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三章 茉姐儿的婚事 中

第十三章 茉姐儿的婚事 中

    

    这日一早,西凉丹便着人去弄了一袋子罕见的白牡丹花瓣交给西凉茉,命她做些牡丹香粉来,

    西凉茉细细看了花瓣,便笑道:“四小姐的容貌正如这时节罕有的白牡丹一样,德小王爷是个有福气的。”

    这些日子,西凉丹的皮肤在西凉茉的精心调理下,越发的透亮起来,再加上西凉茉总能把话点子说到她心上,对着西凉茉便少了些颐指气使,态度好了不少。

    西凉丹对着镜抚了抚鬓角,噗哧一笑,娇声道:“就你这张嘴会说话,以前也不见你如此机灵。”

    说罢眼角一斜,对着西凉茉有些鄙夷地笑道:“放心,你那点子心事,本小姐知道,你伺候好了我,娘亲那里我也会为你说上两句话的,行了,我要去给娘亲请安了,母亲说了叫你也一道去。”

    她一怔:“我?”韩二夫人从来就不待见她,平日里根本就不见她,倒是省了晨昏定省被拿捏的麻烦,这日怎么会突发奇想要见她?

    “是你,还不快走,难不成要娘亲请你!别给脸不要脸!”西凉丹不耐地挑眉,率先先行,西凉茉挑了下眉,施施然跟了上去。

    事有反常必为妖,她倒要看看韩二夫人要出什么幺蛾子。

    等到了韩二夫人的宣阁,她是不可以和西凉丹一样直接进去的,只得候在门外,这一等,便是大半个时辰,西凉茉默默地想,她可还没吃早点,早知把白蕊准备的那碗白粥喝了就好了。

    又过了一刻,韩韩二夫人身边紫眉才出来唤她进去。

    她一进了门便见着韩二夫人与西凉丹正在用早膳,县主并不在房,韩二夫人也不知和西凉丹说了什么,西凉丹羞红了脸,韩二夫人正一脸慈爱地看着她,看得西凉茉暗自冷笑,果然是一片慈母心呢,可惜对其他‘女儿’却是佛口蛇心。

    西凉丹和韩二夫人面前摆了一桌的精美小点,鲜虾卷、蜜饯枣子、蟹黄粥、鞭蓉糕、椰子盏、鸳鸯卷,冰镇玫瑰露,虽然都已经用了一些,但仍旧香气四溢,让她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这副模样自然落到韩二夫人眼中,韩二夫人鄙夷地暗嗤,果然是个粗鄙上不得台面的,之前在宴会上那副模样,真是如二丫头说的是得了白嬷嬷的指点装出来的,只是那次宴会却平白让这小蹄子露了脸,一想到最近她出席各府邸贵夫人们的饮宴时,众家夫人对西凉茉的好奇打听,就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韩二夫人脸色冷淡地道:“茉姐儿,今年你也和仙儿一样要十五了吧。”

    “是。”西凉茉垂着眼,耳朵有些警惕地竖起来,忽然想起一早西凉丹对她说的话,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韩二夫人在紫眉的伺候下边取了绸巾蘸香橙皮水洗手边道:“请闵夫人进来吧。”

    只听那琉璃水晶的串珠帘子一晃,进来个身型富态的妇人,四十岁上的年纪,竟然穿着打扮一色的水红绸缎,头上还插着硕大的东珠发簪和点翠凤凰花,好在她脸色粉白,看着虽然有些刻薄相貌,但笑吟吟的容色却也还是大方富态,只一双眼闪着精明的目光。

    这闵夫人一进门,先是给韩二夫人福了福,便一双眼直勾勾地打量着西凉茉,让西凉茉很是不舒服,感觉像是……像是……老鸨在看货品。

    “这就是最近众家夫人们都在打听的府上大小姐么,果然生得花容月貌,看着就是个性子贞静娴淑的。”

    闵夫人张嘴就夸,换来西凉丹一声鄙夷的轻哼,闵夫人也不以为意,只拿眼去上上下下地看西凉茉。

    “闵夫人还没用早膳吧,请坐下用些,如何,茉姐儿可配的上你这第一官媒来保的亲事啊?”韩二夫人品了口冰冻的玫瑰露,似笑非笑地请闵夫人坐下。

    西凉茉这才明白,原来这闵夫人竟然是京城内赫赫有名的第一官媒,而且听韩二夫人的意思,竟然已经给她指了亲事了。

    闵夫人笑吟吟地坐了,她是一大早就过来,还没吃呢:“谢韩二夫人,够了,够了,大小姐给虞侯爷做个正妻可是最衬不过的了。”

    西凉茉终是按捺不住,装作出一脸羞涩地看向韩二夫人道:“母亲,只是茉儿年纪尚轻,这……。”

    下半句话没说完,便是留给闵夫人说话。

    果不其然,闵夫人迫不及待道:“大小姐虽然年轻,但侯爷可也是正当四十八的壮年,家中原配去了,那八房妾室可都比大小姐年长,大小姐年轻,美貌,出身高贵,哪一样都比她们强,大小姐过去了那是正妻,必定会得侯爷专宠,呵呵呵……聘礼那可都有一百抬抬呢。”|

    西凉茉脸色泛青,心中怒极,古人早婚,十几岁当爹都有,到四五十,那几乎是爷爷的年龄,靖国公二十三成婚都算是晚婚,这什么狗屁虞候年龄已经比她爹靖国公还要大好些,还有八房妾室,这姓韩的居然把她嫁给个老头子做填房的!

    “大小姐这是怎么了,脸色那么白?”闵夫人看着西凉茉的脸色不对,有些奇怪地问,心中暗道,难道韩二夫人竟然没有告诉这位大小姐么,可她们可是庚帖都换了的!

    “没什么,只是早晨起来忙着给妹妹做些东西,没用早点,有些头晕。”西凉茉心中恨不得把韩二夫人的脸撕了,脸上却不动声色地笑道。

    闵夫人转向看着韩二夫人笑道:“哎呀,果然是个贤惠的姑娘,那快请姑娘坐下来,用一点吧。”

    没等韩二夫人开口,西凉茉已经一屁股,不客气地坐下,就开始用了,她可是饿得慌。

    韩二夫人看着她那副样子,心中虽有气,但却也爽惬了许多,竟难得地没有出口斥责,西凉丹则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待得那闵夫人起身告辞,西凉茉也吃好了,又顺手牵羊用手巾子偷藏了几块点心,方才起身地问韩二夫人:“请问韩二夫人,女儿的婚事是否已经定下,爵爷可知道?”

    她得摸摸另一尊大神的态度。

    韩二夫人横挑了柳叶眉,冷冷地问:“是已经定下,也是爵爷说了要给你许个人家,难不成你还对这门亲事不满?”

    西凉茉笑笑:“女儿不敢。”

    因为尚未完全摸清德小王爷司流风的品性,她原本还在犹豫之间定下的计划,如今看来势在必行,韩氏已经对那日她出风头的事,不能容忍了。

    韩二夫人看着西凉茉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厌恶:“退下吧。”

    西凉茉也不磨叽,便退出宣阁。

    待出得门,她才愤愤地吐了口气,冷笑:“真是欺人太甚。”

    她走到外院边,招来一个看内院外院门的小丫头,那小丫头早与她相熟,立刻上来附耳说了些什么,西凉茉便往花园而去。

    果然瞧见不远处一道蓝衣侍者的身影,正是爵爷身边的常随之一。

    西凉茉眼睛一眯,便悄然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