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5:把你们的命魂交出来

055:把你们的命魂交出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感觉到从水纹中传来的层层战栗,蜷缩在地面上暗自舔伤口的幽姬抬起头来。

    想逃出尾化蛇的情绪被挫败后,她眸内红芒收敛,这才第一次出现了除自己儿子以外众人的身影。

    看到妖娆头顶萦绕的兽神之威,还有数股强大得令她都颇为忌惮的威压,幽姬脸上的表情不喜反惧!

    刚才是她太冲动了,不行……万万不能破坏尾化蛇的身体!

    “不要攻击!快停下!”

    顾不上自己的内伤,幽姬快速地冲向蛇壁,隔着那透明而又无法被破坏的蛇壁仓皇地对众人喝道,她的那双大眼睛内写满了畏惧。

    “千万不要攻击!不然‘他’要出来了!”

    看到幽姬那惊恐的表情,众人立即心跳一滞,虽然不明白她所言的“他”为何物,但是也不得不立即掐灭自己手里正酝酿着的大招。

    浑身浸渍在水中的幽姬迅速吞下快要溢出唇角的鲜血,忘却伤痛,轻盈地再次向蛇壁靠近。

    这一次她并没有发疯似地冲击阻隔自己步伐的尾化蛇身,而是满眼宠溺与怜惜地看着蛇壁那一侧的泠,而后把自己的脸颊与手掌通通贴在蛇壁之上,想要与自己的儿子更加靠近一步,透过尾化蛇来传达自己身体的温度。

    “泠,泠儿,我的孩子,没想到居然长得这么大了。”

    此时幽姬的脸颊上荡漾的是绝美的笑意,她目光中充满了温柔,大概曾经也以一样的目光这样深情地注视过襁褓中的孩子。

    “你父亲还好么?”

    一边看着自己的儿子,幽姬一边无比期待地问道。

    身处于断魂崖数千年,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幻,幽姬只能固守于她这一域河泽之内,完全无法得知发生在司徒清与泠身上的任何事情,无论他们是生是死,是自由身还是被圈禁,关于司徒清与泠的所有,幽姬只能在千年孤寂中独自想象。

    此时她最迫切想知道的,就是司徒清还好不好?

    “父亲很好,只是被关押在星月圣地内不能出来而已。”

    泠一阵唏嘘,想到自己的父母同时成为人族与魔族的罪人,关关被囚禁在远隔万水千山的禁地之内,就免不了对他们的境遇和坎坷又多了份敬佩和感叹。

    就算如此,这么多年来父亲依旧对母亲念念不忘,母亲第一句也是讯问父亲,这等情深,真是世间少有。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听到泠的回答,幽姬顿时心满意足地点头。

    “看来他们还算说话算话,并没有伤你还有你父亲的性命。”

    轻轻地,幽姬说出这样一句话。

    “什么?您不是自愿离开司徒清回归我族的?”

    姬天白从幽姬的叹息声中听出了一丝端倪,顿时挑起长眉问道。

    “当然不是!”

    幽姬一提到这个话题,顿时一脸狞色。

    “让我离开我亲爱的男人和可爱的儿子,我有病啊?”

    回想自己被迫与丈夫儿子分开的场景,幽姬此时还一脸怒火。

    “她她她……她是谁嘛?”

    只有小希多此时对幽姬的身份完全没有头绪。

    “数千年前的我族战王魔幽。”帝岚幽幽地回答小希多的质疑。

    “嘶!”

    小希多顿时被帝岚的回答吓得一缩脖子,终于明白“美蓝”公主等人为什么如此拼命想要进入断魂崖内,她们居然与“魔幽”这等大人位有关系,甚至还带着她的儿子前来。

    只不过为什么数千年前的战王魔幽,会被关押在无色秘境内的断魂崖里?她当年不是因为叛族之罪而被秘密处死了么?

    虽然小希多与魔幽并不是同一时代的魔族战士,但是对于数千年前发生的大事,小希多亦有所耳闻。

    “妈妈,怎么把你救出去?他们为什么要把你关在这里?”

    泠一心想着将禁锢幽姬的尾化蛇壁打破,可是幽姬的实力明显没有被大幅度削弱,可是就连她倾力一击都无法对尾化蛇造成质的伤害,现在他又有什么办法将其打破?

    “去找神谕吧。”

    幽姬的脸上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迟疑了一会儿后,才缓缓对泠以及一脸期待的众人们说出这样一句话。

    “神谕是什么?”

    听到幽姬的回答,泠顿时更加迷茫。

    “神谕是魔族内流传以久的一个特殊组织。”

    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曾经听闻过“神谕”二字,所以此时通通认真地聆听着幽姬的每一句话。

    “当年神谕曾经派人来找过我,不过我当时一心只想与你父亲归隐山林,不愿再与任何势力有瓜葛,所以拒绝了他们的邀请。不过现在想想,有实力救我离开这里的机会,也只有他们能够提供。毕竟他们之中,有涅槃大能的存在。”

    一边说,幽姬的脸颊上一边浮现起决绝的神情。

    “而且当年他们告诉我了许多秘密我曾完全无法相信,可是在被囚此地后,虽不与外界互通消息,可是那些惊人的秘闻我也渐渐悟出眉目……他们没有骗我,是我自愿一出生,就被魔族所骗……所有战争,都是没有意义的!”

    忍不住说出自己的心声,但是幽姬很快又谨慎地看了泠与站立在她面前的众人一眼,明智地终止了自己的叹息。

    毕竟不是所有魔族弟子,都能接受“神谕”背叛魔神的信仰,觉醒需要契机,而她自被囚于此地后,找到了这样的契机。

    “所有战争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一句话顿时触动了小希多迷茫的内心,之前他从蓝原一战回归魔界后心底就产生了这样的质疑。

    现在又听千年前大名鼎鼎的魔族战王说出同样的话,引得他不由自主极为好奇!

    可是幽姬却没有接小希多的话茬,而是语重心长对泠说道。

    “去找神谕,告诉他们我现在的处境,若他们能派出涅槃大能来救我脱离苦海,我愿意与他们站在同一战线,并答应他们提出的所有要求!”

    看到传说中的战王不搭理自己,小希多有些尴尬,不过这份郁闷之心也很快一扫而空,因为他在妖娆身上受的无视可比现在多更多。所以他只是默默把“神谕”二字记在心底,而后继续安静地听幽姬的述说。

    “切记,切记,神谕在魔族内是禁忌的组织,一但被魔族上层发生你试图寻找神谕,他们必定想尽一切办法将你铲除,你的同伴,也会一个不留地随你陪葬!这样的危险,我的儿子……你敢不敢去尝试?”

    魔幽清幽的目光落在泠的身上。

    目光里包含着太多繁杂的情愫。

    一方面她非常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以身犯险,去进行如此艰难的任务,而另一方面,她又不得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泠的身上。因为除了自己的儿子,她注定没有任何魔族同伴可以信赖。

    这是泠的宿命,他生于魔族和人族的不伦之爱下,那么势必就得担负非同一般的使命和磨难。

    “我当然愿意。”

    泠立即狠狠点头,为了自己的母亲,他什么都愿意做,何况母亲给他的任务,只是寻找一个隐藏在魔族之内的组织而已。

    听到儿子的回答,幽姬自然十分欣慰,不过她还不忘记补充一句。

    “还有一件事你得万分小心,之前我也见过一个魔族弟子,在我这里虔诚跪拜,并发誓对我忠心不二,于是我将天魔铃赠与她用,并告知她今日我告诉你的所有嘱托,去寻找神谕的存在……”

    “可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我能感觉到她魔魂仍在,却并没有完成我对她的期待,她极有可能早就怀有不臣之心,如果她知道你来到魔族,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你铲除。所以千万不要相信她对你说的任何话,也不要接受她提供的任何帮助……我只有在脱困之后才有挟制她的办法,可是置身于此地,我并不能干涉她的自由。”

    “她的名字叫……魔玲。”

    在幽姬把“魔玲”二字吐出嘴边之前,姬天白与妖娆已经猜到了幽姬要说的名字。

    看来当初魔玲对姬天白酒后吐出的关于无色秘境一事,基本都情况属实,她真的见到了幽姬,并窥视了她的秘密,这些秘密一直深深地封印在魔玲心底,于清醒时从来不敢让外人知道一言半语,只有在酒后苦闷处,才会不小心流出,没想到被姬天白平白无故地捡了这么大的一个便宜。

    之前妖娆一直不好意思打断幽姬与泠之间母子深情的对话,可是事情发展到幽姬交代泠势必要找到“神谕”之后,她就无法再保持沉默了。

    “难道除了‘神谕’,世上就没有人能打开尾化蛇了吗?”

    站在妖娆身后的纳多多轻轻问道?

    虽然见到泠与幽姬重逢的画面令妖娆极为激动,但是如果把时间继续花费在寻找一个魔族内部传说中的一个组织身上,妖娆实在没有太信心。

    首先“神谕”是什么东西,它到底能不能具有解救幽姬的实力还不确定,其次,这样神秘的组织并不值得信赖,毕竟幽姬身上牵扯到了太多东西,万一神谕身后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又有血十三有仇的什么势力就麻烦大了。

    妖娆绝对不会花费自己极为宝贵的时间去做一件自己根本无法掌握的事情。

    信天信地不如信自己,为什么神谕能做到的事情,她做不到呢?

    只要幽姬肯说出隐藏于尾化蛇里的秘密,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破解的办法!

    “这些人是?”

    幽姬听到纳多多的讯问之后,疑惑地看了泠一眼,在幽姬眼里,那些站在泠身后的魔族弟子,无非都是司徒清或者泠自己集结的下手罢了,哪有这么多问题要多问的?

    “都是我的朋友,没有她们,我根本没办法走到这里,通通非常可信。”

    泠自然无法理解幽姬常为魔族上位者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她视自己的儿子,也必是魔族年轻中翘楚一般的存在,任何站在泠身旁的魔族,都理所当然没有他璀璨闪亮。

    但是他从母亲的眼底,读出了那么些许不信赖的目光。

    不过泠并不怪自己的母亲,因为她独居此地数千年之久,任何柔软的心都会变得多疑而敏感。所以他竭力在母亲面前表示自己对妖娆的亲近。

    “哦。”

    听到儿子用了“可信”二字,幽姬的表情才缓和一些。

    不过她依旧不想与眼前这些嫩得滴水的小娃娃说太多话,毕竟有些东西,他们浅薄的人生阅历和稚嫩的心灵完全无法经历。就让所有黑暗都由她来承受,只要泠能不辜负她的期望而找到神谕的存在,她就有把握自己解决剩下的一切。

    “你们助我儿子去寻找我说的那方势力吧,事成之后,重重有赏。无论是敌国财富还是修炼秘籍,我能给你们的,绝对比你们现在所效忠的魔王多百倍!但是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那就是对今日看到的一切保持缄默。”

    幽姬转了一下乌黑的眼眸,而后冷冷对妖娆等人补充道。

    “并把你们的命魂,通通交给我儿子来保管!”

    没有丝毫犹豫,幽姬瞬间开出了这么一个无情的要求。

    在她看来,她的存在,还有她说出的“神谕”二字,如果传出无色秘境的地界,都将在魔族内掀起惊涛骇浪。所以在看到儿子携同伴一同前来之际,她并没有避讳众人与泠秘语传音,因为在此之前所说的每一句话,在此之前所看到的每一个场景,都是必须以交出命魂为代价来换取。

    这些人想继续活下去,只有宣誓对自己儿子绝对效忠。

    其实幽姬这么要求,原本也无可厚非,因为她被尾化蛇禁锢,并没有保护泠的能力,所以为了保全自己还有儿子的性命,她只有如此冷酷无情才能安心。

    何况之前她还被魔玲骗过一次?

    只能说幽姬的想法没有错,可惜她用在了错误的人身上!

    “母亲!”

    被幽姬提出的苛刻要求惊得不行,幽姬不知道妖娆是什么人,可是泠却万分清楚!

    他这平日看上去很容易揉捏的小师妹,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阎王。姬天白的罪她,被诓入魔族生不如死,昆山宗得罪她,整个宗门都被她掀了底,上四宗想抓她……现在还有几个神宗长老蹲在她的地牢里吃冷饭呢!

    世上想欺她的人,没有一个有好场的。

    他虽然知道自己母亲十分强大,但他并不认为自己的母上大人能比上四宗强多少……

    所以冷在幽姬语毕之后,面色“唰”地一声变得惨白惨白,破了音地对母亲大吼一声。

    “哼!儿子,过分相信别人的下场,就是我这样的,所以你若想活下去,若想把我救出这里,要学会的第一课,就是狠心!”

    幽姬才不管泠脸色的骤变,直接一震身体,整个巨大的尾化蛇上就散发出一股强大而野蛮的力量,直接把泠横扫到一旁,而后向妖娆,姬天白,纳多多,邪冰,帝岚,呆子和小希多疯狂压来!

    “把你们的命魂……交出来!”

    隆隆的吼声,在众人耳畔激荡!

    而与此同时,那眼眸一直空洞的巨大尾化蛇也突然一阵战栗,而后幽暗无光的眼窝深处开始点亮两团刺目的魔火!

    它在滚滚魔息中高昂起自己的头颅,仿佛绝地复生一般又重新得到了生命!

    看来断魂崖内的秘密真是不少,幽姬本人虽然无法离开尾化蛇的禁锢,但是她却诡异地拥有了操纵蛇尸的力量,而且看上去正在扭动的蛇尸至少保留了玄武之尾生前的所有战斗技能,甚至比它生前还要强大。

    就算只是一截玄武断尾,也比一般召唤兽强大百倍,威压堪比半步兽神!

    被囚困,同时拥有着恐怖的实力。

    幽姬这架势,好似一定要妖娆与众人屈服在她脚下一般!

    “母亲,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您在这样,我……我会很痛苦的……他们都是我朋友,如果您逼他们,那我……我会恨你!”

    泠被扫到一旁,就连吼声都断断续续,完全不被幽姬听到耳朵里。

    本来妖娆对幽姬这种行为很是无语,不过转念一想想幽姬的处境,还有泠此时那两边不是人的尴尬心情,心里对幽姬的抵触之意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毕竟她所做的一切,通通都是为了保护泠而已。

    因为若是今日众人经历的一切,只要有一人透露出去,等着泠的就极有可能是杀身大祸。

    在这一点上,妖娆理解幽姬的做法,可是理解,却不意味着她真要把自己的命魂交出手去。

    开玩笑,自己的命都保不住那还得了?

    大地在颤抖,空气在轰鸣。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无法稳住自己的重心,因为幽姬瞬息卷起的威压实在是太惊人了,尾化蛇的口中已经酝酿起瞬杀的光焰,若不是此时幽姬只有威胁之意,并不想真伤人性命,战火一旦触发,此地势必地动山摇。

    妖娆的目光掠过置身在尾化蛇内的幽姬身上,看出她脸色不断变差的趋势,冥冥中感觉到幽姬发动这等攻击亦极为吃力。

    再说了,她如果真与泠的母亲打起来,泠一定会伤心的。

    所以妖娆以手势制止邪冰,呆子,帝岚的反抗,而后从驭兽环内摸出一物。

    ------题外话------

    毛毛倒了,太累导致胃炎爆发,实在是不舒服得很,在床上趴一天了,勉强爬起来写。明天若没有九点更新,请大家看留言置顶的通知吧。这个月少的字数,等我好起来慢慢补。我继续去趴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