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6:遇见故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噗!

    魔血顿时飞溅而起,刚刚散出强大力量魔星,现反而成了百印脆弱软肋。

    不过听到皮开肉绽声音后妖娆依旧没有停手。

    身上炎凰火抵御着从百印体内疯狂涌出魔息侵蚀,手里朔月一刀刀把百印身体大卸八块。

    这些变态魔族容器,还有第一魔祖魂魄种子,只要有土壤就能重生根发芽,所以她势必要永绝后患,将百印烧灭后挫骨扬灰才安心。

    “我不甘心啊!万劫你个败类!”

    百印只发出了一声不甘嘶吼,双瞳就开始涣散无光。

    直到死他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沦落到这样地步。而自百印生机断绝,随着他体内魔息散失,还有一股邪恶魂息自百印肉身蒸腾而起。

    它飘渺无形,却向世间投射着极为骇人威压。

    不似当年帝岚身体内魔魂被扯出时,因为帝岚生机犹,所以魔魂生机不断。

    此时百印已经死了,魔魂没有寄魂之物,只能散出无怨念,妖娆和姬天白头顶上盘桓一周,而后轰然消失于天地之间。

    这一瞬间所释放冰寒邪狞,只怕妖娆一生都难以忘怀。

    “都死了?”

    狠狠打了一个寒战,从百印死亡投影彻骨冰寒中回过神来,妖娆抬头一看。

    天空中此时只弥漫着战后余威,那些刚才跟着百印天魔子一行所有魔族强者们通通不见踪影,她打败百印前已经被姬天白悉数铲除。

    姬天白这恐怖家伙也是标准杀戮机器一枚。

    若不是忌惮着天魔子不能相互杀戮诅咒,只怕百印以巅峰战力与姬天白一战,姬天白身上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早知道天魔星会爆发,为何不早提醒?你有种再叫晚一点啊?!”

    甩了甩额头上汗水,妖娆一边收回小白,丑丑与枯骨王座,一边斜着眼睛瞪着姬天白。

    之前若是她没有避过百印天魔星后一击,现只怕现早已魂飞魄散。

    “不是没死么?”

    姬天白促狭地笑着。

    “反正结果是好,过程怎么样并不重要。”

    这个小肚鸡肠男人,把妖娆曾经揶揄他原话又搬了出来。算是回敬妖娆说反正他活着,早一点被想起,晚一点被想起都没有关系话。

    一边嘲笑妖娆,姬天白一边把随着百印身体一同掉落他储物袋隔空捞了起来,厌弃地丢入自己袖袋里。

    妖娆听到姬天白回答,顿时狠狠打了一个寒战,对于姬天白睚眦必报性格又有了深一层了解。

    “我擦,这货小心眼儿。”妖娆默默吐槽。

    姬天白心满意足地瞪着妖娆,感觉自己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妖娆,不要挂着这么嫌弃我表情么……怎么还害怕得发起抖来了?”

    看到妖娆左臂气得微微颤抖,姬天白心情瞬间好到爆棚,双眸闪起恶毒小星星,饶有兴趣看妖娆变幻表情。

    “谁气得打抖了?”

    妖娆左臂一扬,原来是她驭兽环连带着胳膊一起震动。

    姬天白好不容易认清这个事实之后,一道灼热赤浪就扑天盖地地从驭兽环内涌来。

    轰!

    一道烈火对着姬天白心窝横冲而来。只是电光火石间一瞥,姬天白看到烈火下疾速伸来一枚铁拳。

    躲闪不及,他只能硬生生接下此拳。只不过因为始料未及,手忙脚乱……

    所以姬天白狼狈地连退五步才重站定,就边洁白衣角也瞬间被大火烧得卷了边。

    “我说是什么臭味来着,原来是姬天白啊。”一道霸气十足男声从火中升起。

    此时澎湃于妖娆身侧大火,已经凝而有形,化为龙觉模样。

    此时龙觉一手揽着妖娆腰,一边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姬天白那张瞬间精彩纷呈脸。

    驭兽环内入定两日,龙觉重醒来。

    只有这个骚包,能自己从驭兽环里自由出入。

    一见是龙觉现身,妖娆立即扑他胸口上,小脸蹭来蹭去,开心得不行。

    “嘶,我怎么忘记了妖娆手里还有一个储人东西?”

    姬天白看到龙觉突然现身,脸上表情要多臭有多臭,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龙觉让他觉得比看到妖娆难以忍受。

    本以为只有妖娆与他同回魔族,现想想,讨厌龙觉也,天知道她那储人圈圈里还装着多少活人?

    “小子,闻到自己身上臭味了吧?”

    挑衅地迎着龙觉目光而去,姬天白脸颊上有乌云掠过,总觉得自己又被妖娆阴了一次。

    为啥他是一个人,而妖娆足足带了一群?

    此时三人心里都明白,对方手里握有自己非常渴望东西,所以不到万不得以,谁也不会率先撕破暂时盟约。

    不过不死战到底,并不意味着三人间不可以相互嘲讽揶揄践踏诋毁……

    这么多年“故友”了,对于彼此性格,三人都异常熟悉。

    姬天白和龙觉开始口水大战当口,天门宗烟水子也带着自己同伴们离开战场千里。

    “老烟,老夫怎么越琢磨刚才那两拔魔族越觉得不对劲呢?”

    此时七人只知急急赶路,脸颊上都没有升起劫后余生喜悦,反而通通一脸木讷,还没有从那场离奇救赎中回过神来。

    “对,老夫也觉得不对劲。虽然魔族败类们凶残至极,经常相互残杀,但是也不至于为我们抵挡黑暗波痕并将我们喝退。”

    “以当时局势来看,明明先将我们七人抹杀,再进行内部争斗才合理。”

    “老烟,你怎么看?”

    另一个天门宗长老也以探究目光看向眉头紧皱烟水子。

    因为烟水子倔脾气天门宗内是出了名。一般情况下,就算是死,他亦不会像刚才那般轻率地带着众人离开战场。

    说是古板也好,说是愚昧也罢。

    天门宗弟子们心中都保留着一种原始而朴素信仰。

    战者以背对战场为耻!

    “老夫……也不知道。”

    烟水子顿了一下,还是硬生生把自己心中真实想法给吞入了肚子里。

    他其实想说,与魔女对望一瞬间,他从她眸中看到是赤诚与关切,好像她就是想方设法地为护众人周全才冲到众人与天魔子之间。

    那种目光,看上去像是一个晚辈对长辈充满敬意又熟悉无比感觉。

    他明明不认识她!

    他绝对不可能与任何魔族有过交情……

    可是那个刹那,他真依稀以为自己面对是某个自己曾经帮助过却又已经遗忘故人向自己报恩。

    她出现时机,她拦截攻击,她呵斥之后放行……这一切如果说通通都是巧合,那未免也太不可思议。

    “她是谁?是人是魔?为何出手相助?老夫没有搞清楚一切之前,还是先不要与其它人讨论此事好。”

    心中如是决定,烟水子干脆一直挂着一幅郁闷和不解表情。

    “四位前辈,前方不远处就是我刘家地界,刘某人此诚挚地邀请四位前往寒舍。”

    就天门宗长老们都思绪混乱时候,那紫衣男子却开口,恭敬而谦卑地对四人邀请道。

    “也好!”

    御空飞行于烟水子左侧天门长老大声回应道。

    “天门宗此行只来了为数不多数十位长老助战,蓝原魔战真正主力还要依靠世家自己。”

    “我等也想会会刘家家主,随便了解一下现世家们战力分布。”

    一提及现蓝原大陆紧迫战事,所有人顿时把脑海里对刚才天魔子之战种种猜想和疑惑通通抛于脑后,一心只关注起当下战局。

    众人跟紫衣男子身后,匆匆向远方一座铁青色大城池内飞去。

    接下来几天,魔族狩猎大战依然继续,不过也有越来越多人族强者投身于战火里。把战事矛盾焦点从魔族屠杀人族平民转移到二股力量相互火拼上。

    而驭兽环内邪冰,泠,呆子也一一苏醒,虽然通通身上挂彩,但至少恢复了往日精神。

    而且有了这些人帮助,妖娆和姬天白猎杀天魔子计划进行得异常顺利。

    通常都是派出姬天白邀请其它天魔子到某个隐蔽地点一聚,而后众人一拥而上,叮铃咣当地把被骗而来天魔子或者其它魔族强者胖揍致死。

    经过多次演练与磨合,众人从开始手忙脚乱到后来一气呵成,熟练到连战兽都不需要召唤就能杀魔。

    从身后套麻袋,头上敲闷棍,于脚下放火……

    众人各有分功,有条不紊。

    有时候姬天白会厌恶地觉得,以妖娆和龙觉为首这这群恶徒实是太粗鲁凶残,那带血麻袋,歪歪扭扭打狗棍着实不符合他精致干净大气上档次审美观。

    可是每当那麻袋下传出“嗷”一声惨叫,然后早已经斑斑点点破麻袋上晕染出一片鲜艳红,他心中又不可抑制地升起一种前所未有意。

    众人猎杀对象,已经从单纯天魔子扩大到了所有魔族天人三衰以上强者。

    毕竟天魔子数量不多,而且分布于整个蓝原大陆之上,若真要钻牛角尖只追杀天魔子,他们就会错失很多救人机会。

    姬天白一次又次地从山中独行而出,那些魔族强者面前鼓吹着与自己结盟之类段子,然后把那些对天魔子身份心怀敬畏魔族强者们哄骗到山里供众人殴打。

    妖娆站山坡上等待姬鱼饵今日第五次出山钓鱼归来。

    拿着麻布袋准备罩敌人龙觉等人则蹲守于驭兽环内。就连那站妖娆身后纳多多手里都悄悄地攒着一根麻绳准备随时勒敌人脖子上。

    闭着眼睛,妖娆耳廓风中轻轻一动,仿佛听到了什么异响。

    所以她立即张开双眼向山谷那一头眺望,果然隐隐看到两个人影正向自己所地方御空而来,所以她亦轻盈起身,向前跳去。

    两拔人马很会面,姬天白前面带路,身后跟着一个浑身是伤魔族狩猎者。

    “美蓝,这位是小希多。”

    姬天白对妖娆摆了一个手势,示意妖娆可以动手了。

    可是这一次,妖娆并没有迅速从驭兽环内把她帮手们叫出。而是惊讶地站原地,嘴巴张得老大。

    眼前“鲜肉”赫然正是她魔族主城希多内结识少城主!

    小希多与妖娆一起自大风领出战,却因为一直冲队伍前端而没有被妖娆和龙觉等人包围线拦截。

    蓝原战线何其辽阔?她与小希多根本都是跳入大海小鱼,一旦分开,妖娆便以为自己很长时间内不会再于这希多城少城主相遇。

    可是没有想到,事实就是如此狗血,小希多这货居然被姬天白当成鲜肉,后知后觉地带到了她面前!

    同样,再一次见到妖娆小希多也一愣之后瞬间流露出狂喜表情!

    他本孤身一人附近山林间寻找对手,遇上万劫天魔子并邀约成组已经令他欣喜若狂,没有想到万劫天魔子大人所说另一队友,居然是他心里还有些惦记美蓝公主殿下!

    “美蓝殿下!美蓝殿下!”一边狂叫一边冲上前来。

    要不是碍于万劫天魔子大人就身旁,小希多只怕此时要惊喜得把妖娆熊抱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二人是认识?”

    姬天白目光闪了闪,也惊异于眼前局面变故。自己带来了一块鲜肉,而这鲜肉对妖娆展示出不同寻常热情。

    与小希多不加遮掩狂喜不同,妖娆内心此时陷入了激烈挣扎。

    “杀?还是不杀?”

    按理说,狩猎之战亦是两族之战,战场上没有旧识可言!

    凡是敌人,通通得举刀相向,以一方之死而结束战争!

    但是妖娆还记得自己大风领上愤怒地对千人祭旗皱眉时,小希多对自己所说那句话。

    “战争,不以屠杀无辜百姓为荣。”

    凭这一点,妖娆打心眼里觉得小希多至少与其它魔族刽子手不同!

    他心中有身为战者尊严,亦明白杀戮不是解决一切问题方法,只是身处于人魔两族死仇不共戴天大环境下,他刀尖才指向蓝原大地人族召唤师们。

    一个瞬间,妖娆脑海里有无数矛盾想法掠过。

    踌躇再三,她还是想起对老亚姆承诺。

    无论多么……多么地艰难,她都会努力为初元人族与老亚姆所深沉挚爱魔族后裔们寻找一个和平共存机会。

    哪怕这个过程依旧鲜血淋漓,战火不断,她心底也要一直永远铭记着自己承诺。

    那些良心未湮人族或者魔族战者,通通只是因为两族间不可调和矛盾而兵戎相见,放下屠刀……他们心怀着,亦是救世心情。

    “让我看看你战功!”

    一阵纠结之后,妖娆没有积极地回应小希多那张笑脸,而是令纳多多冰冷地转述着自己这个要求!

    “若你真是个有原则战者,那我希望看到你真实践了你大风领上承诺。”

    妖娆深吸一口气,闭上了自己眼睛。

    心跳有些微乱,因为她知道自己再张开眼后看到一切,将决定小希多生与死!

    无论是小希多还是姬天白都微微一愣,完全不明白妖娆此时有这古怪要求是为何事?

    姬天白倒也不说话,干脆袖手旁观,不过眼波流转,不知道此时他脑子里想什么东西。

    而面对一脸郑重还隐隐冒着杀气“美蓝”公主,小希多只有惶恐地打开了自己储物袋。

    “万劫天魔子邀请我同行,美蓝公主殿下大概是想了解一下我战力吧?”

    于对妖娆要求,小希多觉得唯有这一个解释合理。

    嗅到血腥味儿,妖娆缓缓张开双眼,向小希多储物袋看去。

    里面只有四枚血迹未干人头,不过通通萦绕着一股淡淡灵气。

    这是魔族狩猎会取人首级论功要求,反是魔族狩猎者们亲手取下人头,都会以灵气残存程度来证明死者生前幻阶。是以毒牙那些恶匪属下们无法直接向毒牙敬献首级,非要等毒牙亲自摘取,是一样道理。

    以小希多储物袋内人头灵气残存度来看,这些死者至少通通是天人三衰以上人族强者!

    虽然看到自己同族人尸体令妖娆极为不,但是能确定是,狩猎大战中,小希多确没有染指任何无辜平民。

    虽然之前心中抱有不想以敌人之角度将小希多杀死想法。但眼前四枚天人三衰人族强者之首,还是远远地出乎了妖娆预料。

    小希多不但没有滥杀百姓,甚至亦没有去碰触比他弱小召唤师。

    妖娆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小希多身上伤痕,烧伤,刀伤……还有不知以什么手段造成伤害无以计数,原本出发前利落魔铠已经像碎布一样挂身上,背后一双战斧也遗失了一柄。想必他经历每一场战斗都激烈无比。

    他没有做到希多城主交代战功第一要求,但他做到了……坚持自己“不凌弱”战者信仰。

    每一战,生死机会对半,而他做为胜者,活了来下。

    ------题外话------

    这几天非常非常忙,欠一千,下个月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