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七章 狠毒四小姐

第七章 狠毒四小姐

    

    等得出了众人的视线,西凉茉从她捡回的花篮里摸出几块又硬又重的石头,在手上掂了掂,冷笑一声,丢进了一旁的假山中。

    今日惩治橙月那个最爱狗仗人势的女人,只可惜没有好好地多砸几下。

    白蕊看着西凉茉的动作,心中不由惴惴,大小姐变得不一样了呢,竟然能那样毫不犹豫地对橙月下狠手,她看到橙月满头血,都暗自心惊。

    “大小姐,万一等会四小姐她……。”白蕊看着快走到了四小姐居住的香雪阁,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她是真的很怕四小姐西凉丹,四小姐一向心狠手辣,和她那国色天香的面容完全不同,橙月敢这么对大小姐动手,也是往日里狗仗人势。

    西凉茉微微一笑,笑容里一片凉薄:“若是我怕她,何必又去招惹她,你且放心就是。”

    她绝不不会让白梅和柳嬷嬷的事情重演。

    说罢径自向那雕栏玉砌的香雪阁而去。

    刚到院门前,西凉茉就看见绿翘捂住脸匆匆而出,看那双眼含泪的模样,就知道是西凉丹又发作于绿翘了了,想必八成是为了橙月被自己弄死的事情。

    绿翘一出门就迎头撞见了西凉茉和白蕊,她立刻眨去眼中的泪光,拿袖子遮着脸向西凉茉强笑道:“茉姐儿,快请,四小姐正等着你呢。”

    西凉茉嗯了一声,随即关心地看向绿翘,一脸担忧地道:“绿翘姐姐这样的好颜色,可是院子里数一数二的,未来定是有好前程可奔,如何能不小心保养。”

    绿翘的脸色变了变,眼底就透出委屈来,只是嘴上并不答话,她再直性子也不能对主子发落自己有一分怨言来。

    西凉茉从荷包里摸出一个小瓷瓶子递过去,悄声道:“绿翘姐姐不嫌弃,且用着,这是百花冷香丸,是我自己用花瓣和草药研做的,有消肿滋养之效,拿去擦擦,包管很快姐姐的脸更加娇美。”

    绿翘心中一喜,接过来闻闻,一股好闻的花香和薄荷味,她也不客气,立刻将瓶子收入怀里,对这西凉茉颇感激地笑笑,犹豫了一下,她上前低声道:“四小姐正在发脾气,刚刚才拿马鞭子抽了两个小丫头,我这脸……总之你谨慎些。”

    到底拿人手短,何况绿翘也不是头一回拿西凉茉的东西了,就做了无伤大雅的提示。

    西凉茉做出一副感激的模样:“谢谢绿翘姐姐提醒。”

    便跟着绿翘进了院子。

    西凉茉还在楼门外便听见西凉丹尖利的怒骂:“你把那贱蹄子弄到这里来做什么,莫不是皮子痒了,直接抽她一顿,划花她的脸,押去见母亲就是了!”

    接下来便是摔杯子声绿翘的告饶声和一连串的劝解。

    西凉茉恭恭敬敬地低着头站在门外,忍受着门边丫头们或怜悯或讥讽的目光,只是垂下的唇边勾起讽刺的笑,西凉丹果然还是那么泼辣狠毒,也不晓得哪家王府、侯府的摊上这么个泼辣货。

    她足足站了快一个时辰,绿翘才一身狼狈地出来给她开门,含泪地道:“茉姐儿,快进去吧。”

    绿翘得了她的恩惠,想必之前也帮她说了些话的,只可惜遭了西凉丹的罪,西凉茉一脸含忧地看看她,做出极为感激的模样点点头,才进门去。

    只是一进门,西凉茉还没站稳,便看见当头一只满带着滚烫茶水的杯子当头朝她砸过来,眼看着就要砸到脸上,她立刻一偏头就灵敏地避开了,却还“啊呀”一声,仿佛被吓了一大跳的样子跌坐在地上。

    她眼泪汪汪地望向坐在紫檀雕花圆桌前的美人。

    西凉丹一身雪白烟色花罗纱裙,湘黄织金纱上襦,雪纱镂空织的披帛,一张尖尖的小脸镶嵌着一双黑琉璃似的大眼,睫羽纤长,悬胆鼻,樱桃口,一看便是楚楚可怜的娇弱美人,虽然不如西凉仙的皮肤雪白,但五官却比西凉仙精致姣美,更肖似当年美貌闻名天下的其母韩二夫人。

    惟独一双柳叶吊梢眉显露出与她娇柔容貌不同的泼辣厉害,尤其是手里还拿着沾了血的马鞭,让人生畏。

    当然,此刻那张艳美娇容上的红疹子,就是她西凉茉的杰作了。

    “贱蹄子,你害死了橙月,居然还敢躲!”西凉丹柳眉倒竖,拍着桌子站起来,狠狠睨着西凉茉,方才她想拿茶水毁了这臭丫头的脸,这贱蹄子却躲开了,此刻正是愈发不爽。

    但西凉茉那副惊吓过度的可怜模样,却还是满足了她的施虐欲,才按捺着没有立刻用鞭子上去抽得西凉茉满地滚。

    “四小姐,你说的这是哪里话,我怎么敢呢?”西凉茉一副战战兢兢地模样,白蕊扶了她好几次,她才勉励力爬起来。

    西凉茉泪汪汪地道:“我在古书上刚看了一个方子,说是能莹润肌肤,去腐生肌,让女子容貌越来越美艳,所以才想去花园里采摘花瓣多做些,哪知遇到橙月姑娘,说是四小姐要见我,我本打算回去放了篮子就来,哪知橙月姑娘太着急就上来拉我,本也不是什么大事,谁知那位御史夫人路过,硬是说橙月不守规矩……。”

    话还没说完,西凉丹立刻双眼一亮,打断她:“你说什么方子,可做出来了?”完全忘记了要追究自己身边的大丫头才被打死的事。

    在这些人眼里,丫头的命和猫狗无异,西凉丹要追问橙月的事,不过是因为西凉茉动了她身边的人,等于是下了她的脸,借机发作一番,如今在她听到了感兴趣的事,立刻将橙月之死扔到九霄云外。

    西凉茉算准了她这样的性子,心中冷笑,脸上却是最柔顺不过地道:“是呢,已经做出来了一小瓶子,四小姐这样的倾国佳色用了是最好的。”

    西凉丹先是心中一喜,随即又想起自己脸上那些红点点,立刻又怒道:“贱蹄子,你还敢说,娘这几日忙没有时间收拾你,否则就打断你的狗腿,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怎么地,你的本事还能比太医大?明日我的脸好不了,我就划花了你的脸,让你一辈子见不了人!”

    西凉丹的狠毒性子,倒是真的说得出做得到,并不是开玩笑。

    西凉茉柔声道:“四小姐的脸本就是误用了东西,才会如此,我能担保明日,四小姐容光如初。”

    她当初打的便是这个主意,料定了西凉丹会去西凉仙那里,她那跋扈性子绝对会从西凉仙那拿新鲜玩意儿,西凉丹自幼便对水仙花过敏,她在那些东西里全掺了水仙花粉,等的就是西凉丹发作的这一日,要的就是西凉丹从此倚重她的手艺。

    而一旦她用了自己的东西……

    西凉茉垂下的眸子里掠过一丝阴惊的冷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