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9:神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过这水晶再怎么罕有,也不至于令希多城主要切开自己的身体来隐藏。

    只能说他要隐藏的并不是传讯水晶本身,而是水晶那一侧不能让任何魔族知道的对话者。

    而且明显二者间的对话带有极大的隐蔽性,对方代号“箭鱼”,而希多城主自称“囚鸟”!

    不顾自己还在流血的伤口,希多城主目光灼灼地等待着紫水晶那一头人的回复。

    滋滋滋……

    紫水晶上先是升起一阵杂驳的噪声,而后色泽终于被希多城主的黑暗灵气点亮。

    一阵长长的沉寂之后,传讯水晶的那一头,终是传来苍老而沙哑的魔音。

    “很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囚鸟。”

    看来此时说话的人,就是水晶那一头那个代号为“箭鱼”的神秘人物。

    知道箭鱼的话向来很少,希多城主在他语必之后,立即一字一句地接上。

    “我的儿子,自主产生了对战争质疑的想法,鉴定结果,战力三级,觉醒意识三级。”

    说此话的时候,希多城主心中涌起一股骄傲。

    “这太好了!值得培养,你终于有了继承者了!”

    这次没有等待,紫水晶的那头很快就传来箭鱼欣喜的叹息。只不过叹息之后,箭鱼的话峰又直接一转,瞬间变得沉重起来。

    “又有一个同伴悄无声息地失踪,很有可能已经暴露甚至死亡。”

    箭鱼苍老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奇异的力量,好似能让人下意识地屏息凝气,认真聆听。

    “现在组织里有可能存在叛徒,所以你一定要小心隐藏,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我在内。”

    “记住,这也是对你的保护,囚鸟。”

    每一次对话前,箭鱼都会重复这样的要求。因为时至今日,希多城主完全不知道神秘的箭鱼在魔族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甚至也不清楚与箭鱼接洽的还有几位像自己一样的神谕者?

    组织内成员通通都是单线联系,为了保护所有在暗中努力想改变这个世界的异端魔族们。

    而他们组织的名字,就是“神谕”!

    天知道这魔族内部的异端组织存世多长时间,又自谁而发起?反正希多城主刚接触到组织的时候,只有箭鱼与他接洽。

    “是的,箭鱼,我会小心。”

    希多城主默默点头,而后又一次想起自己儿子站在战功兑换殿前,毅然转身的场景。他在儿子的转身中,依稀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模样。

    厌恶战争和迷茫……是觉醒的第三阶段,值得观察。

    索问与挣扎甚至疯狂,是觉醒的第二阶段,值得拉拢和引导。

    而坚定不移地质疑现世魔祖,希望以自己之手创造出新的天地之魔,才是真正第一阶段的神谕者!

    希多城主自己就是一个离经叛道的家伙!在一生杀戮和亲友的死亡中,看到了不一样魔道的异端邪派!

    从战火中,他没有体会所谓魔族的荣耀,他看到的只是一代又一代魔族子民的死亡和没有尽头的绝望。

    这让他质疑,却并没有如现在这般坚定。

    直到他接触到雷界的秘密。

    他的师傅,也就是将“囚鸟”之名传给他的那位睿智的老者……死在了雷界里。

    因为他与师傅一起修炼的幻术,有着灵魂共鸣的作用。

    所以在师傅身死的瞬间他看到了……曾经被他奉为真神般的第一魔祖,无情吞噬自己信徒们的黑暗真相!

    从此,他心中的信仰完全坍塌!

    年轻时用热血和生命来信奉着的“神明”只不过是一个虚伪的怕死鬼!为了自己生命的延续,让一代又一代魔族子民成为他的食粮。

    这真相残酷得让人疯狂。

    曾经的神死了,所以他们自称为“神谕”!

    因为他们听到了真正魔族神明的召唤,没有战火,没有私欲,没有第一魔祖强加在身的杀戮意愿。

    他们的内心,有新的神明升起!

    自从师傅在雷界被吞噬之后,希多城主就彻底化身为“神谕”组织中新一代的“囚鸟”,只服从“箭鱼”的安排。

    这是师傅留给他的使命!

    神谕者们从事的,是寻找第一魔祖无情真相的秘密行动,以不伤无辜为前提,意在尽快结束人族与魔族无休止的战斗。

    他们化解魔族内部的动乱,保护魔族中有良知的强者,以各种手段破坏人族与魔族之间没有意义的战争。

    这些的想法在魔族被视为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同族立即抹杀。

    但这是神谕者们抛弃第一魔祖后唯一的使命。

    为了此星火可以传承,所有神谕者们都细悉心教导着自己的继承人。

    这些继承者也许是神谕者的亲人,也族是偶然在战场上遇见的天赋卓越又意识开始觉醒的魔族孩子。

    他们都会跟着神谕者暗中学习灵魂共鸣的方法。

    一旦师傅因为实力过于优秀而被雷界召唤进行大乘雷霆的洗礼,那么最后继承者一定会亲眼目睹师傅的死亡,从而彻底与第一魔祖决裂。

    因为想要让心中对第一魔祖无比敬畏崇拜的魔族后裔从灵魂深处产生对第一魔祖的质疑,任何言语都苍白无力,只有以这种血的洗礼!

    希多城主在天人四衰时才遇上自己的师傅,在天人五衰渡劫的时候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继承者,所以他接连两次拒绝了雷界的召唤。

    没有继承者的他,可不想白白当鲜肉给第一魔祖吞噬。

    现在,他自己的儿子,终于有了觉醒的意识。

    希多城主可以笃定,就算小希多无法亲眼看到代代魔族强者在雷界中被第一魔祖吞噬的场面,但是自己手里收集的那些历史真相,也足以将小希多培养成一个合格的神谕者。

    听完希多城主的汇报,箭鱼又恢复了他冷静的语气,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地说道。

    “好的,你找到继承者的消息我已经备案了,如果你遭遇不测,我会亲自从你踏足过的地点把你的继承者找出来,悉心培养。”

    标记新的继承者是一件大事,因为能自主产生对魔祖质疑的魔族后裔实在是太稀少,而且神谕者生活在一种极危险的环境之下,就算没有预见下一秒的危险,箭鱼和希多城主还是习惯性地计划着自己身死后的每一步安排。

    “最近没有特殊行动,你小心隐藏并观察。”

    箭鱼在一番交代之后,准备着结束与希多城主的对话。

    不过就在“箭鱼”想要掐灭传讯紫水晶的当口。希多城主又吞吞吐吐地说道。

    “我还有一件事想汇报。”

    “说!”

    箭鱼把他的简练贯彻到底。

    “我好像同时找到了两位继承者。”

    希多城主语出惊人!

    “除了我的儿子与我有过长期接触之外,最近我又新遇上了一个优秀的孩子。”

    “她觉醒等级暂不确定,因为强烈表达过对魔战的厌恶和对人族平民的同情,所以我认为她的自我觉醒程度至少在三级以上,而且战力……咳咳,说出来不怕吓到你,她战力至少在二级,并契约稀有召唤物!”

    “二级!”

    紫水晶那头的箭鱼震惊了!居然战力比“囚鸟”的第一个继承者还高!

    被神谕者们观察的弟子们,有专门的术语来划分战力等级。

    这个组织因其隐藏于魔族内部的危险性和特殊性而要求所有成员的战力都必须达到极高等级。

    域主以下的战神,没有机会被神谕选中,因为就算觉醒者在域主以下出现,由于他们被培养成能独当一面强者的难度太大,很少能为组织所用。

    只有域主与诛神境的魔族战士,才勉强被定义为有希望触及天道的种子,被组织界定为战力四级。

    天人一衰到三衰,因为已经迈入天人境界,对天道有所顿悟,被视为三级水平。

    比如像小希多那样的后辈,年轻不大却已经迈入天人三衰初级,这等战力已经超过箭鱼的要求和期待。

    天人四衰与五衰,因为数量更加稀少,而且实力远远高于天人境前三阶段,被视为二级战力。

    这样的强者,鲜少在继承者身上出现,比如希多城主此时正在评价的“美蓝”!

    这等天人四衰以上的魔族大能,能自我觉醒反抗第一魔祖意识的概率并被拉拢的机会非常小,也许数百年间也不会出现一位。

    所以此时听到“囚鸟”的汇报,“箭鱼”立即陷入了震惊中!

    “你确定第二位继承人,真有二级战力?”有些质疑地,箭鱼第二次确认。

    “当然确认,而且仿佛她自己也悄悄建立了自己的势力。”

    想起美蓝公主初到希多城的时候身旁那些强大的护卫,希多城主顿时把心里的想法通通一吐为快。

    “所以刚才我没来得急申请,先把某些有可能对她造成伤害的不良因子给抹杀掉了,但这件事,才是我向你汇报的真正原因。”

    希多城主此时极为质疑妖娆的身份!

    因为她那帝美蓝的身份的确是假,而且她的背景和一切到现在依旧是一团迷!

    她……身上带着什么秘密?

    看着已经倒在地上死透的紫鳞魔族,希多城主心情繁杂。

    曾经无论如何寻找,他都找不到任何一个合适的继承者,而现在却一天之内,见到了两个!

    “她……会不会是其它人的继承者?”

    听到手中紫水晶那头没有回话,希多城主顿时小心翼翼地又问了一句,这是他能想象到的关于“美蓝”身世的最可能猜想。

    此时他没有看到,紫水晶那头的魔族老者双目有些失神。

    沉寂良久,箭鱼的声音才再一次缓缓传出希多城主手里的紫色水晶内。

    “囚鸟,你不记得了,寻问其他神谕者和他们的继承者的实力,已经超过你的权限?”

    箭鱼的回答立即令希多城主郁闷地皱了皱眉头。

    他很好奇好不好?

    毕竟长久以来,他只与箭鱼一个上线对话,若不是心中的信念极强烈,只怕他早要质疑是不是整个“神谕”组织里,其实在活动的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丁?

    也许箭鱼就是整个神喻组织之中,唯一一个一级战力的魔族巨擘。

    超越五衰巅峰的存在……涅槃!

    就在希多城主胡乱猜想的瞬间,手里的紫水晶那头突然又传来苍老的声音:

    “不过这一次我告诉你……”

    箭鱼难得地温柔轻笑起来。

    “所有我手里联系的神谕者继承人,实力都没有到达二级。想必这第二个继承者的战力水平,也只有当年的你能媲美。”

    “如果她真如你所形容,幻阶到达天人四衰与五衰之间,那么她一定不是已经被探知的继承人。”

    “你这次……很有运气。”

    箭鱼难得地透露组织内部的消息,顿时令希多城主极为欣喜!原来自己找到的,真是一个从没被组织探知过的魔女!

    比得到任何秘宝还要开心,而且精明的希多城主,还在箭鱼的言辞中听到了一些特别的暗示……“你手下的神谕者?”

    希多城主把眉头一扬,顿时贱笑起来。

    “箭鱼,这么说来在组织里与你一样的上线还有很多?”

    此时这魔头已经肆无忌惮,反正今日破了很多界,借着箭鱼心情好,他真想多挖点东西出来。

    组织内部到底是什么模样?

    “咳咳……囚鸟,你得意忘形!”

    苍老的咳嗽声传出,箭鱼在生气。

    “下次不与你说这么多废话了,你记住,现在我交给你的任务……是保护两个有可能是继承者的小辈的生命安全,在不暴露组织存在的情况下,你可以越界行事,必要时来寻求我的帮助。”

    “不过在没有确定第二个继承者是不是可靠前,不要轻易接触!”

    “只有百分之百确认她不是奸细并意识达到一级左右,才允许你以组织的身份进行接纳……毕竟她,不是你看着长大的孩子,我们要谨慎行事。”

    “放心,这个我知道的!”

    撇撇嘴,希多城主知道自己此时拥有了两个小辈的守护重任,这份不再孤单的感觉已经令他更加兴奋与期待。

    至于神谕组织内部的人数和秘密,箭鱼不说就算了,反正现在的他已经不太上心。

    可是就在他将要熄灭传讯紫水晶的时候,箭鱼的声音突然淡淡再次传出。

    “孩子,你不寂寞,我们有……比你想象中更的多的同伴。”

    不是一个上级对下级,而像是一个长辈对至亲的孩子在慈祥地叮咛。箭鱼从来没有在希多城主面前展现过这样有血有肉的一面。

    留下这么一句话,希多城主手里的水晶才完全失去光芒。

    希多城主顿时一滞,而后突然被巨大的幸福感轰透心房。

    若不是早已经熟悉箭鱼说话的方式,此时他真的要怀疑传讯水晶那头的“箭鱼”已经换了一个人!

    箭鱼今日对他透露的隐秘,比之前整整三十年都多!

    希多城主不知道,在水晶那头的魔族老者放下水晶,掐断传讯之后,他又自顾自地呢喃了一声。

    “囚鸟,你的小囚鸟,如今也有继承者了……而且一次来了两个。”

    “你若有灵,保佑我们在有生之年,看到希望之光吧!”

    魔族老者一边把头埋在衣领下低吟,一边轻轻地……消失在了微风里。

    把紫色传讯水晶塞回自己的皮肉之下。

    希多城主在伤口涂抹了一些绿色的药汁,伤口立即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愈合起来。

    魔族强者的愈伤能力真不是盖的,不一会儿就恢复得连疤痕都没留下。

    甩了甩手臂上的血,希多城主立即又摆出一幅严苛战功审查长老的嘴脸。

    意气风发,一挥手指,希多城主弹开了久闭的秘室大门,而后威严地吼了一声。

    “下一个!”

    在他的吼声过后,不一会儿就有一个高大的黑鳞魔族狩猎者左顾右盼地走了进来。

    只见这大块头的黑鳞魔族狩猎者第一句话先询问道:

    “咦,我之前进来的那个瘦巴巴的家伙去哪了,怎么没有见他进来?”

    “喏……死了。”

    也不避讳已经死去的紫鳞魔族,希多城主将他的尸体一脚踢出长桌,任其骨碌骨碌滚向门口。

    “嘶!他他他……他怎么死的?”

    这黑鳞魔族狩猎者登时大叫起来。

    “怎么死的?哼!”

    希多城主立即从鼻子里哼出一股热气。

    “这小子用死人头来糊弄本尊的眼,妄图鱼目混珠蒙蔽世人以换取本不属于他的战功!这简直是战士们的耻辱!”

    “垃圾!该死!该死!毫无战者的尊严!”

    希多城主的嗓门越来越大。

    “所以老子杀一儆百,有种你们这些门外的,继续来诓老子啊!”

    房门没有关,紫鳞魔族的尸体还有希多城主那杀气腾腾的身影所有魔族战士都看得一清二楚!

    所有魔族狩猎者们顿时被吓得面如土色,第一次明白战功的审核居然如此严格!

    轰!

    一声巨响,簇拥于此门之外的魔族狩猎者们顿时撒开脚丫子瞬间跑了四成有余。只有一些希多城主脸熟的天魔子还有实力卓越的魔族后辈还一脸兴奋地站在原地不动。

    就连那已经站在他桌前的黑鳞魔族都吓得脚跟一软,直接四肢着地,头也不回地爬出了房门。

    靠!

    作弊谁没做过啊?可是在这房间里作弊,会死哇……

    “喂!小畜生,你去哪?”

    希多城主又气又怒,原本只是想把紫鳞魔族的非正常死亡给掩盖过去,却没有想到直接轰出了这么多没有用的作弊孬种。

    “我我我……我内急。”

    只有弱弱的回答声从远方飘来,不过那四肢着地的黑鳞魔族早已经爬得不知去向。

    “我日!”

    捏了捏自己的铁拳,顺带感叹一下魔族世风日下,希多城主又开始无奈地工作起来。

    然而此时,妖娆,姬天白与小希多一行人,已经来到了澜海魔城的传送阵群之上。

    缴纳了一定数量的金铢之后,他们向魔都进发,只有那里才有直接通向魔族深渊的传送通道。

    原本妖娆对魔都极为好奇,像人族社会一样,魔族也有专门统治着臣民的王族,只不过魔族内部高度统一,不像人族世界,光是神宗封神大陆上就林立着大大小小人族皇朝近十个。

    紫魔海无论疆域多大,却只有一个魔都。

    皇族后裔不少,都冠以“帝”姓,分布在初元魔族领土的各个角落,没有什么帝姓魔皇族对皇位狂热追求,因为更吸引他们的还是强大的战力而非管理愚昧又弱小的子民。

    所以最奇怪的现象是历届魔皇更迭,上位的魔皇都是“帝”姓中实力较弱的家伙们,因为打不过兄弟姐妹而后无奈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

    不过出身“帝”姓,却是所有魔族渴望而不可求的机缘,因为往往“帝”姓强者,都会自血统中传承一些特殊能力。

    不似朱雀,白虎,青龙,玄武四平行世界,魔族中天赋强者被冠以“帝”姓,而是在初元出生的“帝”氏,真的自出生起就有可能获得比寻常魔族更优越的身体条件。

    有魔族史学家曾称,“帝”血源自相当优秀的一脉古魔之血,血统高贵,无魔能及。

    是以只有帝血者,才能敏感地察觉纳多多身上惊人的魔祖血脉压力,不过自纳多多越来越精通魂道之后,他也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气息。

    此次来到魔族帝都只是借道,妖娆只站在传送阵群上匆匆瞥过眼前的黑暗巨城,但是依旧没有看到传闻中所说遍地金河流淌,无比奢华璀璨的场面。

    只能说比希多城更加雄伟,但是灵气依旧十分单薄。

    “看来的确如姬天白所说,紫魔海的地脉,已经无法聚灵。”

    妖娆心中闪过这个念头,而后跟在姬天白身后,走向传送阵群中最高高在上的一个台阶。

    其它传送阵上,不时闪过道道黑光,有魔族战神信步从黑光中迈出,也有魔族商贾带着货物瞬间消失在黑光之内。

    魔潮涌动,来来往往。

    只有那安放在高台上的传送阵看上去是那么地鹤立鸡群,孤傲冷清。

    没有魔族战者踏足此高台十米之内。而且经过此台之魔,向高台投去的目光中都充满着不加遮掩的狂热和渴望。

    与其它传送阵群只有低阶魔族管理不同,这不到二十米见方的高台四周,却足有一队铠甲魔军驻守。

    姬天白在前方行走,从容地向高台迈去。

    ------题外话------

    冬天开始长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