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27:毁人毁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亲眼验证了小希多储物袋,纳多多遵循着妖娆意愿,又直接补充问了一句。

    “没有平民吗?”

    “没有,任何战争,都与平民无关,我是一名战士,有自己底线。”

    小希多抱着自己储物袋,老老实实地回答。

    眼前看到,还有此时听到,抹去了妖娆心中杀心。

    小希多是魔族,但他魔性中依然有道义留存。

    妖娆绷劲神经放松下来,无视小希多炽热而探究目光,向着一旁姬天白脸颊看去。而蹲妖娆身后纳多多,则心力地转述起妖娆心中声音。

    “不染指平民是对……不过,万劫大人,您说您会带一个强力帮手前来一起狩猎,为什么找了这么久,带回来居然是个受伤家伙?”

    “他战功不行,我们用不着他。”

    不杀小希多,亦不能一直留他身旁。这是妖娆令纳多多贬低小希多主要目。

    纳多多声调阴阳怪气,不但提醒着姬天白不要动小希多,同时也狠狠地挫伤了小希多自尊心。

    “看来妖娆要保这魔族……”

    虽然心里这么想,姬天白还是勾起讥笑唇,没有说话,只是以冷咧目光回应妖娆和纳多多声音。

    “我……”

    被纳多多说成是用不着垃圾,小希多原本热情洋溢眸子立即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十分难过地暗淡下来。

    希多城时候,他都经常被美蓝殿下天上丢来丢去,虽然那只是他不愿意反抗而已,但确实无意识地美蓝公主面前表现出了孱弱态度。

    现美蓝殿下看他身受伤,战功也不多,肯定加觉得他一无事处。

    这种感觉令小希多极为受伤。

    他很后悔自己希多城内曾经轻视过美蓝实力并要求她杀掉“小白脸”那段交集。其实大风领上被她抛弃之后他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她安危。

    现看来,美蓝殿下确是强者中强者,甚至与地位尊贵天魔子大人并肩而立。

    与她光鲜亮丽比较,自己确是低俗孱弱得无处遁形,所以面对她厌弃,小希多无言以对。

    一想想这几日经历大起大落和那些让他痛彻心扉变故,本来能见到美蓝,小希多觉得终于找到可以放松倾诉对象。

    可是此时遭遇她厌弃,小希多眼眶立即有些泛红。

    欲言又止之后,他吸了吸自己鼻子,沙哑地用魔语说道:

    “我……走了。”

    低着头,小希多揉着自己破碎战铠边角,也不等万劫还有什么话要交代,就落寞萧索地转身离开。

    小希多很就匆匆走远。

    但不知道为什么,妖娆觉得他此时离开背影,显得格外萧索和荒芜。

    “这家伙,好像比之前几次看上去都怏怏不乐,而且看上去并不是因为我缘故,应该还有什么不好事,发生他身上了吧?”

    妖娆心里默默想道。

    “不过这也不关我事了,他若运气好,希望他能活着回魔界去……以后能见机会少了。”

    小希多背影还百米外晃动,妖娆依旧沉浸于自己心绪里。

    而此时姬天白却目光一凛,而后突然手中向前挥出一道暗袭风刃,袖里长剑亦瞬间落于手心,瞬步向小希多所之处激去。

    妖娆不愿击杀此魔,并不代表着姬天白认同!

    小希多不属于天魔子,只算是魔族狩猎大队中年轻又实力傲人一员,所以姬天白并不忌惮天魔星诅咒反噬,突然对他发起了迅猛攻击!

    “你要干什么?”

    听闻耳边风声呼啸,杀意爆起……妖娆顿时从自己思绪中清醒过来。

    看到姬天白已经向小希多背影冲去,回过神妖娆立即挥起龙须长鞭将姬天白发出风刃一击抽灭,而后回弹长鞭又攀上姬天白脚踝,将他向前探出身体给狠狠地拉扯了回来!

    还好妖娆反应足够,姬天白对小希多杀心已起,却还没有对小希多造成实质性伤害前将一切扼杀摇篮里。

    “咦?”

    小希多落寞地离开时,突然感觉背脊一寒,好似有什么邪恶巨兽正把自己獠牙伸向他背心。

    他摸着汗津津脖子回头一看,只看到美蓝殿下与万劫天魔子大人正“亲密”地站一起,所以脸颊上落寞又陡然多出三分,垂头丧气地继续向远方离去。

    “我干什么?”

    被妖娆阻止姬天白面对妖娆愤怒质疑,立即张开清冷眸子,眼底有幽光闪烁。

    “我倒要问问你妖娆,你干什么?”

    姬天白一字一句,像是拷问着妖娆良心。

    “你不觉得是你过份了么?放走那个魔族,不知道又会死多少平民百姓?”

    此时姬天白声音分外冷咧。

    “你从来就是这样自私又可笑。口口声声说着保护百姓,其实心里只有渺小私心,对所有与你有过交集故人大开方便之门,对你憎恶者手段冷酷。其实他是人族还是魔族都没有关系。”

    “关键是你喜欢……他便能活!”

    “你自私和虚伪,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义正言辞呵斥!每一个字都浸渍着见血封喉毒药!

    一个小希多,对于整个蓝原大陆狩猎之战而言,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妖娆是杀是留,对战局没有半点影响!

    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半点波澜都无法激起。

    所以对于姬天白而言,杀不杀小希多其实一点也不重要。

    但重要是,他早已经知道自己倘若对小希多动手,妖娆一定会出手阻止。而又因为她阻止,那他便有足够理由因为这一魔生死,拷问妖娆道心!

    为天下?为苍生?为人族……还是为她自己?

    与妖娆争斗不休这么多年,姬天白早已经明白,想要毁掉一个人,不是身体上伤害她,死亡中威胁她,而是要像她对自己做一样,彻底粉碎她心中信仰,把她一生所珍视之物,无情地践踏脚下。

    毁人……先毁其心!

    姬天白脸颊上带着审判意味,凌厉地向妖娆走来,每一步都踏鼓点之上,仿佛下一秒就会扼住她咽喉。

    他不想杀她,他还指望着她能救自己性命,但是不伤妖娆性命前提之下,他又无法抑制自己内心深处那股怨念。

    说穿了,他与妖娆都是为了自己而活,凭什么他败她胜?

    妖娆也是个极为自私女人,他要撕毁她假面,把她骄傲和尊严也踩自己脚下。

    也许只有同样将妖娆狠狠羞辱过,他才会重有一种破茧重生生感。

    不但张开凌厉气势向妖娆逼近,而且姬天白还悄然向妖娆发出了精神攻击,若是换了任何一个意志薄弱对手,只怕瞬间意志就会崩毁于他面前。

    妖娆颤抖着长长睫毛,姬天白逼问下陷入沉寂。

    无论是友是敌,战场上处于对立面相遇,两者间都只有以生死来定结局,因为这就是战争。身为人族一员,走入战场那一刻就应该全然抛弃个人所有情感,只为终结果而浴血奋战。

    她利落果断地斩杀了那么多魔族强者,从不彷徨退却。却三言两语对话里,放走了一个魔族精英。

    这岂不就是姬天白所说自私?她坚持至今一切,都通通只以自己喜恶而定善恶。

    看着妖娆那陷入沉寂容颜,姬天白万般兴奋,他心中暗道。

    “妖娆,这回你得承认……你与我,是一样。”

    而就姬天白这样想时候,妖娆突然抬起了自己头,释然地对姬天白一笑。

    “姬天白,你觉得你与我来讨论道义,是不是太虚伪了一点?”

    “你为了你所谓‘荣耀’,不知道害死过多少人,现居然以人族正义者嘴脸,来指责我是非。”

    妖娆心境完全没有被姬天白影响。

    她幽幽地看了姬天白一眼,这一眼顿时令姬天白惶恐地感觉到自己心中所有隐藏着秘密都被妖娆看透。

    “姬天白啊,姬天白。”

    此时反而是妖娆迎着姬天白目光向他走去。

    “你明明看到我与小希多是旧识时候就有能力直接杀灭他,却非要等他离开千米外才对他出手,留足了我能阻止你时间……”

    “不,你就是等我阻止你那个刹那,继而牢牢抓着这个把柄来撼动我心。”

    “啧啧……你想毁掉我信仰,或者至少证明你我一样。”

    妖娆咋舌轻叹,果真连姬天白想什么都瞬间洞察得一清二楚。

    “我说过不只一次,我与你完全不一样。”

    “你也中伤不了我意志。因为你一直认为自己是正义化身,而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过好人!”

    “你说得没有错,我不是一个纯粹光明阵营卫道者,所以我结交魔族,甚至战场上放他们生路……比不上某人身陷魔族依旧本心不灭。”

    “我选择那些我认同人去帮助和保护,站你立场上看,这是我私心,我口称正义其实私下里也包庇魔族,你是可以嘲笑诋毁我,但是你影响不了我心情,如果你是想见我难堪……大可不必。”

    “因为我看到世界……你看不见。”

    妖娆轻蔑地看了一眼姬天白,他笼罩于她身侧精神攻击力悄然被她力量震得灰飞烟灭!

    “好强大意志!”

    姬天白陡然一惊,完全没有想到妖娆心绪是如此难以撼动。

    他本也没想把妖娆怎么样,就是见缝插针落井下石穷开心一把,可是这一瞬间,他心却莫名被妖娆那句:“因为我看到世界,你看不见。”而轻震起来。

    “那么你看到,到底是什么?”

    姬天白此时已经收回恶毒心意,讯问声下意识地流出唇舌。

    姬天白这声小心翼翼问询,似鲜少带着他真心。那探究又迷茫心绪有些颤抖嗓音里暴露无疑。

    妖娆早对姬天白没事就寻思着阴自己一把习惯免疫,所以就算刚才他妄图以小希多事来诋毁她,她都已经不以为意。但是这一刻,她明锐地感觉到姬天白与寻常不同。

    他似乎对这个问题答案非常渴望!

    “我看到……”

    妖娆刚想回答,却突然看到小希多那蹒跚身影,再一次出现于她视野范围之内。

    所以她明智地闭上了嘴巴。

    而脸颊带着不安表情小希多亦很靠近妖娆与姬天白所地点。

    不想引起“美蓝”公主与万劫天魔子大人不必要厌恶,不等二人开口,小希多就急匆匆地把自己想说东西一鼓脑倒出。

    “我不是厚脸皮来求收留,我是突然想起一件事,说完就走……说完就走。”

    小希多闭着自己眼睛,大气都不喘,也不断句,噼里啪啦地说道。

    “美蓝殿下,这次狩猎大会有些奇怪,人族上层好像违约了,有天人四衰以上四宗和天宗强者出现,你自己……要小心安全。”

    原来是惦记着妖娆安全!

    “我先走了。”

    果真说完这些叮嘱话后,小希多便再次转身,撒开腿再次跑了个无影无踪。

    妖娆看着小希多有些摇晃背影,双眸顿时瞪得犹如铜铃般大!

    她脑袋里此时只有“嗡嗡”声音响,好像有人她背后狠狠地打了一闷棍,震得她大脑混沌,五脏六腹都乱七八糟地搅一起。

    小希多话实是给她了一股极大精神冲击,比姬天白刚才那小心眼心灵叩问要剧烈多了!

    什么叫人族违约?

    什么叫天人四衰以上人族大能出现?

    难道魔族狩猎大会开始前,人族上层便早已经得到了消息?但他们却秘而不宣,并与魔族约定天人四衰以上人族强者不参与战斗?

    这一联系水到渠成推论,直接把妖娆逼入了一个死胡同里,让她完全无法从越来越黑暗精神陷阱内脱身而出!

    “这他妈……是个早就定好了局吗?”

    想到这里,妖娆差点都要疯了!

    数天前,她还与龙觉,泠,邪冰,呆子一起蓝原北境誓死守护着人族疆域,抱着绝不退后一步坚定决心血战到底。

    那个痛苦而艰难过程中,唯一支撑着她信念只有一个……

    那就是绝不能让身后同胞们毫无预警情况下被魔族狩猎者大潮冲击!

    而她和同伴们把生死抛于脑后之际,她和同伴们身负重伤只为力拖延魔族狩猎者们行军速度之时……其实某些早已经知情人族上层们,正一脸悠闲地坐某处喝茶吗?

    “咔嚓!”一声,妖娆顿时把手指关节握出脆响声!

    心中怒火……疯狂燃烧。

    小希多自然看不到妖娆表情,因为这一次他是真已经离开。

    所以妖娆立即转向姬天白,幽幽地问道。

    “你早知道?”

    妖娆疯狂目光注视下,姬天白只能低低把头一点,有些艰难地说道:“我猜到了。”

    为了避免妖娆此时把自己撕成渣,姬天白承受之后立即又补充一句。

    “这种狩猎大会,你以为是单方面吗?每隔五到八年,这种魔潮都会大规模爆发一次。”

    “而每隔五到八年,世家内也会有一次征兵,以特殊方法进入魔族地界内进行杀戮比赛,得胜者将得到丰厚奖励。”

    姬天白语出惊人!

    “所以虽然没有确实证据,但是人族上层与魔族上层一定有着什么约定。魔族狩猎时,人族四衰境以上强者不出现,人族进入魔界后屠魔大战中,亦不会遭遇魔族至强者拦截。”

    “而这样互为猎物厮杀,甚至不会让所有人知晓。若不是你召来阿斯兰特,先天,还有什么帮手之类强者,这一次魔族大军根本不会推进得如此不利。”

    “他们想要,是一次又一次实战中磨砺自己一方年轻召唤师实力和战意。这才是狩猎大会真谛。”

    姬天白还说,一抬头,却刚好看到一滴血泪从妖娆脸颊滑落。

    他登时被吓得语塞。

    对,是真吓到了!

    姬天白一生里,只怕还真是第一次有被惊吓感觉。

    他见过妖娆妖冶,疯狂,无耻,腹黑,无情,恶毒……所有嘴脸,却从来没有见她流泪。

    她就那样怔怔地站着,脸颊抽搐,却有细细泪痕从眼角溢出。

    “姬天白,你看到是什么?”

    妖娆冷冷地问道,似又把话题拉回了二人初角力问题上,她声音之黯哑低沉,与她那滴灼热血泪完全格格不入。

    不等姬天白回答,妖娆就自顾自地说道:

    “你……不,你们看到是,于不断战争和修养生息中,提高召唤师们实力,而后某个成熟时机下,将对手一击毁灭,让自己一方利益得到有效扩大,重把整个初元纳入怀中。”

    “即使这个过程中牺牲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对于后结果来说,都是微不足道必须消耗品。”

    “就像你所追求帝路,舍弃亲情和信义,只为后辉煌。”

    “对,你没有错,因为太多人与你选择一样。”

    “而我看到……是天地悲鸣。”

    ------题外话------

    这几天忙啊…欠多少过几天补啊…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