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5:富贵险中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45:富贵险中求

    妖娆看了一眼站秘境里走来走去姬天白。

    邪冰聪明,惊叫一声之后只向自己秘语传音,并没有引起姬天白注意。

    所以妖娆不打算告诉姬天白这第七枚石碑秘密,毕竟所谓“机缘”这种东西,就是说与他人都有条件得到异宝情况下,有些人得到了好处,有些人却对宝物视而不见。

    以妖娆与姬天白关系来看,她才不会把第七石碑秘密与他分享!

    至于姬天白自己能不能找到第七石碑秘密,就得看他运气了。

    “姬天白幻阶,应该天人五衰初期圆满,一直压制着雷劫再来地步,因为他不想再入一次雷界,让第一魔祖有第二次机会加深他身上天魔子烙印。”

    妖娆脑海里思绪不停地蹁飞。

    “但是就算他有这么强大力量,依旧看不到第七枚石碑上隐藏信息,可以就此推论,这第七枚石碑触发条件……应该是天人五衰巅峰?”

    思路妖娆脑海里渐渐清晰。

    “那么……呆子应该看得见!”

    妖娆蓦地抬头,而后看到了此时已经站自己身旁观看第七枚石碑呆子。

    只不过此时呆子并没有妖娆所想象那样得到第七枚石碑上传承,却是一脸茫然地站原地发呆。

    妖娆审视呆子同时,那站远处姬天白其实也轻轻地抬起了自己头向呆子看来。

    “奇怪了!呆子怎么会这种表情?”妖娆顿时身体一滞。

    照妖娆推断,呆子应该满足第七枚石碑隐藏信息出现条件,可是此时呆子不是震惊,而是迷茫。

    妖娆看着呆子,呆子也看向妖娆。

    “是无字碑?”

    呆子压低了嗓音弱弱向妖娆寻求答案。

    “嗯。”

    迟疑了一下,妖娆发出回应声音。

    呆子得到妖娆肯定后立即怅然一叹:

    “唉!真乃玄妙秘籍,可惜没有记录涅槃境修炼捷径。”

    而后目光恋恋不舍地离开石碑,站一旁,一边发呆一边消化着自己刚才从石碑上获取感触。

    静静看着妖娆与呆子对话,姬天白目光一暗,又缓缓把头低下,也许虽然没有邪冰佐证,他亦怀疑到了自己实力还不能令第七石碑显露秘密这个问题上来。

    妖娆看着呆子叹气背影,有些微微蒙住。

    “难道窥见第七石碑条件,并不是达到天人五衰巅峰?呆子可是渡过大乘雷霆洗礼天人五衰强者啊!如果连他都不满足触发条件,难道说其实我想多了?第七块石碑真什么都没记录?”

    这一瞬间,妖娆有些动摇。不过她很就重回过神来。

    “不可能……”

    她摸着自己下巴,开始此间石室内来回踱步,毕竟还有人没有把石碑看完。这种有助于大家感触天道绝好机会,一般不会有人出声打扰。

    所以妖娆一边思考,一边重由第一块石碑开始再向第七块石碑走去。

    七枚石碑,一枚比一枚高大,但都宽度相同,而且石质奇异坚硬。一枚接着一枚,组成一个不闭合半圆。

    妖娆指尖凝结出一道破天指剑气,以自己强力量向第一枚石碑上狠狠击去。

    可是威力强大破天指剑气却丝毫没石碑上留下半点痕迹,证明这样石材已经坚硬到超过所有人想象。

    其实除了妖娆以外,姬天白也想到了“破坏”办法,不过无论他尝试多少次各种方式,都与妖娆一样,无法丝毫撼动任一一块石碑!

    这也是让所有人叹为观止一件事。至少证明此碑存本身就是一件不解之迷!

    像极道幻器一样坚硬!而且神识无法穿透石碑中窥视其内部结构。

    连天人五衰强者都无法它碑身上留下伤痕,那么是谁将它们切割成高低不同石板?是谁上面刻字?又是谁把它们摆放了这里?

    妖娆摇着头,慢慢走到了第七枚石碑之后。

    原本所有人都对碑体上镌刻灵气修炼之图无比感兴趣,所以看完第七幅无字碑图后都若有所得地站到一旁去静心悟道。

    只有妖娆像只不安份小猫一样,七枚石碑前后走来走去。

    七枚石碑并不是直线排列,而是一枚枚错着角度,联合成一人完整大半圆。过了第七石碑之后,遥隔着数米,就能让人重看到第一枚石碑内容。

    无论是姬天白还是妖娆,都已经此绕过数十次。

    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经过,突然有一道灵光从妖娆脑海中闪过!

    “还差刚好一座石碑宽度,就能让这些石碑刚好围合成一个完整圆了!”

    妖娆初只是下意识地脑海里掠过这样想法。可是下一秒……她却被自己这个念头给狠狠地震惊了一把!

    因为之前都沉迷于碑文中图画,根本没有往这个方面想,再加上石碑早已经被众人证明坚硬到任何力量都无法破坏,所以妖娆跟本没有注意到七枚石碑之间还有个缺口问题。

    现有了这个大胆想法,妖娆顿时被自己惊得血冲天灵!

    “难道……难道!”

    她心中疯狂叫嚣,而后立即散发出自己神识,毫不犹豫地向第七枚石碑与第一枚石碑之间空地下扎去!

    一秒之后,一滴冷汗从妖娆头顶上流了下来。

    她神识地下三米处……受到了阻隔。

    第……八枚石碑!

    与窥视其它石碑一样,妖娆神识地下同样受到了阻挡,其宽度与其他七枚石碑一模一样。

    只不过这第八枚石碑是被什么不知名力量从根基震断,露出土地之上写着内容部分完全遗失!

    所以从众人角度上看,只能看到此间秘室内矗立前七枚石碑。

    太不可思议了!

    妖娆神识虽然无法穿透地下第八枚石碑内部,但是也足以勾勒出它被掩埋土下那粗糙不平断口。

    断口上有一个惊人伤痕,仿佛是有人以一枚手指直接扎入石碑中央,而后散发出无穷力量将整块石碑直接震碎,所以那些残留于基石之上裂痕,通通都自一个手指粗细洞眼向四面八方辐射。

    基石以下残破不堪,基石以上是直接消失于地面之上。

    “我以十成幻技都不能石碑上留下半点痕迹,世上却有人能以一指之威令第八枚石碑完全崩毁,并抹灭它曾经存世所有痕迹!”

    妖娆心跳急剧加。

    “看来世上强者神威,真是远非我所能想象,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切不能因为今日拥有那一点点值得骄傲东西就迷失了追求强大本心。”

    因为看到地面残留第八石碑破碎根基,妖娆就像是又被人上了一课一样,心情开始加凝重起来。

    她立即抬头看了一眼姬天白。

    之前妖娆已经感觉到自己和呆子对话被姬天白注意,现看看姬天白那走一步停半晌模样,妖娆已经猜到这第八枚石碑秘密也早被姬天白发现。

    开玩笑,姬天白是什么人?

    这点小小秘密肯定难不倒他。

    现他那一步一停佯装思考举动,一定是掩护他不断把神识融入地下想找到第八枚石碑地面碑文真实目。

    此时妖娆与姬天白又站了一样起跑线上,妖娆比姬天白占优势是她至少从邪冰身上确信接受石碑传承需要自身达到一定条件。而这一点上,姬天白仅仅是猜测而已。

    所以姬天白把看到第七石碑希望放了寻找第八枚石碑断裂碑文之上,而妖娆却重回归到了第七枚石碑前。

    有着第八枚石碑存世证据,改变了妖娆认为第七石碑一定记录着涅槃境修炼方式想法。

    也许第七枚石碑上所写,还是关于天人五衰期之秘法,只是她与姬天白以及呆子,都无法令碑文出现而已。

    “也许之前是我想错了……我思维被前面六块石碑给固定,单纯地以为只要威压越来越高,就能一步步揭开石碑秘密。”

    站原地不动妖娆,双手抱胸,陷入了一阵沉思。

    “不过这远古秘法如此精妙,就算只用它修炼到天人境,都会成为天人境中所向披靡越阶战王,所以只怕先人们想这第七石碑前得到它传承,都要付出一些加苛刻交换条件吧?”

    一边这样想,妖娆一边心中比较起自己与呆子和姬天白不同地方。

    “首先是灵根,不知道修炼这‘震墟’秘法对修炼者灵根有什么要求?石碑上只记录着运功方式,却根本没有提及要领和关键部分,看来远古时代此地用培养人族强者时,一定有大能坐镇开坛授课才对……我与呆子和姬天白不同于六灵完整灵根。”

    “还有大乘渡劫,不过我与呆子,姬天白通通都是大乘渡劫者,其中呆子渡并不是金雷大劫,但姬天白肯定能呼唤金雷,这一点上我唯一特殊性就是气海中那抹金色雷源。”

    “唔,暂时想不出什么东西,且先用六灵气息和金雷第七石碑上试试好了。”

    打定好主意,妖娆立即向第七石碑步走去。

    因为之前众人好奇七枚石碑材质,总有人上前这里摸摸那里敲敲,所以妖娆现又对第七枚石碑“动手动脚”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怀疑。

    先轻轻将自己六灵气息凝结于手心,这一次不是想要破坏石碑,而是欲将力量注入石碑深处。

    石碑材质果然特别,居然如空旷异度空间一样,直接将妖娆手中六灵气息吸得一干二净!

    感觉到灵气微微波动姬天白没有抬头也知道此时妖娆干什么,他心中暗道。

    “哼,那臭丫头做过事我早做过了,估计她也刚刚发现第八枚石碑曾经存世痕迹,我且看看她能第七枚石碑上得到什么?”

    虽然依旧没有抬头,但是此时姬天白所有注意力却通通集中了妖娆身上,他要以妖娆反应来再次验证自己猜想。

    虽然石碑能吸收自己六灵气息令妖娆有短暂狂喜,但是喜悦之后,石碑依旧光滑照人,半点波痕都没有掠起。

    “唔……什么都没有出现。”

    所以妖娆脸颊上难免升起一丝落寞。

    这丝落寞被姬天白余光捕获。

    “妖娆那女人也得不到传承,看来这震墟之秘,一定是只有真正从战神境就开始修炼震墟秘法一脉修士才可以看到了。”

    为了保护自己一脉秘法不对外泄露,好办法就是只赋予修炼此秘籍强者完全观看所有石碑资格。

    姬天白心中有些不甘,却又无能为力。

    毕竟就算摆眼前是一件逆天幻修秘法,他也不可能自废修为从头再来。他被魔祖觊觎身体不允许,他时间不允许,他心中骄傲不允许!

    不会为这看似强大却没有被人证实过离经叛道秘法放弃自己手里已经拥有东西。

    他只是好奇第七石碑和第八石碑上倒底记录什么?

    若是这两碑文中还存着加悸动他灵魂好处,他才会重评估整套“震墟”秘法之价值。

    存世七枚石碑对他来说,就是他学不了也不想别人去传承……鸡肋!

    一想到这里,姬天白突然情不自禁地幽幽一笑。

    “也许当年那一指震碎第八枚石碑某个强者,心情也如现我一样吧……自己用不了,所以干脆直接毁掉!要是果真如此,那我也没有必要继续此地消磨时间了。”

    从震墟秘法带给自己震惊中回过神来,拥有绝对冷酷之心姬天白立即从理智上认清了局面。

    自己此地,得不到任何好处!

    妖娆可没有姬天白那么多繁杂又精密逻辑推理。她不会考虑什么叫“自己用不了所以毁了好”想法。

    她就是单纯地看到了秘宝却得不到,所以把获得困难看成是一种考验,而愈发努力想要克服一切难关人!

    “六灵根不行,那我就换金雷吧!”

    散出金色雷霆同时,妖娆甚至小心翼翼地同时释放出极道幻器雷鸣城威压,只不过这些气息都极度收敛,并没有引起小希多注意。

    不过就算金色雷源存世本就极为特殊而且罕有,可是依旧没能打动第七枚石碑那冷酷石头心肠。

    冰冷石碑没有半点变化,妖娆掌心下散发出一成不变寒气。

    “走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有用东西了。”

    泠此时操着魔语大吼了一声。

    看来所有人都已经使用完自己浑身解数,无法从石碑上再套出自己需要信息,所以已经心生离开之意。

    妖娆却不想放弃。

    因为这里并不是初元人族秘境,不说以人族身份混入紫魔海有多麻烦,单是这进入魔族四大秘境通行证都极难入手。

    如果下次一个人再来,不知道要多花费多少时间与精力。所以如无需要……此地短时间内她不会再次踏足。

    如果真有一日,她成长为实力足以横扫魔族一方至强,就算能轻松再入无色秘境,石碑上记录东西业已对她失去意义。

    她所需要是弱小时去追寻强大力量,而不是强大后才回过头来完成自己曾经梦想。

    只拥有一枚金铢时换得一块十金铢宝石,与拥有一千金铢时换得一块百金铢宝石成就和愉悦感是完全不一样!

    何况她无时无刻不渴望强大力量!

    “不要逼我!”

    泠招呼着众人一同离开瞬间,一道强烈幽蓝之光突然妖娆胸前爆发!

    时间领域原本是妖娆保命秘法,不到万不得以时她绝对不会使用,但是无奈此时队伍里既有对她身份还浑然不觉小希多,亦有她不能把自己底牌亮出来姬天白,所以此时妖娆唯一选择,只有幽蓝领域一条路走。

    这幽幽蓝光所有人都不查情况之下迅速蔓延至整个空间,所有人行动与意识立即被时间枷锁停止。

    连风都停滞,姬天白长发飘半空中不上不下,如被定格一般。

    这一息停滞,不会被任何人察觉,也不会保留他们记忆里。

    从时光中抹灭一息!

    以妖娆速度,一个呼吸已经足够她做很多事。

    “帝岚!对不起了!”

    幽蓝时间领域爆发同时,妖娆直接一扬手把懵懂不知帝岚吸入驭兽环内,而后从他怀里收回六枚灵珠并顷刻将灵珠吞入自己气海深处!

    六枚灵珠自认主之后就一直能气海内围绕妖娆丹田旋转,而且这种旋转甚至能增强妖娆灵气爆发速度和精准性。

    可以说她身体内每一股气息都对六灵珠熟悉无比。即使妖娆突破天人境身体内再无经脉之说后,六枚灵珠依旧习惯性地归入气海与灵气一同盘旋。

    “我真是一个疯子!”

    将六灵珠召唤回自己气海之后,一息时间还没有过去一半。此时妖娆眼底迸发出疯狂光芒。

    只怕那些凶残妖兽之王与现妖娆对视都会心生畏惧之心!

    因为她眼里激荡着只有堕落赌徒们死都不怕拼命神色。

    不错!妖娆就是赌命!

    此事要是失败了,幽蓝领域消失,妖娆绝对无法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众人也不会忽略眼前异变。

    纷飞记忆妖娆脑海里不断涌现。

    一幅又一幅震墟秘法之图清晰地出现妖娆眼前,她那强大记忆力令她即使不再观看石碑前六幅,也能完全复述出前六枚石碑上所有内容。

    天人境之前那些炼穴秘法已经完全对妖娆无用,这也是姬天白认为震墟秘法不适合自己修炼主要原因。

    战神境时候没有靠穴道来开辟六处“震墟”之眼,那么天人境时候就根本没可能于自己体内制造六枚如“黑洞”一般小气海来呼应周身灵气回旋。

    时光不可逆转,幻阶无法重修炼,他们回不到少年,除非夺舍他人身体放弃自己现所有,否则“震墟”秘法根本无法使用!

    但凡事都有个意外。

    虽然已经错过机会和时光一去不复返,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想不到弥补办法。

    能呼应灵气不仅仅是自己修炼时开辟“震墟”之穴,妖娆手里握着六灵珠同样也有呼应灵气作用!

    所以此时她脑海里画面直接停了第五幅石碑图画之上。

    颈,左右肩,胸骨,上腹,左右髋附近六枚“震墟”大穴位置清晰无比地烙印于妖娆心田。

    丝毫没有犹豫,妖娆立即推动着体内六枚灵珠向此六处分散而去。

    这是六枚灵珠没入妖娆体内之后第一次离开气海和丹田位置向其它地方靠近。

    还没有运行灵气,妖娆就感觉到了体内撕裂疼痛。

    这是一件极为危险事情,想数小时之前,她第一次看到第六枚石碑上之天人秘法并分出灵气开始尝试改变自己体内灵气运行后差点走火入魔就不难看出,她现这么做,冒着极大风险!

    她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震墟”秘法,对其原理理解也仅凭自己一厢情愿猜想,若此地还如千万年前那样,有强者开坛授课,说不定她还能虚心求教一番。并以各种实例来佐证自己想法。

    可是现……她完全是赌。

    此时如果换了姬天白,就算他有六灵珠手,并知道六灵珠同样能控制灵气回旋,也必然不会像妖娆这么果断地选择尝试。

    可是妖娆胆大,聪明,并带着一股骨子里狠辣。

    充分了解自己六灵珠特性情况下,她有五成以上把握保证即使突然改变自己灵气运行方式,也不会立即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稳稳走是能慢慢变强,可是她没有时间!

    “富贵险中求!若错过今日机会,我虽无损失,但必心怀遗憾。赌这一把,就算想错了,此法完全行不通,至少保命应该没有问题!”

    妖娆一脸狞色。

    待六枚灵珠通通精确地停留六处“震墟”大穴上后,她一咬牙。同时令六枚灵珠拉扯着灵气轻轻一转……

    为何我对阐述秘法原理开始深深地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