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九章 波澜再起

第十九章 波澜再起

    

    韩蔚不服:“小姑母,您不让我娶茉儿,总也要个理由,您之前说可让霜表妹许与我做贵妾,可今晚的情形您也看到了,蔚儿如何能娶那样一个失德的女子,便是父亲也是不会允许的!”

    “放肆,你要用你父亲来压我么,不是姐姐在宫中一力支撑,不是我在这靖国公府中步步筹谋,你以为韩氏能有今日之风光!如今倒好了,你倒知道用你父亲来压我了!”二夫人气得冷笑,‘哐当’一声又摔了一盏茶,周围的丫鬟们早已噤若寒蝉。

    韩蔚看着自己敬爱如母亲的小姑母气得直捂胸口,心中不由一软,上前长身作揖:“姑母,蔚儿并无此意啊,蔚儿早已将姑母视如母亲,您不要气坏了身子。

    片刻,二夫人的气这才略消,扶着韩蔚起来,长叹一声:”蔚儿,以后此事不要再提,谁都娶得西凉茉,但与我韩家是决计不能相容的,你只要铭记这一点便是,你的婚事,不必操心,姑母和你父亲自有安排,必定是西凉世家的如花美眷,不让你吃亏。“

    韩蔚不再敢言,只也叹了一声:”是,蔚儿不会再提此事。“

    难道他与茉儿表妹是真无姻缘了?

    待得韩蔚又在宣阁里说了一阵话,二夫人道是身子乏了,打发了人将韩蔚送了出去,这才看着天边一轮圆月,深深叹了一口气。”二夫人,何苦要与表少爷闹得这样?“张嬷嬷叹了一声,伺候二夫人准备梳洗睡下。

    二夫人看着窗外一片漆黑的夜色,唇角冷笑中也带无奈:”便让他以为是我心胸狭隘,依旧嫉恨蓝氏,也罢,我本来就容不得蓝氏,这世间原本也是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就算那个贱人的女儿身上没有那么多的忌讳,她也决不能嫁到她的家族之中,即使是为妾亦不行!”西凉茉那那小狐媚子,恐怕还是要早些处置!竟然连我的侄儿也敢勾引!“

    张嬷嬷闻言,默默低头,亦不再言语。

    ——我乃失望的韩二少的分割线——”表少爷向二夫人提了小姐的亲事,却被二夫人狠狠地骂了回去呢。“白蕊边伺候西凉茉研磨花朵,边愤愤不平,在她看来韩蔚是西凉茉嫁人最好的人选。

    西凉茉边拣选丹砂,边不在意地一笑:”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

    她是曾有意于韩蔚,他自幼年起,能对人保持一份同情的赤子之心,也能回护于自己的爱人,还算是心善之人,只是耳根太软。

    但这样的人,又在韩氏一族中,就算嫁过去了,也难保他不会被二夫人挑唆着不敢对她好,三妻四妾是少不了的,她又在娘家不受宠,嫁过去,哪怕是正妻,也好不到哪里去,何况韩二夫人最多不过是让自己做个妾。

    否则,他也不会因为二夫人一番斥责便不再敢提要娶她的事,甚至见了她就躲着走。

    实在可笑。

    西凉茉细细那筛子去滤了那丹砂,掺进了小石磨里研磨:”等下这些丹砂全部掺入牡丹口脂和用于敷脸的芍药粉,再配着石钟乳、紫石英、白石英、石硫磺、赤石脂、珍珠末、以及橙花香油和玫瑰木香油一起搅拌均匀,然后晾干。“

    白蕊见小姐无意再谈婚嫁之事,便也转了话题:”这是什么,新配方么,丹姐儿对小姐如此差,为何小姐还对她那么好,为她研制新配方?“

    西凉茉笑笑:”以后你就知道了。“

    她当然会对西凉丹‘好’,她不是一直想像她姐姐那样肌肤润滑白嫩么,她就做一味让她皮肤白嫩的好脂粉出来,否则怎么对得起二夫人和她这些年对自己的‘照顾’,对得起死去的白梅和柳嬷嬷。

    五石散和大剂量的丹砂可是个‘好东西’。

    她边洗手,边问:”对了,爵爷那里,对虞候的婚事有何说法?“

    白蕊一听,就笑眯眯地道:”果然如小姐想的,二夫人原本想将小姐与三小姐一同嫁给虞候,但爵爷反对,已经让人去侯爷府邸上换了三小姐的庚贴了。“

    西凉茉轻笑:”那就好,对了,时辰到了,我们去给爵爷请安吧,谢过爵爷的垂爱。“背靠大树方好乘凉,靖国公之前已然对二夫人如此苛刻于自己有所不满,如今听二夫人那样的提议自然会觉得二夫人太过刻薄寡恩。

    何况国公府嫁一个女儿给虞候已经是让人诟病,若是两个女儿都嫁过去,一为妻子一为妾,不得笑掉朝中同袍的大牙,精明的韩二夫人估计是被韩蔚想要娶她的事,气昏头了,才做出这样的愚蠢提议,这也是她为何故意挑拨了韩蔚去二夫人面前闹着娶她的原因,这人一急就容易做蠢事。

    西凉茉一路领着白蕊到了正书房,靖国公身前的常随宁安一见,便笑着迎了上来:”茉姐儿,今日又是来给爵爷请安的么?“

    这些日子,茉姐儿不若以前,从不敢在爵爷面前露面,就是露面也是战战兢兢的,偶尔露面也惹得爵爷不快,如今倒日日来给爵爷请安,却从容大方,反而入了爵爷的眼,赞她孝心,底下的下人们也不敢似之前那样轻慢于茉姐儿。”是,劳烦宁先生通报一声,茉儿见天热,便亲自做了冰镇茉莉花薄荷露给爵爷下火。“西凉茉温婉一笑,娇怯温柔。”也好,爵爷今日正为朝政上的事心烦。“宁安皱眉道:”只是德小王爷派的人正在和爵爷商量事情呢。“”嗯,那……。“西凉茉还要说什么,却听见书房里靖国公略略拔高的声音:”什么,亲王妃让你来拿茉姐儿的庚贴?!“

    西凉茉和宁安等人皆是一惊,都面面相觑,伸长了耳朵去细听,只听里面那人道:”回国公,是的,小王爷那日在宴席上见过大小姐,便赞小姐温柔敦厚,心性纯良,性子贤雅,德小王爷按例有一正妃,两侧妃,所以亲王妃便也希望能得小姐庚帖去合一合,说不得也是国公府邸双喜临门呢。“

    西凉茉一听,心中不免又惊又疑又怒,司流风怎么会……听那意思,竟然是要同娶她和西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