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0:黑暗长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虽然有魔族重铠护卫守护着通向魔族深渊秘境的传送阵,但是看到姬天白,妖娆与小希多向高台靠近,这些手握兵刃的重装战士却并没有出手阻拦。

    因为三人能畅通无阻地向高台靠近。

    除却本来就驻守于此地的魔军以外,只有天人境的魔族大能才能无视高台散发出的禁忌,使用台面上的四枚传送阵图。

    姬天白,妖娆,小希多从容的步伐,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实力。

    所以在看到三位强者“噔噔噔”踏上台阶的时候,所有围拢于传送高台四周的魔族战士们双眸间都突然爆发出狂热的光芒!

    他们知道眼前的魔族大能,必然是刚从狩猎盛会回归的魔族,并在那残酷的战场上获取到了惊天的功勋,才能换取前去无色,无形,无骸,无欲四大魔渊秘境修炼的巨大荣耀。

    四大秘境可以说是每个魔族战士们心中一个永恒的圣地。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所有能在魔族历史上留下浓烈一笔的巨擘们,一生之中至少有过一次秘境修炼的经历。

    不能说所有战士只要能碰触到四大秘境的门槛就会成为历史长河中不可磨灭的大能,但是所有威名长存之魔族巨擘都以年轻时代进入过四大秘境为荣。

    也许于现世,四大秘境所代表的荣耀已经远远超过它能为天人魔族强者带来的好处,不过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于年轻时赢得进入四大秘境的机会,依旧会得到所有魔族战士们最狂热的追捧和发自内心的敬畏!

    “魔威不朽!魔威不朽……不朽!”

    不约而同地,那些镇守于传送高台四方的魔族战士们通通以自己手里的长枪长戟的柄端敲击在地面,发出有节奏的巨响。

    这洪亮的啸声立即引起帝都传送阵群附近魔族平民与战神们的驻足远眺!

    “乖乖啊!有强者现身,要去四大秘境里了!”

    “不得了,老子今天看到的强者,搞不好未开就是我族某片疆域的大魔主啊!”

    一时之间商贾们忘记了吆喝,路人们忘记行走,只记得以直勾勾的目光盯在为首那个白衣飘飘的背影之上。

    与他身后那两个一身黑衣的同伴相比,那在魔族中鲜少能见的白色幻袍无比刺目嚣张。

    “享受这一刻吗?”

    跟在姬天白身后的妖娆突然勾起嫣红而蛊魅的红唇,轻轻地笑了起来。

    不过有小希多在场,她对姬天白发出的是一道秘语传音。

    看到高台下那些狂热的魔族子民,有那么一瞬间,妖娆甚至可以体会姬天白穷尽一生追求权力与名誉的那种执念源于何方?

    被弱者视为神明,有万众匍匐于脚下心甘情愿奉献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

    这的确极有诱惑力!

    “妖娆,你想多了,我是人帝。”

    姬天白轻轻地摇了一下头,而后一步迈上了最后一层台阶。

    高台之上,静静地旋转着四枚传送阵符。

    虽然说无色,无形,无骸,无欲四大魔族秘境都在魔族深渊内,不过四境并不连在一起,相反的……在地理环境和秘境内部上都有极大差别。

    姬天白,妖娆,小希多手里握着“无色”秘境的通行证,就只能迈入通向无色秘境的传送阵内。

    如果不小心走错了……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

    曾经就有某个愚蠢的魔族强者这样做过,不过世人也不知道他这样做之后到底遭遇了什么恐怖的经历,因为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一个魔族见过他的踪影。

    不过一般试练者绝对不会走错路,因为四枚传送阵旁都镌刻着无色,无形,无骸,无欲的鎏金魔语,而且传送阵的颜色与通行令牌的颜色也完全相同。

    此时姬天白所迈向的,正是与他们手里墨玉通行令牌色泽一样的玄黑传送阵中。

    看到姬天白的身影瞬间消失于黑光之下,妖娆抬头看了一眼萦绕于身侧的其它三枚赤红,天青,幽紫色传送阵。

    “不知道其它三种颜色,又分别代表无形,无骸,无欲中的那一个?”

    妖娆有些好奇,继而甩甩长发把这些与眼下事情不相干的想法抛于脑后,并紧跟在姬天白身后踏入无色秘境的时空甬道里。

    无论距离多么遥远,在时空通道中也不过弹指一瞬。

    很快妖娆便与姬天白,小希多一起落入了一片柔软的草地间!

    此时妖娆眼前的场景,立即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地面上覆盖的,不知道是哪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紫黑小草。

    与帝都高楼鳞次栉比的拥挤不同,此间是开阔草海。

    在踏足于此草之上后,一股莫大的虚弱感就登时疯狂地涌入妖娆的身体内,差点令她双膝一软,差点直接跪在地上!

    太惊人了!

    她的灵气,在这片天地间突然消失于无形!

    妖娆蓦地低头一看,而后看到自己足下大量黑色草叶亮起,并以疯狂的速度开始抽须发芽,大有一边剥夺自己灵气和体力,一边向自己身体不断攀附的趋势!

    这草吸了她的灵气!

    这可真是把妖娆吓了一大跳!

    想当年她在鬼域里,也是因为莫名的禁制而失去灵气,但那个时候至少自己的行动力并不受束缚,所以还有反抗的力量。

    可是现在要是被脚下黑色异草禁锢,那不等于被困在这片草海里无法移动,直到自己身体完全被黑草吞噬也没有脱逃的机会?

    那一枚枚小小的六叶草叶,此时在妖娆眼底疾速攀升,看上去如若妖孽一般。

    而就在此时,腰部以下已经完全被黑色异草覆盖的姬天白却果断地拿出了自己手里的黑色玉令高高举起。

    在黑色玉令出现的那一个刹那,那些缠绕于他下身的所有藤蔓顿时像是被烈火炙烤一般痛苦地蜷缩后退并迅速消失于无形,只剩下一干枯的细干还依附在他的衣袍之上,随着他向前迈出一步而瞬间灰飞烟灭。

    姬天白拍了拍衣袍下摆,立即只有些黑灰和金色的火光升起。

    原来那希多城主给妖娆,姬天白,小希多颁发的无色秘境通行证是这么用的!

    此秘境没有魔族大能看守,传送阵亦只需要幻阶水平达到天人境以上就可以自由通行。

    但是那些有着天人实力却并没有以战功换得四大秘境运行令牌的魔族强者们,打死也不敢轻易擅闯四大秘境入口。

    那是因为手里若无令牌,极有可能连秘境的门都没有摸到,就不明不白地死在入口处。

    无色秘境的入口,生长着世间罕有的黑暗魔草,其它三大秘境门前,一定也有着极为不凡的守护之物。

    “原来令牌是这么用的!”

    妖娆和小希多同时双眸一缩,而后立即分别摸出怀里黑玉之令。

    不过小希多是一脸拘谨,因为在三人里,他的实力最弱,已经被黑色长草几乎包成个粽子,除了还有一双鼻孔留在外面,就连双眼都被草叶遮蔽,意识已经开始迷离。

    而妖娆却是在摸出黑玉令的同时,另一只手直接狠狠砸在小希多头顶上,立即把勉强还维持着神智的可怜小希多直接敲晕!

    在自己身上长草被玉令逼退的同时,妖娆一把抢过被小希多高举的黑玉令牌,而后拼着最后一丝微弱的力量,将粽子样的小希多直接收入了驭兽环里。

    一气呵成地做完这一切,妖娆捏着两枚黑玉令牌,大口喘气。

    令牌虽然让黑暗长草再也不上身体上攀援,但依旧无法阻止地面长草疯狂吸吮灵气的诡异力量。

    看来在走出这片草海之前,妖娆干涸的气海都不会重新得到滋养。

    无法御空和召唤,体力也在不断散失,她得凭借自己的毅力走出去!

    “你在干什么呀!”

    姬天白惊愕地看了妖娆一眼。完全不懂妖娆此举有何深意。小希多可是他们的活地图,就算妖娆不想带着小希多一起踏足无色秘境,可是把他一直困在驭兽环里,地图要如何使用?

    “放心,不是囚禁他,就是借他黑玉令一用。”

    妖娆欣喜地看了手里的两枚黑玉令一眼,而后直接在脚下挖了一个地洞,将手中一枚埋在土下,并用符力进行了封印和隐藏。

    还好符力不受灵气消减的影响而大幅度削弱,只要精神力尚存,在这片黑暗长草中简单使用符术还难不倒妖娆。

    以妖娆对龙觉的了解,只要他答应的事情,就算比深渊缚龙还难做到,他也一定会来一试。

    虽然妖娆无法想象四天后与真龙召唤师们一聚的龙觉要如何来无色秘境寻找自己的足迹,但是既然看到这黑暗长草如此凶残,她也不可能不为龙觉万一真的来临而做些准备。

    至少……把保命的黑玉令,留给他一枚!

    看着妖娆在埋藏黑玉令时那唇角不自觉微微一扬,露出幸福笑意的模样,姬天白就没有来由地内心怒火熊熊向上燃烧。

    此时他已经猜到,妖娆这枚黑玉令为谁而留!

    “哼!来吧,我倒要看看,你龙觉有没有命来拿!”

    姬天白脸颊上闪过一道阴鸷,而后冷冷对妖娆喝道:

    “别浪费时间和体力了,要是等下你走不出草海。我可不管你!”

    纵有黑玉护身,在这片黑暗长草中所待的时间越长,危险也就越大,姬天白的呵斥对于了解危险的妖娆来说并不刺耳,所以把藏玉之伪装得无人能识出,只有龙觉会发现之后,妖娆立即起身跟在姬天白身后毫不留恋地继续向前迈进。

    这片黑暗的草海虽然广袤,但还算不上是无边无际,可以依稀看到远方山脉,还有一些荒废于草海中的上古遗迹。

    姬天白很笃定地朝着远山的方向走,是因为他一早就知道无色秘境有草海存在的事实,并悉知秘境外围许多隐秘,所以在进入无色秘境内部之前,小希多这本活地图的作用还没有姬天白大。

    妖娆沉默地跟在姬天白身后,灵气消失得一干二净令二人只能徒步前行,而且每向前一步,脚下的黑暗长草都会发出一道刺目的光芒,将二人的体力进一步消耗。

    这是进入秘境前的一种考验,因为真正的强者,就算是不修武技,身体也必须达到神幻器级的水平。

    尤其是魔族这种崇尚蛮力的世界,如果一旦召唤师失去灵气就沦为彻底废物,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只有身体素质强大无法召唤幻兽亦无法驾驭幻技后,依旧坚韧如钢铁……才有足够的资本进入无色秘境内收获所有魔族强者们都无比艳羡的宝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妖娆渐渐从四周被荒草覆盖的残垣断壁里看出了一些门道。

    “看出来了?”

    就在此时,姬天白幽幽的声音也从妖娆前方传来。

    这个妖孽般的男子,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一般,连头都没回就立即捕捉到了妖娆脸颊上一闪而逝的那抹繁杂神色。

    “嗯,看出来了,这里……原本是魔族入侵初元世界之前,某个人族超级门派或者宗门的圣地吧!”

    妖娆抬头环顾四野,而后轻轻感叹。

    “不错,应该是这样,不然此地的地图,也不至于以人族古语书就。”

    此时妖娆和姬天白所谈论的,可是一个大部分魔族长老,甚至那些曾经也进入过无色秘境的魔族巨擘们从来没有思量过的惊世秘闻。

    “把人族圣地,改为魔族秘境,可真是一个极大的手笔……也很讽刺!太古时代,这里一定培养出了众多人族精英,可是当年应该不会有人想到,千万年后,此处成了魔族温床。”

    妖娆心情繁杂地发出感叹。

    因为符术发源于人族,魔族对符,地势,灵气风水之说完全没有研究,但是经常接触符师的妖娆却不难看出脚下的草海不过是一个宏大聚灵福地的小小阵眼之一。

    远方二十七山脉,以正东第十四峰为最高,其余二十六峰,皆在十四峰西北两侧呈现出由高到低的排列趋势。

    这种众山拱王的大福地脉,妖娆只在古籍的传说中见过,现实中无论是上四宗福地还是其它世家宝地,都远远无法与此地之祥瑞恢弘相提并论!

    就算现在姬天白不知道无色秘境的具体地点,妖娆亦能从地势看上看出,此处最神峻的聚灵阵眼,一定就在远方最高之十四峰上!

    “世间所有元素,其实都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想当年无知的我们,在朱雀的时候还在断研究以什么元素克制什么元素的方法,可是如今踏到天人四衰巅峰的高度,已经微微看透元素的天道。”

    姬天白亦内心触动,发出了一声感慨。

    “只要足够强,元素之间也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所以此地福气转煞气,光能转暗力……都是魔族入侵初元时那些极为强大的魔王的手笔!”

    嗯。

    妖娆心中也认同姬天白的说法,凡是触摸元素本源的强者,都能或多或少体会姬天白刚才所说的那一席话。

    不过……

    “天人四衰?”

    妖娆微微咧嘴一笑。

    “姬天白啊,我们这么熟,不要再这样骗人玩了嘛,怎么着你都是要再入雷界的五衰强者了,还这么拘谨地忽悠个我干啥子?”

    从来都不信姬天白会把自己的所有力量暴露在世人面前,妖娆在心中粗略估计,姬天白此时至少已经步入五衰期,要不然也不会对第一魔祖魂力要更加加深而抱着那么大的惶恐和忌惮。

    “哦,还是你了解我。”

    姬天白回头一笑,顿时媚眼流波,颠倒众生。

    妖娆能想到就想到,他亦不在乎在妖娆面前遮掩什么东西,反正她就是自己的命中克星,与她斗,他不在乎这些细微末节的东西。

    二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边说边靠近眼前最巍峨的第十四座巨峰。

    脚下的黑暗长草越来越稀少,所以妖娆再次把被自己敲晕的小希多从驭兽环内放了出来,不过这一次,她放出的不只是小希多,还有一直在驭兽环内养伤的邪冰,泠,呆子,以及帝岚四人。

    人多总是好办事的,何况帝岚熟悉破阵,呆子灵威强大,泠符术不凡,邪冰好歹也可以打个酱油什么的……

    在姬天白面前,驭兽环可以储人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不过看着妖娆一脸平静地在自己面前掏出这么多同伴,姬天白还是微微脸色不良起来。

    加上纳多多,妖娆一边有五个帮手!

    就算他拉拢小希多,也不过区区二人,要是在无色秘境里与妖娆起了什么争执,自己只有找打的份儿啊!

    一想到这里,姬天白顿时更加凄苦起来。

    “这等逆天的作弊幻器,怎么不是我之所有物?早知道在朱雀时,穷尽一切方法,应该先把她这金环抢到手,这才是她实力日渐雄浑的立足根本!要是她此环里还带着阿斯兰特和先天等人,她简直可以在世上横着走!”

    目光落在妖娆粉嫩的左臂上,姬天白此时瞳内似想涌出鲜血。

    缠了一身黑色长草的小希多很快就在冷风的吹拂下重新苏醒过来,此时妖娆与姬天白已经行至高峰山脚之下,濒临草海边缘,所以长草对没手握黑玉令的外来者的束缚力在大幅度的减弱。

    以蛮力惊人的小希多的身体素质,此时挣脱长草已经不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不过被吸走的灵气依旧没能找到恢复的机会,所以此时的他,仍然气海干涸。

    “呜呜呜呜……我又没用地晕过去了么?”

    一抬头看到眼前已不再是自己晕倒前的场景,之前飘渺远山此时已经巍峨地耸立于自己眼前,小希多顿时一脸愧疚地拉起妖娆的小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嗷嗷道。

    “多谢美蓝公主再次救我一命,我……我……我……我以后再也不这么没用了!”

    曾经多么高傲的一个魔城少城主,自打遭遇妖娆以后,自尊心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极大摧残。

    若不是小希多内心足够强大,他都快以为自己是孬种一个,在“美蓝”公主面前把自己所有的面子都丢尽了。

    “不要客气,我家美丽又温柔的女主人,是绝对不会丢下你自己离开的。”

    此时猥琐的纳小仆也突然腾起身子,很关切地在沮丧的小希多肩头一拍,似在安慰他受伤的小心脏!

    真是狗血啊,真不知道是谁把小希多打晕之后又抢走了他的黑玉令牌?

    结果妖娆反而得到了小希多更愧疚的感激。

    妖娆抽搐着自己的嘴角笑笑,默默地忽略了小希多的表白。

    “啊!”

    就在小希多还絮絮叨叨地表达着自己内心之敬仰之时,他突然发出一声破了音的惨叫,这才看到妖娆身后四个被长草开始蔓延全身的男子!

    太惊人了!

    小希多顿时石化于原地,双眸瞪得犹如两个铜铃般大!

    这怎么可能?

    定睛一看,这四个魔族强者,不就是美蓝公主在希多城时身后跟随的属下么?

    很久不见,小希多还以为这些随从们都陨落在狩猎盛会或者被美蓝公主安排到了其它地点,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进入无色秘境之后……他会再次看到他们!

    这可是魔族最重要的四大秘境之一啊啊啊!

    这些没有黑玉令牌的家伙们,是怎么进来的?!

    小希多陷入癫狂,差点嘴角吐出白泡泡。

    “我主人的秘法,不要多问,问了你也不懂。”

    纳多多拍击小希多的力道陡然又重了三分,翻着白眼一脸鄙夷地看着小希多,好像在嘲笑他没见过世面。

    “原来是秘法……”

    某个被雷得外焦里嫩的魔族小愣头青年顿时深深地体会到“万劫”天魔子与“美蓝”公主的逆天与强大!

    原来有没有战功,只要他们开心便想带多少亲信就能带多少亲信前来!

    “你如果把这件事说出去……嘿嘿……你懂的吧!”

    小纳在小希多面前凶残地呲牙咧嘴,顿时令小希多双眸一缩,拼命地点起头来。

    谁都知道死人才不会把秘密说出去,在不小心看到了强者们的特殊秘技之后,若不想被杀死,就要表现出百分之五百的忠诚。

    “好了!快走!”

    姬天白皱着眉头吼道。

    此时妖娆把她那些同伴们通通唤出来的目的很明确,离完全没有黑暗长草的谷地还有三千米左右,她是想借着现在脚下已经开始稀薄的长草来磨砺自己同伴的体力!

    “讨厌的女人,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她的那些朋友们。”姬天白愤愤地在心中想道。

    ------题外话------

    伦家感冒了,不过伦家尊敬的麻麻大人最近养成了没事刷留言看的好习惯,所以我就直好留言有事去了,免得她担心…病来如山倒,头好晕,今天晚更了,还望亲爱的们见谅~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