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七章 西凉霜的毒计 下

第十七章 西凉霜的毒计 下

    

    苏姨娘,也正是西凉霜的生母,一听自己宝贝女儿的尖叫,心中一急,三步并作两步忙上了亭子去掀那幔帐,才靠近却身子一晃,不敢再掀帘子,只转脸向韩二夫人干笑:“韩二夫人……这……这没事。”

    韩二夫人柳眉一皱,紫眉便上前数步半强硬地将苏姨娘挤开:“姨娘且小心,不要从亭子上跌下来。”说着将那垂下的幔帐挂起来,却也是面容一僵:“这是……。”

    韩二夫人见情况不对,便领着众人款步上去,才走得数步,众人已经将撩开幔帐后的亭子内的情形全收眼底,齐齐发出一声倒抽气的声音。

    “三小姐……!”

    “虞候……!”

    西凉霜早已心慌得不能自持,只能抱住自己半散的衣服,红了眼不停地摇头,蠕动着嘴唇:“不……不是的,为什么会是这样……不……!”

    看着众人鄙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她慌张地四处张望,语无伦次:“黄香,黄玉,虞候怎么会在这里,西凉茉……他不应是在西凉茉那里么!”

    黄香吓得脸色惨白,也只会畏缩地道:“三小姐,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黄玉则早就跪下来,头磕在地面上,不敢说话,顺带掩盖去了她眼底的慌张和……恨意。

    韩二夫人脸色早已一片铁青:“苏姨娘,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还不快点给我带回去!本夫人还有事要与虞候商量。”

    她立刻将罪责都怪在苏姨娘头上,完全忘了西凉霜是养在自己膝下的。

    苏姨娘心中暗恨,却只能抖了抖就要上前来拉西凉霜,西凉霜却听出韩二夫人话里的意思,立即一下子推开她生母。

    她哭着扑到韩二夫人脚下:“母亲,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听霜儿解释,虞侯在这里等人应该是西凉茉……因该是西凉茉那小贱人啊!”她才不要嫁给虞候,她绝不!

    “三妹妹,你是在找我么?”一片喧哗间,只听得一道温软的声音清泉一般地响起。

    众人望去,只见一叶扁舟正在碧波亭边靠岸,一身绿色纱绸裙的西凉茉,衣袂飘飘如婷婷荷叶仙子般从舟上下来,一同而来的还有长身玉立的韩二公子——韩蔚。

    两人各带着小厮和侍女,月下而来,正如一双金童玉女般,竟然异常般配。

    西凉霜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一切,突然想起什么,猛地向刚下船站定的西凉茉扑去:“是你,一定是你这个小骚蹄子,勾引表哥,还陷害我!明明在这里的人就应该是你……是你!”

    西凉茉轻巧地退开一步,一下子闪到韩蔚身后,惊怯地道:“三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副样子……?”

    “你这贱人也敢害我!”西凉霜扭曲了一张脸,再次向西凉茉扑去。

    西凉茉上次害她被西凉丹抽鞭子,如今还要害她名节,简直恶毒!

    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先存了害人之心。西凉茉看着她的模样,心中冷笑,西凉霜这就是个恶毒蠢货,嫁给虞侯那样好色无耻之徒倒是般配!

    “三表妹!”韩蔚一脸疑惑地皱了眉,将拼命想抓打西凉茉的西凉霜用手中折扇拦住:“你这是怎么了?”说着看向他的小姑妈——韩二夫人,示意她将人带回去,一个大家小姐如何能这样子衣衫不整地让人看见。

    却见韩二夫人却不似之前,竟没有阻止的意思。

    西凉霜看着韩蔚,再看看亭子里正一副没好脸色整衣服的虞候,心一下子凉了,却还是不死心地扑在韩蔚身上,眼泪汪汪地道:“二表哥,我们不是约了在这里放荷花灯的吗,你……你怎么会和这个小贱蹄子勾搭在一起,她明明就应该是在竹林后面和虞候行那苟且之事啊!怎么会是你!”

    一番颠三倒四的话,让韩蔚俊脸顿时再挂不住,他好歹也是书香世家大族出身,便是少年风流,却也很重名声,怎么禁得起被人这样说。

    他当下冷了脸,唤了丫头来拉开西凉霜,正色道:“三表妹,我们虽是亲族,却也不可如此污蔑于我,我在竹林处是偶然遇见了大表妹,只是她出来散心时候脚腕扭了,我才去扶着她,这事是爵爷也知道的。”

    “爵爷?”韩二夫人不由一愣,她何等精明的人,一听西凉霜的话,便能猜出事情十之**,知是西凉霜意图整治西凉茉不成,反而害了自己,所以才有心让西凉霜再多说出一些话来,看能不能将西凉茉扯下水,却不想牵扯到了靖国公。

    “没错,是我让侄儿陪同茉姐儿过来的。”靖国公浑厚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

    “父亲!”西凉霜委屈地看着靖国公,嚎啕大哭。

    众人连忙让开一条路,让靖国公过来,靖国公冷冷地看了西凉霜一眼,又冷看了韩二夫人一眼,直看得韩二夫人低下头去,让人去堵了西凉霜的嘴,架了回去。

    靖国公冷道:“茉姐儿脚扭着了,竹林里却一个看守的粗使婆子和家丁都没有,只能让蔚哥儿和宁安过来帮忙,乘船便行,却不想,在这里看了一场丢人之戏!还不请虞候到前厅去坐着!”

    虞候见到靖国公来,脸色难得地变了变,赧然地赶紧跟了宁安离开。

    “哼,你管的好家!”靖国公对着韩二夫人冷斥一声,背了手率先离开。

    只剩下众人面面相觑,韩二夫人脸色一白,她何曾被国公当着众人面前下过脸子,也知道林子里本是有看守修建园林花石的婆子和家丁,这一晚却都不知去了哪里,必定是西凉霜做了手脚支开了,要整治西凉茉,却蠢笨得被人反将一军,心中早将西凉霜骂个狗血淋头。

    她冷冷地看着低眉顺眼的西凉茉,葱白的指尖捏得发青,最后只冷哼一声,目光森然扫过众人,只丢下一句话:“今夜之事,谁敢多嚼舌根半句,全部打死、发卖做数!”

    待得众人远走后,韩蔚低头看向西凉茉,眼中闪过一抹关心:“表妹,你的脚还好么?”

    西凉茉对着韩蔚优雅一拜,眼中含泪柔声道:“谢表哥照拂,没有告诉韩二夫人是茉儿请你到竹林去的,茉儿原是想求表哥帮茉儿与韩二夫人说说,不要将茉儿许配给虞候,却不晓得还生出这样多的事端。”

    韩蔚看着西凉茉尖瘦的小脸上一抹盈盈无奈彷徨之色,心中莫名一动,顿起怜爱,轻声道:“大表妹,你知道的,我一向不惯他人恃强临弱,你的事我定会与小姑母说的,若是姑母非要你嫁……我……。”

    他顿了顿,还是没说完,只扶起她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转身向宣阁而去。

    看着韩蔚也远去,亭子边不剩一个人,西凉茉唇边悄然浮出一抹淡笑,哪里还有半分楚楚可怜,对着白蕊道:“怎么样,可也出气了,我说过我这桩婚事不会成!”

    白蕊一脸畅快,恨恨道:“虽说法子有点损,不过也那三小姐咎由自取,若非她想害人,我们也不会将计就计呢!三小姐恐怕要被国公爷许给虞候了,倒是韩二公子,人真不错,小姐要嫁也是嫁那样的人,也亏黄玉如此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