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6:兑换战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希多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深沉的模样。

    父亲那句:“变强吧,这样你就能寻找答案。”深深地悸动了他的灵魂!

    曾经一心想着成为魔族最强的战士,并一直以这个梦想为奋斗目标,可是经历过他心中的魔族最强战士哲泽师傅惨死于面前,好友的尸体在怀中慢慢冰冷的狩猎噩梦后……

    这个梦想已经在鲜血和悲伤中完全粉碎。

    小希多的心意被一股更大的力量取代,他想知道,一代又一代的魔族子民们,为何要在无尽的战争中死亡?

    “我会变强的,父亲!”

    沉默良久,小希多终是以低沉的声音回应着父亲慈祥而深重的目光。

    “好。这样才是我儿子。”

    老希多用力地拍着小希多的肩膀,而后将自己的目光投向城中央汹涌的魔潮。

    “看样子,那美蓝公主是恪守了对我的承诺,在蓝原护你平安了是吗?”

    老希多精明地问道,站在房顶的时候,他听到了小希多对妖娆的那声感谢。

    “是的,若不是她在,儿子这次回不来。”

    小希多也不避讳自己在百花城的失利,若没有人最后帮他一把,他早就陨落于一干人族召唤师的绞杀。

    “她真的是一个有趣的女子。”

    眯着老眼,老希多的脸颊上扬起奇异的表情。

    “我一直觉得美蓝的气息十分奇怪,所以你把他带回家后我一直在观察,老子一生阅魔无数,没有任何一个小家伙能避过我目光的审查,可是那姑娘……我的确是看不透。”

    “而且……这一次她居然与万劫天魔子走在一起。”

    一边谈论妖娆,老希多的嘴里一边发出“啧啧”的惊叹声。

    “要知道万劫殿下,是出了名的不合群,连之前带他前来魔族的引路者月依魔主都被他杀了。可是美蓝却能与那样残暴又强大的天魔子殿下相处。”

    “这魔女,不简单!”

    赞叹完后,老希多目光向低着头的小希多瞟去。

    “老爹还有些烦人的差事要办,你这臭小子随老子一起来!”

    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脸,老希多突然一把提起小希多的脖子,顺手又操起被小希多丢弃在地上的储物袋,而后“灭哈哈”怪笑着掠起狂风,带着小希多一起瞬间消失不见。

    原地只剩下一些被风扬起的尘土。

    此时妖娆已经跟着姬天白走入澜海城中央。

    妖娆不断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魔族大城,这城内鲜少有居民生活,所有建筑都是箭楼和宫殿式样,而且通通为青砖搭建。一看就知道是用于集结部队的专用城池。

    “姬天白,难道魔族就没有什么富饶的城池吗?为什么无论是希多城,大风领,还是我们脚下的澜海魔城,都没有绿树而且空气刺鼻?”

    这个问题,妖娆曾经也讯问过帝岚。

    眼前的景物也不能用“贫瘠”来形容,至少此城整齐而颇有规模,只不过相对于人族幅员相当的大城池来说,澜海魔城无处不给妖娆一种沉闷死灰的感觉。

    没有植被,不见飞鸟和城中寻常的小兽,风湿乎乎地吹拂在脸颊上。无论是天空还是大地都呈现灰蒙蒙的颜色。

    “人族召唤师们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姬天白在秘语传音中与妖娆谈论起这个话题。

    “只不过他们把魔界萧条的原因归咎于魔族自身的偏好,加上上四宗的长老们又通通把暗力视为‘毁灭’的力量,所以想当然认为魔界的灰暗源自于他们自身散发出的死灭气息。”

    “不过在魔界住了这么长时间,我发现紫魔海的灵气的确十分稀薄,虽然说远古时代此地为初元世界的最中央,理应最富饶美丽,可是很有可能在人族与魔族进行末日之战的时候,人族某些强者因为不满魔族入侵紫魔,所以在夺不回紫魔海疆土的情况下,只能毁了此地地脉福缘,导致万物之灵再也不再紫魔海孕育。”

    这是姬天白长期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他向妖娆耸了耸肩头,幸灾乐祸地说道:“所以魔族这些倒霉的家伙,只能居住在比人族主陆贫瘠的地方。”

    姬天白的这个回答暂时缓解了妖娆心中的疑问,至少莫里斯时代的人族大能们的确有破碎地脉将福地变成废墟的实力。

    于是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妖娆和姬天白一道向城中央最大的青石宫殿走去。

    姬天白万劫天魔子的身体的确在魔族十分吃香,至少汇聚于澜海魔城中想要领取狩猎大会战功的魔族战士无以计数,但是无论是一脸张狂者还是目中无人者……通通都下意识地远离姬天白身侧,让他与妖娆能在攒动的魔潮中从容宽敞地向前迈进。

    魔潮自发为他让出一丈宽的道路。

    很多其它天魔子身侧也被魔族留出宽裕的空间,毕竟魔族社会是一个等级极为森严的世界,就算不比姬天白的实力弱,若是忤逆了天魔子的威严,寻常魔族强者依旧是要受到重罚的。

    “我在外面等你好了。”

    妖娆感觉到那些灼灼的目光向自己扫来,只觉得浑身不舒服。

    因为所有知道姬天白身份的魔族强者们都分外好奇能与他结伙狩猎的女魔到底是什么身份。所以这些魔族不免都在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妖娆的身体。

    “你傻了么妖娆?”

    姬天白却一扬眉头,开始赤果果地鄙视妖娆的记忆力。

    “你不记得在出战前督军所说,有女性魔族入伙的战队,战功加成么?”

    “我们的战功通通都是抢来的,只怕还没有其它天魔子手里人头多,你要是不以女魔的身份与我一起进入战功大殿,也许进入无色秘境的机会,我就换不到了,你还是乖乖跟着我吧。”

    被姬天白这样一说,妖娆顿时无语,只得继续默默跟在他身后。

    想想姬天白说的并没有错。

    自己,姬天白加上纳多多三人,刚好达到魔族狩猎盛会三人成组的规定,有自己在队伍里,三人交出的战功就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加成一些。这等好处,自然不能放过。

    “哈哈哈哈!万劫你个垃圾,居然参加个小小狩猎盛会,还与女魔结伙!老子之前真是高看你了。”

    就在妖娆和姬天白快要走到战功大殿台阶前时,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恶意的嘲笑。

    妖娆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

    一个高大而且肌肉发达的魔族强者气势汹汹地向三人走来。

    他那高大的身材,即使没于无以计数的魔族战士里,依旧鹤立鸡群,足足高出众魔两个头,而且上身不着衣物,左胸八枚漆黑的天魔星散发出极为纯正的黑暗魔息。

    萦绕于此魔两侧的魔族强者们脸颊上纷纷露出畏惧的表情,而且让出的道路也比姬天白脚下的足足宽一倍有余。

    的确如这高大的八星天魔子所言,一般追求着极致力量又心性高傲的天魔子们,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单兵作战,与人结伙……那简直是懦夫的行为。

    听到这八星天魔子的嘲笑声,在旁侧行走魔族战士们也不由自主心生认同。

    与“万劫”相比,他们更加敬畏的还是眼前这高大威猛,孔武善战的八星天魔子。

    万劫身着一尘不染的白衣,梳得整齐的青丝还有精致如妖的人族小白脸外型实在不讨喜。

    他们打心眼里崇拜赤裸上身,背脊布满伤痕,战斧上残留卷刃,一身带着鲜血咸腥之气,如那八星天魔子一样的真男人!

    因为这小小的插曲,那些原本落在妖娆后心窝的灼热目光此时突然通通都聚集在姬天白的身上!

    魔族世界就是这样一个凶残的地主,走路,说话,甚至站在一旁默不出声,也很有可能突然被某着带着恶意的家伙们当成箭靶一样进行攻击。

    看到那些魔族战士们审视自己的目光,姬天白自然也不会在此时保持低调。

    这里不是追求精致儒雅晦涩隐忍的人族,而是崇尚力量强大狂野的魔界。

    所以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姬天白对那前来挑衅的八星天魔子一扬下巴。

    “哼,蝼蚁!”

    说罢姬天白甩着衣袖继续头也不回地向台阶上迈去。

    所有魔族都以为“万劫”天魔子的确是个空有皮囊的孬种,居然在这种被侮辱了尊严的时刻还不出击,只是用像人族那样苍白无力的唾骂来妄图挽回自己的面子。

    “看来他的确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啊!”

    “嗯,我看也是,谁要他原本就是人族来的渣渣呢?天知道魔神为什么眷顾他?”

    议论声顿时在魔族的队伍里响起,而且并不是低声非议,一声比一声高亢,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

    听得众魔也为自己声援,八星天魔子顿时极为得意地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万劫你这个怂货,居然连与老子对峙的勇气都没有,有种你来打我的脸啊!”

    一边叫一边把脸颊也欠扁地伸了出去。

    曾经并没有与姬天白正面交过手,这八星天魔子一直就看不起姬天白人族的出身,却十分妒忌他在魔族上层吃香的地位,所以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机会羞辱他,他自然不会放过!

    可是就在此八星魔族得意扬扬叫嚣着:“有种你来打我的脸”的时候,一口浓血出突然从他的口里涌了出来!

    情况急转直下,完全让人应接不暇。

    噗!噗!噗!噗!

    只听数声闷响,这八星天魔子的手肘,大腿……甚至背脊中央突然自内向外爆出七处血口!

    腥咸的魔血像是喷泉一样直接从七处穴道的伤口内飙射而出!

    与鲜血一同伸出伤口的,还有一簇簇妖红而诡异的血色丝线。

    七处大脉被血线捣毁,那刚才还嚣张大笑的八星天魔子立即像是倾倒的小山堆一样,轰然砸落在地,此时他张扬的笑意还凝固于脸颊,可是身上的剧痛还有四肢不听使唤的震惊感早已经蔓延至他的心脉深处!

    居然就这样倒了!

    所有围观的魔族战士们简直睚眦欲裂,完全无法接受眼前突然出现的事实!

    狰狞的鲜血瞬间流了满地。

    这绝对不是八星天魔子不小心自己摔倒的!因为从他伤口中探出的赤红血线就像是有生命的魔物般让人灵魂忌惮。

    只是微微看一眼那些密密麻麻之血线,所有魔族战士就感觉到寒意涌上心头,众魔顿时纷纷后退,身怕自己也沾染到那带着邪狞之息的血线而后立即被它吞噬一空!

    “看!”

    不知道此时哪个魔族强者在队伍里低吼了一声,立即把所有魔族的目光重新引回姬天白的身上。

    此时姬天白那白衣飘然的背影已经染起血光,无数纷扬血线在他身侧是一闪而逝,不过那沉甸甸的血气却经久不息。

    血线只瞬间浮于姬天白身侧又瞬间消失,不过这一瞥已经足以让所有魔族狩猎者们明白到底是谁将八星天魔子报废并放倒在地板上!

    “是万劫!”

    “居然完全没有看到他动手!好狠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就是差距,对万劫来说,那八星天魔子的挑衅只不过是完全不需要放在眼里的沙砾,他甚至懒得出手,也懒得与他多费口舌!”

    “啧啧,太可怜了,要不是天魔子与天魔子之间有不得相互杀戮的禁忌,只怕现在这家伙已经死透了吧?”

    众魔的议论声完全向姬天白一方倾倒下来,而且看着那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的八星天魔子,目光中已经没有任何温度。

    此时在围观的魔族眼里,被姬天白血线所伤的天魔子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别人不知道万劫的深浅,同身为天魔子的他会这么有眼无珠吗?在万劫的强大和是不屑面前,他就像是一个自以为比天高却在地上翻滚的小丑,实在是可笑到不行。

    姬天白的身影瞬间在所有魔族狩猎者们的心中无限扩大,已经没有人再记得倒在地上的失败者。

    而那些与姬天白错身而过魔族强者们也不约而同轰然后退,令姬天白与妖娆脚下的道路瞬间变为六七丈宽。

    姬天白就这样带着妖娆,云淡风轻地飘入战功兑换大殿内。

    妖娆看着姬天白那挺直的背脊,耸耸自己的肩膀,暗中叹道。

    “哎,在魔族活着,的确也不容易啊。领个战功都这么麻烦,一句话说不对味,得拼命……”

    不过此话妖娆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她深知这世上与姬天白玩阴的人,基本上还没有出世。

    这矗立于魔城澜海中央的战功兑换大殿只有一层,不过占地面积却奇大无比,大殿内设制着至少上百间暗室,专门供从蓝原回归的魔族狩猎者们兑换战功。

    每个狩猎者可以按自己手里人族首级的多少来选择自己将要进入的房间。

    一枚人头就可以换取银币,不过通常没有狩猎者们做这种亏本的买卖,他们通常会积攒数量更多的人头去换取新的幻器或者某种修炼秘法。

    而战功超过一百的狩猎者就可以在魔族长老的房间内得到百人斩,二百人斩之类的头衔。

    有这样的头衔,他们在被魔主们招揽的时候身价会直线飙升,甚至亦有可能直接成为某位有权力有地位的魔主的亲卫队员。

    不过这些好处,通常也只有最地位最低级的魔族战者才会动心,那些城主之子,魔王亲属,甚至地位原本就崇高无比的天魔子们最渴望得到的是万金难求的修炼魔药或者进入魔族某个禁地修炼的机会。

    魔族的药师原本就比人族少很多,这极有可能是因为魔族原本的世界里根本没有“药师”这一说法,直到他们入侵初元后才仿制人族药师的技法,学会了利用药物来提高自己的身体素质和灵气纯度。

    所以药丹与前去秘境修炼的机会都是被魔族强者们最为看重的东西。

    妖娆与姬天白的兑换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无色秘境!

    不是因为秘境中有远比外界更精纯的暗力可供修炼,也不是因为秘境里可能还存在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宝,而是因为姬天白有六成的把握……曾经魔族战王魔幽就被囚禁在那里!

    姬天白没有犹豫,径直走入战功兑换大殿的最深处。

    走到这里,身旁可见的魔族狩猎者已经极为稀少,因为此处只接待战功过千的最强狩猎者们。

    战功过千。

    倒不是说姬天白的储物袋内有千枚人头,只不过他与妖娆所打劫的魔族强者们所猎杀的,通通都是人族诛神境甚至天人境的强者。所以首级数量不多,但计算出来的战功却极为惊人。

    “负责兑换战功的长老还没有来。”

    姬天白站在原地,瞟了一眼眼前那高大的门楣,淡淡地说道。

    别的房间早开始忙碌,因为整个澜海魔城内聚集了无数刚从战场回归的魔族狩猎者们,要把他们手里的战功都统计一次,得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不过现在涌入大殿的,也大多都是些战功不高的魔族狩猎者,他们急需兑换的药物治愈自己身的伤口,或者想拿到幻器与修炼秘籍后直接离开。

    那些真正强大的家伙们不愿与这些低等魔族战士们挤在一起,会先在城中酒馆里吹吹牛皮,或者找个小妞先好好发泄一下憋屈了数日的怒火。

    这么积极前来兑换上千战功的,只怕也只有姬天白一人。

    看着紧闭的大门,妖娆乖乖站在一旁,可不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再惹出什么妖蛾子,而小纳也老老实实地蹲在妖娆脚下,百无聊赖地划着圈圈。

    把小纳叫出来,完全是为了凑齐三人组队的人数。

    姬天白与妖娆站在门口等了一会,那一直紧闭的大门终于发出一道干涩的声响,而后吱呀吱呀地在三人面前打开。

    房间内也是一片幽暗,只有一些散发出荧绿色的夜明珠在照明。

    不过光线的晦涩,并不阻碍妖娆和姬天白视物。

    所以在大门打开的那一个瞬间,妖娆就扯着小纳的衣领,与姬天白不分前后地迈入房间里去。

    随着三人的步入,身后的大门又轰然关闭,无论是神识还是其它的任何旁人的视线都无法穿透此门悄悄伸入房间内部。

    这样足以保证每一次兑换的内容都只有兑换者与魔族长老知晓,严防他人抢夺。

    “想换些什么东西?”

    待门扉关闭的那个瞬间,一道威严的声音自房间正中央的长桌后发出。

    经过小纳的翻译,妖娆自然明白这威严的魔语中包含的意味,只不过令她微微蹙眉的是……这声音听起来好熟悉!

    妖娆抬头定睛一看,顿时被长桌后魔影给雷得一头黑线!

    “我擦!希多家阴魂不散!”

    她甚至下意识地伸手扶了一下额头,因为出现在眼前的战功兑换长老,赫然正是老希多本人!

    老希多不愧为魔族铁血的战者,无论何时何地身上都一丝不拘地穿带着铠甲,面容隐藏于玄黑色的面具之下,头顶三叉魔角直直向天顶冲去,天青色的大氅拖曳于身后,厚重得犹如铁铸。

    这幅模样,与妖娆之前在希多城看到的一模一样。

    姬天白此时还浑然不觉妖娆的惊诧,依旧如常向前走去,把怀里的储物袋打开,直接丢在了长桌之上。

    怀里带着这么多人族强者人的首级,就连姬天白自己都心情烦躁,只想将它们快些脱手。

    “让我来数数。”

    看到大张的储物袋,老希多也没有过多废话,而是直接低头把自己的神识没入其中,认真计算起来。

    此时这老魔头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的模样……似乎早已经把妖娆忘到九霄云外。

    所以妖娆也便没有与老希多打招呼,而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等待计算的结果。

    以她的预计,姬天白与她所抢来的战功绝对不属于历年来狩猎盛会的高战绩范畴,不过因此战因有人族大能干预而成果大范围缩水,所以怎么说以二人战功,想换个进入秘境修炼的机会定是绰绰有余。

    ------题外话------

    天气一冷,就天天更想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