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0:巨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知道妖娆爆发狂风扫开层云的用意,此时大家都只站在原地疑惑地看前方。

    只见狂风吹散笼罩在巨山前的飘渺云雾之后,终是令那巍峨高山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

    “咦,这山……长得好奇怪啊!”

    泠蹙着眉头,疑惑地看着渐渐于眼前清晰的山体。

    此时不但是泠,所有人的目光都由疑惑骤然变得震惊无比!

    “这这这……这是?”

    帝岚的双肩剧烈抖动,完全无法抑制源自自己内心深处的悸动。

    呆子瞠目结舌,一回想起自己刚才还在山顶上摸地面的场景,他现在就觉得自己的手上有团火在烧。

    就连难得泄露自己心绪的姬天白都难掩惊诧的表情,双眼下幽光汹涌澎湃。

    “果然是这样啊。”

    眼前的一切已经证实心中所想,妖娆收回手里狂风,心情繁杂地暗叹了一声。

    小希多憋得一脸铁青,“呃呃呃”连“呃”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把卡在嗓子眼里的那句话说出来。

    “我滴娘咧,好大一只龟!”

    不错,只有站在“山”角,远离山峰,扫去层云,众人才清晰地见,那之前一直被他们认为是“山”的物体,居然是一只乌龟!

    暗绿色的皮肤上每一道皱痕都犹如河川般壮烈。

    黑棕色的背甲,像极了夜幕中的穹窿。

    四肢巨大得无法想象,此时众人只站在他的一枚脚趾前,可是那脚趾尖对众人来说,已经比城池还宽阔。

    此龟体积之巨,完全脱离了所有人对幻兽的认知,就算拥有兽神的妖娆,也从来不曾想象世间曾有如此恢弘伟岸巨兽的存在!

    龟身比寻常海岛都幅员辽阔,龟背面积至少是封神大陆的十分之一!

    所以之前在龟背上行走,众人丝毫不觉得自己其实是站在一只生灵的背上。

    只可惜,它已经死了。

    它若不死,强大的威压只怕瞬间能碾灭所有弱小的妖兽,在妖娆与众人进入此地的第一秒就令她们神魂战栗。

    它若不死,足踏它的背脊,所有人都会感觉到雄浑的生机从脚下源源不断拔地而起。

    因为它不但是一头成年的巨龟,而且还是龟兽一脉中最强大的存在……

    玄武!

    无论生命力还是防御力都堪称兽界巅峰,有人曾言,就算初元自初生到湮灭,都不及一头玄武的自然阳寿那么冗长。

    妖娆可以笃定,眼前这只已经坐化的玄武绝对是四平行世界里那早已经陨落的玄武兽神体积的千百倍。

    毕竟她见过活生生的朱雀,朱雀完全态时也不过炎凰三分之一大,与朱雀齐名的玄武必定体积不会和朱雀相差太远。

    眼前这等庞然大物,恐怕也只有龙神或者再修炼个千万年的炎凰可以媲美。

    炎凰之所以现在还弱小,是因为它属于肉身湮灭又重新夺舍者,虽然实力已经惊人,但远没有达到曾经它站在兽神巅峰上的强度。

    毕竟一个强者,除了天赋之外,也需要时间与资源的积累。

    但横生在妖娆面前的巨大玄武,明显在活着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兽神的巅峰之上。

    可惜它死了。

    玄武为人族瑞兽,绝对不可能站在魔族阵营,若无色秘境已经被魔族占领千万年,此兽一直没有出世,只能说明它在千万年前就已经陨亡!

    可是比任何秘宝都要坚韧,时光的腐蚀,并没有在它身上留下半点痕迹。甚至肉身不腐,就像是在长眠一般静静地躺在龟裂的大地上。

    如货实价实的巨峰一样,亘古不灭地巍峨矗立。

    直到此时,众人才理解了此地萧索而荒凉气息的源头。

    这是一种延绵了千万年的悲伤,就连天地都在祭奠这死去的兽神之皇。

    被眼前的场景撼动,所有人愣在原地,足足呆滞了半柱香的时间。

    “你怎么知道这山就是玄武?”

    回过神来的姬天白迫不及待以秘语传音质问妖娆。

    “我曾经,见过……一个在龟背上镌刻秘纹,而后以孱弱的实力威胁我的老者。”

    妖娆没有说得那么详细,不过她脑海里想到的可是自己离开洪荒秘境时遭遇天机老人的场景。

    当时天机老人站在一头玄龟龟背上来寻找小舞身影,她一时大意,直接被天机老人的龟背秘纹禁锢。

    虽然当时出现的玄龟并不是玄武,但也是在血脉上与玄武极为亲近的强大龟兽。

    刚才在龟背上姬天白那句下意识的感叹,直接勾起了她的回忆。

    “若此阵不是造酒壶,而是主杀戮,可想而知力量会有多惊人,只要一人阵守阵眼,几乎能敌比自己强大百倍的敌人。太可怕了!”

    当年的天机老人,不正是站在秘纹上,以弱敌强么?

    传说玄武除了长寿和防御极高以外,最强大的一项天赋秘法就是亲近天道。是以它的龟甲可以烙印造物图纹而不被天道湮灭。

    并且所有龟类幻兽的龟甲都可以用来卜算问天和镌刻秘纹,这其实都与玄武老祖有血缘上的关系。

    再加上回想无色秘境入口处那站在玄武背上的玉石雕像……凭这两点,妖娆已经笃定“山”的原型。

    姬天白陷入了沉默,显然内心依旧悸动无比。

    “我……我们绕着这大乌龟转转?”

    小希多忐忑地建议道。

    其实此时他的心里还抱着一丝疑问,这巨大的生灵是不是正在沉睡,其实并没有完全死亡?毕竟它那么巨大,生命的特征也应该远远超过所有人的想象。

    “那我们就走走好了。”

    帝岚也在点头,因为从眼前的场景来看,玄武的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只不过同时也没有生命体征而已。

    一行人从静默再次恢复了高速御空的状态。

    这么巨大的一头玄武,在它的背脊上行走都用去半日时间,现在围着它转一圈,天知道要花几天?

    “你背我!”

    邪冰一咬牙,直接跳到了呆子背上,谁让现在妖娆圣女殿下的驭兽环不能在小希多面前使用?而且呆子力气大又好欺负?

    “哦!”

    呆子倒没有什么半步涅槃大能应有的蛮横骄傲,回答了一声,就高高兴兴地背起邪冰向前飞去。

    邪冰若是撑破化龙诅咒,的确速度又能快上几节,但是在非战斗时间内维持那样的消耗实在是太不值得。让强者带他御空,是最明智的选择。

    不需要等待邪冰,众人的速度立即快了数倍,现在轮到小希多呲牙咧嘴在众人屁股后面跑。

    这令他十分郁闷,邪冰被人背着也就算了。为什么连泠都速度比他快?

    那是因为泠有符力加持速度,这等精妙的人族秘法,小希多自然是看不出来。

    “为毛拖后腿的,总是老子?”

    小希多在心里悲愤地叫嚣,在紫魔海任何地方,他都属于实力与身份匹配的年轻强者,可是自打跟着美蓝公主,他就只有垫底的份,连她那些仆人都比不过。

    太气人了!

    “老子是有用处的,不能一直被鄙视!”

    小希多屁股后面喷出一团火,目光凶狠地追在妖娆和姬天白的身后。

    众人能从玄武脚趾的方向分辨它的头部,所以首先向龟首方向靠近,因为玄武的体积实在是过于巨大,所以若想瞻仰到它的全貌,只怕得御空很长一段时间。

    妖娆之前带着众人从龟背上冲下,其实根本没有辨别方向,因为只要她的猜想没有错,朝着一侧笔直走,就一定能延着龟壳落下。

    也许是妖娆的运气比较好,刚好落在了能大概勾勒出玄武巨大轮廓的腰侧,而且从最初落地的视角来看,玄武巨龟趴在地上,宁静平和得好像并未死去,而是长眠一般。

    不过朝着龟首御空的路途里,众人很快就看到了不一样的场景。

    大地由黄转为褐红,地面凝结着一堆堆暗淡血痂,玄武巨大的身体上,也开始出现一道又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以玄武那么巨大的体积来看,那些出现在它身体上的伤痕,就像是深谷或者海沟一样狰狞恐怖,光是高差就有百丈。

    着实难以想象是什么外力能对这样防御力超强的幻兽造成这样的伤害!

    “看来它真的是死了。”小希多落寞地呢喃道。

    虽然玄武为人族阵营的守护兽,这么简单的常识小希多不会不知道。

    但是面对如此超越想象的巅峰兽神,任何一个追求强大的战者都更希望看到它喷吐云雾,摆头弄尾的雄姿。

    一股无法言说的情绪萦绕在所有人的心底,特别是除小希多之外的人都已经看出……

    这头巨大玄武并不是死于阳寿走到尽头,而是被外伤所屠戮。

    人族里不会有人做这等疯狂的行为,就算两个绝世强者有血海深仇,也不会在私人死战中令玄武陨落。

    敢杀玄武的,只有魔族!

    抱着繁杂的心情,妖娆抬头一看,自己已经极为接近玄武那巨大的兽首。

    那巨大的兽首,就像是一座海岛一般。黑褐色的血,因为干涸千万年,所以已经在龟首上结成厚厚血痂,遮蔽了玄武的本来面目。

    于兽首额头正中央,异生着六枚高低不平的骨棘,可以想象当玄武进化为最强形态之后,除了变态的防御力之外,也会催生出强大的攻击技能。

    若是寻常小兽,只要被玄武摆首时挥动的额前骨棘刺中,只怕瞬间就会五内破灭,神形俱裂。

    在第一枚骨棘的下方,妖娆发现了一个微小的突起,不知为何,非常吸引她的视线。

    所以毫不犹豫地,妖娆直接向那微小的突起御空而去。

    很快就靠近了玄武兽首的第一枚骨棘之下,无尽褐血像是延绵的红土地,把目光所及之内的一切东西都渲染成单纯而悲怅的色泽。

    经过千万年沉积的血痂,完全失去应有的腥味,而且玄武强大的威压,也于漫漫时光中消散一空。

    众人各自分散开来,姬天白更是冲到了玄武的下巴上。

    妖娆并没有到处巡视,而是轻轻将手深入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突起里,慢慢向内延伸,而后透过厚重的血痂,触摸到了一件坚硬的东西。

    闭上眼,灵力在手指尖震荡,立即将那些层层包裹于坚硬物体上的血痂层层剥落。

    褐红色的粉末在天空中飞扬,千万年来隐藏在玄武骨棘下的秘密也终是揭晓。

    一幅半焦黑的玉质骸骨出现在妖娆指尖之前。

    原来被褐血覆盖的,居然是一位人族大能的遗骨。

    肋骨有通通被震断的痕迹,眉心和脊柱各有两处致命的伤痕。这伤痕累累的遗骨挺拔地屹立于玄武巨大的头颅之上,与兽神一同陨落千万年的光阴,可是从这玉骨的身上,依旧可以看到一股强大的气势。

    这气势自然不是威压,连血肉都已经泯灭,灵魂更是荡然无存,但是千万年前与玄武一起浴血奋战的这人族强者,精致的下巴依旧高高扬起,空洞的眼窝深处仿佛还有炬火在燃烧!

    从他纤长的身体,孤傲的身姿来看,完全可以想象千万年前此人风华绝代的模样。

    有些吃惊,又有些觉得这就是自己在无色秘境中找已经被冥冥安排好的宿命。

    “我……大概是第二次,看到了你。”

    对着眼前玉骨,妖娆在心底轻轻呢喃。

    从眼前半焦黑的遗骨上,她看到了无色秘境入口处那尊玉质石像驾驭玄武,衣袂蹁飞的模样。

    妖娆为什么能在褐血之下轻易察觉此人的存在,只怕是因为同是震墟秘法的修炼者,就算时光隔绝二人间的距离,冥冥之中,此脉修炼者,都有着不可言喻的联系。

    “前辈。”

    妖娆退后一步,在没有人注视她的情况下,对眼前依旧半掩于血痂内的玉骨深深地鞠了一躬。

    玄武兽神的契约者,绝对是远古时代响当当的大人物,不用多想,就知道他为何而陨落。

    末日之战,无数强者死于战场上,无数大能死在暗杀里。这些人中有的被人记忆,有的却永远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在被魔族占据的修炼秘境最深处,隐藏着如此恢弘的玄武尸体和人族大能玉骨,只能证明在无人所知的黑暗洪流内,此地曾经爆发过一场不可想象的疯狂大战。

    紫魔海是魔战的最中心,死于此地的所有人族大能,通通都是人族最强大的战士,还有最坚定的守护者。

    所以对此陨骨,妖娆仅能以自己的深深俯首,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敬畏。

    这是一处隐秘的战场,人族不知道,也许就连现世的魔族强者们,也未必知道。

    就在妖娆深深鞠躬之际,她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飘渺如幻觉的急切古语。

    “把它带出去!”

    “什么?”

    妖娆猛地抬头,诧异地左顾右盼,可是此时邪冰神色依旧地从她的左上方百米飞过,呆子一心一意地趴在兽颈上继续寻找他心中的“天道痕迹”。看上去只有妖娆一个人,听到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把……它……带……出去……”

    飘渺的声音再起,虽然妖娆依旧觉得声音自四面八方同时向自己涌来,完全分辨不出发源地。但是那耸立在自己面前的那幅半焦黑的玉骨,却突然无声无息地在她的面前化为尘埃。

    大风吹过,细小的尘埃立即完全消失在空气里,再也无踪可寻。

    也许是他最后的使命已经结束,所以终于可以放下一切执念,回归天地的怀抱。

    妖娆看不见,与此同时,那矗立在无色秘境入口处的人族玉像也突然自眉心深处裂开一道无法逆转的裂痕,而后裂痕越开越大,以疯狂之势迅速蔓延玉像的周身,并把玉像直接碾成粉尘。

    一切对妖娆来说,就像一个梦。

    因为没有一个人见她所见,听她所听闻,就连唯一能证明她之境遇的玉骨此时也不复存在。

    她的眼神是迷蒙的,因为谁是“它”?怎么“带出去”?她完全没有头绪,可是这句飘渺的仙音,却深深地烙印在了她的心田里。

    原来她在秘境入口发现玉像并不是偶然,原来通过玉像的威压考验之后,无色秘境内的所有危险通通被扫清也不是一种嘉奖。

    而是布设这些机关的先人大能,无比希望能找到一个后人,把“它带出去”。所以在无路可退的情况下,仓促地把通向玄武秘境的难度直接降到了最低水平。

    只要是个人族,只要有点眼力,只要能学习震墟秘法……通通都达到传承他最后遗言的条件。

    就像是一个落入深渊预知自己马上就要撞死的人,在死亡的前一秒奋力把自己手里珍贵的玉配丢向崖边一堆柔软的草垛里一样。

    他已经没有时间细心甄选自己的继承者,只是单纯地希望上苍若有眼,不要令自己生无痕,死无迹。

    无论是个樵夫,是个孩童,甚至是只有灵性的山鹰拾到了自己的玉配,并将它继续珍藏下去,都算告慰了自己已经死灭的魂灵。

    这玄武的契约者,给了后人一道提示。

    “把它带走。”

    这就是他在死亡前一秒,最想留存于天地间,令自己灵魂宁静的东西。

    “好,我会把它带走。”

    看了一眼飘过眼前的轻风,妖娆郑重地一点头,而后纵身一跃,向前跳去。

    她打开了自己的神识,将神识弥漫于天地间每一个角落,不管“它”是什么,她都一定要把它找出来!

    众人各自寻找着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

    玄武的死亡是确定的,但是即使看到大量鲜血和伤痕,众人依旧无法推断能伤玄武的敌人到底凭借何种手段。

    在玄武之头处没有太大收获,众人继续着他们打算环绕玄武巨兽身体一圈的计划。

    越是看得多,就越是惊叹于玄武巨兽伟岸的身体还有悲惨陨落的宿命,若是现世还有玄武坐镇人族疆域,只怕天地又将是另一幅场景。

    每个人心中像打翻了五味杂瓶一般,连说话的频率也大大降低,众人都保持缄默,仿佛只有这样才觉得没有玷污眼前这尊千万年前的王兽。

    御空飞过遥远的距离。

    终于远离兽首,接近玄武巨兽的尾端。

    其实大家都对玄武之尾抱有十二万分的好奇,因为传说中玄武之尾才是玄武兽神最特殊的地方。

    在玄武脱离幼生态后,他的长尾就会逐渐化为一条巨蛇。

    尾蛇与玄武同魂,却主杀戮和聚集天地灵气的重要功能。

    所以说当玄武成年,尾化蛇身并具有灵性之后,玄武的战力就会百倍提高。

    眼前如此之巨大的玄武,尾化蛇的体积和威力一定也惊世骇俗。

    终于绕到玄武巨兽的尾部,众人定睛一看,顿时通通呆滞于原地。

    事实与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此玄武没有尾化蛇身!

    不是说它未长出尾蛇,而是原本应该伸出尾蛇的地方,此时只留下了一枚巨大的血洞!

    被斩断了!

    妖娆的神识立即扫过万米之内,完全没有找寻到与龟身分离的尾蛇。就好像它自自本体分离之后,就凭空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看玄武尾部的断面,好似一刀斩下。平直而无缺口,只有早已经干涸的鲜血与皮肉中央露出的一小截白森森的尾骨在述说着无声的悲凉。

    “难怪它陨落了!”

    姬天白瞪着眼暗叹。

    玄武的软肋就是尾化蛇,如果失去长尾,它从天地间吸收灵气的速度至少减慢一倍以上。而且攻击力大大降低,一旦有敌手可以破开它的防御,那么号称不死兽神的玄武也有陨落的可能。

    不过就算称尾化蛇为“软肋”,其实它也比寻常猛兽强大百倍,敌人知道玄武怕尾蛇受伤,玄武自己更是知道,势必会重点保护。

    想要一刀就割下尾蛇,这等神威已经无法想象……

    扪心自问,至少姬天白自己做不到,而且就算他想象自己成为涅槃大能后的实力,他也没有把握。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隐身在幻境里了?”

    小希多鼓起双眼,已经无法承受一波又一波在眼前出现的视觉冲击。

    不但是小希多,所有人都立即陷入沉默。

    ------题外话------

    唔…跑了一天,没有写上文,还用掉了一天的存稿。这是天要灭我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