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49:造物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站在最新一处被发现的“天道痕迹”面前,妖娆皱着眉头。

    这处天道痕迹被绘制在地面上,而且是两天来发现的最大的一处。

    不过与其他人的想法不同,妖娆并不认为这幅直径十米的巨大画卷内包含的是修炼秘法。

    她只是辨认出此图中有三五处元素演化的轨迹,一些细小而巧妙的造物法,而且用她从来没有见识过的符阵将这些规则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你说这不是无上天道,为何我能感觉它让我灵魂悸动,而且有什么顿悟感在心头酝酿而起呢?”

    呆子认真地以秘语寻问妖娆,眼睛内闪烁着求知若渴的光彩。

    这几天呆子对“天道痕迹”尤其在意,只怕到了他那个境界也微微有些明白,想迈入涅槃,已经与修炼的灵气无关,而完全依靠掌握天道多少而定。

    这就是为何在雷界时,呆子,大喜,百代崆峒与五位远古大能同为天人五衰巅峰,但是五位远古大能却强过他们千百倍的原因。

    那是因为冗长的时光,特殊的境遇还有雷界原本就极为靠近天道的地境环境,令五位远古大能都把握到了一丝可能迈入涅槃的机会。

    不可强求,掌握世上万法至涅槃,只有走到那一步……才知道。

    “那是因为这几天,你看什么都觉得是天道。”

    妖娆直接白了呆子一眼,一语戳中他的要害。

    为求天道,呆子完全入迷,前一天甚至看到邪冰放屁掠起的风涌而大喊着“天道风痕”扑上去,结果被很悲惨地直接熏倒在地,立即沦为众人乐足一百年的笑柄。

    现在站在巨大画卷前的只有妖娆,呆子和姬天白三人,所以三人可以放心大胆用人族通用语来对话。

    三人面前的画痕,正是姬天白发现的,因为这画痕的完整和巨大值得研究,所以他才把在附近的妖娆和呆子叫来。

    “我觉得的确可以琢磨一下它的用处。”

    妖娆蹲在地上,咬着手指说道。

    有着符力的基础,而且最关键的是因为震墟传承,她可以清晰分辨画卷上哪些属于规则,哪些属于符力。

    把规则与阵符的力量联在一起使用,并不是罕有的形式。

    其实那些炎火阵,罡风阵之类的杀戮大阵,除了大量能量的供给之外,能量回路也极尽所能地在模仿真正的规则。

    所以说有些符师可以简化符纹,有些符师甚至可以以符攻击,发挥出远高于自己幻阶的战力,那都是靠记忆众多从符祖开始就流传下来基础图形再加入自己对某一种元素的理解而制作出来的天道仿制品。

    大量的能量,加上类似天道规则的能量回路,可以模拟自然之力。

    而此时出现在妖娆眼前的画卷,也可以归为“符”。

    只不过妖娆可以笃定,此符因为真的镌刻了一些自然天道。所以只需要一丝极小的源动力来驱动,并以正确的顺序来驱动,就能自发地运行起来。

    “是值得研究,可是不知道得花多长时间。”

    这幅画卷的发现者姬天白皱着眉头说道,地上的画痕令他着迷又带着极神秘的气息,他穷尽自己所学,也无法解读这些画痕百分之一的秘密。

    如果时间充沛,那么也许再给他十年光阴,他能看透画痕的秘密。

    就在姬天白蹙眉的时候,妖娆已经蹲在地上胡乱地画起来,谁也不知道妖娆那聚精会神的模样,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约摸一柱香的时间,妖娆突然站起身来,抹去她用灵气在地面上勾勒的那些圈圈线条,而后站在巨大的画痕一角,浅笑着说道:

    “我来试试。”

    经过震墟七碑的传承,令妖娆对规则有了新一层的理解,她虽然无法想象脚下画卷发动后到底会带来什么,但是她已经寻找到触发此图的方式。

    所以她站在规则起始的阵眼上,轻轻地把自己的水灵气与土灵气注入画卷里。

    “嘭!”

    一声轻响,像是什么东西在空气里爆破一般,原本一片死灰的大地上突然腾起不可言喻的力量!

    眼前突然出现的闪光可把呆子与姬天白惊得不轻。

    尤其是姬天白,看着妖娆那沐浴于光华中的笑脸,心跳不由地快了一拍。

    在呼唤妖娆,呆子前来之前,他可是试过各种方式激发画卷都没有效果的,可是妖娆来到之后却只用了一柱香的时间就令画卷产生了明显变化。

    这绝对不是运气好,而是说明妖娆的确看出画卷里的秘密。

    “妖娆什么时候对符力与规则的理解,到了这样的境界?”

    姬天白忍不住在心底暗道。

    “可恶啊!”

    那些从地面画卷上腾起的光芒对妖娆没有半点攻击力,就像是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一样。

    不过与阳光不同的是,在暖意涌上心头的同时,妖娆居然还嗅到了一股香醇的气息。

    “咦……这香味?”妖娆耸了耸鼻尖。

    变幻的光影在半空中交织,继而弥漫到整个画卷之上。好似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在空中酝酿。

    只听见“啪”地一声。

    妖娆,呆子,姬天白的眼前居然凭空出现了一盏酒壶!

    不是传送,也不是什么看不见的空间突然开启。而是直接凭空出现了这样一盏酒壶。

    像变戏法一样。

    妖娆登时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从天空掉落的酒壶,此时也许姬天白与呆子还有些疑惑,但是妖娆不会不清楚,这散发着香醇之气的酒壶身上完全烙印着自己的气息!

    这酒壶,包括壶中微波荡漾的美酒……都是刚才自己灌入脚下画卷内的水灵气和土灵气所制。

    一股疯狂之意瞬间从妖娆心底升起。

    太恐怖了!

    “这是什么?这是造物之阵!”妖娆在心中咆哮。

    完全模拟了自然界中酿酒与制陶的规则,把最简单的灵气转化为了实物!

    其实化意武器,也有这样的神奇力量,当操纵者对某一天道的领悟已经接近规则,那么他手中的山可以化为剑,水可以化为刀。

    但是眼下这等直接将灵气转换为实物,并如此自然真实的造物阵法,实在是高深得让人无法想象。

    手里握着那壶新制的酒,妖娆脸颊上露出被噎住的表情。

    姬天白很快也明白了一切,同样震惊地盯着地面发呆。

    “造物……没有想到是真的造物!这得达到什么样的境界,才能拥有如此神威?难道真有人可以通过掌握规则,而达到创造一切的高度?”

    姬天白情不自禁地呢喃,完全被地上精妙画卷所震撼!

    在他的想象里,也只有令世界伊始,鸿蒙初开的那个传说中创世之神可能随心所欲地化物。可是眼下的场景,明显打破了他固有的想法。

    此时妖娆借用烙印在地面上的神秘痕迹……创造了物品!

    “呃……我觉得我们得快逃!”

    此时只有呆子愣愣地看着天空,而后指向头顶,弱弱地对妖娆说道。

    被呆子一提醒,妖娆这才抬头一看。

    半空中此时有无数一模一样的酒壶正在跌落,只不过里面通通都没有美酒,直接像暴雨一般向地面的三人砸来!

    眼底被那些翻滚的壶遮蔽所有光线。

    “哇!刚才土灵气输过头了!”

    妖娆一吐舌头,抱着头就冲出百米之外。

    那造物之图的灵气控制极为繁杂,妖娆在触发的时候用了过量的土灵气,所以盛酒的壶被多造出来数百枚。

    姬天白与呆子自然比站在阵眼上的妖娆跑得更快。

    在妖娆跑出数十米后,身后就响起一阵噼里啪啦陶器砸毁的声响。

    再回头,满地都只剩下破碎的残片。

    看到那么多残片,妖娆这才感觉到体力极为空乏,很可能自己在激发图阵的时候,身体内的所有土灵气都不知不觉地灌入了造物阵里。毕竟第一次使用这种神秘的东西,她完全拿捏不到分寸。

    待陶罐子完全掉落,妖娆,姬天白与呆子这才再次走上前去。三人脑袋晕晕,有些发呆。

    妖娆更是下意识地一直托着那盏被自己“造”出来又盛满酒的酒壶,目光落在脚下造物阵上。

    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想把这造物阵记在脑海里。

    可是不过用心记忆了阵法的十分之一,她就顿时觉得胸闷气短,脑海里的记忆瞬间消失一空。

    这种事情本来不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因为妖娆自信自己的精神力本就超过常人,若是让她记忆其它东西,再多十倍都不在话下。

    可是地上这繁杂的造物图她却记不下来。

    这明显是图纹本身不让任何人复制它的力量。

    比震墟石碑第七碑的法则之力更加玄妙,毕竟第七石碑只是在妖娆面前演化万法大道,而此烙印在地的图纹却是直接运用法则进行组合与创造。

    前者是理论,后者是实践,前者是基础,后者是运用。

    能看到别人做和自己模仿,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没有真正掌握造物的能力,除了借用地面上无法带走的图阵以外,没有别的办法重复它的神奇之处。

    妖娆好好想想,也就明白了自己记不住这造酒图的原因。

    可是呆子却还不放弃,从自己的储物袋内拿出笔纸想要拓印,结果刚拓印图纹的一小半,那纸章连同他握笔的手就一同无火自燃起来。

    描绘着轮廓的纸章瞬间在空气中灰飞烟灭。

    “这这这……这太神奇了!”

    一边甩着手上的火舌,呆子一边惊异地大叫,眼睛里写满震惊。

    也许天道不允许这等与天同高的规则印记出现在世界上,所以凡是妄想将它绘于纸上传世者,通通都会被天道湮灭。

    只有……

    “只有这大地的材质有问题。”

    看着被烧的呆子,姬天白突然有了灵感。

    “看来地面有抗拒天道的力量,所以只有把造物痕迹镌刻在地面上才能不被天威泯灭。”

    他蹲下身子,用手指轻轻地触摸光滑的地面,无论用神识还是其它的方法,都不能判断地面是以什么东西制成。

    仿佛它并不属于众人已知的任何一种材质。

    因为帝岚第一个在天空中找到“天道痕迹”,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误导着大家认为这个奇异时空中最玄妙的地方隐藏于灰蒙蒙的天外。

    但是现在看来……还是神秘的大地更值得众人思考。

    “我在想……”

    姬天白摸着自己的下巴。

    “那些漂浮在天空中的所谓‘天道痕迹’,是不是地面上一些阵符残缺后,规则之力散失在空气里留下的余威?”

    妖娆眨了一下眼睛,觉得姬天白的猜想没错,因为她们已经找到几处大大小小地面画痕,也不知道被什么怪力破坏,有的画痕已经残破得无法辨析。

    而且怪力的痕迹无处不在,好像这片宁静得犹如死地的世界里曾经经历过一场刀雨。

    有些地方被巨力斩出数百米长的裂口,将那坚硬的地面都一分而二。

    扪心自问,妖娆觉得自己倾力一击,也不过在这坚硬地面上造成那样的裂口。何况有些地方,纵横交错的沟壑无以计数。

    脚下这造酒的造物阵,怕是现在众人能找到的最大最完整的一个。

    “这里是传承之地吗?”

    呆子小声问道。

    “话说那些底蕴强大的势力不是都会为自己的后辈们准备一些特殊圣地培养和训练他们的天赋么?我看这里一定是远古时期某个势力拥有的传承之地。他们的弟子通过在这里对画痕的研究和揣摩来提高自己对天道的领悟!”

    一边说呆子眼底一边闪烁起湛湛的光芒。

    此时他的内心极为澎湃,他可是从来没在什么宗门修炼过,自然也从没受过传承之地的培养。所以置身于这无色秘境深处的异域空间,呆子很激动。

    “我觉得不是。”

    妖娆再一次粉碎了呆子的幻想。

    “这如果是传承之地,不至于让弟子琢磨怎么造酒。”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微波荡漾的酒壶。

    自己是因为对规则有一定了解,才能这么快使用脚下的造物阵,如果换做别的从未对规则有所了解的修炼者进入此地,若不小心发现了这枚阵法,觉得会有所得,而后花费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时间潜心研究,最后只造出一壶酒来……

    那那位潜心修炼者只怕在看到酒壶出现的瞬间,立即会吐血而亡的!

    这不符合大宗门大势力培养弟子的逻辑。

    虽然造出酒和壶,也属于极为高深的天道领悟,对修炼有所裨益。但是之比于传承之地大量的投入来说,完全是个鸡肋,如果有十年百年的光阴,宗门圣地的长老更希望看到弟子学会如何战斗,自保,杀人之法。

    而不是……造一件生活用品。

    只能说脚下的造物阵,是那个超级无聊的变态远古大能心血来潮的产物。

    说不定他很喜欢喝酒,又或者他想在什么人面前得瑟一把,于是很不经意地,这造物阵就留传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只要洞悉了它的使用方法,就算实力根本没有到达将天地规则一手掌控的高度,也能够令造物阵法运行起来,这才是最精妙的地方。”

    姬天白感叹道。

    “如此此阵不是造酒壶,而是主杀戮,可想而知力量会有多惊人,只要一人阵守阵眼,几乎能敌比自己强大百倍的敌人。太可怕了!”

    每一个境界的强者,实力基本都在一个水平线上,这也是一种天道。若人人都能越阶战斗,要幻阶的差异有何用处?

    “幸好这种规则的痕迹只能记录在特殊地面上,要不然谁得此物,实力定然逆天。”

    这只是姬天白自己发自内心的感叹,却于无意识之间,突然触动了妖娆心底某根心弦。

    在地面上烙印特殊阵法,而后让实力弱小者得到超越自己极限的强大战力……

    妖娆的记忆刹那飘荡到很久远的曾经,曾经她仿佛亲身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不会吧!”

    妖娆顿时瞪大双眼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

    她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再看看脚下不知是何材质的大地,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猜想!

    “跟我来!通通跟我来!”

    妖娆顿时从内心深处迸发出一声呐喊,而后捏着手里的酒壶,疯狂向远方奔走而去!

    她的啸声直接传到分散在各处的邪冰,帝岚,泠的心中,这三人又拉扯着小希多顿时向妖娆呼唤众人的方向御空而来。

    看着妖娆有些癫狂又正在变小的背影,姬天白双眸一缩,也立即毫不迟疑地跟了上去。

    妖娆能有这么大的反应,似比看到造物阵还激动,必然是想到了什么很重大的事情。

    所以没有讯问,姬天白默默地跟在妖娆身后。

    很快所有人都汇聚在一起,这灰蒙蒙的世界本来就极难分辨方向,因为完全没有任何参照物可以参考,眼前通通是一望无际的灰白。

    但是不知道妖娆找到了什么可以指引方向的东西,只见她闷着头,以身后众人可以接受的最快速度向前方坚定不移地御空飞行。

    就是这样单调的狂奔……足足花费众人半日光景。

    要知道这一行人的御空速度有多可怕?

    就算在此异度空间内,不可以使用缩地成寸的秘法,空气阻力也与初元有些不同。

    可是半日。

    足以让他们中实力最弱的邪冰跑完十分之一个封神大陆。

    速度全开的奔跑,疯狂燃烧着每个人丹田与气海内的灵气,邪冰最是吃力,咬着牙憋红了脸才勉强跟上妖娆的速度。

    不过他不敢吭气,因为他知道妖娆圣女大人现在的时速,就是按自己的最快速度来维持的,自己已经拉了众人后腿,所以万万不能再发出怨言。

    就在邪冰感觉到自己快要在风中融化之际,妖娆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

    “就是这里!”

    妖娆眸光一闪,而后神色繁杂地凝视脚下大地。

    于她身前十丈处,原本平坦的大地突然向下倾斜,好像山峰到了边缘,平地消失,剩下的都是陡峭悬崖!

    “咦!之前难道我们都在山顶上?”

    帝岚立即扬起眉毛诧异地问道。

    因为众人这两日来通通沉浸于在各处发现的“天道痕迹”里,并没有像妖娆现在这样拼命地朝一个方向奔跑找到平地的边缘。

    要不是看到了脚下的陡坡还有陡坡下遮蔽视线的浓浓雾气,大家都还以为那奇怪又坚硬的黑棕色大地真的无边无际呢!

    “下面有什么?”

    小希多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的美蓝公主殿下那凝重的小脸颊。

    既然之前她那么笃定与急切,那么她一定已经知道了关于崖下的什么秘密。

    “是断魂崖?”

    泠迟疑地问道,但从妖娆凝重的脸颊上,他看不到妖娆期待第四枚陨骨的欢喜。

    妖娆停在悬崖边,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之前她只是猜想,而此时断崖的出现,却已经证实了她猜想的一半。

    “真如我所想……这是……”

    不敢再妄下定论,妖娆一捏拳头,便直接一头冲入悬崖雾色里。

    依旧是小纳的绿脸儿小弟在前方开道,保证浓浓雾气之后没有危险存在。

    也不知道向下俯冲了多久,妖娆才隐隐约约看到地面。

    与山峰上那光滑又坚硬的石材完全不一样,现在落入山脚,不但是妖娆,所有人都能看到千沟万壑龟裂的大地。

    脚下已经是大家熟悉的寻常泥土,不过依旧寸草不生,因为泥土之下没有半点水份,而且干涸得裂成一块又一块的模样。

    浓浓的死意从那些交错的龟裂痕迹中升起,让人只觉得心情没来由地沉重,继而脚下也有寒意升起。

    “很是诡异,感觉像坟地一样。”

    抬头左顾右盼,帝岚无意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不错,这就是坟地。”

    跟在妖娆身后的纳多多忠实转述妖娆心中所想,只不过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纳多多本人也二丈和尚摸不着头,完全不知道妖娆在想些什么东西。

    在众人都低头看着地面的同时,妖娆已经转身面对之前众人所在的山峰。

    浓郁的阴煞之雾遮蔽了此山全貌,让人看不清隐藏于云雾后它的原型。

    一股迅猛的狂风突然自妖娆身侧拔地而起,那疯狂又强大的力量瞬间令脆弱又干涸的地面开始崩毁。

    飞沙走石与狂风一齐暴起,气吞山海地扑向山脚浓云,以狂而无法遮拦的气势,将云雾一一扫到一边!

    ------题外话------

    爹上大人从长沙来看我…灭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