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3:狐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向表现得从容的姬天白难得放声大笑。

    所以他一开口,顿时引得邪冰等人回头探寻。

    姬天白倒也不扭捏。抱着手里的石像在所有人面前一扬,而后就收入了自己的袖袋里。

    “这是轮到我头上的宝物,我就不客气将它收下了。”

    只是一眼,几乎所有人都看出那是一尊狐兽扑杀雕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既然被姬天白看上,他又似乎对石像十分再意,那么由他获取此物,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众人并没有表示反对。

    姬天白一脸喜色。

    此时他收入袖中的石像实在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他不知道其它人有没有眼力认出此物的价值,不过他却一眼看出,这尊石像中蕴藏着狐系战兽的某种战斗秘法。

    石像本身虽然不散发威压与灵气,不过凝神去审视石狐扑杀的这个动作,却会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被一股杀意笼罩。

    召唤师有召唤师的修炼秘籍,幻兽也有幻兽的修炼方法,只不过幻兽不像人族有那么多秘法可以记录在纸上流传于世,它们获得先辈们知识和记忆的机会只能通过血脉传承或者一些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

    此石像,就是狐族的机缘。

    相信这尊石狐扑杀神像交给九尾妖狐揣摩,有极大的机会令它获得一种新的狐族战斗秘法。

    一切幻器财宝都是假的,只有能化为自己力量的东西,才是最无上的财富。

    得此石像,极大地抚平了姬天白之前的憋屈。

    妖娆看了姬天白一眼,有些惊讶他会露出这样真实的表情。她认识姬天白这么多年,看过他很多表情,可是这一次,她才觉得自己是第一次见他笑。

    “应该是得到了称心的好东西吧?至于乐成这样么……姬天白。”妖娆在心里暗道。

    耸耸肩,她与小希多已经快挖掘到之前小希多所说奇怪能量波动散发出来的宝物了。

    脚下狐巢与断瓦簌簌坍塌,很快就露出一个深洞,洞内果然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气息。

    不过令小希多很不开心的是,这股气息与之前宝物被隐藏时并没有太大增加。

    如果宝物现在已经裸露在空气里,它能散发出的灵气还只有这样微弱的强度,那就证明它根本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好东西。

    不想让“美蓝”公主失望,小希多顿时趴下身子,对着深洞内用手一掏。

    第一把握着了些软绵绵轻飘飘的东西。

    小希多心里一阵好奇,立即把自己的爪子从洞里扯了出来,张开拳头一看。居然是一把黑乎乎的炭灰。

    这些轻灰被小希多鼻子里喷出的气一吹,顿时纷纷扬扬向天空飘去,一股香味升起,与此同时淡淡的能量波痕也在半空中散播开来。

    “不会吧!”

    感觉到飞扬于天空的能量波动,小希多直接傻眼呆立于原地。难不成他找到的所谓宝物……其实就是一把残留着能量的炭灰?

    太坑爹了!

    无数黑线顿时从小希多的头顶上掉下来,此时他肝胆俱裂,甚至于完全不敢看妖娆的双眼,生怕自己被“美蓝”公主刀子一样的目光瞬间凌迟。

    他刚才那么得意扬扬给“美蓝”公主找来的“宝物”,倒霉的居然是这种东西!

    可能此物没有被烧成灰之前的确是有用的物品,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已经烧成灰烬,散发出地表的,也不过是残余能量,半点用处都没有。

    看到妖娆被小希多扑了一脸灰,众人顿时憋得一脸通红,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

    原来妖娆也有这么倒霉的时候?

    “这是个假的宝物,不算不算!美蓝应该得到下一件宝物。”

    帝岚立即一边笑一边吆喝起来。

    事实也的确如此,随着炭灰的消散,那之前浮动于空气中的淡淡能量波痕也随着湮灭。既然“宝物”其实是不存在的,那么妖娆自然有得到下一件出土之物的权力。

    因为帝岚这么建议,所以所有人的目光立即“唰”地一声通通落在了姬天白的背脊上。

    无规矩不成方圆。之前众人都定好了轮流取宝的条约,所以在“炭灰”之后,妖娆理所应当得到的,是刚才姬天白从妖狐肚皮底下翻出来的石像。

    姬天白在小希多之后发现了一件宝物,可是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鬼知道还会出现这么乌龙的事件!

    承受着众人目光审视的姬天白简直欲哭无泪。

    明明是妖娆自己运气不好,抓了一把炭灰当宝物,可是为什么弥补妖娆霉运的代价,是要把自己已经到手的东西再交出去?

    姬天白的手指瞬间僵硬于自己袖袋内的石像上,而且目光也下意识地立即幽暗起来。

    脑海里的思绪开始疯狂运转,不过一息光景,姬天白的脑海里就立即推衍出数百条保住石像的方法。

    为了自己力量的增强,他对石狐扑杀像势在必得。

    无论是现在与妖娆撕破脸,还是先佯装交出宝物,日后再想办法夺回,他不曾考虑任何退让。

    可是就在姬天白心中酝酿出无数义正言辞的理由,想要反驳众人要求的时候,妖娆身旁的小纳却突然代妖娆发话了。

    “我家主人很喜欢地下这些炭灰,没有必要再多收一件宝物。”

    说完这句话后,小纳就乖乖蹲在地上,跟妖娆一起继续挖洞。并没有继续注意姬天白那张由白转青,又由青变红的那张脸。

    因为妖娆的表态,原本有些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息立即消失于无形。

    她明确地向所有人表明,自己对姬天白手里的东西没有兴趣。

    就连建议的发起者帝岚都只得耸耸肩飘向一旁,继续他的寻宝大业。

    所有人似没有把刚才发生的事放在心上,纷纷各自去进行自己手里的活计。

    姬天白愣愣地看着那低头挖土的妖娆,完全说不出话来。只有一甩长袖,愤愤地转身向前方冲去。

    此时他从迟疑的头脑已经乱成一团麻线!

    “是同情我?”

    “哼!妖娆那臭女人对我铁石心肠,哪有可能会对我产生同情这种心理?”

    “是想要恶心我?”

    “对!她一定是想恶心我来着,每次有她出现的地方,我就没有太平过。她看得出我对石像非常在意,所以就以这种方式极尽所能对我嘲笑!”

    “不……像她那么聪明的女人,完全明白与其恶心我不如将我手里东西取走更令我愤怒!那么她刚才不与我争抢,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可恶啊!什么原因?”

    姬天白怒气冲冲地疯狂向前御空,俊美的五官此时都紧紧地皱在一起,他甚至忘记了不得私自脱离队伍的约定,速度开满地轰然一人疾行而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姬天白已经远离队伍千米之外。

    小希多愧疚地蹲在妖娆身旁,觉得自己就是个没有用的饭筒,非但每次不能帮“美蓝”公主一把,甚至还总是给她带来麻烦。

    “没事,你去其他地方再找找。”纳多多把小希多挥开,让妖娆清净一下。

    妖娆看了看被小希多掏出的地洞,还有洞中满满旧物焚烧的炭灰,而后目光一凛,继续向灰下挖去。

    随着刚才那把炭灰的飘散,原本弥漫于洞内的能量顿时降低不少,说明之前散发出能量波痕的,就是这些已经完全看不出原形又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灰尘。

    妖娆原本也已经放弃了希望,不过转念又一想。

    不知道是什么宝物在烧成灰后还能散发能量,所以她又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情继续把手伸向地洞更深处,细心地摸索起来。

    黄天不负有心人,很快妖娆便在灰尘的底端摸到了一张纸片。

    从手感上感觉,纸片不过小半个巴掌大小,而且边缘有脆硬的触感,依稀是一张没有被火完全焚尽的残片。

    不过残片也好,总好过完全烧成灰的炭渣。

    所以妖娆触摸到废纸片的瞬间,立即把纸片儿从灰下捏了起来,而后拿到自己的眼前抖了抖。

    在她灵气的洗涤之下,沾染在纸片上的黑灰立即被震荡一空,而后显现出废纸本来的色泽来……

    半张黄纸!

    在看到那特殊的明黄颜色纸张的时刻,妖娆顿时大尺失色!

    “我的天啊,不会吧!”

    她双眸剧烈一缩,而后飞速地把纸符又倒了一个个儿。

    立即在废纸的令一侧看到了半个鲜红的字符!

    这特殊的纸质,这鲜血的字符落在妖娆眼里无比眼熟,因为她从于发财老头儿那里坑来的风符与雷符,正是长这个模样!

    只不过最让她惊讶的是,从那半个鲜红的字符上看,此符既不是风符,也不是雷符,而是第三种与风雷符纸同源而又作用不同的东西。

    “于老头?”

    捏着手里的半张纸符,妖娆顿时紧张地左顾右看,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从容。

    是自己太敏感了,于发财那个老头不可能先自己一步进入无色秘境,而后又疯狂地把纸符当垃圾焚烧。

    凡是知道纸符珍贵性的人,都不可能做出这等暴殄天物的事情!尤其是那贪财又吝啬的于发财老头是也。

    何况就连于老头本人手里,也从未出现过这样的黄纸符!

    看着脚下深洞里的炭灰,妖娆瞬间心痛得肉都在颤抖,若要把纸烧成灰烬,是要多少纸符,才能积累出这么多炭灰?

    纸符是一种特殊的物品,本身也不会散发灵气,只有在被毁灭之后,那些蕴藏于笔锋下的符力才会随着载体的破灭而留露出来,是以地下以纸符烧就的炭灰中夹杂着奇怪能量波动,但若是完整的纸符深埋于地,只怕就很难被人发觉了。

    幸亏妖娆对符术了解得比一般人深,所以她很快就做出了一种判断。

    “此地也许还有完整的纸符留存!”

    所以她顿时站起身子,而后张开自己的神识开始在方圆百米之内来回搜寻。

    其实在寻宝的时候,张开神识去探查坚硬物体之后隐藏的宝物是遗漏最少的一种方法。

    只不过无色秘境实在太大,若想一直大张神识把每一个边边角角都摸个一清二白实在累人。所以大家都是在基本能确定自己附近有宝物的时候才会使用这种方式。

    妖娆知道自己现在要探查的……并不是有灵气波动的东西。所以她极尽所能地努力辨析神识中出现的所有物品,想从它们的形状上看出端倪。

    十息光景……

    十个呼吸已经足够妖娆把方圆百米内的秘境来来回回看个十几次。最后她锁定了三处可疑的地点准备一一探查一次。

    第一个,是一处厚实的墙面。她的神识仿佛很难穿透。

    所以走上前去,妖娆一拳直接轰击在墙面之上,她肉身之强悍,令蛛网一般的裂痕很快就自她的粉拳下开始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轰轰轰!

    随着岩石的剥落,很快就有一片诡异的蓝色石脉出现在妖娆的眼底。

    “喔,原来是何铬金属。”

    妖娆淡淡叹息了一声,世上的确存在着一些能阻拦神识穿透的天然金属,而何铬金属就是其中一种。

    因为不放心,妖娆继续用破天指在金属矿脉上激出一个小洞,顺着洞口向内继续延伸自己的神识,发现依旧什么都没有才作罢。

    第二处是位于天顶一个隐蔽在阴暗角落中的暗格。

    突出天顶,高悬于众人头顶,也不知道是天然形成还是后天被人创造,专门用来放置宝物的地点。

    妖娆一跃而起,顷刻到达天顶突起物旁侧,起手为刀,对着突起物就是一击。

    咔嚓一声。突起物顿时一分为二,而后露出了它丑陋黑色石皮之下那犹如珠母贝壳般七彩流光的内壁!

    妖娆盯着那美丽的暗格内壁,微微扬了扬长眉,看得出来,此暗格的内壁显现出似野兽身形的轮廓。

    从妖娆之前所见来联想,不难推测出此暗格原本是用来放置姬天白手里那尊石狐扑杀雕像而用的!

    所以说它曾经的确是一个敛宝之地,只不过在满地黑翼妖狐死灭的时候,那尊狐像并没有被收回此处,并且刚刚被姬天白带走了。

    “还剩下最后一处。”

    此时妖娆并不气馁。相反地,从暗格的存在证明黑翼妖狐群具有极强灵智,那么如果妖兽们曾经真的拥有纸符,那么它们一定会把纸符藏起来!

    妖娆向已经被姬天白翻了一个个儿的黑翼妖狐王走去,巨大的兽尸占地近百米。如果此兽在活着的时候,一定不可能允许外来侵入者们在它的地盘上如此肆无忌惮地搜刮宝物。

    不过现在妖娆已经举起巨狐长尾,向狐巢深处走去。

    狐巢是松软的,因为通通由不知名绒草和陨落于无色秘境中的魔族大能们的骸骨搭建。

    所以妖娆不需要把整个狐王尸体移开,就能在巢穴的缝隙中向前行走。

    一直向下,妖娆眼前开始闪动一抹抹明黄的色彩!

    “果然在这里!”

    妖娆心跳加速,而后看到无数完整的黄纸符被悬挂在那些绒草交错的根茎之上!

    “呜呜呜呜!”

    几只为了躲避陌生来客的幼小妖狐都机智地蜷缩在此地,躲在它们老祖宗的尸体之下,显然是最安全的一种选择,这里不会有外来者的神识入侵,又能温暖地酣睡。

    看到妖娆向它们靠近,几只小狐立即畏惧地连连后退,其中一只头顶生长着白色顶毛的小家伙却被妖娆一把抱起。

    此时妖娆十分好奇这些被藏在狐巢内黄纸符的来历,可是没有人能回答她的这个疑问,那么她就只能问问这些小狐狸了!

    手指轻轻覆盖于小狐狸的头顶,妖娆的神识利落地刺入妖兽记忆深处。

    然后她看见,一只巨大的老狐狸,没事就喜欢收集这些黄纸符来焚烧着玩,只不过当大量纸符一起燃烧的时候,从炭灰中升起的烟尘里会带着一股不可形容的是天道气息,而老狐狸也会借着那些蜿蜒在自己眼底的天痕来感怀天道!

    “好……奢侈!”

    看到小狐狸的记忆片段,妖娆禁不住狠狠扯动了自己的嘴角一下。这死去的黑翼妖狐王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居然把如此珍贵的黄纸符当柴火烧着玩!

    这些纸符里当然蕴藏有天道,因为无论是曾经的风符雷符还是现在这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第三种符都能唤起极大能量。

    只可惜老狐狸并不是符师,无法参透符中深意,只能借其大量燃烧后散发出的残破意境来提高自己的眼界。

    从小狐狸的记忆里妖娆也看得出来,这纸符原本就是无色秘境中的产物,它家老祖都是经年累日在自己的领地里把它们一一收敛在一起,而后藏在自己的老巢中。

    “走吧,再过千年,你也是黑翼妖狐王。”

    已经再也没有什么想知道的东西,妖娆把手里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小狐狸抛回它的同伴里,而后素手扬起大风,把那些挂在草叶茎蔓上的黄纸符通通卷入了自己的驭兽环内。

    现在她心里不但对无色秘境充满好奇,同时还无法抑制地不断回想起与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于发财老头。

    也许黄纸符通通都是上古时代那些实力尺人的符师老祖们智慧的结晶,但这些东西应该都留存于如无色秘境这等极别非常之高的远古遗迹内。

    就算于老头不是从无色,无形,无欲,无骸之类的魔渊秘境中将宝物盗出,他那些财富和秘宝也一定源于什么极凶险的地方。

    像于发财那等实力如渣又没有同行者的无赖强盗,是需要多大运气才能坐拥那么惊人的财富的?

    妖娆一边想一边走出难闻的狐巢,而就在她刚刚踏出之刻,耳边突然就响起了姬天白那低沉的吼声。

    “你们快来此地,有些东西需要你们看看。”

    姬天白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些繁杂而又说不清楚的意味,所以各自分散于各处甬道内的众人们立即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向姬天白靠近!

    “走。”

    妖娆一跺脚,带着小纳就向前冲去。

    看来姬天白在刚才愤怒之余,的确是冲出去老远,妖娆足足疾行了半柱香的功夫,才再次看到邪冰,呆子,泠,帝岚,小希多的背影。

    虽然妖娆是最后一个到来的,但显然众人也刚停下脚步。

    此时姬天白站在一座巨大的石碑面前,右手捏着自己的下巴已经陷入沉思。

    而除了他面前的那一块,这巨大的石室内,还依次摆放着其它六座巨大石碑!

    七坐石碑依次摆开,呈环状排列,却并没有完整地闭合为一个圆。

    由低到高,显然此时姬天白已经站在了第四枚高的石碑面前。

    “你快去看看。”

    看到妖娆到来,姬天白立即向她指着第一块碑石说道。

    看姬天白那么认真的表情,不用他继续多说,妖娆与众人立即向第一石碑冲去。

    印入眼帘的,是一副极为简单的人体运气之图。描述着召唤师修炼幻力时周身大穴与气海的位置。

    这是召唤师入门级的图像,只不过眼尖的妖娆在看第一眼的时候就发现,图中所示的穴道,不只一百零八,而足足多出五十几处!

    “这是怎么一回事?”

    被这好似修炼方法其实又与自己生平所知完全不一样的人体之图浴深深地吸引着灵魂,妖娆立即全身心地沉浸在了第二枚石碑中。

    第二枚石碑比第一枚石碑还简单,根本就没有标注出所有穴道,只是以八道自上而下贯穿四肢和躯干的脉络来表示运行灵气的方向与路径。

    妖娆只看了一眼,立即大惊失色。

    因为自朱雀到初元,她所使用的一直是白虎迦南大帝星辰回路的去运气方法,虽然曾经有些时候也觉得同时修炼所有经脉反而负担太重,不利于力量暴击。但是自打步入天人境再无经脉一说后,那些萦绕于脑海里的疑问通通已经抛于脑后。

    直到现在让她看到这矗立于无色秘境中的第二块石碑她才终有领悟!

    好似那些沉积于心底多年,已经几乎完全被遗忘的所有思绪通通在此刹那纷飞而起,而后得出了那个早应该顿悟的答案。

    ------题外话------

    妖妖是个懂得谦让的好孩子…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