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4:魔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只有符师才会对岩石下隐藏的紫黑色能量回路极其敏感,从最初进入禁地时看到的发丝一样纤细的紫黑流线到现在随处可见小手指般粗细的脉动都说明……大家正在向能量中心靠近。

    “不管是什么,都去看看吧,这可是我们进来以后看到的第一件不一样的东西。再没什么特别的家伙,我都快憋坏了。”

    小希多有些郁闷地说道。

    他来无色秘境,原本可是想历练自己的战力的,可是一路上除了让他被迫化型渡劫之外,他可是一场战斗都没进行,早把他憋屈得不行。

    “嗯。”

    妖娆一点头,顿时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她内心也对前方碧绿之物极有兴趣。

    可是当众人加快步伐又向前奔走了一柱香的时间后才发现,那碧绿的柱状物绝对是个大家伙,远远看时好像只有一芝麻绿豆大一点,可是靠近之后却发现它顶天立地,无论是体积还是高度都极为骇人。

    发现这一点后,大家顿时都更加兴奋。

    “走走走!快点过去看看。”

    “希望有特别的东西存在,不要让我们失望。”

    一路向前,妖娆已经冲到了最前方。可是没多跑出几步,众人就见妖娆突然倒吸冷气,而后步伐一个踉跄就直接呆立在了原地。

    妖娆的嘴张开,足足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之前她就觉得那碧绿的柱状物很古怪,所以在向它靠近的过程里亦不断打量它的轮廓,直到此时,她才终于分辨出那柱状物到底为何物,可是心里有了清晰的定义之后,她直接被心中勾勒出的轮廓给狠狠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姬天白疑惑地看了妖娆一眼,而后又顺着妖娆的目光认真向前打量。

    很快姬天白因为不解而皱在一起的眉头舒展开来,脸颊上甚至瞬间流露出与妖娆一模一样的震惊。

    “你们俩怎么了,怎么了?”

    跟在后方的众人顿时一阵猴急,可是无奈他们的瞳力根本没有妖娆与姬天白厉害,就算是眯着眼睛忍住流泪的冲动向前打量,依旧看不清碧绿光柱的真实轮廓。

    妖娆被帝岚和泠的急切询问唤回神来。长眉一挑,也不多语,直接拉扯着他们开始疯狂向前狂奔。

    眼前的碧绿巨柱越来越大,随着距离的不断缩短,眼神儿再差的人们也终于在自己心里把青绿巨柱的轮廓给勾勒了出来。

    “天啊,是条大蛇!”

    小希多最为简单直率,直接嗷嗷地嚎叫起来。

    “不,不,不……不是蛇,你们看它只有蛇形的头颅却通体透明,而且根本没有蛇鳞。头顶反而有龟甲,那是尾化蛇!”

    帝岚扯着嗓子大叫起来。

    “那是玄武的尾化蛇,之前在玄武身上遗失的那一部分出现在了这里!”

    帝岚说的没有错。

    那矗立在所有人面前不断发光的碧绿光柱,的确是一截尾化蛇的残体。

    其体积巨大,几乎能与众人之前所见的玄武龟兽完全契合。

    尾化蛇是玄武用来吸取天地灵气的重要身体部分,而此时这尾化蛇的残体却被人矗立于暗灵气转换场的正中央,将岩石内流淌的能量源源不断向某处输送着。

    好惊人的手段。

    若说“聚灵”,世上的确没有几件异宝能与玄武的尾化蛇相比,只是不知道这精妙机关的布置者,是因为先杀了玄武才突然脑海中形成这样的奇思妙想?还是为了制造此地玄妙的暗灵气转化场,才去与无色秘境深处的玄武搏斗,最后成功夺取玄武的尾蛇?

    不管怎么说,能想到这一切并把它付诸为实践的家伙,绝对都是一个想法与实力皆变态的疯子!

    所以震惊妖娆与诸人的,并不完全因为此地以尾化蛇为能量输出中心的精妙设计。

    而因为看到遗失在玄武身上的身体部件突然出现在这里,顿时让妖娆感觉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宏大的迷局之内,一环套着一环,其中隐藏得最深沉的秘密,一定极为惊世!

    妖娆的眼前幻化出一个黑影。

    他形单影支,来无痕迹,信步走入恐怖的无色秘境之内,所有妖兽见其威压莫不退让,他无视无色秘境中的种种死亡威胁和强大阵法,甚至直接逼得隐藏于地下的震墟八碑齐齐现身,在看过八碑的内容之后,他徒手一挥,便把至关重要的第八石碑从根基震断,而后将其卷入自己宽大的衣袖内。

    他走入了无色秘境的最后一间秘室,从中逼出玄武之主还有玄武现身,与其在异度空间内展开毁天灭地的大战,令万顷绿地化为龟裂荒原,屠杀玄武之主和玄武之后又无情地割下了玄武的尾。

    他返回无色秘境的外围地带,在一处死胡同内重新开辟出一个新的秘境,在入口放置断魂崖石碑,在秘境深处矗立玄武尾化蛇残体,而后将整个大地都改造成布满紫黑能量回路的暗灵气转化场。

    能做到这一点的……魔族之内只有一人,那就是第一魔祖本人!

    一想到这里,妖娆就情不自禁地身体一滞,而后她又开始质疑,质疑第一魔祖做出这些安排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保护什么重要的东西?还是为了隐藏不可告人的秘密?

    无数思绪如洪水般从妖娆的心底翻涌而过,相信此时姬天白,邪冰,呆子,泠,帝岚,小希多也各怀心思。

    众人各有各的想法,通通矗立于原地,陷入一片沉寂。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蹙眉思索之时,远方突然传来天籁一般的歌声。

    比黄莺还要婉转,比清泉还要清澈,没有歌词与文字,就是极纯粹的咏叹,却令所有人情不自禁从心底产生一股亲近的冲动!

    妖娆蓦然瞪大双眼,看了姬天白一眼。

    姬天白曾言幽姬是魔族中的异类,对于完全不擅音律的魔族来说,她的歌声就像是雪地阳光,黑暗中的光芒。

    “这是幽姬的歌声?”

    只有听到歌声的时候,妖娆才能体会这动人的旋律有多震慑人心,它已经超越了语言和种族的鸿沟,直接引起人内心的悸动。如果说这歌声源自幽姬,那么仅凭她一位,世人就不能说魔族内从无歌者懂得音律!

    姬天白对着妖娆摇头,他也不确定歌声来源于何处,毕竟关于幽姬的一切,通通只存在于传说里。

    “非常……好听。”

    泠的脸颊上扬起奇异的表情,好像已经迷醉在这梦幻的旋律中。

    众人在此歌声的拉扯之下,毫不犹豫地向玄武之尾靠近,明明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心魂被歌声控制,可是就是停不下自己追寻音节的脚步。

    随着距离的靠近,妖娆的心也扑通,扑通狂跳起来,毕竟眼前很有可能出现的是泠的母亲,而且她的手里还握有第四枚太尊陨骨。

    一直走到巨大的尾化蛇巨柱脚下,但一直被期待的魔幽之影却始终没有出现。

    好像这偌大的空间内只有悠扬的歌声响起,除却音律之外,完全没有其它东西还存在于空气里,此地只有高高矗立的玄武尾化蛇,蛇头以一种空洞的表情俯瞰大地。

    地面上那些紫黑色的能量回路通通在此汇入尾化蛇内,手指粗细的紫黑脉胳随着回荡于天空的歌声轻轻涌动。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五感冲击。

    “声音从何而来。”

    妖娆屏息凝气,双眸在天际来回扫荡,但是依旧无法分辨声音的源头,好似每一丝空气,每一块岩石,都在与天籁般的歌声共鸣。

    此时众人已经极度靠近发光的玄武尾化蛇巨柱,邪冰甚至忍不住伸手去碰触光滑的尾化蛇身。与之前所见陨亡玄武的记忆重合,邪冰心底也升起难以言喻的悸动心情。

    就在邪冰碰触这冰冷而巨大的尾化蛇身的瞬间,巨大的蛇身突然传来阵阵颤栗。

    因为尾化蛇身原本就通身透明,所以看上去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了一枚小小的石子,所以潋滟的水波顿时在蛇身之内轻轻荡漾起来。

    那些层层推开的水纹,卷起氤氲雾色还有动人光影在众人眼底跳动。

    只听到“咚”的一声清脆水响,而后倏地有什么遮蔽光华的黑影自尾化蛇内向众人压来!

    感觉到有什么异物要从尾化蛇内拔壁而出,顿时吓了众人一跳。

    因为尾化蛇本就是玄武身体的一个部分,所以在尾化蛇内,又如何可能还存在着可以移动的物体呢?

    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大家不约而同地向后退出一步,而后双双靠近,以谨慎的目光打量着在尾化蛇身体之内推开层层水波向外疾速靠近的黑影!

    妖娆死死盯着在水下沉浮的黑影,她先看到的是无数杂乱无章于水下纷飞的水草,那些细密而纤长的水草轻盈地向四面八方散开来,犹如一朵盛放在水下巨大的花朵。

    不过很快妖娆就意识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并不是什么水草或者花朵,而是浓密的长发。

    紫黑色的长发簇拥着一张倾城绝世的容颜。

    白皙的皮肤因为常年不见阳光而略显病态,但丝毫不能遮掩她的美。

    身材娇小,眼眸紧闭,只有长长的睫毛在水中震动,红唇像是樱花最娇艳的花瓣,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嘶!”

    所有人顿时倒吸冷气,完全没有想到尾化蛇下居然会出现一个人影,而且这女子的容颜只能用“惊世”二字来形容!

    “这是谁?”

    在所有人都陷入震惊之时,妖娆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沙哑的嘶吼。

    “喔……奇怪了,我为什么在看到她的时候?眼泪一直忍不住往下流呢?妖娆,这是谁?”

    妖娆感觉自己的左肩被撞了一下,她看到泠已经捂着自己的脸身体不断在颤抖,而两行清亮的泪水已经从泠的指缝中无法遏止地倾泻而下。

    “是幽姬!”

    看到泠此时情难自已的模样,妖娆顿时笃定了心中猜想,原来幽姬并不是她心中所想,头有三叉,牛高马大,眼睛可以喷火的恐怖女魔王,而是眼前这浸渍在尾化蛇内美得让人窒息的女子!

    与泠一起战栗,妖娆没有说话,而是极为用力地一揽泠的肩头,把他向尾化蛇身内那绝美的魔族女子推去。

    泠先是呆傻,而后看到妖娆笃定目光的鼓励,泪水顿时更加疯狂地从眼眸内一泄而下!

    他的脑海里突然串成了一条线,为何此行之前他那妖孽老爹神神秘秘一脸激动?为何一定要安排战力并不是那么卓越的他与妖娆同行?这一切的一切……原本都与他有极大的关系。

    已经全然抛弃所有,泠不顾一切地扑在了尾化蛇身上,若不是那冰冷的蛇身阻隔了他前进的脚步,他真想直接把那水中女子直接抱在自己的怀中。

    泠抑制不了自己身体的颤抖,大口大口地喘息,并眼眶红肿地看着水下的人儿。

    浸渍在水中的魔族女子此时也缓缓地张开了自己的眼眸,蓄着星光的明眸就像是黑暗中唯一璀璨夺目的宝石。

    “本尊……”

    那比歌声还要好听的嗓音刚刚在水下震荡,她目光的焦点就突然落在了眼前贴在尾化蛇壁上的男子脸上。

    女子的双眸蓦然张得老大,樱唇也微微张开,一幅极为震惊的模样!

    就连她刚说了一半的“本尊”二字都戛然而止,陷入呆滞片刻之后,女子顿时发了疯一般也朝蛇壁冲去,因为巨大的冲击力,所以高有百丈的碧光尾化蛇顿时都被她撞得嗡嗡直响,震得众人耳膜一阵酥麻!

    无奈尾化蛇的防御力实在太高,所以就算幽姬倾力撞击,最多也只令蛇身微微震动,显然无法让她从蛇体中走出来。

    隔着透明的蛇身,幽姬像发了疯一样胡乱在泠的脸颊与手上摩挲着,樱唇一张一息,表情时哭时笑,一连串如珍珠一样的液体从她的眼角溢出。

    看到此情此景,众人心中的震惊难以平复。傻子都能看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尾化蛇体中的魔族女子,身上带着魔族上位者与生俱来的威严和高贵,可是这一切都通通在她看到泠的时刻哄然崩塌,层层外衣剥落,显现在世上面前的,只有她最温暖柔弱的一面。

    妖娆只能暗叹,世上唯有至亲的血脉间才会有这样微妙的心灵联系,就算分隔百年,记忆中甚至已经抹消彼此存在的记忆,可是再见面,那些压抑于心底的感情还是绝不会因为时间和距离消失半分。

    人海里,我一眼就能认出你。

    因为他们是儿子与母亲!

    “妈妈,妈妈!”

    泠沙哑地低吼着,把自己的脸挤扁了贴在蛇壁上。

    也许是泠的呼声刺激到了幽姬,所以浸渍于水中的幽姬突然慈爱地看了泠一眼,而后眼神一凛,目光决绝地向后退去,绝美的脸颊上升起一抹厉色,眉头幽光一闪,而后身侧就腾起了无尽紫黑光芒!

    在这些澎湃的魔息之下,尾化蛇身内静谧的液体开始疯狂地沸腾起来。

    咕噜咕噜!

    高大的尾化蛇开始情不自禁地颤抖,而大地上延绵万里的紫黑能量回路也开始剧烈闪烁。

    退到尾化蛇中央地带的幽姬,在力量积蓄完毕之后立即毫不犹豫地狠狠向蛇壁冲撞而去。

    感觉到于空气中酝酿的恐怖威压,妖娆顿时和帝岚一起把紧紧贴在蛇壁之外的泠拉到后方……于下一秒,幽姬就再一次裹挟着巨大的力量,撞击在了尾化蛇的蛇壁之上。

    轰!

    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在幽姬撞到蛇壁的同时,原本光滑的蛇壁上突然升起密密麻麻看似邪狞又繁杂的能量回路,顿时完全抵消了她试图破壁而出的冲动,并无情地将她娇小的身体丢入水体深处!

    一道刺目的血线从幽姬的口中划出,迅速溶解在震荡的水波里。

    幽姬的实力很恐怖,但显然尾化蛇上加持的神秘力量更加惊人。

    被强力镇压的幽姬,像是受到了巨大摧残,顿时像一堆棉絮般蜷缩在地面上,颤抖了许久都没有再直起身体。

    看到这一幕,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这置身于尾化蛇内的女子,并不是什么断魂崖的看守者,她就是一个囚犯!被囚禁于尾化蛇牢笼内的一个可怜女子!

    “妈妈!”

    幽姬喷出的鲜血刺红了泠的双眼,他猛地震开妖娆和帝岚的胳膊就踉跄向蛇壁再次扑去,沙哑的叫声钝钝地划过在场所有人的心田。

    妖娆也受不了这种气!

    “你奶奶个熊的!给我轰了这尾化蛇的笼子!”

    妖娆呲着牙暴怒地吼道,与此同时,她的头顶已经开始酝酿幅员巨大的兽神召唤阵!

    妖娆的嘶吼完全符合此时所有人心中最迫切的冲动。

    几乎不需要她吆喝,所有人身前都同时点亮各种召唤阵

    姬天白的九尾妖狐呼之欲出,帝岚脚下的小猫开始爆涨个头……就连小希多看到眼前场景都联想起自己没有母亲的悲惨童年,立即毫不迟疑地手握双斧,如一头野兽般开始低低咆哮。

    一时之间,空气被恐怖而混乱的威压充斥。从众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排山倒海的气息震得尾化蛇连连摇晃。

    他们要一起把禁锢幽姬的牢笼给劈开!

    ------题外话------

    昨天忘记说了,亲爱的们冬至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