这声鄙夷,妖娆权当是对自己变装成功赞美来听了。

    ------题外话------

    这几天。好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