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1:亮闪闪的“它”!

051:亮闪闪的“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此时只有妖娆一人的表情与众人不一样。

    大家都因为看到玄武的断尾而叹息和沉默,而一直张开神识的妖娆,却看到了一件东西,令她完全无法把注意力放在断尾上。

    震惊?癫狂?吐血?

    这些字典里能找出来的词语此时通通都无法形容妖娆现在的心情。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位于玄武断尾之上的龟甲边缘,就像是镌刻着造物阵一样,锋利的刀刃用人族古通语,书就了一个戳瞎人眼的“它”字!

    实在是太直接了。

    直接到妖娆有种一脸黑线掉下来的感觉。

    机缘之下,她听到了玄武之主留存在这世上的最后一抹残念之音。

    他说:“带走它”。

    也许是时隔千万年光阴,繁杂的传讯最后也只能简化为如此简练又意味不明的三四个字,妖娆已经做好了在此地挖地三尺把“它”找出来的心理准备。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

    “它”就这样不加遮掩,坦坦荡荡,龙飞凤舞……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这个‘它’一定就是那玄武之主口里提到的‘它’。”

    妖娆立即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其实稍微想想,就能理解玄武之主的行事风格与手段,他本就是一个极简单并直白的强者,很多时候根本不计算那些繁杂的天时地利人和。

    他设定成只要有人不满魔神像就能找到隐藏于魔神像内部玉雕,安排通过威压考验者可见七碑,习震墟可闻他最后传音等等关卡。

    说来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满足这些条件需要碰些运气,但相对于通过他考验之后能得到的巨大财富来说,他的这些门槛简直低得离谱。

    在初元世界里,如果想得到逆天的修炼秘籍,不说浴血奋战或是出卖灵魂,至少付出极大代价是必要的。

    而在这玄武巨擘的手里。

    他所言的“它”。

    就这样直接挂在了死去的玄武巨兽的屁股上。

    心里充满着繁杂的情绪,妖娆甚至不知道玄武的契约者留下的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仅凭那早已经仙逝之强者于战血里坐化的英武模样,她都发誓一定要把他最后的嘱托郑重地完成。

    带它出去!

    想都没想,妖娆直接向那个“它”字印记御空而去。

    还以为妖娆又想东看看西看看,众人干脆也三三两两地分开,看看此地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东西遗留。

    直到妖娆碰触到那个它字,并令它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光线之后,所有人才诧异地抬起了自己的头。

    靠近“它”字后,妖娆看到了一圈镌刻于“它”字旁细小的符纹。

    是一种精妙的储藏阵,很多储物袋空间阵符就是从这种最基础的符纹演化而来,只不过妖娆眼前的这枚,更加繁杂而精致。

    妖娆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忍不住发自内心深处地赞叹,人族符力,简直是一种精妙绝伦的艺术。

    每一道线条,都张显着空间的神秘与多变。

    只不过不懂得符纹的门外汉,是完全无法理解这门艺术的玄妙所在,大概最多只将它视为繁复的装饰花纹而已。

    略略掌握了此围绕“它”字的储物符纹之后,妖娆便从容地把自己的灵气以解签符的顺序灌入符印中。

    果然是件无主之物,妖娆打开阵符没有受到半点阻扰,很快就令阵符闪烁起柔和的光芒,而后妖娆向眼前的“它”字深处伸手一探,果然无视龟甲的存在,进入储物空间内,于其中摸索到了一枚小小的宝石。

    绿色光芒降临天地,散发出蓬勃生机。

    “发现宝物了!”

    小希多立即大叫起来,一扫心中看到死亡玄武巨兽变得落寞的心情,真心为妖娆开心。

    “大伙都把注意力放在研究玄武巨兽是为何而陨落的同时,美蓝公主却能在这种情况下找到宝藏,她真是个厉害的女人!”

    小希多目光湛湛地盯着妖娆的背影,眼底有两团烈火在狂热燃烧。

    “分宝。”

    比起小希多的单纯欢喜,倒是姬天白直接得很,直接冲上前来要求分配宝物。

    “万劫,你忘记了么,现在正是我主人获得宝物的顺序,你有什么资格来要求分配宝物?”

    纳多多立即一脸阴沉地站在了姬天白的面前。

    “不,应该是他的。”

    姬天白一脸微笑,直接指着站在众人身后的小希多。

    从玄武身上得到的宝物,一定比那些分散于无色秘境各种战场上早被人挑拣过的宝物珍贵太多。何况这也是第一件在无色秘境尽头的异度空间内发现的宝物。

    虽然不知道妖娆凭什么线索得到了宝藏,但姬天白可以笃定,现在被妖娆握在掌心里的,一定是不凡的宝物。

    要是以众人之前的约定,按顺序平分在秘境里寻找到的好东西。那么此宝落在妖娆一方任何人手中他都没戏,除了那傻乎乎一直被蒙在鼓里的魔族青年小希多。

    姬天白看了小希多一眼。

    他看上的东西,只有顺序落在他的头上,或者落在小希多的头上,他才有机会得到。

    至少自己天魔子至高无上的地位,足以压迫魔族弟子甚至希多城主!

    “我我我我……我之前在入口处捡了一把斧子,可能万劫大人您没有看到。”

    被姬天白看得发憷的小希多立即一边战栗一边从身后抽出一把红色的短斧。在狩猎盛会上他丢了一柄战斧,所以看到顺眼的斧器,他立即就下手揽入怀里。

    “可恶啊!”

    看着小希多手里那柄短斧,还有他脸上那无辜的模样,姬天白脸颊上的微笑没有消退,可是心里已经想把小希多直接撕裂。

    “这个没有用的家伙,一早杀了更清净。”

    姬天白对小希多的厌弃从未减退过,现在甚至还越来越深重。

    “好吧,那这的确是属于你的。”

    姬天白微笑的脸转向妖娆,而后如春日暖阳般的声音立即回响于妖娆耳际。

    “不过我对你手里的东西很好奇,反正宝物是你的,给我们看一眼总是可以的吧。”

    妖娆一边听姬天白说话,一边审视着他那虚伪的表情。

    而后妖娆突然绽放出极为绚烂的笑意,并大度地摊开了自己的手心。

    一枚碧绿的“万草之心”出现在了妖娆的手心里。

    谁都看到妖娆从奇怪的“它”字古语和储物空间下掏出了一枚绿色物体,而且她并没有掖藏,也没有移花接木,就直接应姬天白的要求,把手心张开。

    此时“万草之心”散发出的生命力与之前众人感觉到的一模一样,更加证明妖娆得到的,就是这枚东西。

    “这是什么?”

    众人中只有小希多疑惑地问道。

    “万草之心,能触发植系幻兽越阶生长的宝物,能提高植系灵智,生命力,体积……以及一些还没有人研究透彻的特殊功效。”

    帝岚站在一旁解释道。

    “是一件好东西。”

    的确是一件好东西,只不过其价值,远比姬天白想象的低了不少。唯一一件自玄武身上得到的物品,怎么可能就是一枚世上不唯一性的万草之心呢?

    “我喜欢它,我用一件特殊幻器与你交换好不好?”

    姬天白并没有气馁,而是直接双手一翻,从袖袋里翻出一双剔透玉镯,一风一水,镯内有强大的元素气息在蜿蜒流淌。

    若此镯只有一枚,则价值并不高昂,可是风水二镯成双,而且有相互呼应的联系,则这对元素幻器的价值的确要比万草之心珍贵很多。

    “万劫,我主人有植系战兽,所以不会跟你换的。”

    纳多多继续为妖娆代言,显然不为姬天白的交换条件所动。

    这个理由任谁都无法反驳,不管姬天白是不是能拿出更好的东西,妖娆若想培养她的丑丑,那么她手里的万草之心就是万金不换。

    姬天白嘴角一抽,人家软硬都不吃,他也只有打消心里将万草之心抓到手里好好研究一番的冲动。

    毕竟以肉眼窥视,妖娆手中此物并没有特别不凡的痕迹,如果再以价值更高的物品换取,他亏本的机率太大。

    见没有人再说些什么,妖娆便大大方方地把万草之心收入了自己的驭兽环内。

    只有她在触摸到这枚碧绿宝石的时候才感觉到,此处虽然有万草之心的外部特点,但其实已经被悄悄地改造成了一枚储物幻器。

    那些细小而精妙的储物符纹在宝石下蜿蜒流淌,只待她注入自己的灵气就可以打开。

    玄武之主好用心的设计。

    这让得到他最后遗言的人就算把储物幻器拿在手里,也丝毫引不起旁人好奇心。

    “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泠提议道。

    除了妖娆在心里认定这玄武遗骸再无任何秘密可言时,其它人还依旧对这个异度空间的一切充满兴趣。

    所以妖娆没有反对,继续跟在众人身后,完成他们围绕玄武一周的原订计划。

    又是一天过去,众人不但把整个玄武巨兽的四周查看了个彻底,甚至连整个空间每个旮旯角落都摸了个遍,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但没有什么战场的遗物,就连那传说中的断魂崖,也完全不见了踪影。

    回到玄武巨兽的背脊之上,妖娆托着下巴坐在了地面上。

    此时她已经把自己对万草之心内隐藏物品的好奇心收回,一心一意思索自己在无色秘境里经历过的所有。

    要是再找不到断魂崖,她这次无色秘境之行可就要白费了。

    “错过了什么呢?”

    看着妖娆眉头紧皱的模样,姬天白不用问也知她心中所想,他对魔幽一事也紧张得很,要是血十三救不出来死在化龙血池下他倒不心痛,但是血十三一死,他的天魔烙印无人能解,他不也得陪着送死?

    因为这个原因,姬天白也闭上眼睛思索了起来。

    难得地再与妖娆达成默契,妖娆与姬天白二人以秘语开始交谈。

    “妖娆,我觉得我们最开始就想错了。”姬天白的声音回响于妖娆心田。

    “不错,我也觉得是想错了。”

    妖娆长长的睫毛在风中战栗。

    “魔玲既然跟你说过她进入无色秘境后遇到诸多妖兽攻击围剿,两年内也只在秘境外围游荡,那就说明入口处的玉像没有为她们清除妖兽,关闭杀阵。”

    “而且……”

    姬天白接着妖娆的话继续说下去。

    “与魔玲一起进入无色秘境的队友们,在那蛛型妖兽口下死伤过半,最强者也陨落。所以按魔玲当年的战力,如果不是遇到了极为特殊的机缘,根本无法进入秘境的深处。”

    “可是我们却下意识地认为,像断魂崖这种传说中的魔族禁地,一定被隐藏于无色秘境最危险,最无人可以触及的最深处。所以一路奋力向最深处进发,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待姬天白说完,妖娆抬头看了姬天白一眼。

    而后轻轻地问道:“你还记不记得蛛型妖兽死亡之地一左一右两条通道?”

    当时众人选择左侧光明之处行走,一是因为身为人族,有本能亲近光明而选择的心理,二是查看了小希多的地图,发现右侧长满黑暗长草的通道,约摸前进百米后就会遇到一个死胡同。

    所以众人才坚定地向左进发。

    “记得。”

    姬天白轻轻点头。目光一闪,终于明白妖娆想要表达的意思。

    他们没有彷徨地选择右道,完全是因为本性好光,而且有小希多的地图佐证。可是当年的魔玲呢?

    魔玲对姬天白描述自己在无色秘境内的遭遇,记忆就在蛛型妖兽处戛然而止。而且当年魔玲手里没有地图,而且身为魔族的她……一定会下意识地觉得,黑暗,才是让她觉得安全的选择吧?

    如果魔玲当年选择的是长满黑暗长草的右道死胡同,她又是怎么逃脱蛛型妖兽追杀的?

    没有被困死在没有退路的胡同里吗?还是或者说……地图标注没有道路的通道内,其实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们去哪里!”

    妖娆与姬天白几乎是同时眸光大振,妖娆从地上一跃而起,直接秘语传音所有人跟自己一起离开。

    小希多虽然什么都没搞清楚,可依旧一幅懵懵懂懂的表情跟在妖娆身后。

    离开玄武陨落之地时,妖娆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相信所有人都跟她做了一样的事情。

    对玄武巨兽为何会在此地,又为什么陨亡,众人心里没有答案,但因为对此恢弘的生灵满心敬畏,所以这几日的记忆,一定会永远烙印在他们的心田里。

    返回三岔路口用不了多长时间,因为大家已经对无色秘境内的道路熟悉得很。众人只是在经过震墟七碑的时候有些微微惊讶,因为那看似亘古矗立在地面的上石碑此时已经通通消失不见,看来呼唤它们现身,也是需要一定条件的。

    因为七石碑的消失,让妖娆更加笃定玄武之主就是此境拥有者的推测,他向后人展示的所有,通通都只为能有人听到他最后的嘱托创造机会。

    现在有人带走了“它”,那么之前所有暴露在空气里的线索,又通通会消失于无形。

    不过数个时辰,一行人再次站在了已经死亡的蛛型妖兽身前。

    “我的地图上显示,右边为死胡同耶。”

    小希多好心地提醒妖娆。

    而妖娆却摇摇头,重新拿出进入无色秘境的黑玉通行令牌。

    之前在秘境之外,令牌可以抗衡黑暗长草束缚人足迹的能力,所以现在,她也想用一样的办法获取进入右侧通道的机会。

    可是让妖娆与姬天白诧异的是,就算二人取出无色秘境黑玉令牌,居然无法号令黑暗长草收敛杀意!

    就在妖娆手握黑玉令牌迈入长草的第一秒,足下黑紫草叶就疯狂地蔓延上她的脚踝,并迅速向她腰侧蔓延。

    “令牌失效。”

    妖娆一边在心里暗道,一边立即退出黑暗长草的范围。

    离开长草覆盖的地界,那些疯狂滋长的草叶才缓缓脱离妖娆的身体,怏怏地退回自己地界之内。

    “有戏!”

    妖娆不愤怒,反而非常惊喜。

    这是数天来她进入无色秘境之后第一次遇到的麻烦。所有妖兽和符阵都被湮灭抹杀,而只有脚下的长草对自己造成麻烦。

    这是不是说黑暗长草之后隐藏的东西……其实已经脱离无色秘境的控制?

    原本对这条极为靠近无色秘近出口的分岔道只是抱着一丝怀疑,然而现在,妖娆对它的好奇和兴趣徒然爆涨百倍。

    “我看这草地不会很长,要不然我们就像之前那样,直接徒步攀越过去,应该不会花太多力气。”

    帝岚建议道。

    至少之前大家已经有了对付这种黑暗长草的经验,而且早已经确认过里面的各种阵符已经关闭,所以就算灵气被长草吸食一空,众人还是有自保并成功穿越它的底气。

    “为什么一定要找到断魂崖呢?那可是传说中的禁地,任何魔族都不能靠近的!”

    心里一直抱着这样的疑惑,看到同伴们开始对未知的危险跃跃欲试时,小希多终于忍不住问出声来。

    “无色秘境里反正也没有什么可以历练我们战力的东西了,进入秘境的机会难能可贵,难道你不想看一眼传说中禁地的模样吗?”

    泠冷酷的脸颊上勾勒起一丝蛊惑的笑意,立即打破小希多心里所有彷徨,让他对断魂崖的秘密和断魂崖的魔族秘宝渴望起来。

    “不要犹豫,我们又不是第一次遇上这倒霉的草。”

    泠一边鼓励众人,一边直接跳入长草里。

    很快就有长草开始疯长,他的灵气也在迅速消耗,不过泠依旧一脸坚定地抬起左脚,挣脱束缚自己步伐的草叶,向前迈出了第一步。

    地图上标注,此地不过百米就会走到尽头,他有信心在灵气和体力极大消耗的情况下以最快的速度走出去。

    看到泠如此坚定,大家也纷纷跳入草地的范围。

    多日没有战斗也找不到磨砺自己实力的对手的压抑感在此刻悉数爆发出来。就连一贯冷静的姬天白也情不自禁自心底升起一丝期待。

    不再浪费体力,没有人说话或者左顾右盼,众人都开始艰难跋涉,既无法抗拒黑暗长草瞬间清空灵气的那种疲惫,又要与缠绕于身体上坚韧的草叶搏力。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

    而行走在众人最前方的泠突然大叫一声。

    “我觉得不对劲啊!”

    此时泠的体力已经消耗到了极致,而按他的预计,现在他早应该脱离长草百米的地界。可是遥看远方……

    直到他的视线尽头,依旧是无边无限的草野!

    “小希多,地图!”

    顿时对小希多下达了指令。

    小希多不敢拖延时间,立即张开烙印在自己身上的地图。

    地图不但能标记四周场景,亦能标注使用者身处的位置。

    “不好,地图上显示,我们现在还在右侧通道的入口处,根本没有走入草地!”

    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吓出小希多一身冷汗。在无色秘境内百试不爽的地图,进入右侧长草通道后,居然直接失效了!

    “有危险!”

    妖娆立即一皱鼻尖,开始在心底暗暗埋怨自己过于鲁莽!

    之前在玄武之主的保护下,数日她们都没有遭遇任何危险,所以对于外界威胁的警惕性全然降到最低。

    万万没有想到,走入黑暗草地后,立即遭到了教训!

    “退!”

    此时萦绕在妖娆心中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退回三岔路口,可是她回头一看,竟然郁闷地发现,身后的入口已经无声无息消失,视野可及之处。通通是无边草草叶。

    “该天杀的,这草阴我们!”

    因为地图失效而分外愤怒的小希多立即眼底有凶光升起,一把抽出自己身后的双斧开始对脚下的长草大砍特砍起来。

    泠感激地看了小希多一眼,要不是这体力过人的魔族同伴开始发疯除草,此时他已经没有继续抬腿的力气。

    无数长长草茎已经攀上泠的肩头,扼住他的咽喉,令他无法畅快呼吸。

    “没有退路了,想想别的办法。”

    姬天白也在人群中冷冷喝道。

    ------题外话------

    唔…去机场的路上…。我估计下了飞飞得冻死…毛不停蹄的十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