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一章 刑罚

    

    “呜呜……。”一抹豆灯似的烛火飘渺,西凉茉只觉得身上热得浑身难受,瘦弱的四肢却像被什么东西禁锢着,她痛苦地蜷缩着身子,手指一摸却恍惚间发现不对,身上一片炽热,入手却是雪腻一片,耳边是男子如兽般低吼。

    重压和皮肤传来的痛楚让她努力睁开眼,模糊间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潜意识里升起一股极度的恐惧和羞怒:“不……二哥哥,你……放开我,我是西凉茉啊!”

    他怎么可以对自己做这种事!

    二哥哥平素再怎么荒诞无耻,她再怎么不受府里之人的待见,也不能做下这等污秽事!

    身上的人却似完全听不见,只死命在她身上肆虐,啃噬。

    “不……!”她却连声音都渺小如风中之烛,西凉茉抖抖索索地看着房梁,绝望似潮水般将她淹没,难道今日她真的就要死在这上头?

    “呯!”一声闷响,身上的重量陡然一轻,耳边响起了熟悉又焦急的低唤。

    “大小姐!大小姐,你没事吧!”

    西凉茉睁开眼,对上一双和自己一样满是恐惧焦虑的眼,她忍了半晌,泪如泉水般从脸颊滑落:“白梅……呜呜。”

    “大小姐,别哭,别哭,没事了!”西凉茉的贴身丫鬟白梅伸出手抱住西凉茉细瘦苍白的身躯,白梅和她一样才十四,小脸上虽然满是惶恐却比西凉茉更显得坚强。

    西凉茉庆幸间却忽然闻见鼻间一阵浓郁的血腥味,她顺势看去,才发现倒地的人头上一片血糊,她大惊,忙拉住白梅的手,看着白梅手上满是鲜血,她顿时浑身颤抖得更加厉害:“白梅,你砸了二哥哥……?!”

    白梅眼中亦是惊魂未定的泪,只咬了唇却镇定地道:“嗯,大小姐,我们得快点走,柳嬷嬷在门外望风,若是被人看到你这副样子,恐怕我们都要没有命的。”

    西凉茉苦笑着去拖了自己还算完好的外衣赶紧穿上,是啊,若是被府中的人晓得,即使二哥哥那欺男霸女的混名在外,自己恐怕脱不了那勾引亲兄长的小娼妇名头,若这名头在别人身上还好,唯她,只恐怕定要被浸猪笼的!

    当下,两人正在收拾,却听见门外她的奶妈柳嬷嬷惶惶然的声音:“大小姐快走,有人来了……。”

    房内两个女孩一惊,连忙向后窗跑去,那后窗原本是做换气通风的共用,那窗棂对十四岁发育不良的少女来说便显得有些高,白梅托了西凉茉的腰一送,让她踩着自己的手往上送。

    西凉茉慌慌张张地勉力爬了好几下才爬了上去,连忙俯下身子去拉白梅,却听见门外那纷叠的脚步声,和二少爷最得宠的贴身大丫鬟紫玉尖利的呵斥:“柳嬷嬷,你在二少爷门口做什么,大半夜的……咦,哪里来样重的血腥味?”

    女子尖利的呵斥到了后半句却是疑惑。

    只听柳嬷嬷在门外惶然道:“紫玉姑娘……老身这……这是……。”这是了半天却一下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听见门外紫玉怒道:“老东西,你也敢挡本姑娘的道,还不给我让开!”

    她似指挥着几个粗使婆子将柳嬷嬷架开。

    门外闹作一团,门内西凉茉也满心愈发慌张地去拉白梅,却几下子都拉不上来,门却要随时被撞开,只见白梅忽然脸色一定,蓦然地收回了手,咬了唇定定地退了一步,对着西凉茉道:“大小姐,你快走,再不走,来不及了,这里有我顶着!”

    西凉茉惨白了尖尖的小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白梅:“你说什么……。”

    却见白梅一下退了几步,小圆脸上却满是不符合十四岁的坚毅:“大小姐,当初你在二小姐手上救了白梅这条命,白梅和娘都不能让你有事,从今往后,若白梅不能在大小姐身边伺候了,只望大小姐保重。”

    她又一顿,惨然一笑:“大小姐,你要记得自己到底是凰翼将军之女,切不可再如此一味任人欺凌。”

    说罢,白梅忽然伸手将窗关上,西凉茉震惊之中尚未回神,什么也来不及说,便一下子栽倒在了房外的院子里。

    她连忙爬起来,泪眼模糊地拼命跳起,去拍那窗子。

    只听得房内几声惊恐的尖叫,一团乱哄哄。

    “天哪,二少爷!”

    “死人了!救命呀!”

    各种怒喝尖叫夹着白梅的惨叫和柳嬷嬷的告饶,让她浑身颤抖的连滚带爬地从后院花丛中逃了出去。

    内院里已经乱做一团。

    西凉茉逃回自己偏僻的院落里,心中一片慌乱,目光触及晾晒的衣服,她连忙扯下,手忙脚乱地将自己收拾一番,才刚刚收拾妥当,便听见院门“砰”地一声被人一脚踹开。

    吓得西凉茉退了一步,却绊在身后的木桶上,一下子跌在地上。

    领人来的正是二夫人的贴身大丫头紫月,紫月婷婷站着,一身淡紫长裙,掐腰银白绣花的小袄,衬托得那张圆润如玉盘的脸蛋愈发的端丽,气度倒比西凉茉更像一个小姐。

    紫月对西凉茉那种见了人畏畏缩缩的模样似早已习惯,也没起疑,只是略皱了眉,冷冷地道:“小姐,二夫人请你去一趟。”

    这靖国公府邸里除了白梅和她的亲娘——西凉茉的奶娘柳嬷嬷,与西凉茉院外的粗使下人白蕊和白嬷嬷外是没人称呼西凉茉为大小姐的,虽然她出身长女,又是大夫人的亲女,但她就像一个的被任何人待见的玩意儿。

    西凉茉苍白着脸,咬了下唇,怯懦地道:“紫月姐姐,二夫人找我可有什么事,天这么晚……。”

    紫月不耐地冷冷打断:“小姐跟我们走就是了。”身为掌家二夫人的大丫头,紫月面上到底维持了最简单的礼数,虽然从不掩饰对这不得宠的小姐的鄙夷,却不若其他下人那样欺凌于西凉茉。而紫月身边的那些婆子、家丁们却已经面如虎狼,只差没冲上来拖着西凉茉走了。

    西凉茉一颗心七上八下,却只能点头如捣蒜,不敢惹紫月生气,连忙乖乖几步小跑跟着紫月走。

    紫月对着身边的一个婆子使了眼色,那婆子便恭敬地领着人朝院子内走去,开始四处翻查。

    西凉茉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如果被那些人发现她的那破烂的血衣……

    过了好一会,婆子领着人出来,对着紫月摇摇头,紫月方才冷睨了西凉茉一眼,转身向二夫人的院子而去。

    西凉茉堪堪松了一口气,偷偷瞥了眼那口井,确信方才的血衣都扔到了井底,无人发现,这才低着头一路跟上。

    到了内院处,便见一路上的婆子丫鬟和甚少出现在内院的家丁们脸色都是沉沉的,满院子的人却安静得只听见极其细微的脚步声,气氛阴沉。

    西凉茉愈发的战战兢兢,被紫月领着进了房,出了这样的大事,正花厅处,府里几房的人都到了,除了靖国公因着配随帝驾去了河源的避暑山庄不在,和素来常年卧病的靖国公夫人,该到的都到了,正正坐在上首右侧的是掌着中馈的二夫人韩氏。

    西凉茉偷偷抬眼嫖了二夫人一眼,二夫人出身贵重大族,族里出过三位皇后,容貌几乎可以称得上绝美,人至中年,却色如春晓,但她脸色一片淡冷,出了事的正是她的第二个儿子,却也不见她脸上有什么愤怒神色,但那冷然的眸子却让西凉茉忍不住浑身打起抖来。

    喜怒不形于色比色厉内荏,更让人害怕,她从来不敢在二夫人面前抬起头。

    天还未亮,幽幽的烛火照得堂内似有鬼火,照在坐着的面无表情的众人身上似阎罗殿堂的一众恶神厉鬼,静得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于是厅外那女子的悲惨的哀鸣夹杂着鞭子抽在肉上的便越发清晰。

    许久,西凉茉浑身发抖,只觉得牙齿打战的声音都几乎所有人都听得到。

    “西凉茉,你在抖什么呢,莫非二哥哥的伤和你有关,是你指使那贱婢去勾引二哥哥的?”少女冷笑的声音突兀地在堂上响起,正是靖国公府的四小姐西凉丹。

    西凉茉抖着唇,头低得更低,却听见另外一道柔和的女子声音响起:“丹妹,母亲与一众长辈都在这里,不要放肆了。”声音柔软似三月春雨,让人闻之心醉。

    眼见亲姐西凉仙都开口了,西凉丹便冷笑一声不再说话,只鄙夷地盯着那窘迫又瑟缩的西凉茉,出了这样的事,西凉茉这只老鼠是倒霉定了。

    果然,片刻,二夫人冷冷地开口:“白梅这贱婢勾引主子不成,又行凶害人,打三十大板。”

    西凉茉心头一松,尖尖瘦瘦的脸上显出松动的神色来,三十大板,白梅若能挺过去,还是有救的,二夫人竟然难得如此菩萨心肠么?

    西凉茉的神情哪里逃得过二夫人的眼,紫月恭敬地递上茶,二夫人优雅地接过,又淡淡地补充:“贱奴品行不端,行刑后送到外院籍坊,择日卖了,柳嬷嬷教女不严,合谋害主,打死便是,至于茉姐儿,治下不严,纵奴伤亲,观刑后罚至宗祠天井前跪思一月,待老爷回来后再行定夺。”

    一听籍坊,再听了二夫人的处置,便是面无表情或心不在焉的在坐众人不由地微微动容,这样的二月寒冬,跪思一月,就算有命在,恐怕腿也要残了,还有那籍坊……竟然让这黄花闺女的正经小姐去观白梅的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