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5:为什么战斗?

035:为什么战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就在众人为妖娆的逆天秘法还有五天之后真龙召唤师们的聚首而欢欣鼓舞之际,妖娆突然感觉到空气之中有一股暗力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咦!”

    妖娆一扬眉梢,暗暗吃惊。

    照姬天白所说,魔族狩猎大战应该在两三天后结束,可是现在这股拉扯她身体的暗力,像是在催促她回归魔界。

    妖娆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安慰自己刚才感觉到的只是错觉。

    可是很快,她的身体便接二连三地清楚感觉到魔息的碰撞,所以她只得苦笑一下,而后站起身来对龙觉说道。

    “我得走了。”

    龙觉嘴角顿时向下一扯,当即明白妖娆此话代表什么。

    他也没有预料到这一次的魔族狩猎大会会这么早结束,只怕是因为蓝原聚集了太多人族天人四衰以上的召唤师,令魔族狩猎者们死伤惨重,所以迫使魔族提前收兵。

    “什么?你要离开?那五天后怎么办?”

    明家老祖见妖娆起身,立即也从椅子上站起,一脸惊讶地问道。

    “五天之后龙龙在这里就可以了,我因为还有要事在身,没有办法在百花城里留这么长的时间,所以到时候只能让龙龙代我向其它真龙召唤师前辈们问好了。”

    妖娆对着明家老祖与矮胖子间珈欠欠身子,示意自己去意已决。

    “这……”

    明家老祖顿时脸上浮现出一抹愧疚之色。

    他此时才醒悟,明显是自己没有与两个小家伙打招呼就擅自点燃了龙魂,所以逼得龙觉只能留在百花城里,而妖娆却要离开。

    “你有什么急事?不能缓缓再走?若是需要援手,我打包票,五天后众人齐聚,你想抹平一个宗门还是挑战一方大能,不过是几个时辰就能解决的问题。”

    依旧不希望妖娆离开,明家老祖还试图以其它的办法进行挽回。

    “来不及了,我家龙龙,还请列位前辈好好照顾。”

    妖娆干脆利落地回答。

    因为此时她已经无法抑制身体被魔族大地召唤的趋势!

    向着明家老祖与间珈一拱手,妖娆的身侧立即腾起惊人的暗力!

    那些浓黑的元素之息像是烟云一样包裹着她的身体,把宽松的外袍腐蚀,而后再次露出她贴身的魔铠。

    修长而火爆的身体曲线立即展现在世人面前。

    因为有暗力的衬托,顿时让她妖冶的小脸上浮现出冷酷的表情,玄黑的光芒令她五官更加立体,眼眸更加深邃幽暗。

    狂发于身后魔舞,此时的妖娆,刹那变成一个如假包换的邪恶魔女!

    “嘶!”

    矮胖子间珈顿时倒吸冷气,若不是亲眼所见妖娆灵气的幻变,恐怕此时已经下意识地对突然横生在眼前的“魔女”发起必杀的攻击!

    “魔族狩猎大会结束了,至少这下再也不用担心战火再起。”

    妖娆微微一笑。

    她的声线也因魔息的缭绕而噬魂蚀骨,尖尖的小虎牙亮出,美丽得妖灼而刺眼。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她的身体直接腾空而起,从秘室倒塌的那一侧天顶向天空飞去。

    众人跟在妖娆身后追出,顿时看到黎明的天光被一股似沙暴般的晦涩暗涌完全遮蔽,好似在此一瞬,紫魔海内的魔息悉数喷吐而出,向着蓝魔海人族大地碾压而来。

    以龙觉,明家老祖与间珈的瞳力,自然可以看到方圆数万米内那些隐藏于林间和谷地内的魔族狩猎者们都在向天空飞起。

    “嗖!嗖!嗖!”

    他们的身影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又一道淡灰的影子。

    没入魔息浓郁的沙暴之后,天空会轻轻地吹起涟漪,似时空在黑色涟漪皱起的刹那,通向返回魔族大地的时空甬道就在云后打开。

    只有从魔族大地出征的魔族狩猎者们,才有资格被魔息拉扯与牵引。

    此时妖娆已经升入半空,而后百花城墙角下突然疾速升起一道白影,瞬间靠近了妖娆的身侧。

    姬天白一直在等妖娆从城主府内出来。

    此时他的目光饶有兴趣地睨着脚下的龙觉,发现龙觉并不打算与妖娆同行,姬天白的唇角立即扬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冷笑。

    很是奇怪龙觉为何不与妖娆一起去探魔族深渊无色秘境,但是此时他也明智地闭口不谈此事。

    不来更好!看着心烦!

    抱着这样的念头姬天白对妖娆轻轻哼了一句。

    “靠近点,等下不要跟丢了。所有魔族狩猎者都会被传送到澜海魔城领赏,站得太开找不到你。”

    “是,我也不想把你给跟丢了。”

    妖娆一扬下巴,手里的龙须长鞭就嗖地飞出,直接缠住了姬天白的左臂和手臂。

    “慢慢走啊,不要落下我。”

    妖娆抖着手里鞭柄,冲着咬牙切齿的姬天白废无辜地眨眼睛。

    “哼!”

    姬天白见挣脱不开那材质奇怪的长鞭,只得又哼一声就此作罢。

    而在即将没入天空沙暴之后的妖娆,却又腾出空闲的另一只手,将驭兽环内的翻译官纳小仆还有被她敲晕的小希多一起都扯了出来用鞭子绑好。

    在妖娆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一股巨大的吸力顿时从天空上传来!

    她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一切,好像腰带就被人提起,野蛮地丢入了黑光闪烁的时空甬道之内!

    呼呼呼!

    狂风在耳边炸响,若不是众人早已经被鞭子绑在一起,只怕会真如姬天白所说,于狂燥的魔息中瞬间失去彼此的方位。

    这是妖娆经历过的历时最长的一次传送。

    时间长到她都几乎以为自己迷失于时空罅隙里。

    而就在妖娆耐心即将耗尽的最后一刻,她和姬天白,小希多,纳多多终于被传送的力量“呸”地一声给吐出来。

    人影在地上翻滚。

    因为被妖娆的龙须长鞭束缚了手脚,所以众人狼狈滚地,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四人果然没有于风暴中分开,直到回归魔族大地,依旧没有分离。

    妖娆松开长鞭,第一个从地上站起。

    拍拍身上的灰,此时她已经远离蓝原数百万里,再一次踏上了魔族的疆域。

    天空中那狂蛮的暗力顿时刺得妖娆打了个激灵。阴冷晦涩……是魔族最喜欢的天气。

    魔城澜海。

    姬天白之前提到的魔族狩猎者们最终汇聚之地,果如他所言,妖娆一抬头就看到无数被天云吐出的魔族狩猎者们在地上滚打。

    其数量之多,远超妖娆在大风领集结时魔族狩猎者的总和。

    “梆!”

    一声闷响。

    还处于晕厥中的小希多相当苦逼地被人遗忘,在妖娆,姬天白,纳多多相继站起后,他一人还如没有知觉的木头桩子一样“骨碌,骨碌”径直滚向远方,直到后脑勺“梆”地一声敲在石块上才停下来!

    受到敲击后的小希多腥红的双眸蓦然张开,在睫毛微动的那一刻顿时无意识地操起背后巨斧朝前一挥。

    登时斩出一道带着七重残影的狂风,直接向妖娆面门而来!

    小希多并不是故意为之,只是他的记忆还停留在百花城的战场上。当时有数位人族强者自前方向他逼近,所以苏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小希多就是条件反射地开始攻击!

    挥出斧技之后,小希多的神智才完全清醒过来。

    他疑惑地打量着青灰的天空,熟悉的石房子,还有视野范围之内青一色的魔族。

    然后他看到自己的战技正在向“美蓝”公主斩去,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

    就在小希多惊呼之际,妖娆敏捷地抽出朔月,一刀就把迎面而来的斩击完全抵消。

    巨力扭曲了空气,在空中瞬间制造出一团威压惊人的黑色风暴。

    看到这团风暴,那些同样从蓝原归来又降落在妖娆附近的魔族狩猎者们立即瞪大惊恐的双眼,倒吸着冷气踉跄向两侧逃去。

    “狠角色,千万不要惹!”

    这是他们对持刀女魔的第一印象,在经历了一场并不顺畅并伤亡惨重的大战之后,就算是尚武好战的魔族都已经产生厌战的心情。

    “对对对……对不起。”

    小希多立即扑上前来,一脸惶恐又结结巴巴地对妖娆解释道。

    其实这家伙真的很无辜,因为被妖娆敲晕后就一直晕睡在驭兽环里,连自己是怎么从蓝原回到魔族大地的都不知道,八成还以为自己在继续战斗着呢。

    “我主人说了,你果然是个倒霉蛋,以后不要再出现在主人面前了。”

    纳多多雄赳赳地站在小希多与妖娆之间,一脸狗腿子样儿地叫嚣道。

    妖娆倒不真的讨厌小希多,也不记恨他突然就对自己发起攻击,而是因为行走于魔界,身边有小希多在实在是件极为麻烦的事情,所以她必须把他赶走。

    令纳小仆如此吆喝之后,妖娆便示意姬天白离开。

    看着妖娆那曼妙的背影,小希多突然大喊一声。

    “在人族那个城里,美蓝公主你救了我的性命,小希多……记在心上!”

    虽然完全不明白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小希多明白自己不可能那么走运地在临死前突然被魔息沙暴卷回魔界。

    自己醒来后身旁的同伴是美蓝公主,那么前一刻于城里救他的,也一定是她!

    虽然美蓝公主表现得十分嫌弃他,但是小希多能感觉到,她真的是个好女人。

    “我要变得更强!让她多看我一眼!”

    捏着自己的双拳,小希多在心里暗暗发誓,而此时妖娆与姬天白的背影则完全湮没于无以计数的魔潮里。

    小希多在下定决心之后,敛去眼底红光,将目光向身前延伸。

    此时他看见的,是大量与他一样浑身带伤衣不蔽体的魔族战士,他们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气若游丝。

    身上的魔铠是破碎的,手里的武器是残缺的,一点也没有得胜的喜悦。不过就算狼狈如厮,至少他们还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活着!

    有些魔族战士呆呆地站在街角,手里捏着陨落于蓝原的同伴的遗物,眼角微微泛着水光。

    这一战,数万蓝原人族平民死灭,不过魔族狩猎者们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谁胜谁败?

    对于原本都热爱着自己家园和亲人的人族与魔族而言,根本就没见有所谓的胜利者。

    只有那些为数不多之强大魔族战者,此时脸颊上才洋溢着得意的神情。

    他们怀里揣着大量战功,所以意气风发地推开身旁伤者,快步向澜海魔城中央涌去。

    那里坐镇着魔族内部有名望的强者专门验证狩猎战功,以战功换取进入魔族秘境修炼的机会或者各种幻器秘法,才是他们参与这场生死狩猎的最主要目的。

    魔界太贫瘠,而这世界的生存法则又那么残酷。

    所以为了在魔界挤掉大量竞争者去拼命占有为数不多的资源,所有魔族强者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参与诸如狩猎大会之类舔刀尖的试练,并以战功来换取令自己更强大的机会。

    这些急着领功的魔族狩猎者们涌去的方向与美蓝和万劫前去的方向一致。

    小希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眉心升起一股狞色。

    一咬牙,小希多直接转过身子,背对着那些疯狂涌动的魔潮,决绝地向澜海城外走去。

    这战功,他不领了!

    一边与城中央背道而行,小希多一边把魔爪伸入自己破烂的战铠,从怀里摸出自己的那枚储物袋。

    将储物袋握于掌心,他突然发力,一股强大的魔息顿时从指尖迸发而出,似要把那小巧的储物袋给直接撕碎!

    “白痴儿子,你倒底在干什么?”

    就在小希多掌间的储物袋即将被他捏爆之际,高处突然掠下一个威压隆隆的魔影!

    这影似塔山一般对着小希多当空罩下,而后一拳向小希多胸口击来!

    老希多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一直蹲守于澜海魔城的房顶上,将自己的神识覆盖于整片城池,他在等待……儿子的归来。

    父亲突然出现,令小希多有些错愕!

    在他父亲毫不保留的攻击之下,他自然不敢托大,立即丢下手里储物袋,双手迎击!

    轰!

    老希多的单拳对上小希多的双掌,立即把小希多向后震出两步。

    不过这三步中,小希多的双掌一直紧紧贴在父亲铁拳之上,并没有被其父的威压推倒在地。

    地面被小希多的足迹烙出两道深深的痕迹,在退出两步之后,小希多双臂上虬劲的肌肉突然鼓起,而后将老希多的拳劲完全抵消。

    这样,这对魔族父子才真正停下脚步。

    老希多眉角微微一扬,对儿子能这么从容拦下自己的攻击而狂喜不已,只不过他并没有把这分惊喜放在脸上,而是立即凶神恶煞般地对小希多狂吼起来。

    “没有出息的东西!居然从人族大地回来没有收获,怕把战功拿出来丢脸所以才干脆想毁掉储物袋是吧!”

    老希多的口水直接飙到小希多的脸颊上。

    面对父亲的指责,小希多自然十分愧疚,想当初他离开父亲身边时曾经意气风发地大放厥词,一定要成为狩猎大战中出类拔萃的优胜者才会回家。

    可是时隔区区数天时间,他却如同脱胎换骨一般,心里完全失去对战功的渴望和追求。

    “对不起,父亲,我丢您的脸了。”

    根本没有解释,小希多坦然接受老希多的所有羞辱。

    其实他的储物袋里战功并不丢人,被他所杀,皆是人族天人三衰以上的强者,这等真正强者人人头若真放在验功台上,小希多必然收获到众魔艳羡的荣耀。

    可是他不想这么做。

    咦?

    此时的小希多不像他之前浮躁又不羁的性子,所以老希多顿时脸色一变,嗓音沉沉地问道:

    “臭小子,你到底怎么了?”

    老希多这问题问得太好,顿时令小希多身体一抖,而后双眸又点起腥红的光芒。

    “父亲,为何要战斗?”

    小希多的声音突然变得极为沙哑,他吸着鼻子,有些情难自已地问道。

    不过这只是个反问,小希多并不期待他那强大的老爹能直接给他一个答案,而是被打开了话匣子似的,开始不停地述说起来。

    “之前我好期待狩猎大会,因为该死的人族,住的是最富饶的大地,吸取的是最精纯的灵气,为什么这些东西,魔族通通都没有?”

    “可是到了那里,我才发现,那里的居民与我们魔族的子民都是一样的,他们的眼里都是畏惧,他们孱弱的小身板甚至经不起我疾速御空的威压……他们只不过是努力地活着而已,为什么要承受这些与他们无关的杀戮?”

    小希多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就被老希多狠狠地甩了一个大耳刮子。

    “懦弱!”

    老希多愤怒地咆哮。

    “老子虽然教过你不要枉杀平民,但也没有教过你因为同情弱者而动摇战心吧!”

    此时的老希多生出一幅狠铁不成刚的表情。

    小希多的脸颊立即红肿起来,不过他捂着脸,依旧梗着脖子大叫说道。

    “我没有懦弱,只是在思考,为什么要战斗!”

    一边尖叫,小希多的双眼内一边情难自持地流下两行血泪。

    “小埃伦死了,我的兄弟在进入战场的第二天,死在我怀里,他的血染透了我的铠甲。”

    “哲泽师傅……也死了,那个老东西,我总是背地里骂他老不死的,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象过他会这么快离开我……”

    小希多开始抽泣,在见到姬天白与妖娆之前,与他同行的魔族同伴全部都死在他身旁,所以被妖娆厌弃后,他才会流露出那么难过的表情。

    “一个人族强者突然拦截了我们的队伍,他的尖刀插入了哲泽师傅的胸口,哲泽师傅的幻兽也吃掉了那人族召唤师的半个身子。”

    “最后他们都死了,而且死的时候尸体胶着在一起,完全分不出谁是谁。”

    “于是我便把哲泽师傅和那人族召唤师一起收殓安葬。”

    此时的小希多,完全沉浸于自己哀伤的回忆里。

    “我发现……”

    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而缓慢。

    “人族的血除了更加滚烫一些,与我们没有两样。”

    “我曾经很愤怒,想撕裂那些夺走小埃伦和哲泽师傅的蝼蚁们,将他们最心爱的亲人也通通葬送,让他们也好好品尝我所经历的痛苦!”

    “可是现在我却想……如果没有狩猎战斗,就算魔族的地界贫瘠了一点又怎么样?此时哲泽师傅还会在家里等着蹂躏我,小埃伦还会带着他那群怪鸟与狐朋狗友来勾搭我。”

    “让我痛苦的……究竟是人族,还是没有休止的战斗本身?”

    猛地抬头,泪水已经收敛得无影无踪,小希多疯狂的目光向两道炬火一样直接射向老希多,把老希多逼得无处可逃。

    “父亲,您告诉我,为什么战斗!”

    一字一句,如雷霆轰鸣!

    小希多是一个彻底的战士,在战场上,就算离死亡只有一步他都不会退却半分,他的道心,不会被任何外力撼动。

    但是让他再次挥起战斧,他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理由!

    被儿子逼得一愣,老希多厌弃鄙视的表情立即改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小希多从来没有看过的慈祥。

    “你长大了。”

    狠狠地拍着自己儿子的肩膀,老希多心情繁杂。

    “身为比你强大的战士,我可以告诉你,为魔族荣耀而战!”

    “身为我族地位崇高的长老及主城城主,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些战斗的指令都源自我魔族最至高无上的魔神口谕!”

    “但是身为你的父亲……”

    老希多的语气顿时软了下来。

    “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不知道。”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这样回答,小希多双眸一缩,只觉得自己肺叶上压着一座大山!

    连父亲都不知道,这可怎么办?

    无视小希多的惶恐,老希多缓缓说道。

    “之前我之所以要求你一定要参加狩猎大会,就是希望你看到这些让人痛苦又不得不面对的东西。”

    “你将来是希多城的城主,魔族长老,也许还会走到更高的地方,所以老子不希望你这臭小子心里只有‘杀,杀,杀’,这一个愚蠢的想法!”

    “纵然我们都身处于一股势不可逆转的大浪里,但是心里默默存有些不一样的看法不是坏事。”

    “至少你会为寻找这个答案,而不断努力变得更强!”

    小希多被老希多的话触动,第一次他发现,其实自己并不了解自己的父亲,也不太了解自己的内心。

    ------题外话------

    越用越觉得安卓的言情好用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