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57:魔神的心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炎凰!”

    随着妖娆的长啸声,整个断魂崖禁地通通被赤红的火光照亮!

    幽姬双手贴在尾化蛇内壁上,一脸惊恐地看到这尊巨大的火焰兽尊从天而降,让她吃惊的,不单是妖娆为人族召唤师这个真相,还因为她之前身上萦绕的兽神气息与现在截然两样!

    之前妖娆想轰开尾化蛇时,准备召唤的是黑暗虎兽小白,可是面对第一魔祖身外化身突然降临的绝境,她自是利落地转而召唤炎凰,毕竟以暗力相拼,世上根本没有一物对黑暗元素的控制力强过第一魔祖,而神圣的凰火,却对一切邪恶有加持烧伤的能力。

    这等转变,立即让幽姬看出,胆敢忤逆她安排,并强横逼出第一魔祖身外化身出现的人族女修,居然是一个世间罕有的双兽神召唤师!

    看到炎凰的出现,小希多更加傻眼,因为傻子都知道,炎凰这等带着明显光明烈焰气息的端兽是绝不可能被魔族召唤师驱使,再加上“美蓝”公主之前吼出的那几句人族语言,她的身份瞬间呼之欲出。

    “人人人……人族?”

    小希多惊得眼珠子都快爆开!

    “炎凰!去!”

    妖娆素知自己无法完全召唤炎凰本尊,所以干脆只要求炎凰化身而来,所以此时出现在所有人眼前的是一只通身布满烈焰,尾翼五色的百丈巨鸟。

    只见妖娆素手一扬,直接把攒在手心里的“万草之心”抛入空中,而后被炎凰一把接住。

    鸟爪握着“万草之心”的炎凰对妖娆的意图心领神会。

    它的体积和力量都是妖娆的数千万倍,所以小心翼翼地捏着那枚碧绿流光的宝石,炎凰毫不犹豫地直接向矗立于众人眼前的尾化蛇身扑打而去!

    炎凰的振翅声在所有人耳边轰响,每一次振动都会向大地散播大量炽热而美丽的赤红落羽,这些落羽在接触地面的瞬间会直接把地面黑色的岩石烧得滋滋作响。

    空气的温度也因此而剧烈升高。

    轰!

    一声巨响,炎凰已经一爪紧握尾化蛇长长的七寸,有“万草之心”气息的压制,被第一魔祖控制的尾化蛇依旧安静笨拙。

    远远看去,就像是凤栖于梧桐枝上,炎凰一爪抓住尾化蛇的脖子,一爪高举碧绿色的万草之心,狠狠将这奇妙的宝石向尾化蛇眉心按去,而后迅速以利爪向下一阵拨拉!

    嘶啦!

    随着一声摧枯拉朽的响声,整个尾化蛇自眉心直接向腹部裂成两半!

    这等攻击,比妖娆之前以一己之力想要破开尾化蛇的威力要强大百倍,直接搅灭镌刻在尾化蛇内壁上的所有邪恶回纹,又洞穿了拥有绝对防御的尾化蛇身体!

    哗哗哗!

    储存在尾化蛇内的透明液体如井喷一样迸发而出。只见幽姬纤瘦的身体一闪,就被滚滚流泄而出的洪流给直接推出破裂的尾化蛇身体内。

    “妈妈!妈妈!”

    幽姬的身影一闪而过,泠完全捕捉不到她身影的去向,不过他却一边大吼,一边焦急地御空而起,瞪圆了自己的眼睛在浪涛内寻找幽姬的身影。

    水里有裙摆浮动。

    “妈!”

    泠顿时俯冲而下,激动地将那漂浮于水中的魔影抱起。结果翻过那身着轻纱又微微有些僵硬的女人身体,泠看到的却是一张僵硬而陌生的脸!

    “嘶!”

    泠顿时吓得把手一松,嘴唇忍不住剧烈地打着哆嗦!

    那可是一个死去多时的魔族女子,虽然容貌美艳不可方物,但是皮肤已经完全钻石化,苍白的皮肤闪烁星星点点璀璨光芒。

    “这是谁啊?”

    陌生,妖冶……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她的死亡方式,居然尸身不朽而且精致得犹如宝石,泠实在无法想象此魔女生前都经历过什么骇人听闻的境遇。

    一阵寒气从泠的脚下升起。

    虽然不认识眼前的人儿,但他知道此魔女也是从尾化蛇的体内被洪流冲出,这不禁让他开始万般担心自己母亲的安危。

    “不会是一离开尾化蛇,我母亲大人就会遭遇与此魔女一样的境遇吧?”一想到这里,泠头顶的上头发都通通竖起来。

    “妈!妈!”

    一阵呆滞之后,泠涉入水中,更加疯狂大叫起来。

    就在他像是一只没头苍蝇胡乱转悠之际,泠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领被一股巨力直接提起。他惊得不行,猛地回头,还以为又有什么出人意料的灾难要降临在自己头上。结果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幽姬那张出水芙蓉倾国倾城的脸颊。

    “别怕,那是我的前代,在我进入前已经陨落了。”

    幽姬捻着濡湿的长发神色繁杂地扫过漂浮在水中的尸体,而后提起泠就离开水面。

    与此同时,那自出现后就一直在尽力弥补尾化蛇上破口的第一魔祖身外化身眼见颓势无法挽回,尾化蛇的身体在他面前轰然倒塌,顿时气极败坏地大叫起来。

    “畜生!该死的杂种!该死……”

    凄厉的叫声震得在场所有人血脉翻涌,脸颊上惨白无色。

    最受魔祖威压影响的,自然是帝岚和姬天白两人,帝岚虽然体内已经没有魔魂留存,但是天魔星依旧浅浅地烙印在他的胸口,所以在此凄厉的叫声中,帝岚的胸口就像是被压着万吨巨山,完全无法呼吸。

    “帝岚!来!”

    一扬手,妖娆直接把帝岚拉入了驭兽环世界内,并收回自己的六灵珠萦绕在身侧辅战。

    “杀了你们这些蝼蚁!”

    第一魔祖身外化身威压极为强大,每一句嘶吼,都引得天地轰轰震荡,所以他的啸声,对众人来说犹如天威不可忤逆。

    随着他吼声的爆起,一股黑暗狂流自他身侧升起,在黑暗狂流的孕育之下,无数黑暗长草开始在天空和大地疯狂滋生!

    那些扭合交织在一起的草浪,顿时让妖娆背脊发凉,因为之前吃过这种黑暗长草的亏,她深知这些看似纤柔之草有多么恐怖的吸灵能力。只是没有想到,这些黑暗长草居然是第一魔祖身外化身的召唤物之一。

    “拦住它们。”

    素手一挥,萦绕在妖娆身侧的六灵珠顿时喷吐光焰,水波……在她和众人的身前直接竖起一幅巨大的保护结界。

    此界看上去纤薄透明,但居然强力地抵挡了黑暗长草向前蔓延的足迹!

    “杀了你!杀了你!”

    拥有第一魔祖部分能力的身外化身明显已经被杀戮意识冲晕了头脑,双眸腥红,一心只想将破坏他大业的蛀虫们通通以最痛苦的方式送入地狱。

    所以他像野兽一般吠叫着,因为妖娆持有阻挡黑暗长草步伐的六灵珠而对她更加憎恨起来。

    就在妖娆一边驾驭六灵,一边召唤炎凰的当口,她的肩头突然搭上了一只魔息缭绕的手。

    “妖娆,快……快把我……也收入你的臂环内。”

    姬天白像是整个人都干瘪下去,一只眼还维持着他清亮的眸光,而另一只眼却隐隐闪烁着魔族兽瞳般昏黄的光芒。

    此时姬天白颤抖如筛糠,嘴唇哆嗦得无法抑制,只能极为费力地从齿缝间对妖娆挤出这些字眼。如果不是情非得以,以姬天白的个性,必然不会找妖娆救命。

    看到姬天白被第一魔祖的魔息影响成这样,妖娆顿时吓了一跳。

    差点把这家伙给忘记了,要是他体内的魔魂在此地苏醒,那么等待着自己的可是腹背受敌的窘境。

    妖娆顿时腾出一只手来,高高跳起,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姬天白光暗变幻的脸颊上。

    “姬天白,你可要坚持住啊!”

    妖娆一边高叫,一边直接把姬天白扇晕在地。而后利落地将脸颊肿得跟发糕一样的姬天白丢入自己驭兽环内。

    面对第一魔祖,姬天白和帝岚可以说没有半点战斗的能力,只能拖众人后腿。

    所以将二人送入驭兽环世界内后,只有妖娆,邪冰,呆子,小纳,泠成为主战力。而看到眼前惊变的小希多则一直跟灵魂出壳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根本无法接受,美蓝公主身为人族召唤师并与魔族最敬畏的魔神战斗的现实!

    还好幽姬不是个没义气的家伙,把泠一把提起后并没有丢下众人转身就逃,而是将泠丢在妖娆的身后之后,一把操起掀背在小希多背上的双斧,凶残而决绝地加入了众人间的战斗。

    轰!

    第一魔祖的魔影伴随着扑天盖地的黑暗长草再一次向妖娆撑起的六灵结界上轰击而来,虽然六灵大阵有足够的实力抵御长草与魔息不侵入众人身体,但是身为阵眼的妖娆本人却无法一力承担第一魔祖身外化身的强大冲击力。

    在数息之后,妖娆的身体终于经不住打击,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吐着鲜血被震入远方,她一后退,那可以瞬间把骨头通通碾成渣的恐怖魔息顿时平均分配在所有人的肩膀之上。

    邪冰以颤抖的手指拉开广寒弓,可是倾力射出的冻魂冰魂根本无法接近第一魔祖身外化身就在半空中直接爆破。

    呆子也没有什么有效的远攻手段,一身暗力几乎完全被对手压制,就好像小鱼在海洋中遇上了巨鲸般孱弱无力,只能残喘苟活在巨鲸掀起的海啸下。

    想要反过来撼动它的存在?

    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只有小纳身为魂主,控制众魂还勉强足以干扰第一魔祖身外化身前进的步伐,但是一贯独来独往的剑一再次与小纳失去联系,连带着连挂在小纳腰侧的莫里斯之剑都无法拔出。

    那些黑暗长草所扫过之处,连魂兽都无法存活,所以小纳也不敢把三眼天狮,红衣,赤碧双蛇等强力魂将放逐前线,最多用一些炮灰小弟减慢第一魔祖身外化身的推进速度。

    “这样下去不行啊!妖娆,快想办法!”呆子都开始不淡定地大叫。

    “我们的退路被堵死了,那些入口外侧的黑暗长草也越过边际生长下来了。”在后方探路的邪冰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更糟糕的消息。

    “幽姬前辈,你还知道些什么东西?通通快点告诉我们。”

    妖娆一边退一边对幽姬大吼。

    她不相信被莫里斯镇压的第一魔祖真能维持一尊身外化身长时间在外战斗,眼前的敌人,存在必有原因!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幽姬在尾化蛇内被禁锢数千年,进入前所有契约幻兽就通通被魔族上层处死,所以此时除了挥动一双战斧极为刚锰地斩断向众人扑打而来的黑暗长草以外,她亦有些手足无措的惶恐。

    “别慌,你为何被禁锢在此地?那尾化蛇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一边重新投入战斗,妖娆一边耐心安抚幽姬的情绪。这么多年来,幽姬势必一直生活在第一魔祖的阴影之下,再加上此时她还担忧着泠的安威,所以思绪混乱再所难免。

    但是被强力的第一魔祖身外化身所逼,妖娆也只有在幽姬身上找突破口这一条路可走!

    眼前的魔影实在是太强大了,无论爆发出多浓烈的魔息,发出多惊人的幻技,魔影的能量丝毫都不见减退,而众人向他发出的所有攻击又通通都像是在隔靴搔痒般孱弱可笑。

    再不想想办法,只怕这次她真的是走不出这魔族禁地,真要在断魂崖里断魂死灭了!

    “我我我……”

    幽姬在妖娆的鼓励之下,脸颊上终是出现了挣扎的神色,而后她终是一咬牙,直接说了出来。

    “我被称为魔神的心脏。”

    “被押送来此地时,魔族长老们就曾经这样戏谑过我。我当时并不明白什么是魔神的心脏,只不过在被关入那巨蛇身体内后才渐渐明白,整个断魂崖秘境,就是一个能量转换和传送的超级幻器。”

    “不过并不像断魂石碑上所宣称,此地是通过转化人族遗留在无色秘境内的灵气为魔族后裔制造暗灵气的造福场所,恰恰相反,整个蛇身还有遍布在岩石上的能量回路,都是在疯狂汲取与剥夺着地脉下的灵气,而后将它们向未知的某处传送的装置。”

    “它不是在制造,而是在掠夺。”

    “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欺骗魔族子民的拙劣骗局!”

    一说到这里,幽姬的整个脸颊都狰狞扭曲起来。

    “我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持灵气掠夺的运行,在我之前,此地已经经历数代‘魔神的心脏’,她们死后会在灵气之水中完全钻石化,因为对‘魔神的心脏’要求极高,必须是天人五衰境以上的魔族女子,所以魔族上层就借着夺去我丈夫儿子性命的理由,强迫我自愿献身于此地。”

    “当年我进入此地时,心里也抱着对我族的愧疚心情,心想着自己身为一个魔神的背叛者,能保丈夫儿子平安,又能以自己余生赎罪,索性就这样孤寂冷清地过一辈子算了……”

    “可是进入蛇身之后,我才渐渐感觉到,事情并不像魔族长老当年描绘的一样。”

    “这断魂崖并不仅仅剥夺无色秘境的灵气,甚至在地下连接紫魔海魔域近四分之一的地脉,它就像是一个隐藏在地下的吸血虫,把大地的所有生机与灵气通通收敛在一起,而后通过连我也无法探知的方法输送到不为人知的某处!”

    幽姬的声音有些沙哑,眼眶也忍不住红肿了起来。

    “直到接近这个事实后我才发现,从小在族内被灌输的真理都是骗人的,什么大地荒芜都是因为人族荼毒?什么我族资源贫瘠所以需要战争?这些苍白的理由都是虚伪的……都只是为了掩盖灵气被偷偷掠夺的借口罢了!”

    “事实是我们那伟大的第一魔祖,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不断激化着我族与人族之间的矛盾,所有的悲剧,都是他一手制造,所有无意义的死亡,只不过都是为他的新生而铺路!”

    “如果我自出生起就以生命来敬爱的神明真实面目如此不堪,那这种神,不要也罢!”

    数千年来积压在心头的怒火在此时通通爆发出来,幽姬咬牙切齿地怒吼。

    她所描述的一切真相,完全颠覆了小希多心中对自己人生和世界的看法,震得小希多七窍将欲流血!

    “这就是我为何会被关押在此地,依及我为什么想离开的理由……你知道了这些,有什么脱逃的办法吗?”

    幽姬一面怒吼,一边盯着妖娆的容颜。

    在她看来,把一切真相铺张开来只会让她更觉得前路黑暗无光。因为横生于她们面前的……可是恐怖而实力异常强大的第一魔神的身外化身。

    就算此时有涅槃大能存在,亦不一定能与第一魔祖身外化身分庭抗礼。

    何况现在这么一群已经被黑影威压震得吐了几次血,连手里武器都有些拿不稳的年轻召唤师们?

    “魔神的心脏?”

    妖娆来不及浸渍在幽姬描述的那些惊人秘闻中叹息震惊,她只是被这五个字所深深吸引。

    也许幽姬一直觉得自己身为灵气掠夺大阵的中心,被称为“心脏”是一种形象的比喻,但是这个形容词落在妖娆的耳内,却又产生了令一种暗示。

    “心……脏……”

    妖娆一边继续应对着扑面而来的恐怖击打,一边拧着眉心开始再次打量四周景物。

    她并没有有忘记自己第一次步入断魂崖后产生的那种奇怪感觉。

    大地,石壁和天顶上通通都遍布着正缓缓流淌的紫黑能量回路,它们仿佛有着共同呼吸的脉动。极有韵律地一张一息,让人情不自禁联想起少女手腕处那些透明可爱的血管。

    只要闭上眼睛,妖娆此时仿佛还能听到万千能量回路一齐流动而发出的“咚,咚”声响。

    一想到这里,妖娆的双眸便蓦然大张,而后一丝奇异的神光便在她眸下湛湛有神地迸发出来。

    “也许……这里真的是心脏,也说不定啊!”

    发出感叹之后,妖娆的脸颊上便勾起了摄魂的笑意。

    “大家不要再攻击那黑影,集中火力,向地面岩石攻击!”

    清脆的啸声回荡在已经布满黑暗长草的空间内,众人虽然并不知晓打碎山石对自己身处的绝境有什么帮助,但是依旧虔诚相信妖娆所说的每一句话。

    邪冰的冻魂箭尖,顿时从指向眼前黑影变为指向大地。

    呆子酝酿着自己最强大的黑暗元素奥义,只等邪冰发出冰箭后紧跟冻魂而上,对目标进行双重打击。

    “破天指,给我爆!”

    指着由黝黑石头组成的地面,妖娆率先发起了攻击!

    嘭!

    黑暗的剑气立即在地面上击出一个大洞,那原本没有人注意的地面深处顿时露出柔软的组织,还有一些疑似血液般的液体流出,顿时引得那正追击众人的第一魔祖身外化身啸声更加疯狂尖锐!

    “那……真的是心脏?”

    在断魂崖内待了数千年的幽姬还是第一次发现这惊人的秘密,所以她瞪着浑圆的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妖娆的脸。

    幽姬完全想不明白,妖娆是如何发现此地隐藏得这么深的秘密的!

    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的那些简单陈述?

    幽姬的描述,当然启发了妖娆的猜想,不过让她脑海内灵光一闪的关键所在,正是她进入断魂崖后受到威压震慑却并没有被真正攻击的经历。

    此地没有妖兽存在,也不布施一些暗算外来者的杀戮陷阱,这显然不符合一般保护宝物的逻辑。可以合理解释一切的唯一设想,就是此地一山一石,都实为不可损毁的宝藏。

    所以即使在战斗,大地也铺满尾化蛇撕裂后涌出的液体,第一魔祖身外化身的攻击手段,亦是采用柔韧长草!

    他在战斗,同时也在保护断魂崖内的一切。

    第一魔祖是什么人?当年龙战皇和莫里斯都没能完全抹灭的恐怖敌人!也许也是从古自今,人魔两界的第一天纵奇才。

    除了以天魔子的身体为寄生容器想重新复生以外,他的一些散落肢体,同样深藏于魔族地下,以“暗灵气转化”为名,疯狂吞噬着紫魔海地脉灵气。妄图某日他的肢体就能重生为新的躯干,引领魔威重新莅临人间。

    ------题外话------

    这个月暂时不还债,胃痛得要疯了,趴在桌上写写倒倒,写字真不是人干的活。

    不知道明天还能六千不,我只能说一句话,尽力而为了。

    亲爱的们,多多保重身体啊。

    还有,快到月底了,要是有票票。不要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