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四章 茉姐儿的婚事 下

第十四章 茉姐儿的婚事 下

    

    后花园静心亭内

    “爵爷,这是今日兵部的折子。”靖国公常随宁安将手里的折子双手呈给靖国公。

    靖国公接过,微微拧眉:“不是早上才递过了折子么,皇上才做了批复。”这些日子边境上,犬戎总是骚扰不断,分明是盛夏,却不知兵部派去的粮草为何总是不够,以致边关总在催促,折子不断。

    宁安犹豫了一下道:“这是九千岁打回来的,说是兵部最近太费银粮,如今淮河临近汛期,正是工部、户部赈灾时,不准。”

    靖国公的手背暴突起两根青筋,脸上却神色淡漠:“九千岁?就是说皇上没有看到折子了。”

    宁安点头,不敢作声,谁人不知朝中皇帝身体病弱,又迷恋黄老之术,朝政大权旁落在太子太傅、锦衣卫指挥使、司礼监大宦官九千岁的手上,所有交递的奏折都要经过九千岁审核后方交予皇帝。

    内阁庭议,时常不见皇帝,却常见在皇帝金銮宝座边的赤金椅上坐着九千岁临庭代帝批折,朝中无数大臣却敢怒不敢言,只因此人手上的锦衣卫乃一批朝廷御用的杀手暗探,私下夺反对他的大臣性命,也无人敢管,宛如前朝东厂所养的厂卫一样,九千岁结党营私,权擅天下,被人喻为第一奸佞。

    “行了,你去吧,我想一人走走。”靖国公望着一池碧湖沉默了片刻,摆了摆手。

    宁安应声退下,他知道爵爷心烦之时,是不喜有人在一旁打扰的,便也吩咐下去让周围人不要此时进入花园。

    靖国公一路缓行,沿着碧鱼荷塘慢慢散心,正是沉思间,却听见树丛一阵悉索的声音,他不由皱眉,冷道:“谁在那里?”宁安是怎么当差的!

    过了好一会,才有一道温柔含怯的声音响起:“对不起,茉儿不知道爵爷在这里。”西凉茉从不称呼靖国公为父亲,这个男人根本不配。

    只见草丛里款步而出一道纤细瘦弱的身影,对着自己福了一福,靖国公挑眉:“茉儿?”

    却见她慌慌张张地将什么东西收到袖子里。

    “你手上是什么东西?”多年的军旅生涯让靖国公最见不得人在他面前躲躲藏藏,形迹可疑。

    “没……没什么。”西凉茉神色更是慌张,却在看到靖国公脸色越发不悦时,才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手绢包成的小包。

    靖国公睨着她手上的东西:“这是什么?”

    却见西凉茉忽然噗通一下子跪了下去,声音有些颤抖:“爵爷,茉儿知错了。”

    靖国公细看那打开的手绢,果然是一些点心果子,他不由微微拧了眉:“你偷点心吃?”府邸上什么时候穷到这样的地步,连小姐都吃不饱了?

    但西凉茉却似弄混了他的意思,只急忙地求道:“爵爷开恩,只是这几日我房里的白嬷嬷病了,茉儿的月例银子只能让她喝几幅药,茉儿只是不忍嬷嬷病中受饿,所以这才……茉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靖国公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单薄的身子穿着粗布的衣裳跪在地上,却直挺挺的,虽然是在求饶,却不显得畏缩卑微。

    他想不到韩二夫人竟然苛刻若此,简直是把他那日交代的话当耳边风了,岂有此理!

    靖国公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阴霾怒色。

    他伸手将西凉茉扶起,声音里也带上一丝暖意:“起来吧,我会吩咐韩二夫人把你的月例银子上调的,就要嫁人了,你身子看着也不好,养好一些,我也……。”他话到了一半便住了口。

    闻言,西凉茉心中冷笑,脸上却是一片感激的温柔羞涩的模样:“是,谢谢爵爷的记挂,爵爷在朝与虞候为同袍,既然爵爷都觉得虞候爷是好的,那当时没错,只是女儿不曾学过当家,嫁过去,也不知能否与家中八房妾氏相处的好。”

    “虞候……。”靖国公手一顿,眼中闪过一丝微光,眉头不由自主地微拧,韩二夫人竟然给茉儿选择的真是虞候么?虞候在朝的名声分明是以好色闻名,他虽然说过茉儿婚事由她作主,但这也……可是听闻庚帖都已经下了。

    “夫人说嫁过去做正妻,你便有空也跟着学些当家理事的吧,总也不必太操心。”沉默片刻,靖国公淡淡道。

    西凉茉心中冷笑,果然,这个便宜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想来韩二夫人之前已经在靖国公面前有一番说辞了,不过今日她的目的并不是让他去驳回这桩婚事,只是在他心中再种下一根刺而已。

    靖国公绝不会为了一个不得宠的女儿驳了韩二夫人的面子,但西凉茉相信靖国公心中并不是很满意虞候这桩婚事,因为在朝中众人眼中,拿女儿巴结虞候这种虽然富贵却下流的玩意,会将靖国公的人品也拉低了层次。

    韩二夫人只想整治她,却忘了这一点。

    对这桩婚事西凉茉自有打算。

    看着靖国公脸色微恼地往韩二夫人的宣阁而去,西凉茉就估计他是去找韩二夫人麻烦了,毕竟西凉茉这个女儿如何,他或许不甚关心,但是靖国公在战场上多年都是言出必行,令行禁止,韩二夫人对他的话阳奉阴违,不给西凉茉该有的待遇,已经是触了他的底线。

    何况他方才因朝中之事心情极差,再加上此事,他怒中必定给韩二夫人‘好果子’吃。

    “哼。”西凉茉挺直了背脊,脸上显出一种冰冷轻蔑的神色,拍了拍靖国公刚才触碰过自己的地方,一转身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果然,这日下午,西凉茉还在院子小竹榻里摇着小扇小睡,就见一个粗使老婆子左顾右盼地过来了,白蕊连忙迎出去,老婆子悄悄对白蕊说了什么,白蕊给了老婆子十几个铜板,那老婆子就笑咪咪地走了。

    白蕊正想着要不要等小姐醒了再把消息告诉她,却见西凉茉已经睁眼正清粼粼地瞧着自己,白蕊立刻上前轻声道:“小姐,听夫人院子外倒马桶的朱妈妈说,今日中午侯爷到韩二夫人院子里用膳,不知怎么和夫人吵了起来,还砸了几个宣德上好的瓷碗,出来就进了柳姨娘的院子,韩二夫人都气哭了,连午膳都没吃。”

    西凉茉摇着白色纨扇轻笑:“是么,夫人哭了啊。”

    这日子还长着,有她哭的时候呢,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白蕊看着自家小姐的笑,分明一个瘦弱苍白的小姑娘,但那唇边的笑容却多了一丝妖异森然的味道。

    ××××××

    “霜姐姐,月儿听到一个消息。”紫轩阁楼内,柳姨娘的女儿西凉月急匆匆地跑进西凉霜的房间,附在西凉霜的耳朵一番耳语。

    “什么,你是说韩表哥他心仪于西凉茉,这怎么可能,韩二夫人说了要将我许给表哥,她是不可能让西凉茉嫁到她娘家去的!”西凉霜脸色顿时一白,怒瞪着西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