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7:因为累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被三具玉骨踏在足下的狼型巨兽,体积异常庞大,甚至远远超过了那些几天前被玉像神威震死的其它狼兽十倍。

    妖娆的目光轻轻扫过煞气冲天的战场,知道泠所说的不对劲到底在哪里。

    三位搏狼者,后方二人手里各持一柄幻器,分别为长剑和羽扇,看上去两件幻器应该通通都是神器级别,就算时隔千万年,依旧闪烁着微弱的灵气。

    在二人身前有一尊足踏狼首者的玉骨强者,气势更胜一筹,死亡时依旧做出向下劈砍的动作,狼天灵骨上致命的伤口看上去也是由此人击出。

    可是无论是玉骨强者手里还是那陨狼的头骨下,都找不到击出致命伤的幻器!

    这种情况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

    若是众人初见这片战场,多半只会认为最强玉骨大能手里的幻器兴许在激战中破碎,反而没有身后追随者们手里武器完整,早早消失在岁月的侵蚀里。

    可是第一次……第二次……数天来经过大量残留在无色秘境中的煞气战场,妖娆都惊异地发现最强者幻器遗失时,这显然就不再是一件偶然事件。

    而且不但如此,无色秘境有重重禁制保护的地方,有时候也能找到藏匿宝物的箱子。

    可是这些宝箱在妖娆到来前,近半数已经空无一物。

    消失的……通通都是最强者的武器或者最华丽宝箱中的秘宝。

    妖娆不信那些幻器和宝物会自己长腿跑掉,最有可能的解释是……在他们之前,也有魔族大能曾经深入无色秘境,并且把他们看得上眼的东西提前带走了!

    “这不可能!”

    小希多站在众人身后咆哮。

    “我父亲曾说,无色秘境,就算是我族现世最顶极的强者也未必能开荒百分之四十,甚至从来没有族人走到过秘境的尽头。我先祖是此境第一批访客,当年可是云集我族远古大能数十人,才打通百分之三十八的地域,并把这凶残的地方当成试练后者的绝境修炼场。”

    “如果不是美蓝公主发现了入口的机关,我们绝对不可能深入到现在这个境地,更不要说曾经还有人走在我们前头!”

    小希多对自己先祖的实力极为推崇,不过他自有骄傲的资本!

    想当年参与末日一战并在魔族中享有极高权力的希多老祖,经历千百场生死厮杀,就连他率领的队伍也只能推进无色秘境百分之三十八的地域。并预言魔族至强也不会比他干得更好多少。

    那么无色秘境妖兽们未被震死并禁制全开的时候,足见其恐怖程度有多惊人。

    “虽然我家主人信你没错,不过事实摆在眼前。这秘境里的诸多好宝贝的确已经被人搜刮了一番,不然那些幻器和宝物都通通去了哪里?”

    纳多多一句反问噎得小希多无语。

    小希多脸颊憋得通红,此时愣是找不出一句反驳小纳的话。

    “没有人可能走入无色秘境深处么?”

    此时众人心中只有迷惑,但妖娆和姬天白可是清楚得很!

    至少那把震墟秘法第八枚石碑给震断带走的那个人,就一定有着独自横行到无色秘境最深处的实力!

    不知道震断第八枚石碑的强者与取走眼下大量异宝的强者是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妖娆可以断定很多强者都有自己的手段横行无色秘境深处。

    比如魔玲,在她之前,所有魔族不也不知道传说中的断魂崖就在无色秘境里么?

    “让我看看地图。”

    小希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推翻纳多多的话。所以此时只得再一次把地图从脑海里唤出来。

    这一次,众人真的看到了无色秘境的尽头。

    在距离众人所在位置大概两个时辰全速前行的位置,地图上标注出了一个鲜明的绿点。

    在此标志左右,所有景物仿佛都凝结成一团浓得化不开的云雾,虽不知险恶程度,但让人一眼就感觉到此地绝对是个重要的地方。

    而绿点之后,亦再无新的甬道分岔。

    “也许这里就是断魂崖吧?”

    姬天白指着最后的绿点对众人说道,反正都要带小希多一同前去的,关于“断魂崖”存在于无色秘境里的这个信息,姬天白并没有对小希多隐瞒。

    “不管怎么说,此地都是一定要去的地方,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胡思乱想是什么人拿走了隐匿在秘境深处宝物的这个问题了。机缘谁都有,我族中也有强者。剩下的东西中,若有自己喜欢的,通通带走,若是不喜欢,留下给后来者使用,前去断魂海,才是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帝岚站在妖娆的角度上为其说话。

    别看这吃货一看到食物时那没节操的模样,其实正经的时候还是极有威严的,毕竟也曾是第一魔祖选中的容器,自然气度不凡。

    所以小希多看着帝岚,目光中都不由地流露出一股敬畏。

    虽然他的幻阶与帝岚相差无几。

    “全速……前进!”

    “目标就是那个绿点!”

    纳多多吼了一句,而妖娆已经掠起狂风,御空的残影消失在甬道的尽头。

    呼,呼,呼……

    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里,众人谁都没有多语,而是冇足了力量拼命向前狂奔。再也不被眼前掠过的任何散落在外的幻器分心。

    很快甬道就不再有分岔路口,一条笔直的大道毫无悬念地把众人引入无色秘境的最尽头。

    依旧没有任何禁阵遮蔽众人的视线,只有洞口处散发出的柔和白光在不断向所有人招手,仿佛轻声呢喃着:

    “来来来……”

    “去!”

    白光遮蔽了妖娆眼前的视线,所以她在看到出口的前一秒就释放出纳多多契约的那绿脸儿马屁小弟,捏着他的衣领将他直接丢入层层白光之下。

    片刻之后,那鬼头鬼脑的绿脸儿小弟再次从白光中返回,摆着手示意妖娆前方没有危险。

    这样,妖娆才放心大胆地直接冲入光幕之下。

    “破!”

    一声破风声,仿佛巨大的泡在水底爆破,妖娆很快就从迷离的光晕下冲入了另一个异度空间!

    明显空气中蕴藏的灵气都与无色秘境不同,仿佛更加浓郁精纯,所以在没入这方天地之后,妖娆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不自主地开始疯狂汲取此地灵气。

    “看来那入口处的玉石雕像的确是整个秘境的阵眼,居然就只因为我找到了开启它的办法,所以这一路上都没遭遇半点麻烦,甚至连破开光幕,亦不费吹灰之力!”

    妖娆回头看了看身后,邪冰,呆子,泠,小希多,姬天白……一个接着一个跳入这没有道路,好似无色秘境底端一个大平原的地方。

    先确认众人都无恙,而后妖娆的目光又再次落到了飘渺的光幕之上。

    “我能感觉到那光幕深处蕴藏着极为惊人的力量,只怕单单这道光晕的防御与攻击能力就丝毫不亚于上四宗锁山大阵的力量。如果玉石雕像没有关闭禁阵的机关,那么我强行破阵而来,不说立即陨命而亡,通过至少也要花费极大的代价。”

    “啧啧……这一切仿佛来得太容易了。”

    “不过兴许这一切也是千万年前曾经驻守于此地的人族大能来不及将秘进毁灭,而唯一留给有可能来到此处人族后裔们的一份大礼。”

    “因为只有人族后人在到来此地的时候会质疑矗立在门口的魔神雕像并细心研究。所以先人们降低了秘境的难度,只要人族后裔洞破秘境玉像机关的玄机,那么得到无色秘境内宝藏的难度就立即降低到最低水平。”

    “无色秘境,其实在等我们。”

    妖娆一边想着一边开始细细打量眼前的一切。

    她所推测,已经极为接近真相。

    就连七枚石碑,亦只有在妖娆一行人进入之后才升起于地面,不过很快又会再次沉睡地底,不然一些悟性极强的魔族早把如此精妙的修炼方式带回魔族去了。

    “这是什么地方?”

    来到此地的众人开始发出阵阵质疑。

    因为神识粗略扫过,谁也没有感觉到这异度空间内有任何活物的存在,没有鸟兽,没有植物,甚至连日月星辰都没有。

    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虚无。

    虽然小希多的地图上所绘,此域之外,再无其它甬道,但是以众人神识和目光之所及,根本没有碰触到任何空间壁垒。

    这足以说明此地至少有上万公顷大。

    天空混沌无光,像是灰色的锅底扣在众人头顶,好似伸手就能触摸,但仔细一看,却就觉得高远得无法想象。

    大地更是奇异。

    寸草不生并有浓烟蜿蜒于地,远远看去,如同置身云层之上,只不过稍稍注意就不难发现,其实蜿蜒的浓云只是贴着地面而行,只要轻轻吹一口气或者用腿在地上划个半圆,那些浓稠的烟云微微散开,就能看见隐藏于云层一寸之下的地面。

    非常奇怪的地面。

    至少妖娆就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奇怪的泥土。

    好像是被高温焚烧过一样。

    此地大地坚硬得无法想象,而且光滑可照人影,黑里带着油亮的红棕色,如价值不菲的陶器一般。

    姬天白拿着他的剑在地面上划过,结果就好像针尖在玻璃上划行,又使不出力气又斩不出印记。

    看得出地面的硬度已经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他抬起剑后直接向地面轰了一技黑暗奥义,却依旧被诡异而强大的地面反弹。那光滑的地表,显然完全不为这些雕虫小技撼动。

    “难怪不长草,都硬得可以当幻器了!这等硬度,随意一块都是超级杀人板砖!”

    听着姬天白敲出的梆梆声,纳小仆立即吐着舌头啧啧赞叹。

    “是。你有本事就把它切成板砖啊!”

    帝岚一翻白眼儿,直接震着衣袖屏退百米烟云,令众人视线更加清晰。

    结果大家发现脚下的这些坚硬大地丝毫没有缝隙,通通完美无暇地连接在一起。

    它的确是件好东西。

    若是姬天白或者妖娆用全力想必也能勉强击碎,不过碎了又如何?无法打磨无法切割,只怕也不畏火,难道真如小纳所说,把它们的碎块当成板砖来用么?

    “呵呵……我就是说说而已。”

    纳小仆立即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大家不要聚在一起,我看这片异度空间有些奇怪,也不知道哪里才是断魂崖的入口,不如分开来找找吧!”

    一边说,泠一边把呆子拉到了自己身旁。

    这个又呆又强大的家伙,还是自己带在身旁好,不然天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在小希多面前露馅。

    “这个主意不错。”

    帝岚走到邪冰和小希多身旁,小希多这个魔族同伴还是与他在一起方便一些。

    “那就这样定吧。”

    姬天白看着妖娆。

    此时妖娆也轻轻点头,毕竟感觉此地幅员极大,而且此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的气息,只要众人不要离得太远并一直保持联系,就能更加有效率地把断魂崖的入口找出来。

    “嗯,一发现什么新的东西,就及时通知大家。”

    泠拉扯着呆子,率先向左侧跑去。

    “这地面坚硬无比,想必地下极难埋藏什么东西,我倒觉得天空有些诡异,我去天上一看。”

    帝岚招呼着小希多和邪冰毫不拖沓地直接御空而起,很快小消失于灰蒙蒙的天空里。

    而望着妖娆的姬天白,也在所有人通通离开之际,脸颊上突然升起厌弃的表情。从鼻子里哼出一股气,而后背对妖娆,大踏步向另一侧独自走去。

    “神经质的家伙,我又惹他了么?”

    妖娆翻了个白眼,抓抓自己的头发,扭头选了一个与姬天白和泠不同的方向开始前行。

    本就没想着与姬天白结伴,他得瑟个屁?

    就在妖娆这么想的时候,身后姬天白幽幽的声音突然传来。

    “你是看不起我么?”

    非常冰冷的声音响起。

    “什么?什么跟什么?”

    妖娆一脸茫然的回头,完全不明白姬天白此时在说哪个话题。

    “难道……他那怪怪的样子,是知道我看到了第七石碑的上秘密?”

    心跳的节奏微微变快了一点,但是妖娆并没有在脸颊上表现出自己情绪的变化,而是小心翼翼地审视着姬天白的每一个动作。

    “这个!”

    两人之间隔了数十米远,只见姬天白一咬牙便从衣袖内掏出一枚石狐扑杀石像,托在手心。有些狰狞地对妖娆问道。

    “为什么让给我?是看不起我?”

    其实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姬天白数天之久,他甚至都被自己的神经质给惹烦了!

    明明就是这么屁点大的小事,天知道曾经在朱雀,在初元……他以多少见不得人的手段抢过多少天地灵宝。

    可是唯有这件,他握在手里觉得烫手。

    他都很鄙视自己,可是他想从妖娆嘴里得出一个答案。为什么……她不与她抢?

    他已经习惯了跟她抢所有的东西,帝气,实力,地位,荣耀……甚至联手之时他亦不忘记极尽所能打压她。

    这是他们之间不死不休的游戏。

    她破戒了!

    “噗!”

    听到姬天白的问题,妖娆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这也许是姬天白最让她内伤的一次……难道被打击习惯了,好不容易有一次没抓他的小辫子,他却不开心?

    “因为累啊。”

    妖娆把手一摊,有些无奈地吐槽。

    “你又没有怎么我,我犯不着因为一枚兽杀石像跟你过不去。你开心就好,我也乐得安静,反正它在我手里无用。这也需要问么?”

    “因为……她累?”

    姬天白捏着手里的兽杀石像,杀点一口气气背过去。

    他的脸颊剧烈地抽搐,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粗俗到让人睚眦欲裂的回答。

    此时姬天白好像感觉到了一种比“看不起”更浓烈的羞辱。为何他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着完美无暇的模样,却一次又一次在这名叫“妖娆”的女人面前不像自己?

    这困扰了他数天的问题……这搅得他头一次低声下气来讯问的理由,居然如此坑人!

    他的那些繁杂推论,严密逻辑得出的上百种无懈可击的答案,通通都在妖娆轻轻一声“我累啊”的叹息声中分崩离析,毁灭得彻彻底底!

    “唔……”

    一挑长眉,妖娆嗅到了姬天白身上升起的浓浓怒火和杀意,她立即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

    “我是说……姬天白,你就不能简单些么。”

    妖娆讪讪笑着后退。

    “做些简单点的事,不要想那么多算计的事情,开开心心过嘛……连得到宝物都要生气,太累了。”

    “其实有的时候把好东西给别人也是会让自己开心的……我看你已经精神紧张过头了,穷凶极恶,就算有一天能站在人族巅峰,你的**也不会得到满足,与其这样给自己找痛苦,不如干脆换一个极端试试?”

    一边像放鞭炮一样胡言乱语把姬天白说得头晕脑胀,妖娆一边突然掉头就跑,拍着屁股一溜烟不见踪影。

    开玩笑,她才不想跟姬天白认真打架。

    一个字……还是“累”。

    只有那句:“想试试的话……欢迎把好东西都送给我。”的大笑声还回荡在这灰蒙蒙又单调异常的空间里。

    “妖娆!你这贱人!”

    姬天白把手里的兽杀石像捏得咔嚓作响。

    “把好东西通通让给别人,自己会开心?真是鬼话连篇,我就不应该来问你自找其辱!”

    “以后有好东西,你通通让给我才对!”

    在心里咆哮,姬天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真是觉得自己今日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所以一震衣袖,他那伟岸挺拔的身影也立即消失于一片混沌之中。

    众人才分开半柱香的时间,很快帝岚那边就有了回应。

    “我看到了有意思的东西。”

    区区十个字,再次把所有人聚合到天空之上。

    “你们看。”

    此时的帝岚与小希多,邪冰通通盘坐在天空之下,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一团变幻的光线。

    那抹跳动在灰蒙蒙的天空内的光线,乍看有些难以辨认,若不是细心的人,只怕最多将它视为漂荡于空间中的浮尘。

    但是细细端详,却可以看出它在天空中变幻的弧线,像是在推衍着什么玄妙的东西似着,居然带着一种天道的意味!

    “我觉得,它很特别。”

    帝岚伸出手指,轻轻地点着天空中丝毫不受他指力干扰的光线边缘。一字一句认真说道。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意境,因为看到它而有提高。”

    领悟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的东西,有时候仔细研究一种天道百年,也不及突然变化了一个角度重新看待问题来得强烈。

    如果众人都看过第七枚石碑中天地万法的演化,那么势必不会因为此时浮动在眼前的细小光团里那丝微弱天道气息而这般心潮澎湃。

    要知道这丝光线之比于妖娆脑海里烙印的那些天痕,就像汪洋内的沙砾,宇宙里的尘埃。

    只不过对于不知石碑之秘的旁人来说,眼前的光线的确称得上是奇遇。

    而且在注视光线变幻的同时,众人心底也免不了升起强烈的疑问。

    这玄妙的光团……为什么会浮动在空气里?

    隐藏在无色秘境深处异域的,又到底有什么秘密?反正唯一知道的只有,此地一定还不是魔族传奇秘境断魂崖!

    “继续找!”

    纳多多忠实地传达妖娆的心意,而后聚合于天空中的众人立即“嗖”地一声再次分散于各处。

    时间一天天过去。

    被找到的“天道痕迹”也越来越多。

    有些在天空被发现,一些甚至出现在了坚硬的黑棕色大地上。

    那不顷尽全力便无法打破的陶瓷地面,每隔数千米处都会被镌刻一幅神秘而巨大的图腾。

    有些图腾中便带有天道演算轨迹,而有些图腾则完全无法让人看明白,却能散发出莫名的威压。

    这奇怪的世界,不知从何而来的天道痕迹,还有完全失去踪影的断魂崖入口……

    无数迷团,让妖娆茫然不知所措。其余人除了寻找能令自己有所顿悟的“天道痕迹”之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

    ------题外话------

    这天儿…冷得让人抽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