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7:一个无耻的折中办法

037:一个无耻的折中办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战功两千五百,有女魔队员加成之后战功为两千七百五十。”

    过了不多久,希多城主就把自己的神识从姬天白的储物袋内收起,而后认真地说道。

    “想换什么?”

    希多城主看向姬天白的脸,并没有因为他是天魔子而语气有半点奉承。

    姬天白眨了眨眼睛,其实来澜海魔城之前已经粗略计算过储物袋里的首级数量,与希多城主报出来的数字没有什么出入。

    以一千战功可换秘境修炼机会的条件,妖娆的心愿一定可以达成。

    “无色秘境。”

    姬天白简练地报出自己的要求。

    听到这个回答,隐藏于玄黑面具之下希多城主的嘴角顿时微微上扬。

    他以魔指在粗糙的桌面上轻轻叩击,而后更加简练地回答。

    “不够!”

    好无情的宣判,登时噎得姬天白一滞。

    “怎么不够?一千战功换取秘境修炼的机会从来都是绰绰有余的!”

    完全没有想到得到的是这样一个结果,姬天白立即大声与希多城主理论起来。

    能在狩猎盛会上达到一千战功的魔族战士简直少之又少,若是他以两千七百多的战功还不能换取前往无色秘境的机会,那魔族四大秘境的门槛也太高了!

    “一千是说一个人的战功,你若不是组队前来,交出一千战功,深渊四大秘境无色,无形,无骸,无欲任你挑选。”

    希多城主掰着手指把魔渊四境通通给姬天白数了一次。然后指向他身后的妖娆与纳多多。

    “只不过你是组队前来,所以三人之和,还差个二百五十。”

    此时希多城主义正言辞,仿佛在兑换战功的问题上一步都不会退让。

    姬天白的目光顿时一沉,心中暗把眼前的魔族长老记在了心里,准备日后有机会一定想办法阴死他丫!

    区区二百五也不四舍五入一下,难道不知道他“万劫”在魔族上层的影响力么?

    “这魔族长老太古板,一点都不懂得变通!”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姬天白从来不会让任何人看出自己心中所想,所以并没有因此而向希多城主流露出不悦的表情,而是突然伸手捏起纳多多的衣领,把这个苦逼的小魔仆“咚”地一声直接丢向黑暗角落。

    一个黑色的流星顿时划过天顶。

    下一秒纳小仆直接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做完这件事后,姬天白风度翩翩地拍拍手,再次转头对希多城主展露出他那无懈可击的笑容。

    “现在我们不组队了,我与这女魔,一人上交战功一千,交取进入无色秘境的通行证。”

    指着妖娆,姬天白从唇间吐出一个个清晰的字眼。

    这等小事,又如何能难倒姬天白?

    反正妖娆召唤纳多多本也只是为了凑齐三人组队的人数,现在无法达到战功条件,丢开纳多多,两个分别进入,效果不也一样?

    看着姬天白那势在必得的态度,希多城主面具下的笑意陡然更加狰狞!

    果然是聪明……他在心里暗道,不过嘴上却言:

    “不可!”

    希多城人咄咄逼人地说道:

    “你们来兑换战功的时候就是三人一起来,我身为魔族长老,总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吧?”

    “若是什么人都能恣意抢夺队友战功,把孱弱的同伴无情地丢在角落里,并侵占他的功勋,那我族尊严,天地纲伦何存?”

    拍着桌子,希多城主轰然站起,他那一身天人五衰的威压瞬间展露无疑,登时掀飞了身后两尊巨大的花瓶。

    摆设品爆开的碎片在房间内横飞。

    站立的魔族,远比姬天白还高两个头,居高临下地冷冷盯着姬天白的俊脸,就像是一座铁铸的无情山峰一般。

    姬天白双眸一缩。

    在魔族里天人五衰境的魔族长老他看得多了,只不过像眼前这样对他出言不敬并大放厥词跟他谈“纲伦”的硬骨头,他还是头一回见到!

    魔族不是历来都恃强凌弱么,现在把什么“我族尊严”与“天地纲伦”挂在嘴边,不是可笑么?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魔族长老,与我方便,日后也会得到我的方便,看来他要不就是想法过于守旧,要么就是我在魔族竞争者们的嫡系长老!专门来找我碴的。”

    “罢了,与他理论已经没有意义,不如抹去他记忆,操纵他神识将秘境的通行令牌夺到手走人?”

    霎时间姬天白的心里只升起这样一个念头。

    打量着眼前威压浓烈的“铁塔”,姬天白也拿不准自己有几成把握完成这样偷天换日的计划!

    不过明的玩不了玩暗的,历来都是姬天白的拿手好戏。

    有妖娆站在身侧,纵然时时想要力压妖娆一头,不过在这种为共同利益而奋斗的时刻,姬天白百分之一百五相信妖娆的实力。

    他若发难,妖娆一定支援!

    这么想着,姬天白的手掌内立即升起一股诡异的力量,似要抹除此间一刻之前产生的所有记忆。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身后突然跳出一个人影!

    “吓!没想到妖娆比我还急!”

    正当姬天白以为妖娆已经出手的刹那,令他诧异的一幕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妖娆止步于魔族长老的长桌前,拼命地眨着眼睛。

    “希多城主大人,您不记得我家公主殿下了么?”

    此时被姬天白甩去一旁的纳小仆捂着脸,幽幽飘荡而来,弯腰站在妖娆身后,同样不卑不亢地向希多城主看去。

    “我家美蓝公主说了,这狩猎之战的战功兑换水份太大,您若真是看重这战功的数字,那么她现在就可以出门杀几个狩猎者把他们手里的战功抢来充数。”

    “不过她也不愿意伤及无辜,您看我们上交的战功都不是一般平民,而是,喔……该死的人族诛神境以上强者首级!”

    “这等品质的杀戮战功,难道还不足以换取一此上面的区别对待么,要是同样以斩杀平民的要求来衡量我们这些真正舔着刀尖过来的战士,那不是伤透人心的事么?”

    “我们可是真正经历过生死的魔族战士!”

    “我们在天空与人族精英死战到底,别的垃圾们却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捡篓子,悄悄收割我们攻打下来的人族主城平民。结果他们换得上千战功,我们却连一个进入秘境的机会都没有!”

    “看看我主人身上的伤口,哦!小心肝都碎了,我主人娇嫩的小手现在都变成了什么模样?”

    “若以她的实力,其实不保护魔族大军,也跟在冲锋者身后捡战功,又岂只得到区区一千的功勋?”

    “结果现在反是懦弱者战功超过我们,这要我们哪里甘心?”

    “我族长老若以无情负我热血,那日后我们心就再无荣耀可言!”

    小纳尽心尽力地复述着妖娆心中所想,声泪俱下,令闻者通通鼻头一酸。加上妖娆此时大眼睛水汪汪,一脸委屈的小样,简直有秒杀所有生灵的力量。

    妖娆也是被逼急了,所以才跳上桌子与希多城主打亲情和苦情牌。

    离第四枚陨骨只有一步,她必然不可能止步在这里,而希多城主看上去又像是一个铁面无私的家伙,完全拒绝姬天白的商议。

    所以此时她只能靠套近乎,装可怜看看事情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何况我们在蓝原还救了您家蠢儿子几次,您想想若是让我家公主这样抱憾离开,您心里过得去么?”

    嗔怒地向希多城主看去。

    纳小仆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有些夸张的魔族俚语甚至于姬天白都无法熟练掌握。

    他使出生平最强吹牛逼神技,把妖娆吹到了天上,其它魔族狩猎者贬成了蝼蚁。若是希多城主此时真的还不讲情面,那他就畜牲不如可以直接找个地方把自己撞死!

    “咳咳……”

    姬天白顿时一阵闷闷咳嗽。

    完全没有想到妖娆还会把她的坑爹大法带到魔族来,纵然无法亲自使用魔族语言,但是有纳多多的帮助,她的表演依旧那么富有杀伤力。

    许多没有见妖娆无下限地装可怜,姬天白此时都有五内重伤,一口气顺不过来的感觉。

    他也委实没有想到,妖娆居然与这兑换战功的魔族长老曾经打过交道。

    “智商正常都不会被妖娆骗到好不好?这种低级伎俩!”

    姬天白的眼底闪过一丝鄙视。而后心想:

    “还是直接抹除记忆的好!”

    而就在姬天白皱着眉头准备重新实施第一个计划的时候,被小纳絮叨得已经呆滞的希多城主突然狠狠地一拍自己的掌心,大吼了三声好!

    “好!好!好!说得太好了!”

    “要是老子不给你们开个后门,老子简直不是魔啊!”

    希多城主的吼声震天,在密闭的房间内来回激荡。

    “我倒!”

    姬天白的额头上瞬间掉下无数黑线,差点被眼前不受控制的场面给雷翻了!

    难道身为女子就这么有优势,挤挤眼泪,鼓鼓小嘴就能心想事成?

    小纳与希多城主的对话还在继续。

    “不过还是不能让你们三人以战功二千七的基数进入魔渊无色秘境,毕竟老子也只是个办事的,每一笔战功都被记录在案,若是上面查起来。老子可不好做。”

    希多城主语速极快地说道。

    “但是我这里还有一个折中的方法能让你们达成心愿,就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接受了!”

    听到希多城主已经松口,妖娆便长舒一口气。

    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希多城主的言辞间必然还有一个“但是”,不过事情已经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妖娆思量着只要对方提出的附加条件不是很过份,她都可以容忍与接受。

    “什么折中的方法?”

    小纳拖着长长的尾音,阴阳怪气地问道。

    “给你们换一个战功高的队友!”

    希多城主狞笑着说道,声音未落,他的大手已经狠狠向身后一抓,黑暗的秘室内原来还隐藏着一道暗门,随着老希多力量的爆起,他身后的暗室也突然房门大开,而后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就直接被他给扯到了妖娆与姬天白的面前!

    小希多缩成一团,极为不好意思地弱弱打量此时目光已经快把他吞掉的妖娆和姬天白。

    “喏,带着他,把你们那魔不魔,鬼不鬼的家伙换掉,还是三人成队,算这上家伙的战功,你们去无色秘境的条件就达到了。”

    希多城主厚脸皮地狞笑道。

    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极度不要脸的家伙!

    狩猎之战能兑换的最佳好处就是去魔族深渊秘境修炼,不但秘境中灵气充沛,能让挑战者修炼速度成倍增加,而且最重要的是,四大秘境中还有很多秘宝没有被人挖掘过,可以说如果运气好的话,在秘境中有所斩获绝对抵得上平时里闷头苦修上百年!

    知道他儿子那点战功离前去秘境修炼的要求差得老远,但是他一点都不惶恐,甚至于在妖娆与姬天白出现之前,就已经为小希多想好了这场把他随意塞到某个魔族强者队伍里的恶毒计划!

    结果他亦没有想到自己第一个接待的就是“美蓝”公主与“万劫”天魔子。

    老希多在看到二人的第一眼,就立即决定这个冤大头就由二人来担当!

    强行塞给别人,还不如塞给已经有过些交道的老熟人!何况美蓝又是个靠得住的女魔修,希多城主本人也对她十分感兴趣。借此机会,让小希多与她陪养些感情更好!

    反正妖娆与姬天白,就是被人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给算计了!

    “你丫!”

    听到老希多这坑爹的要求,妖娆顿时气得差点冲上前去撕破他老脸!

    见过不要脸的,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刚才还义正言辞拒绝任何游说也摆出五毒不侵绝不放水的敬业态度,现在怎么立马换脸把他的儿子强塞给她们?

    这不是赤果果官二代以权谋私么?

    妖娆呲着牙,眼睛里迸发出凶残的小火星!她此行进行无色秘境是要寻找幽姬的,而且自己的身份在天天与魔族相处的情况下也极容易暴露,所以小希多这个拖油瓶,她万万是带不得的!

    被父亲牢牢举起,像强送品一般在妖娆面前摇晃的小希看着她眼中怒火,立即弱弱地缩了缩脖子,不敢与妖娆的目光对视。

    其实冷汗早已经流了小希多一背,不过看到父亲为自己安排的居然是“美蓝”公主一行人,小希多心里也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种“死就死,不过碗大一个疤”的豪情。

    只要能与“美蓝”公主多待一些时间,并进入魔族最高等的禁地无色秘境中历练一番,他的一生还有什么遗憾?

    “喔!父亲都老无节操了,老子也要不要脸到底!”

    梗着脖子,一边吞口水,小希多一边闭着眼睛脸颊上扬起英勇就义的表情,并继续保持缄默。

    “我不同意!”

    姬天白一拳头砸在桌面上,顿时在那被魔息加持过的长桌上砸出一个深深的拳印!

    这一击的力量极大,因为若是换了寻常魔族狩猎者,只怕使出自己吃奶的力量也不可能毁损战功兑换大殿内的任何装饰物,可是姬天白只用了一拳,就在长桌上留下了个深深的坑口!

    见此坑口者,都会被他的力量狠狠震慑。

    妖娆此时也想说同样的话,这老希多提出的折中办法,实在是太无耻了!

    可是老希多早已经预料到“美蓝”与“万劫”此时这激动异常的表现,在二人扭曲的面容和隐隐躁动的杀意之下,希多城主只是狞笑着又直接吐出了一句话。

    这一句话,立即让姬天白身上腾起的罡风瞬间消失于虚无!

    “你们若同意老子的这个安排,那么老子手里无色秘境的地图,送你们使用!”

    姬天白完全被这句话给降服。而妖娆此时却完全不明白无色秘境地图能为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于是依旧命令着小纳誓死反抗。

    “我同意!”

    就在妖娆和小纳与希多城主据理力争之际,姬天白尖锐而且激动的声音突然在妖娆身后响起。

    这清亮的声音顿时震得妖娆一滞,而后她便面带诧异地回头去看情绪激动的姬天白。

    姬天白的应允,扫除了弥漫于整个房间内所有剑拔弩张的气息。

    “但是我怎么知道你所说的地图是真是假?魔族历史上,并没有任何魔族曾经完整带出无色秘境的地图,那些在无色秘境中修炼过的大能,亦对此讳莫如深!你这老家伙要是欺骗我,我们岂不是赔大了?”

    此时姬天白还在极为细致地向希多城主寻问地图的真假。

    纵然他心里对希多城主所说的地图已经心痒难耐,但还是要防着希多城主使诈!毕竟这种所有魔族大能都极度渴望得到的东西绝对是个烫手货,魔族历史上还从未听说有谁握着这样的宝物!

    “姬天白!你疯了!”

    妖娆看着姬天白,以秘语立即呵止他不正常的行为。

    如果带着小希多进入秘境里,那么她们的麻烦可大了去了!

    “妖娆,你不懂!”

    一边等待希多城主的回答,姬天白一边不耐烦地回答妖娆的质疑。

    “无色秘境的外围都被魔族强者探知完了,所以纵然有些坚难,在外围修炼保命是没有问题。”

    “不过一旦想进入内部寻宝甚至去找当年魔玲经过的断魂崖,那么天人四衰大能,存活的几率只有不到一成,纵然你我联手,这等生存机会,也不超过四成。”

    姬天白所说的生存机会数值之低,低到妖娆瞬间寒从脚入!

    煤球!才一成,四成……这不等于直接说:你们去死吧!

    “只有手握内部地图,我们活着出来的概率才会大于百分之五十,这百分之十……你要是不要?”

    姬天白斜着眼睛瞟向妖娆,立即看到妖娆抽搐的眼角。

    她们又不是去秘境外围打打座修炼一番就心满意足的魔族大能,她们搞不好真要把整个秘境内外都仔仔细细摸一番。若真有所谓地图的存在,还真是省下了不少麻烦。

    “啧啧,万劫啊万劫,看来你对我族历史还了解得不是很清楚。”

    希多城主的声音再次响起,手指在姬天白面前鄙视地摇摇。

    “我希多一脉,自上古时代就是魔族贵胄。当年四大秘境的开发,就有我先祖的参与!希多先祖率众开拓的……正是无色之境,所以秘境外围的所有宝藏,都经过我先祖的手。”

    “完整秘境地图,真是由他老人家私藏下来,从未示于外人眼前的秘宝!”

    在妖娆和姬天白面前,老希多开始大言不惭地吹嘘起自己一族的“光荣”历史,最后还不忘记相当有底气地补充了一句。

    “如果你们进入秘境后觉得老子的地图有假,把我儿子杀了便是。”

    甩着手里提着的小希多,希多城主凶残地承诺。

    “咳咳咳咳!”

    被老爹当成货品的小希多顿时剧烈咳嗽,差点没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憋死!

    看来小时候的传闻是真的,当年他老娘是魔族一枝花,与许多魔族城主关暧昧,所以他一定不是亲生……嗯,一定不是亲生的!

    妖娆瞬间把眼张得铜铃般大,第一次听说有人主动,自愿,而且强硬把自己儿子当人质的……

    看来希多父子,的确无愧于奇葩的称号!

    “这个担保不错!”

    姬天白心中暗笑,原本拿到地图之后他亦没有想到要留小希多的命,纵然答应带他前去秘境里,但是倘若他坏了他与妖娆的事,或者看了不应该看的东西。

    他就一掌将他击毙!

    反正他老爹自己都说了……可以杀!

    “好吧,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所有魔都知道无色秘境地图有多珍贵,为何时隔数千万年,希多家没有其它人利用过地图的好处为自己谋求力量?”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若是希多城主给不出一个完美的回答,那么姬天白也不会同意交易继续!

    “因为看不懂啊!”

    希多城主想都没想就直接脱口而出,而后又摇晃起小希多的脖子叫道:

    “快,臭儿子,给他们看看!”

    被老希多命令,小希多顿时乖乖地一拍自己的脑门,而后一道青光直接从他的眉心中迸发而出!

    ------题外话------

    地心引力很好看哦…下周再找个时间去看看饥饿游戏。灭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