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2:被迫化形的小希多

052:被迫化形的小希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姬天白一边冷喝,一边从自己的储物袋内取出若干枚能量矿石,有些召唤师会随身携带一些高级能量矿石,在特殊的情况下,可以用以辅助修炼。

    在被黑暗长草吸去所有灵气的情况下,捏碎能量矿石掀起的能量风暴,也算得上是一种可以自救的攻击手段。

    只见姬天白捏碎了一枚火之能量矿石,立即在身前散发出类似火焰奥义之类的冲击力,瞬间把束缚众人脚步的草叶悉数碾灭。

    趁着这难能可贵的喘息之机,所有人立即拔腿奔跑,加快速度冲向前方。

    此时众人只有不断祈祷,在自己力竭之前可以离开这烦人长草的包围圈内。

    见此法可行,姬天白手里的能量矿石一一被他捏碎。

    很快姬天白的存货就消耗一空,而后众人又纷纷从自己的储物幻器中寻找替代的物品。

    但是无论大家如何努力,看似脚下的草野却永无尽头。

    随着可以引爆的材料越来越少,众人也陷入了新一轮的焦急之中。

    “该不会此地就是永绝之地,真的没有边际吧?”

    泠对自己第一个冲入草地的行为懊恼不已,要不是他太激动,也许跟在他身后的其它人也会多想想再跟随而来,不至于让所有人立即陷入危机里。

    “不好!”

    就在泠自责的同时,帝岚却惊叫起来。

    妖娆被帝岚的惊呼声吸引,立即向着他目光所视的方向看去,立即有寒气从脚下升起。

    只见众人右侧,黑暗长草已经无声无息地爆涨到数十米高,就像是翻腾的海里巨浪一样,正在酝酿着巨大的威力,想要把所有人完全吞没!

    一定是大家不断点爆能量矿石,最终激怒了长草之灵,所以它积蓄着自己所有的力量,想倾力一击彻底结束这没有休止的对抗。

    看着那些紫黑色密密麻麻的草叶汇成无边巨浪,妖娆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叶单薄的扁舟,完全无法抗衡那比自己强大千百倍的力量。

    “逃啊!”

    小希多吓得眼珠子都快鼓出眼眶,拼命挥斧在最前方开道。

    众人开始不要命地爆破手中可爆的能量物品,妖娆实在没有办法,把法伊老头的极光药丸和爆炸药丸都拿出来使用,居然还得到了不错的开路效果。

    “该死的!”

    一边艰难奔跑,妖娆一边在心底狠狠唾骂。

    “真不知道当年魔玲是怎么逃过一劫的。在这长草的地界里,那蛛型妖兽自然不敢来追击,但是魔玲显然也没办法在长草内生存。”

    “她用了什么方法摆脱现在的困境?快!让我想出来!她用的是什么方法?”

    此时大家都没有半点灵气,体力也在长途跋涉中消耗一空,无论多强大的战者,此时都像是任人宰割的鲜肉。妖娆只希望自己也能如当年的魔玲一样,在生死存亡的当口,找到逃离此地的机会。

    她的目光在四周急急地扫过,每一个岩缝和黑暗罅隙都不放过。

    “一定要找到,一定要找到……”

    妖娆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现在长草已经攀附到她的脸颊上,还有那扑天盖地而来的草浪,在下一秒就会把所有人都直接吞没。

    就在眼前的视线渐渐被草浪遮蔽,身体开始无法抗拒地陷入柔软似泥的地下时,妖娆突然看到了石壁上一处明显的痕迹!

    “是那个!”

    妖娆的心跳猛然一滞,而后一股深深的绝望之情就突然笼罩了她的心房。

    通过最后一眼看到的痕迹,她终于明白当年魔玲是如何逃过这一劫的。可是她自知自己现在并没有条件完成那样的逆袭。

    “难道天要灭我?我将葬送在这里了吗?”

    最后的意识划过妖娆脑海,而后她就被疯狂的草浪直接吞没于滚滚洪流中!

    不仅是妖娆,现在所有人的身影都在草浪中消失不见。大概正翻滚于草海深处,慢慢陷入痛苦的窒息。

    无声无息,黑暗的天顶之上,突然闪过一道璀璨的雷光!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妖娆感觉到了一股彻骨的冰寒,她下意识地以为自己而已死亡,所以情不自禁地自嘲起来。

    “让你得瑟吧,这么莫名其妙地就死翘翘了,这下可好,你身后那一堆烂摊子,看看谁会给你收拾!”

    这么揶揄着自己的同时,妖娆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悔恨。

    她恨自己只距离最后一枚陨骨一步之遥却白白错失机会,日后就算在亡灵界里看到了师尊血老头,自己怕是也没有颜面与他相见。

    这么想着,妖娆下意识地紧紧捏着自己的拳头,用力向后一砸。

    没有想到,无意识的一砸居然如此真实!

    妖娆微微吃痛,而后眼眸便毫无预示地张开来!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平庸的国字脸男子,浓眉小眼大鼻头,右脸颊上有一块疤痕,棱角很分明,轮廓很坚毅,小眼很犀利,虽然说不上英俊,但也挺顺眼的。

    只是因为很陌生,所以吓了妖娆一跳。

    黑暗幽默又在妖娆心中爆发,她在心中暗道:

    “难道地狱牛头马面,其实也不是妖魔的模样?这大方脸儿……大概就是牛头吧?”

    而就在妖娆这么想的同时,眼前的“牛头”见她醒来,立即嗷嗷大叫起来。

    “美蓝公主!美蓝,美蓝!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不小心把你们通通杀死了,你还活着真好!”

    此人激动得无以复加,在抹着自己的眼泪的同时,头顶上三叉魔角突然“砰砰砰”地悉数现形,锐利的角光在妖娆眼前不断晃动。

    魔族化形之后,可以自主控制魔角是出现还是隐藏,但是有些时候情绪剧烈起伏,也会令隐藏的魔角重新现形。

    看着那有些眼熟的魔角,妖娆双眸一缩,终于认出眼前的男子。

    小希多!

    “怎么是你?”

    在妖娆苏醒的同时,一直盘绕在妖娆左臂上的纳多多也恢复神智,于妖娆猛地扼住小希多手腕的时刻惊诧地大吼起来。

    不但妖娆惊愕,纳多多也完全没有搞清楚眼前的状况。

    小希多一脉魔族修炼者……不是永不化形么?

    还有,他们是如何脱离险境的?

    纳多多的吼声震天,很快就把横七竖八倒在妖娆附近的姬天白,泠,邪冰,呆子,帝岚通通唤醒。

    此时众人已经脱离了黑暗长草的生长范围,体内的灵气在重新恢复。

    而一醒来就看到妖娆抓着个头长三叉的化型魔族大吼。因为数天相处来与小希多相处紧密,众人们也猜测出化型魔族的身份真是小希多本人。

    “到底怎么回事?”

    与小希多最为近亲的帝岚完全摸不清状况,一脸迷茫地向小希多看来。

    虽然不知道自己被卷入黑暗长草后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众人脱险,又只有小希多一人身上出现了不曾预料的变化。所以大家理所当然地把二者直接关联起来。

    “不用问他,他的幻阶……变化了。”

    姬天白拍拍身上的灰,从地上站起,他摄魂的目光直接落在小希多的身上。

    这一句话,立即提醒着妖娆回忆起自己被长草吞没前于天顶上看到的痕迹。

    那是雷击的痕迹!

    所以她曾猜测,魔玲被黑暗长草包围的时候,是通过渡劫唤雷才逃过一劫。虽然置身草地里,灵气完全被长草掠夺,但是天人境强者想要渡劫的冲动,却是草茎所无法制止的。

    当渡劫雷云从天而降,任何生灵都会在雷光中死灭,更不用说茂密的野草。

    所以在看到天顶雷击痕迹的时候,妖娆才会感觉到绝望,因为她自己并没有强大到能引动天人五衰雷劫的高度。

    却没想到,自己陷入长草的包裹之后,小希多却发动了雷劫。

    而且他要在自己渡劫的同时,顾及所有被雷光覆盖的众人,可想而知小希多在此过程里付出了多少艰辛。

    妖娆,姬天白,呆子,帝岚就算沉睡,身体也不畏惧天人三衰雷霆,可是泠与邪冰……如果身体沾染半点雷劫,就会立即在恐怖的天威中灰飞烟灭。

    妖娆抬头看了一眼毫发无损的泠和邪冰,心中立即涌起一股对小希多的感激。

    “你,你怎么化型了?”

    泠从姬天白的言辞里,听出小希多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有些愧疚地向小希多问道。

    众人还记得小希多在七碑面前信誓旦旦的宣言。他希多一脉,要用自己的实力证明,远古魔道,一样能铸造强者!

    “没办法。”

    小希多一摊手,貌似不在意地说道。

    “我本来还没有能呼唤雷劫的实力,只不过因为情急,所以只能再次运行那从七个石头墩子上看到的秘法。顺应化型冲动,我实力会更强一筹,刚好把雷劫给唤来了。”

    “呵呵,没想到试试真能把那些讨厌的草通通烧死,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爽!老子总算证明自己不是个只找麻烦的家伙了,对吧?”

    小希多对着大家呵呵地笑着,却难以掩饰自己眼底的落寞。

    想想都知道,让他违背了自己的信仰来救所有人,虽然成功,心里还是很难过的。

    有些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信仰,有时候宁愿选择去死也不会对生死妥协,可是小希多却于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做出了一个违背自己信仰的选择。

    何况在应对天人三衰雷劫的时刻,他既要兼顾着化形,又要保护昏迷的众人,所以小希多最终化形外貌十分拙劣。甚至右脸颊上还出现了一道不完美的疤痕。

    魔族化形,与原本的魔族长相没有太大关系,而是与自己修炼的魔族秘法还有化形时吸取的天地灵气能量有关。

    原本在无色秘境这等灵气充沛到无法想象的地方,只要认真化型,最后一定能得到一幅完美又俊朗的人族外形。

    可是此时的小希多,仅仅能用“顺眼”来形容。

    虽然小希多本人不像是注重外表的家伙,但看他脸上永远会残留的伤疤,众人还是内心深处更加内疚起来。

    帝岚眸光一闪,而后一拳头直接砸在表情强颜欢笑的小希多肩头。以魔语大叫了一声。

    “兄弟!”

    “兄弟!”泠也立即照做。

    不管之前怎么看这个野蛮的魔族男子,但是现在众人心里已经把他当成可生死相交的自己人。

    有时候感激的话太繁杂了反而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真实所想,倒不如这一声饱含深情的“兄弟”二字来得郑重。

    “兄弟!”

    小希多抬头看着帝岚与泠,一直怏怏不乐的眸子里终于出现了真正开心的光芒。

    小埃伦已经死在狩猎盛会里,哲泽师傅也离他而去,但是他现在又有了新的兄弟,他可以放弃一些守护不住的信仰,来保护他们的生命。

    一股战友之情迅速在空气里升温,就连一点魔语都不会的邪冰,呆子都模仿着帝岚所说,操着怪怪的口音对小希多吼出“兄弟”二字。

    妖娆虽然没有与这一群大男人们搅在一起,可是她在小希多面前第一次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看到“美蓝”公主用那样的表情对自己笑,小希多顿时虎躯一颤,顿时觉得自己太英明神武,就算现在死一百次都心甘情愿!

    姬天白倒是长舒了一口气。

    其实他有呼应天人五衰雷劫的资本,不过一旦呼雷,他就会被卷入雷界,到时候妖娆死在草海里,他在雷界完全被第一魔祖吞噬。

    与其那样死,还不如干脆死一起。

    还好有小希多这拖油瓶在,令他避开了这最黑暗的结局。

    “我们现在在哪了?”

    姬天白打破众人欢腾的场面,抬头看着天顶上一些不怀好意探出又缩回的黑暗长草说道。

    “哦哦哦……”

    被众人围拥着的小希多又重新化回他魔族的模样,迅速回答着姬天白的疑问。

    “当我的三衰天雷结束之后,地上的草都被烧成渣渣,我才发现原来地面并非平地,而是有一个向下的大洞。”

    “只不过我们走过草地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它的存在,因为洞口被交织盘曲在一起的草须覆盖,踩上去时跟平地没有什么区别。直到覆盖在洞口的草都被雷击毁,那洞口才出现。”

    “我渡劫之后,看看前面后面还有看不到尽头的草地,所以干脆把心一横,带你们都躲到地洞之下,然后就发现了这个地方。”

    “还好躲在这里,不然那些吞人的野草真奶奶滴长得太快了,这不……新生长出来的草已经把洞口覆盖。只不过不敢越界过来罢了。”

    小希多看着姬天白所凝视的那天顶洞口,极为详细地对众人解释着他们晕迷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在风中轻摆的黑暗长草,的确如小希多所说,新生能力特别强大,不过好就好在,它们最多只敢从洞内探出一寸,不甘心地遥望着妖娆等人,却不再向前生长。

    “不过现在我们也没有脱离困境,因为我们可得好好想想办法,如何从这里出去!”

    把众人从草浪中通通拯救出来,已经用尽了小希多为数不多的脑细胞,关于怎么出去,现在他可是一点想法都没有,所以他只有用充满希望的目光盯着妖娆的脸。

    “不用出去了,我觉得我们已经来到断魂崖。”

    纳多多诧异地看了妖娆一眼,从她脸颊上看到了一细凝重和激动后,才一字一句地转述着她心中所想。

    没有任何人能有妖娆这么笃定,因为苏醒不久之后,妖娆就感觉到了驭兽环内三枚陨骨的不安排斥之力。

    这种情况,只在一种条件下产生。

    那就是现在她已经离最后一块陨骨……不远了!

    “断魂崖”三个字深深地悸动着除了小希多以外所有人的心灵。

    姬天白是想活命,邪冰是想拯救魔云一脉最尊贵的老宗主血十三。呆子,帝岚和泠则是想助妖娆一臂之力,成功得到最后一枚打开化龙血池的钥匙。

    “这……就是断魂崖?”

    小希多疑惑地打量着四周的景色,之前一心逃命,而且即使停下来也在关注着美蓝和众人生死,他并没有十分在意周围场景。

    何况所谓“断魂崖”,从名字来说,不应该是个悬崖峭壁之类的地方吗?

    “不一定是悬崖,就像魔族大城‘希望’,听名字好像是个极乐之地,其实是专门行刑与关押重犯的。断魂崖,也不必须是山谷,有可能以‘崖’字来比喻路到尽头,只有无尽地狱深渊的意思。”

    帝岚轻轻地说道。

    “没错。”

    姬天白点头。

    “此地已经脱离无色秘境的范围,所以不要把之前那种安逸的心情带到这里,也许此地有强大妖兽出没,或者有杀人的禁阵正在某些地方等待我们踏入。凡事都要小心点,不然你们中任何一个受伤,‘美蓝’都会……不开心的。”

    姬天白看了妖娆一眼,咧嘴轻笑。

    妖娆不看姬天白的表情,因为她已经被眼前的场景完全吸引。

    四周是漆黑的岩石,看上去与寻常山岩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奇异的是……一些暗紫色的脉络,却于山石之下有规则的律动。

    忽明忽暗,缓缓流淌,让人情不自禁联想叶脉或者什么交织编制的网格。

    那些流动的紫色流线内蕴藏着极为骇人的能量。

    其实闭上眼睛静静聆听,甚至能听到液体汩汩流淌的声音。

    “好奇怪的地方。”

    之前没有注意,现在小希多也觉得地洞里的景色非常奇异。

    他轻轻将手覆盖在一块突兀的岩石上,却无法获取岩石下紫线中流动的能量。

    “我对此地的感觉很不好。”

    姬天白皱着眉头,不是以魔语,而是仅对妖娆一人秘语传音。

    这说明这是姬天白相当真实的感觉,虽然现在妖娆没有感觉到什么威胁,但是姬天白的身体和灵魂却极度排斥这处地点的所有气息。

    “能走下去么?”

    妖娆轻轻反问姬天白,她知道能让姬天白这样开口的机会不多,所以她对此抱着非常认真,绝不开玩笑的心情。

    “当然能,只不过你得小心,别让我见到化龙血池的钥匙,却没命去找血十三,我要是死在这里,你得陪葬。”

    姬天白对妖娆冷酷一笑,而后再也没有流露出其它什么表情。

    “看,这里有一块碑石。”

    就在妖娆与姬天白对话的时候,帝岚却在前方寻找到了一块矗立于道路正中央的碑石。

    帝岚的呼唤声立即把所有人都聚集在了石碑的左右。

    只见高有十丈的光滑石碑面上,清清楚楚地镌刻着大量魔族古代文字,最上头“断魂崖”三个大字上升起浓浓的魔息,令人只看一眼就觉得一股岁月之息沉沉压在心头,不由自主地想要匍匐在这块石碑之下。

    而除了说明此地正是魔族传说中的禁地断魂崖之外,石碑下的小字则是极尽所能地描述了此地的由来。

    时间甚至跨越到了魔族入侵紫魔海的岁月,告诉来到此地的魔族后人,无色秘境其实曾经为远古人族历练后人的一处斗兽破符之场,只不过魔威浩荡,将此地人族屠灭一空之后,利用元素相生相克的原理将秘境内的多半灵气转化为暗之灵气,供魔族后人历练。

    而这断魂崖,其实相当于一个巨大的暗灵气转化场,正是有断魂崖的存在,所以才使得无色秘境得到充沛灵气供魔族弟子修炼。

    暗灵气转化场珍贵无比,若不是有断魂崖的存在,那些遗留在紫魔海内的各个上古人族禁地通通都不能为魔族所用,而且鉴于魔族深渊的其它大地灵气极为贫瘠的现状,所以这些隐藏在各大秘境内的暗灵气转化场更是魔族需要保护的秘宝。

    石碑提醒到来此地的所有魔族后裔,为了维护整个魔族的利益,为了保证来者自己的生命安全,切不可再迈入断魂崖一步。

    不然玷污了魔族重要的秘宝,那么就会被整个魔族视为叛徒,不但是朝到所有魔族上长老的追杀,并且在断魂崖内就有可能被暗灵气转化场内神秘的看护者直接掐断魂!

    ------题外话------

    新浪微博,有元旦砸蛋活动,最次能送币,最好大概能送大神的实体书吧,有兴趣的可以去关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