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8:箭鱼箭鱼,我是囚鸟

038:箭鱼箭鱼,我是囚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天啊!

    从小希多眉头中激射出的是一幅以青光幻化的立体地图!

    山水楼阁,一切景物都栩栩如生,只不过通通微缩百倍以上,自小希多为中心向外辐射。

    辐射的范围约莫一里路,其它地图场景皆隐藏于浮光中,显然不会在此时完全呈现于妖娆和姬天白眼前。

    老希多也太狠了,居然把无色秘境的地图直接烙印在了小希多的脑海里,此时小希多直接变成了一本活地图,若是姬天白想在半路变卦,那么只要他敢动小希多一根手指,他便会失去方向,在秘境里为小希多陪葬!

    “这老狐狸!”

    姬天白一皱眉头,看向老希多的目光顿时更加冷凝,对手也不是一个吃素的家伙,难怪那么大言不惭地大包票如果地图有假,他们大可杀了小希多泄愤!

    敢以小希多性命打赌,就是自恃此图为真,二人若想在无色秘境中获得最大的好处,必然会竭尽全力保护小希多周全!

    说杀谁敢杀?

    这如意算盘,打得实在是太好了!

    此图不但有实景微缩,一些看似寻常的小道上甚至还标注了文字。

    妖娆走上前去仔细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难怪老希多说此图无魔能看懂。因为那些标注的文字……分明使用的是人族古通语!

    人族古通语,与现世人族文字有一定区别,虽然她和姬天白对古通文字无阅读障碍,不过相对于魔族而言却有极大麻烦。

    本来捉一个人族一起去探索秘境已经很难,毕竟寻常人族战神根本无法承受秘境中的力量,更何况还需要找一个熟悉人族古通语的人族大能同行并令其心甘情愿被驱使,那简直更加难上加难。

    所以希多一脉干脆把这份地图一直保留了下来,既没有让其它魔族知晓,也从来不曾自己使用。

    “想必以万劫殿下的出身与学识,解读这些文字并不是难事。”

    此时希多城主的声音又开始在妖娆与姬天白的耳旁回响。

    “所以我们希多一脉也算与二位有缘分,既然利益可以共享,为何不在狩猎条约允许的情况下,愉快地合作一把呢?”

    这老魔头的言辞,深深地打动了妖娆的心。

    虽然小希多张开地图的时间很短暂,妖娆只是略微打量了一眼,但是以她深厚的符学,她不难感觉到那看似寻常的羊肠小道内其实蕴藏着极为高深的技艺!

    此时她有点后悔没把空空贼老头带入驭兽环里。

    因为有些秘境道理,初看之下平淡无奇,再看后突然惊觉有些意思,三看后只觉得眼光缭乱,情不自禁心弦被其拔动,而连连凝眸,背脊上的冷汗却已然渗出,打湿衣衣服。

    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毫不防备地真行走在那些诡异又玄妙的道路上,只怕也没有十成把握能全身而退!

    此时见到了地图,才真切地懂得姬天白为何对其势在必得!

    因为无色秘境实在凶残,有此图在手,成存机率何止激增一成?

    小希多投影出的地图,以其精妙和凶煞向妖娆与姬天白证明,如假包换,绝对物有所值。

    前去无色秘境,小希多能得到紫魔海任何修炼圣地都无法提供的精纯黑暗灵气,同时妖娆与姬天白能更有把握找到幽姬的下落。

    诚如老希多所说,这是双方都能赚得盆满钵盈的好买卖!

    之前老希多也不曾想把祖上的地图拿出来当砝码谈判,因为以小希多现在初入天人三衰的底子而言,能随便把他塞入一个战队里坐在无色秘境外围打打坐,就已经受益匪浅,只不过在看到实力强大又与小希多有羁绊的“美蓝”以及人族出身的“万劫”天魔子之后,老希多才多动了个疯狂的念头!

    你们是否能把无色秘境内的所有秘密都打破?

    地图虽然珍贵,但放在无法解读他的人手里,不过也只是废纸一张,能遇上人族出生的天魔子与实力惊人女魔修的机会非常稀少,错过这一个让地图发挥作用的机会,下一次再想聚集更强的同伙,实在是太难了!

    “我尊敬的女主人说……她同意了。”

    小纳站在妖娆身后,尽心尽力地表达着妖娆心中所想。

    原本在老希多说出有地图存在之后,还在反对的也只有妖娆一人而已,现在连她也妥协,那么三人之间就再也没什么需要解决的矛盾。

    小希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却暗自担心一会儿离开自己的父亲,美蓝公主会不会因为被父亲威胁而更看不起他。

    而与此同时,希多城主却一脸笑意,灭哈哈地指着妖娆身旁的纳多多说道。

    “那让这个家伙躲起来,你们三个重新组成一队吧!”

    毕竟三个魔族一同走入战功兑换秘室,却又四人一起离开,若被其它长老们看到不好交代。

    所以老希多此时才会这样建议道,反正秘室里有得是暗室或者柜子,让那个被踢出队的家伙躲过风头再悄悄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用,我是主人的召唤生灵。”

    纳多多一声怪笑,立即化为一片烟雾向妖娆飞驰而去,瞬间萦绕于她的左臂之上,以没有轮廓的黑光模样存在。

    这是魂主的第二形态,若是纳多多不想旁人看透自己的容颜甚至于感知到自己的气息,只要这么附着在妖娆身侧就好。

    从黑光中传出的声音依旧狗腿子气息十足。

    不过他的突然幻化却引得老希多一阵诧异,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接近真魔的魂系生灵,而且这小仆的狡黠,睿智,坑爹……无一不证明着他逆天的通灵程度!

    而且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偶然的数个须臾中,他甚至还不经意地感觉到此魂身体内部队某些令他灵魂悸动,血脉翻滚的魔威……

    “那不是寻常魔魂!”

    “帝美蓝也不是寻常魔族公主!”

    这么想着,老希多把手里的小希多直接丢向前方。

    “好了,加了你的战功就刚刚好三千以上,你们三个可以拿着前去无色秘境的令牌,滚了!”

    从长桌某个被加持几重锁的大抽屉里取出三枚小小的黑玉令牌向妖娆,姬天白,小希多分别丢去后,老希多就轰然坐下,开始不耐烦地向三人挥手,示意他们速速离开。

    这么长时间才解决一件团队战功的问题,若是他门外的其它天魔子和魔族强者们等久了,他很难向上面交代的。

    被老希多半威胁半强塞地换了一个队友,妖娆与姬天白自然没有心情客气地与他说“再见”,手里捏着黑玉令牌转身就走。

    只有小希多迟疑了一下,对着自己的父亲深深一鞠躬,而后匆匆地跟在了妖娆与姬天白身后。

    秘室的大门再一次轰然开启。

    三人鱼跃而出,对于澜海魔城再无挂牵,一心只想着快点前去魔渊深处。

    可是妖娆没有发现,在此大门打开之后,正等候于门口的第二位战功兑换者……赫然是一位紫鳞魔族!

    想当初她在大风领上见魔族用人类性命祭旗,她的泪水还有她与泠的挣扎通通被此紫鳞魔族看见。

    而且她不曾想象,此魔看似瘦小,其实实力完全不在小希多之下,所以也是大风领狩猎大队的先驱战者,在妖娆,龙觉,呆子,泠,邪冰拉开防御战线之前就已经冲过了蓝原北境。

    而且因其屠杀人族平民毫不留情,所以死于他之手的百姓就已经超过千员,达到了在最后一个房间内兑换战功的机会!

    妖娆从来不知此魔的存在,而此魔却非常在意妖娆的身影!

    所以在看到战功兑换秘室的大门轰然打开,她向自己迎面走来的那一刻,紫鳞魔族下意识地向旁侧一跳,将自己的身影完全隐藏于浓烈的黑暗里。而后以晦涩又幽暗的目光,一直默默打量着妖娆的背影完全消失于大殿冗长之通道内。

    “喂!瘦子,你发什么呆?你不换战功,老子去换了!”

    看到紫鳞魔族的发呆,立于他身后的另一个狩猎者顿时不满地大吼起来。

    “我换我换,不要急嘛兄弟,我去去就来。”

    紫鳞魔族被身后的魔族喝醒,立即堆笑着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而后一一溜烟小跑着冲入了再次打开的门扉内。

    依旧是希多城主接待,送走妖娆,姬天白和自己的儿子之后,老希多又恢复到了那个认真又尽职的兑换长老身份。

    “都是平民的头颅……”

    老希多皱了一下眉头,心下厌恶异常,不过嘴上依旧毫无波澜和感情地说道:

    “战功一千零三,不过有十七枚并不是活人头,是死后从坟里挖出来凑数的,不能记在战功里。所以你战功不足一千,没有资格来我房中。”

    “并且有作弊的嫌疑,再扣除你五百战功,滚去其它地方兑换你的奖励吧!”

    直接从那脸色瞬间苍白似纸的紫鳞魔族储物袋内抠出五百平民首级,甩着爪上干涸的血块,老希多将那干瘪了一半的破袋子直接丢在了紫鳞魔族的脸颊上!

    确如老希多所言,为了充数,他是匆匆于被沙暴召唤回魔界的最后时刻,挖了些死人填补他战功不足一千的缺陷。

    虽然他有错,但这也不能完全怪在他的头上,因为这一次的魔族狩猎大会,是提前结束的好不好!

    这战功兑换长老的眼睛实在是太毒辣了,而且给出的惩罚……着实太重!

    一挥手就扣了他五百战功,又减除十七枚充数的人头,此时他只剩下四百八十六分战功,如果去别的房间继续兑换,得到的好处活生生少了大半!

    这让他如何安心?

    此时矗立于长桌前的紫鳞魔族满头是汗,魔指已经深深地刺入自己的掌心里,他对力量的追求早已经穷凶极恶,若是这一次在狩猎盛会的战功兑换中没有拿到最大的好处,他的修炼速度又将会被活生生拖慢。

    “不!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又惊又怒,只不过忌惮着希多城主恐怖的威压与在魔族的地位,这紫鳞魔族根本没有半点发难的权力和底气。

    所以压抑着自己内心早已经熊熊燃烧起的怒焰,紫鳞魔族又努力在自己脸颊上挤出一个生硬的笑脸。

    “嘿嘿……大人,这位大人,战功中混杂着死人首级我完全不知道,也许是战斗的时候只在意着杀敌,小人才无意间闯下这等大祸,小人不是有意要欺瞒大人,还望大人能高抬贵手,放小人一马。”

    看来不仅是妖娆,那些心思狡黠的魔族狩猎者也会对希多城主讨价还价。

    “这事没得谈!”

    希多城主无情地把手一挥,准备将此魔赶出自己的房间,再唤下一位进入。

    其实魔族上层根本就没有规定有欺瞒行为就必须罚人头五百的规定,但是他就是看那些把战火引到平民身上的魔族小辈不爽。

    就算所有人族都算是敌人,但是以强大的力量去收割无辜百姓的生命,完全与他所追求的强大之心背道而驰。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刻,情急之下的紫鳞魔族,却突然把牙一咬,把心一横,呵止了希多城主的下一步行为。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此时紫鳞魔族的五官已经扭曲起来,他不能容忍自己在这里阴沟翻船,无论用任何办法,他一定要让对面的战功兑换官对自己回心转意!

    于是鬼使神差地,这紫鳞魔族居然说道。

    “小人的屠人战功虽然没满一千,但是听闻只要能在狩猎大会上做出非凡的成就,就能获得特殊的奖励?”

    不错,狩猎大会是有这样的规定,比如刚才姬天白与妖娆,上交上的通通都是人族诛神强者的首级,其中甚至有天人三衰大能的头颅,理应战功加成百分之三十。

    不过这个好处,希多城主却为了自己的小心思而完全没有向二人透露,不然他的儿子又哪有机会加入到那两个变态的队伍中去?

    也不知道紫鳞魔族是打哪里听到了这些并没被公开过的秘密。

    “是的,你有什么非凡成就?”

    不能不按规则做事,所以纵然厌恶,但希多城主还是操着鄙夷的语气对紫鳞魔族问道。

    若让他人发现他不喜欢杀戮人族百姓甚至还心存对他们的怜悯,那可是九诛当斩的魔族大罪!

    希多城主再给了紫鳞魔族一个机会,了想他也说不出什么好东西!

    “我……发现了魔族中的几个叛徒!”

    双眸内闪烁着幽幽红芒,紫鳞魔族一字一句地说道。

    他本想把这个信息默默地保留一段时间,待自己确认清楚后再向魔族上层汇报,但是现在他又实在是想要进入秘境修炼的机会,所以干脆卖眼前的长老一个人情,把他所知的所有,通通抖露出来!

    “一些魔族强者,在大风领祭旗的时候流下血泪,对人族蝼蚁的死亡表示出强烈的伤感和愤怒。甚至冲动想上前解救!”

    “哼,这不是我族中败类又是什么?”

    “若是她们实力弱小也就罢了,可是我们自大风领起航进入蓝原的狩猎者们听说后继部队遭遇到人族无名大能的疯狂绞杀,死伤达九成以上,比西线的陨亡率还高一倍!”

    “这些败类却活了下来,若她们不是实力卓越,就是本就与人族有着私下勾搭!”

    紫鳞魔族一字一句激愤无比地说道!

    “现在我又发现,她们甚至与我族内地位崇高的天魔子结识,若是真让这种心怀二心的败类接触到我族最上层的机密,那么放任她继续嚣张,我族利益必被她严重伤害!”

    这可是魔族重罪!

    魔族绝不允许内部有子民成为人族的奸细,是以当年魔幽与司徒清在一起后起誓放弃在魔族的所有地位荣耀财富,净身而出,并承诺永不助人族侵占魔疆,永不透露半点与魔族有关秘闻都未能得到魔族上层的原谅。

    对人族亲近,并产生怜悯之心……罪当立斩!

    不但自己会死,而且“背叛者”的所有亲友都会受到牵连,这是比在魔族相互残杀更重的刑罚!

    “你是想说,以亲近人族之罪来控告一位魔族极强者?”

    坐在长桌后的希多城主霍然站起,面具后的双眸闪动着幽幽鬼火,似极度收敛,可是一眼望到尽头,可以看到吞天的大火正在他的灵魂深处疯狂燃烧!

    他一字一句地反问道!

    特别是那“亲近人族”四个字,咬得分外坚定清晰。

    顿时被希多城主骇人的威压震得矮了半截,那紫鳞魔族直接蹲在地上,浑身是汗,一脸惊恐地抬头仰望面前塔山一般存在的巨擘!

    他第一次了解到魔族长老与自己实力之前的差距,他原本以为自己只要努力就一定会达到那样的高度,可是此时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品味魔族长老的强大,他才肝胆俱裂地发现,在对方的目光之下,自己就他妈是一颗随时都可能绷裂的小石子。

    “是……是……是……”

    牙尖打颤,紫鳞魔族此时完全无法完整而清晰地吐出自己的话语,一个“是”字足足憋了三口气才挤出牙缝。

    “是谁?说!”

    就像是海风呼啸一般,希多城主的天静大氅突然扬起,而他本人却如掠起的巨大山岳,向着紫鳞魔族当空压来!

    好恐怖!

    好似下一秒,紫鳞魔族的身体就会直接在希多城主的威压之下四分五裂!

    在这种情况下,紫鳞魔族顿时连讨价还价的勇气都通通被榨干,立即惊魂失措地指着紧闭的大门,气都不赶喘地回答道:

    “就是那个女魔!现在又与万劫勾搭上了,快阻止她!她是背叛者!”

    美蓝!

    希多城主双眸顿瞪得浑圆!

    听到紫鳞魔族口里吼出的答案,立即心脉大震,而后他再上前一步,蓦地蹲下,直接将巨大的铁面伸到那已经浑身颤抖如筛糠的紫鳞魔族耳边。

    “谢谢你,给老子提供了一个这么有用的线索!这个消息,你还没有向其他魔族长老提过吧?”

    希多城主此话声中带着威严和蛊惑的力量,完全束缚了紫鳞魔族的灵魂,令他心魂完全对其开放。

    “没有。”

    在半迷魂的状态下,紫鳞魔族无意识地吐露着自己的心迹。

    “那就好,你可以去死了。”

    希多城主最后一句话,像是锐利的剔骨刀一样,突然狠狠地刺入此魔心脏!

    只见紫鳞魔族双目骤然瞪大,而后有血色于疾速扩大的瞳孔内溢出。七窍流血……瞬间生机断绝!

    希多城主的下手好狠啊!直接把这紫鳞魔族的经脉与心肺完全震碎,瞬间死得不能再死。

    甚至于死亡有多恐惧他都没能好好感受,紫鳞魔族便瘫倒于地,身体渐渐冷却。

    “呼。”

    长舒一口气,希多城主抬起头来,虽然面具遮蔽了他的容颜,但是他一双魔眸中跳动的厉火还是出卖了他起伏不定的心情。

    他一生杀孽无数,就算是葬送一个小小魔族的性命也无关紧要。

    可是不知道为何,此时他会心绪有些混乱。

    显然他出手帮助妖娆堵上紫鳞魔族之口,并不单纯是因为从这紫鳞魔族口里证实“美蓝”也是一个与他和小希多一样,对魔族之战持有不一样看法的魔族异类。

    希多城主缓缓站起身子,有一种阵角被打乱了的感觉。

    他迟疑了很久,甚至忘记自己还正肩负着核对战功的职务,而是一个人站在黑暗的角落里沉思了很长时间。

    终于,似下定决心之后,他直接挥出一层魔息,包裹自己的身体,令任何神识都不能探入自己身侧五米,而后伸出自己的左臂,以小刀在左臂壮硕的肱二头肌上轻轻一划。

    居然自残身体!

    魔鳞立即在他那把神兵之下轻易地一分为二,鲜血直流,伤口径直延伸至骨骼处。

    好像对自己这番举动已经习以为常,希多城主面不改色地丢下小刀,将自己的右手魔指伸入左臂伤口轻轻摸索,很快便从肌肉和骨骼的连接之处……

    取出一枚极小的深紫色传讯水晶。

    深紫色的传讯水晶无论在人族还是在魔界都极为罕见,因为它无视任何禁忌,可以互通人族魔族地界,甚至秘境和一些小型异度空间都无法阻止它的信息传递!

    捏着紫水晶,希多城主轻轻说道:

    “箭鱼箭鱼,我是囚鸟。”

    ------题外话------

    最后一句话标题党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