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二十章 老太太的恩典 上

第二十章 老太太的恩典 上

    

    “小姐……。”白蕊有些又忧又喜地看向西凉茉,想说些什么,但看看四周终是未语。

    西凉茉咬了下唇,候在一边,看着宁安尴尬一笑:“宁管事不必在意我,等德王府的人走了,我再进去。”

    她心中惊疑过后,又迅速地冷静下来,没错,她当初是存了刻意引诱司流风的心,但是她没有想到司流风居然如此直接,他是真要娶她为侧妃,还是想要这个消息在国公府上勾起宣然大波,教训她?

    如今她的处境才好了一点,因为靖国公允许她进出书房,一般下人们态度都恭敬了许多,不敢再明面上克扣她的月例,但她的力量还不足以扳倒那母女三人之时,这样的‘好’消息只会让她处境艰难。

    宁安和和气气地一笑:“是。”

    也不知房中人都说了什么,好一会,才见德王府的人出来,由宁安使人送了出去,西凉茉便领了白蕊进房。

    书房里一应事物古朴风雅,墙壁上都是名家字画,但最正中的墙壁上却是一幅雪夜将军弯弓射大雕的图,显出靖国公虽然是世家大族出身,却是以武立命的身份。

    进房便见书房上首坐着靖国公,一边的紫檀木雕花椅上坐着一位老夫人,发色银白,面如温和,一身暗青金团绣着极其精致的松鹤延年褙子,配着黑色金边马面裙,西凉茉搜索脑中模糊记忆,便知道这就是她几乎没怎么见过面的祖母了。

    于是盈盈上前一拜,行了正礼:“茉儿给祖母请安。”

    老太太笑眯眯地端详了她好一会,却没叫她起来,只是转脸向靖国公笑道:“我身子不好,几年不出来,没想到茉姐儿也长这么大,出落得越发水灵漂亮了,难怪招人喜欢呢。”

    靖国公也温和笑道:“嗯,这两年进益些了,还算有孝心。”这个女儿,没有原来想象中让他不可容忍,她的脸……有少年时代翎儿的模样。

    但翎儿是骄傲夺目的阳光,茉儿却是娇怯温懦的月光,但就是这种娇怯温懦让他偶尔回忆起……翎儿温柔的模样。

    也因为这一点子念想,靖国公才允许这个从来得不到他一丝关爱的女儿进出书房。

    两人说了一会子话,西凉茉跪得膝盖旧伤又有些隐隐做疼了,老太太这才对身边的上官姑姑道:“都是我老糊涂了,还不请姑娘起来。”

    上官姑姑这才微笑上前虚扶了一下西凉茉,边打趣:“老太太是难得看见自己的孙女儿,高兴得过了呢。”

    西凉茉知道老太太是着意为难,不喜欢她,也只得勉力站起来,微抖了膝盖,面上却一派恭顺柔和地对着老太太和靖国公道:“老太太,爵爷,七月天气燥热,茉儿这里备了现磨现做的茉莉薄荷露,兑了菊花蜜,最是清心下火。”

    靖国公便含笑着接过白蕊递来蜜露,朝老太太道:“母亲可以试试,茉姐儿的这调理花草茶露的功夫很是不错,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茶叶,却并不甜腻,很合宜养生。”

    老太太也抿着笑从西凉茉手上接过来:“难得茉姐儿有这样的玲珑心思,之前倒是未曾听说,你素来只喜欢那绿茶,竟会喜欢这些东西,只但愿这蜜露真能清清心。”

    说着斜眼看了西凉茉一眼,西凉茉知道老太太是在怪她心思太重,着意讨好,并不喜欢了。

    她微咬了唇,脑中转了好几圈,只能做似没听到一般,等两人用过蜜露后,西凉茉这才出声:“爵爷,茉儿有一事想求您和老太太做主。”

    靖国公一怔,道:“你且说来。”

    却见她忽然屈膝一跪,恭恭敬敬地对着二人磕了个头:“爵爷,女儿方才在厅外无意听到了德王府的常随所请,但女儿想请爵爷和老太太能做主,女儿不想也不能嫁德王府。”

    “哦?”靖国公闻言,神色略淡了下去:“自古以来,儿女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老太太却睁开笑眯眯的弯眸,眼中闪过精光地瞥着西凉茉。

    只见她恭谨柔顺地道:“爵爷说得是,女儿家本不当说这些事,只由父母做主,但从小处说女儿却知四妹妹是已经与德小王爷议定了婚事的,四妹妹是心仪于王爷,身为长姊,不当与妹争宠是其一,往大处而言,我们姐妹如果占了王府正妃与侧妃之位,恐怕会被外人闲话,我们靖国公府邸太过想与德王府亲厚,说不得就有些非议,于父亲于我们府邸也是不妥。”

    字字句句皆是为他人着想。

    靖国公目光一顿,落在西凉茉身上许久,那犀利的目光似要穿透西凉茉的心房,西凉茉只毫无畏惧地抬眼相看,磊磊落落。

    靖国公片刻后,目光变回沉稳温和,只淡淡一笑:“难为你在闺阁里,还能想得这么长远细致。”

    一旁的老太太半晌未作声,倒是一旁的上官姑姑似打趣的也跟着出声笑:“茉姐儿果真不想嫁么,那日德小王爷茉姐儿是见过的,可是一等一的品貌,素来眼高于顶,又得圣恩眷顾,皇后赐婚都不受的,京中多少女子都……呵呵。”

    “姑姑莫要再说,难道要茉儿怎么会不知分寸,难道要茉儿一头碰倒在这里,才算表明心意么?”西凉茉说着就红了眼圈,一字一顿地道。

    房中众人皆是一惊,上官姑姑着紧地看着老太太,话都有些不利索:“茉姐儿……我……。”

    “你不过打个趣儿罢了,只是让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家怎么能不羞臊,真是的!”到底是老太太接了话头,亲自起身一脸疼爱地将西凉茉扶起来。

    这一次,老太太的笑里是有了几分真意的,西凉茉这才有些小委屈地低头羞涩一笑。

    “劳祖母费心了是茉儿无状了。”

    “好了,我瞧着你的茉莉薄荷露味道真是不错,可愿意到我房里去教那几个丫头做?”老太太笑眯眯地问。

    “当然!”西凉茉有些受宠若惊,老太太吃斋念佛几年,少见外人,就是西凉丹、西凉霜两个嫡亲的孙女来请安才偶尔一见。

    这样的恩典对她而言好比及时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