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八章 尿泼西凉丹

第八章 尿泼西凉丹

    

    夜里,烛火幽幽,白蕊边打络子边犹豫着问:“小姐,那四小姐素来最爱与你过不去,你如此打算,到底是为何,去县主身边倒还好些!”

    西凉茉边用石墨磨花瓣边淡淡道:“西凉仙看似和软端方,其实最是个心思缜密,绵里藏针的,倒不如西凉丹那明面上狠辣反而好应付些,摸准了心思调理起来反而容易。”

    白蕊看着西凉茉的神色,原本不安的心倒是慢慢地沉寂下来。

    也许,大小姐真的是对的。

    ——分界线——

    这日靖国公府邸里一片忙碌,合府上下一片喜色,尤其是未出嫁又到了年纪的小姐们都细细打扮,原来靖国公下朝后邀请好几家同朝为官的老爷和夫人们携子前来做客。

    但谁都知道,这做客为次,实际上,是为家里适龄的女儿们议亲。

    这就是所谓的——相看小宴。

    而这日,在西凉茉的“妙手回春”外加巧手妆点下,西凉丹的脸不但光洁嫩滑如初,还越发的明艳动人起来。

    一大早,香雪阁内,府中云姨娘和刘姨娘所生的三小姐西凉霜和五小姐西凉月正笑盈盈地围绕着今日议亲的主角西凉丹不住地夸赞。

    “四妹今日的妆容好生娇美,可比陵容郡主还美呢。”

    “就是,就是,京城第一美人该是四姐姐才是。”

    香雪阁内四处皆装饰以梨花形饰物,重重幔帐间,几名侍婢恭敬地站着,北靠墙一张宁式红木大床,挂有淡黄蛸帐,吊双鱼赤金帐钩,铺刻丝百鸟锦褥。东板壁是两个黄花梨竖柜,西板壁靠墙是骨柏楠镶心香几,上置香炉,燃着的是贵重的鹅娥沉梨香,一只三彩双鱼瓶插着时令鲜花,都是贵重的东西,可见西凉丹受宠不比西凉仙少。

    西凉丹此刻懒洋洋地坐在酸枝梨木雕缠枝莲花梳妆镜前,要笑不笑地道:“哪里,那陵容郡主可是上届皇后娘娘赏荷宴上的魁首,听说才貌双绝呢。”

    今日她一身绛紫笼纱长裙,白色渐染坠珠的半臂,头发松松挽成望仙髻,垂了几缕坠着米珠的发丝在胸口,头上珠饰不多,只一朵白瓣黄蕾的大牡丹斜斜髻着,一只东珠点翠的长流苏簪子,长长的珠苏垂到了胸口,眉心一也点米珠,面如芙蓉,朱唇欲滴,透出种超越年龄的别样风流。

    “那是因为去年妹妹还未曾及笄,所以才让别人专美于前。”三小姐西凉霜笑眯眯地恭维,忽然一脸艳羡地看着西凉丹的唇:“对了,妹妹这唇上涂的可是香蜜牡丹花冻,可真是难得稀罕之物呢,听说茉姐儿研了大半月也才得了三小盒,可否送姐姐一盒?”

    西凉丹的菱唇涂抹了花冻真是嫩亮,无比诱人。

    西凉丹一顿,随即冷笑起来:“是啊,三姐也知道那丫头懒,只得了三小盒,如今我这里一盒,县主姐姐那里一盒,给娘送了一盒,你想要谁的呢?你配吗?”

    这女人仗着素日在自己跟前拍马屁,自己多给了她两份好脸色,居然也敢伸手问她要东西了,这稀罕的牡丹花冻也是她一个贱婢生的庶女配用的!

    西凉霜被她刺得一僵,脸上神色尴尬,连忙干笑道:“是,是,这样稀罕的花冻,自然是我们不配用的,要妹妹和县主这样的国色方才适宜。”

    五小姐西凉月不作声,有些鄙夷地扫了西凉霜一眼,只觉得这是个贪心又没眼色的。

    两人又干站了一会,西凉丹便爱理不理的,不一会就见绿翘打了帘子进来道:“四小姐,县主来了。”

    房内三位小姐连忙起身,西凉丹脸上难得露出真心的笑容,对着刚进门的西凉仙迎了上去,撒娇似的抱住亲姐的手臂:“姐姐,丹儿今日可好看?”

    “县主。”西凉霜和西凉月行了礼。

    西凉仙端详着自己妹妹的俏脸,不由也露出几丝惊艳,用蔻丹指点着她的头,亲昵地道:“丫头,这般打扮,小心狂蜂浪蝶不断呢。”

    “姐姐,你就会取笑我。”西凉丹不依地嘟嘴。

    “看样子,脸上无大碍了,这妆容是茉姐儿帮你打理的吧。”西凉仙笑道,似完全不曾察觉房内还有另外两名姐妹一样,西凉霜和西凉月只得尴尬地呆站着。

    西凉丹骄傲地哼了一声:“那贱丫头敢治不好,我就把她的脸皮子给剥下来,让她一辈子见不了人,姐姐怎么知道这是她帮打理的?”

    西凉仙抿唇道:“你身边的人有什么斤两,我还不知道么,对了,她在你这里可还服管教,没把你头发扯疼吧?”

    谁都知道西凉茉平日畏缩,上不得台面,比个一等大丫头还不如,一紧张就经常做错事,摔了茶杯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这几日在西凉丹这里不知怎么样,倒是这手艺还是真真比她从宫里找的梳妆姑姑还要强,若是进宫候选时带上她……

    西凉仙心思有些活络开了。

    “哼,她敢让我痛一分,我就用哥哥的马鞭子抽上她一鞭,这不就乖巧了,来人,去唤那丫头过来,把净室内的恭桶倒了。”西凉仙得意地道,指了绿翘出去唤人。

    西凉月连忙凑趣地道:“果然是四姐会调教人。”

    西凉茉正在蒸茉莉花水,细问一下,竟让她去倒洗马桶,心下顿时冷笑,西凉仙,你这是不打算要这香雪阁了是吧!

    进了房间,听了西凉仙的命令,她显出犹豫的模样,还没等西凉仙开口叱骂,便见西凉霜抢先开口:“怎么地,四妹的话,你也不想遵了?”

    西凉霜素来帮着西凉丹作践他人惯了,方才西凉丹给了她脸子,此刻自然要在别人身上找还。

    西凉茉闻言,对着西凉霜温柔一笑:“霜姐儿,我正在帮四小姐做茉莉口脂,这若是摸了马桶……不知霜姐儿可能帮帮姐姐,能为四小姐做事,可都是我们姐妹的福分,不是么?。”

    她的模样极为诚恳,又柔声柔气的,让人听之都不忍拒绝,何况她还顺带捧了四小姐西凉丹。

    西凉霜下意识地冷笑道:“你这小蹄子居然敢指示我堂堂靖国公的三小姐去倒马桶?”

    话刚出口,她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西凉茉即刻疑惑道:“怎么,霜姐儿也和我一样有不得已不能动手的原因么,我倒是无所谓,但是这口脂可是涂在唇上的……。”

    西凉丹立刻横眉瞥向西凉霜,冷笑:“怎么,替我做事辱没了你么?”是了,西凉茉的手可是要摸她用的珍贵脂粉,若是摸了尿桶,她想想都恶心。

    西凉霜脸色一僵,赶紧陪笑:“哪里,只是……。”

    “只是什么,嗯?”西凉丹的笑里已经带了一丝冷厉,小小庶女也敢反抗她么!

    西凉霜原是还想据理力争,却被西凉月拉了一下,忽然想起今日是相看小宴,如果她得罪了西凉丹,韩二夫人必定不会给她好果子吃,只得勉强露出个苍白扭曲的笑容来:“好。”

    说罢便举步维艰地进了净室,捏着鼻子深呼吸后憋了一口气,捧了马桶出来,顾不得房内众人或幸灾乐祸或怜悯的眼神匆匆向门外走去。

    西凉茉眼神微闪,悄悄地伸出脚在对方的裙摆上一踩。

    西凉霜身子顿时一歪,手里的便桶子向右边一送,就将坐在一旁得意洋洋的西凉丹身上泼了个正着,房间里一股子尿臊气弥漫开来。

    空气里顿时凝结了,所有人都呆滞地看着一身狼狈肮脏的西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