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3:断魂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原来“断魂崖”之所以被称为“断魂崖”,就是因为如果误入,就会直接被暗灵气转化场内的神秘力量或者神秘高手直接捏断魂!

    看到石碑上的魔族文字,小希多直接敬畏地跪在了地面上。

    身为魔族的一份子,他自然为先祖们设下的暗灵气转化场而自豪和骄傲。

    魔族大部分战士之所以对人族抱有深重的仇恨,那是因为魔神说过,在最远古的曾经,是人类毁灭了他们的家园,所以整个魔族才被迫迁徙到抢夺了他们家园的初元人族大地上,这里的一切富饶与繁华,魔族都理所应当拥有一半的所有权。

    然而魔族仿佛是被人族诅咒了一样,无论占领多么富裕的地点,那些苍翠的山林还有美丽的湖泊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枯萎干涸。

    所以导致魔族疆域物资匮乏又灵气稀薄。

    魔族子民想尽一切办法,甚至发动战斗,无外乎就是为生存空间还有物资而战,不然灵气匮乏的他们势必一代比一代孱弱,甚至最惨烈的后果就是完全被人类灭族。

    而魔族伟大的先祖们,却创造出了如“断魂崖”一般伟大的暗灵气转化场,把人族遗留在魔族领地内的光属性灵气通通转化为可以培养强大魔族战士的暗属性灵气。

    这实在是一件让人激动与膜拜的伟大创造!

    断魂崖石碑上有充分的理由唤起每一个对整个魔族族群有深重感情的强者内心深处的共鸣。

    无论是出于对暗灵气转化场创造者的尊敬,出于对自己性命的担忧,还是出于对魔神的敬仰……一般到此者,都不会再继续前进。

    毕竟石碑上说了,断魂崖内没有宝物,这里山石内流动的暗灵气也不能被直接吸取,进入之后破坏了暗灵气转化场的运行就立即成为魔族公敌。

    以及……如果到此之后选择后退,将会得到一件魔神重宝,手握重宝,可以平安离开黑暗长草的地界,并大幅度提升自己的战力!

    恩威并施,很难让来者做出忤逆石碑箴言的第二种选择。

    而且这“恩”实在是过为浩荡,居然是以“魔神”为名赐予的一件重宝!

    “我们不能再进入了,就此离开吧。”

    小希多抬起额头,期待地看着妖娆的脸颊。

    他不知道这群同伴为什么对断魂崖相当执着,不过他在心里猜测,八成是他们中的某人听闻过断魂崖有秘宝可得,所以才召集了这么一群人前来寻宝。

    现在大家的目的已经达到,只要心怀敬畏地退后,就能得到一件魔神重宝,已经不虚此行了。

    “是我想错了么?”

    姬天白低着头,皱起的眉头出卖了他有些摇摆不定的心绪。

    他在质疑自己对魔玲所说之话的理解,也许魔玲当年并没有真正确定魔幽存在于断魂崖内,只是因为选择了后退,才被直接赐予了极道幻器天魔铃?

    而魔玲为了掩盖暗灵气转化场存在的事实,在对自己讲述此事的时候,夸大了魔幽的存在感,模糊了其他至关重要的东西?

    “不,我主人要继续向前!”

    就在小希多动摇着众人心绪,姬天白也有些迟疑之际,纳小仆却在妖娆身后铿锵有力地说道。

    妖娆的目光平直地落入远方,脸颊上洋溢着兴奋的表情。

    “妖娆……不要草率!”

    姬天白在心里低低嘶吼。

    “这魔族禁地有可能真的瞬间会取走你性命,或者立即让你成为魔族长老们追杀的对象。”

    冥冥中他感觉到了断魂崖内极大的威胁感,同时他亦开始有些拿不准之前笃定的情报,再加上断魂崖石碑上那些吓死人的威胁之语。基于这多方面的理由,他不希望妖娆轻易进入。

    毕竟之前在黑暗长草的通道里已经吃了亏,要是妖娆陨落在这里,没有人解他身上魔魂,他得跟着她一起死啊!

    “姬天白,我知道你在忧虑着什么。”

    妖娆顿时眯着眼睛,表情极为富有深意地瞟了姬天白一眼。

    “可是现在我不仅想要找到幽姬还有第四枚陨骨,还对令外一件事产生了极为浓烈的兴趣。”

    妖娆的话立即勾起了姬天白的注意力。

    “什么事?”

    听姬天白那迷茫的声音,妖娆真想哈哈大笑。

    看这家伙一世聪明,其实有些时候也会遗漏很重要的东西嘛。

    妖娆指着断魂石碑,以秘语一字一句向姬天白问道。

    “你所认识的第一魔祖,是那种如果对手后退和妥协,就会赐与一件重宝的人吗?”

    一语戳醒梦中人,姬天白之前陷于对魔玲口里信息辨析的思考中,居然活生生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漏洞!

    他所认识的第一魔祖,绝对没有这么仁慈!

    凡是有丝毫对他不敬者,杀!

    凡是知晓他半点秘密者,杀!

    怎么还会如此温和劝阻来者不要靠近?这完全不符合第一魔祖的风格。

    对此情况,只有两种解释。

    第一,石碑上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第二,断魂崖深处被重点保护的并不是什么所谓“暗灵气转化场”,魔祖想要遮掩的……其实另有它物!

    “也许石碑上所说,暗灵气转化场内有魔族神秘看护人,八成就是魔幽本人,就算她很强大,但是如果真的是她,绝对不会伤我们性命。”

    “我确定第四枚陨骨就在里面,我要进去看看,姬天白,你来不来?”

    “如果这断魂崖里还有魔族的其他秘密存在,姬天白,你想不想知道?”

    妖娆一句句击破姬天白的心理防线。

    因为姬天白身在魔族,很多想法和行动都要站在魔族的角度考虑,若真如石碑所说,只要进入禁地内,就会被魔族长老标记和追杀,那么姬天白在魔族的地位也保不住了,甚至很有可能因为什么天魔子的秘法牵扯,而直接陨亡。

    但是妖娆不能让姬天白犹豫,因为他若此时选择停止,一定会给自己制造很多麻烦,让姬天白不找麻烦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他与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想了想,有解救血十三的希望在断魂崖里,又很有可能发现可恶的第一魔祖的秘密。

    姬天白英俊的脸颊上闪过一抹厉色,而后他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我去!”

    “不要不要去啊!你们疯了吗?会被绞死的,而且……而且难道你们要成为整个族群的公敌么?”

    小希多拼命挥手,想要拦住这些在他眼里如若疯子般的同伴们,他甚至对着妖娆开始跺脚。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有什么非要你去送死?非要你背叛魔神?早知道我不救你了,你不是在浪费我的心血吗?”

    此时小希多对妖娆简直恨铁不成钢啊!

    “里面有我主人,愿意用性命去换的东西。”

    纳多多站在妖娆身旁,目光湛湛地对小希多说道。在纳多多向小希多解释的同时,妖娆目光平静地朝小希多看去,那平淡如湖水的眸光,立即令小希多灵魂一震。

    在这一眼内,他看到了妖娆的决心,因为她心里没有半点畏惧和迟疑,所以她的目光干净纯粹得就像是湖水一般静谧。

    被此目光一扫,小希多立即情不自禁地为妖娆让开了一条道。

    魔族的律法虽然不可违逆,但是此时“美蓝”主公的意志更不可撼动。

    “你们退后,我先来。”

    妖娆在心底对邪冰,泠,帝岚,呆子等人说道,而后毫不犹豫地越过告诫后人不要进入的断魂崖石碑,向禁地深处踏出自己的脚步。

    在妖娆抬脚向前的同时,她的耳边突然呼啸起一道狂暴的声音!

    “刳列奕……加索嘶!”

    那凶残而疯狂的吼声完全无视笼罩在妖娆身侧的灵气,直接透过她的皮肤,直接冲入他的身体,疯狂撕扯起她的灵魂!

    没有小纳的翻译,妖娆完全听不懂这魔族古语的字面意思,但是那自此吼声中浸透而出的威胁和诅咒之意她却能清晰地感知!

    愤怒已经超越语言的障碍,让听者神魂悸动!

    妖娆回头看了正在注视自己的众人一眼,发现众人皆一脸平静,所以她笃定这些呼啸于耳边的怒吼声,通通只有她一人可以听到。她的肩头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好像顷刻之间,整个天地的重量都通通压在她一个人的肩头。

    肺叶被压缩到了极致,妖娆只觉得无法呼吸,背脊也传来“咔嚓”脆响,这等压力,似乎抵过了她生平遭遇的最大危机。

    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只要自己这迈入断魂崖禁地内的这一步落在地上,她的身体应该就会被从四面八方压来的恐怖威压瞬间碾成肉泥!

    难道这就是石碑上所说,擅自闯入魔族禁地后神秘力量的惩罚?

    断魂崖拒绝任何生灵进入!

    这是最后的警告,警告妖娆快快将她伸出的脚步收回石碑之后。永远不要再次尝试挑衅魔祖的威严。

    在此压力之下,妖娆情不自禁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来吧,有种再强烈一些!”

    “否则,休想阻拦我进入,寻找幽姬还有她手里的第四枚陨骨!”

    妖娆又不是被吓大的,想让她退却,这断魂崖禁地可得拿出一些真本领来!

    在压力呈几何倍暴涨的同时,妖娆身上飙升的灵气也疯狂提升,她脚下大地立即开始层层破裂,一些细小的石块被二力抗衡的余威碾成沙砾,在妖娆身侧飞旋。

    闭着眼睛,妖娆把自己的脚稳稳当当地踏在了断魂禁地这内!

    轰轰轰!

    排山倒海的巨响顿时爆起,大地震动,好像妖娆这等忤逆魔神的行为已经令整片天地都为之愤怒!

    妖娆在这巨大的轰鸣之中提起了自己十二万分的精神,身体的每一丝神经都绷得紧紧地,随时准备着应对眼前发生的危机,无论将要发生什么,将要进行何种战斗,她都奉陪到底!

    这些呼啸在耳边的巨大鸣响还有压在肩头的沉沉威压好似继续了一个世纪,妖娆身后的所有人都无比紧张地看着她的背影。

    可是一柱香的时间之后,一直紧闭双眼等待战斗的妖娆却诧异地微微将眼眸张开一丝,而后迟疑打量眼前一切场景。

    她心里预想的神秘杀机并没有出现。

    那些落在自己肩头的沉沉压迫感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散一空。

    什么都没有发生。

    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雷声大雨点小,那些清晰镌刻在断魂崖石碑上的各种威胁与死亡警示,完全没能出现在妖娆的身上。

    就连妖娆自己都开始摸不着头脑。

    她是想打破断魂崖的禁忌,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成功来得如此容易。这并不是无色秘境入口那枚玄武之主的玉像,因为她满足了他的某些条件而被赐予获得成功的捷径。

    在断魂崖入口,她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还违背了断魂石碑上的告诫,可是她居然依旧如此走运地没有遭遇血的洗礼,再一次得到上天的庇佑。

    “不会这么幸运吧?连中两次彩?我这次本来是想凭真本事闯入断魂崖的呀!”

    心里纵有无数疑问升起,妖娆也不敢有半点大意,依旧小心翼翼地伸出第二步,第三步……第十步。

    向前走出十步之遥,再也没有遇上任何威压的碾压,也再也没有预感到任何危机。

    最终妖娆只得放弃试探,转身对众人无奈地一摊手,示意大家也能尝试进入。

    有妖娆探路,众人自然毫不犹豫地跳入断魂崖的地界之内,就连一直反对的小希多也闭着眼睛冲了进来。

    在进入的第一步时,所有人的脸颊上通通都升起惊恐和痛苦的表情,但有妖娆不断在他们心中鼓励,或短暂或耗时多一点,大家都最终抗过了进入时那股毁天灭地威压的击打,成功地站在了妖娆的身旁。

    最后大家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石碑上所述的威胁之语还有初入禁地的骇人威压,都不过只是一种恐吓手段罢了。只不过对于恐吓之后的轻松进入,众人们心里多半还是抱着不可思议的想法。

    因为与石碑上所述的种种危险相比,现在的境遇实在是相差太大。

    一行六人,涌入断魂禁地之后,立即引起地面上紫黑色能量回路的阵阵战栗。它们闪烁的频率在加快,只不过并没有导致所谓“暗灵气转化场”的坍塌。

    “可怪可怪可怪……我现在怎么觉得那石碑上的告诫,通通都是忽悠人的?”

    在光怪陆离的能量回路内行走了一段时间后,小希多不断发出叹息。

    只不过此人没有人有心情是与他讨论这个话题,众人都紧跟在妖娆身后,只觉得越离此行的目标靠近,自己的心情就越发地激动起来。

    众人不知,就在他们行走于人迹罕至的断魂崖内时,有三道威压极强大的黑影也正从无色秘境的入口处一闪而过。

    “没有幻兽,没有阵符,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暗灵气的暗涌在流动。”

    也不知道向内走了多久,泠轻轻说道。

    “是的。”

    姬天白难得接住话茬。

    “这个地方太古怪了,除了暗灵气之外,还让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从最初看到断魂崖的第一秒,姬天白就曾经提到过自己的忧虑,他不喜欢这个地方,打心眼里觉得排斥,而走入禁地后,这种排斥的感觉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深重。

    石碑上记录的话,只有一句是完全正确的。那就是此地暗灵气完全无法被人获取,大家肉眼可见磅礴到不可想象的能量在岩石下流动,可是他们也只能呼应弥漫于空气里那一些微弱的元素。

    之比于岩石中能量的储量,简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的确是非常怪异,照理说,浓郁的灵气都会孕育出各种天灵地宝或者阴煞魔物,这等禁地,一定会有保护禁地不被人入侵的守护者和强大怪物。但是我们走了这么久。什么都没遇上。”

    帝岚轻叹。

    “怪怪怪,本尊也觉得此地,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纳多多操着低沉的嗓音,小声地对妖娆呢喃。

    暂时没有遇到危险,对众人来说是一件好事,同时也是一件迫使着大家不得得小心提防的警示。

    事出无常必有妖。

    每一个人都无比小心着自己周围发生的每一件事。

    妖娆的目光扫过眼前几乎一模一样的凹凸山岩,以驭兽环内三枚陨骨的排斥感来选择自己前进的道路。三枚陨骨的斥力越大,越说明她已经离最后一枚陨骨越来越近。

    所以脚下的道路分岔虽多,但是妖娆却毫不迟疑地带领着众人一路向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四野范围之内原来都是一尘不变流淌着紫黑能量回路的岩石,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方终于有一抹青碧的亮色刺入妖娆的眼眸。

    眼睛长时间在紫黑色昏暗的环境里摸索,突然摄入青碧的色泽顿时让所有人双眸一振,而后不约而同停下脚步向前眺望。

    “那是什么个鬼东西啊?”

    纳多多一脸茫然地问道。

    因为隔得太远,而且碧绿的光芒又极为炽热刺目,所以众人完全无法看清发光物体的轮廓,只能隐约感觉到那是一件柱形的物品孤单地矗立在远方。

    “也许是这个禁地能量回路的中心。”泠看了一眼脚下的山石,笃定地回答。

    ------题外话------

    实在撑不住了,又累又困,空调对着头吹,一夜没有睡,这两天少发一点,回家补。

    还有亲爱的文导购的事情,编辑说已经停了,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