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二十一章 老太太的恩典 中

第二十一章 老太太的恩典 中

    

    靖国公显然很愿意看到这祖孙和睦的一幕,便也吩咐了几句体己话,让西凉茉扶着老太太去了。

    一路上经过庭院,不少奴仆管事都有些惊讶地看着西凉茉与老太太这样说说笑笑地进了老太太的院子,不由私下诡秘地交换眼神,看来茉姐儿不但得了老爷的照拂,还得了老太太的青眼,恐怕就要翻身成了真正的国公府大小姐了!

    她陪着老太太进了厢房,又扶着老太太在雕寿字团纹老檀椅子上坐下,西凉茉这才恭敬地站到一边,做洗耳恭听状。

    老太太拿眼儿睨着她笑:“你倒是个聪明的丫头,老婆子只问你,德王府那样的好去处,可比你这些年在府邸要好得多,又体面,真去了那里,丹姐儿也少不得让你几分,为何不去,莫非真是有了其他心事?”

    老太太直言不讳,让西凉茉心中一紧,果然是二夫人在老太太面前说了韩蔚的事,恐怕也是说她着意勾引,如今又有小王爷提亲在后,恐怕老太太只以为自己是个心机深沉,勾三搭四的。

    虽然她真的就是这么个人,也不能别人这么认为不是么?

    而且老太太不是不知道她在府邸里日子艰难,受尽欺凌,却不曾施爱半分,却牵挂西凉丹,实在教人也心寒。

    西凉茉跪下来,只抬眼平静又温和地看向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既然老太太对孙女直言,孙女也直言犯上了,茉儿知道自己在府邸是什么地位,什么身份,也见多了逢高踩低的事,这般辛苦,孙女又何苦再将自己置身那样的泥沼,惹二夫人和妹妹们不快,不是作践自己么?

    孙女只想求老太太还能看在孙女还姓西凉的份上,能为孙女议一门平常好人家的婚事,不求富贵,只求夫妻一心,平安顺遂。”

    一番话说得老太太眸光微闪,沉默许久后怅然地叹道:“果真是个灵惠实诚的孩子,只可惜……。”

    她顿了顿,这一次是真的怜惜地握住西凉茉有些粗糙的指尖:“这些年难为你了,不得已啊,你且放心,祖母会好好地为你择一门好人家的亲事,定不让你受委屈……。”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传来西凉丹气势汹汹地与老太太院子里几个大丫头姑姑们的争吵声:“你们让我进去,我倒要去瞧瞧那勾三搭四的骚狐狸,还有什么脸面到祖母这里,姑奶奶我非打烂她的脸不可!”

    西凉茉心中冷笑,看样子,也不知是德王府求亲的这消息传得快,还是有些人真是手眼通天。

    更不知韩夫人怎么教导出这样性格迥异的两个闺女,这个西凉丹哪里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模样?

    几个外头的大侍女并着几个姑姑都是在老太太这里得脸的,平日里见这位丹姐儿也都恭敬客气,但此番这样来闹,她们倒也不怕,只揽着不让进,怕这位小姑奶奶头脑发热冲撞了老祖宗,那可了不得。

    “你们这几个贱婢,也敢拦着本小姐,回头本小姐就让母亲把你们都打发到院子外头做粗活去!”西凉丹在府邸里仗着二夫人和县主的宠爱,也是跋扈惯了的,平日里到了老太太这里也还算收敛,只是今日听到的消息,实在是不能不让她气炸了肺,说话也再不客气,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就狠狠地戳到了老太太身边的大丫头们头上。

    金玉额头上一下子就被戳了几个血印子,她身边的丽姑姑不由气急,拦在西凉丹面前,但脸上还算是平和:“四小姐,老太太这里就是二夫人来了,也要通传后得允后才能进,若是让侯爷……。”

    话音未落就脸上挨了一巴掌,西凉丹怒极而笑:“你个老贱的货儿,不过是个贱奴,也敢拿母亲与爹爹来压我么!”

    平日里,她也不是没有让人打死过自己身伺候的家奴,如今气头上更不客气。

    丽姑姑向来在老太太面前都是得脸的老人儿和管事,哪里在众人面前受过这样大的侮辱,当下气得差点厥过去,颤抖着下唇竟一下子说不出话。

    却听见房内传来老太太微寒的声音:“让她进来!”

    “哼!”西凉丹冷笑一声,趾高气扬地让人一把挤开丽姑姑和老太太身边的丫头们进了房里。

    初进了房,她对着老太太福了福:“奶奶!”

    完了,她也不等老太太叫便直起了腰板,惹得素日也算疼爱她的老太太也微拧了眉:“你这样在外头吵吵闹闹到底是为什么!”

    “还不是为了这个小贱蹄子!”西凉丹一眼就见着恭顺地立在老太太身边的那道熟悉人影,当下气得指着西凉茉怒骂:“当初母亲与我说你是个不安好心的,我还不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嫁给虞候那老头都是抬举你了,你却存心勾引了表哥不够,还要去勾引小王爷,你这贱婢,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也配有这样的念头!

    早知你是个不知廉耻的下流胚,当初就该让母亲将你和白梅那贱人一起打发到籍坊里去才好干那伺候男人的活,也好遂了你勾搭……。”

    “够了!”老太太脸色越发不好,看着西凉丹说话越来越过分,冷厉地出声喝止:“你去哪里学来这些东西,可还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模样,这些话也是你说得的么,你娘就是这么教你的,一点教养没有,怎么嫁到王府去!”

    老太太平日里见惯那些口不对心的,虽然私下也知道西凉丹泼辣狠毒,却素喜她是个直肠子的,所以颇少训斥,只是如今看来,这与市井泼妇有甚区别?

    西凉丹第一次被祖母呵斥,见老太太脸色阴沉,话也很重,这才吓了一跳,却极是委屈地咬唇红了眼:“奶奶!”

    配着她那娇媚容颜,一副委屈模样当真是楚楚可怜!

    “你一进来便如此吆喝,可曾将我这个奶奶放在眼里,可见是你父亲、母亲太宠溺了!”老太太实在有些不悦,又看了看一旁被金玉扶着的满脸委屈的丽姑姑,这个丫头,空有一副好皮囊,却被宠坏了,虽然是个手上毒辣的,但心机与她亲姐姐仙儿差太远,如何能当一家主母?如何能笼络住夫君的心,迟早要被厌弃!

    西凉茉怯怯开声:“祖母不要生气,没得气坏了身子,爵爷和二夫人可要挂心,四妹妹只是还没听我解释缘由,才如此气怒的。”

    老太太叹了一声:“她要有你半分温柔,我老婆子就要求神拜佛了。”说着,她看向丽姑姑交代:“去通知二夫人,今儿起,茉姐儿的月例银子添到十两,你再去我的库房里拿一对金线软枕,拣上三四匹亮色的缂丝缎子,还有把右边小几上那只五寸小檀木匣子里的首饰都一起送到大小姐那里去,把银香、银玉也送过去伺候大小姐。”

    西凉茉心中暗笑,但脸上却仍旧一派羞怯和受宠若惊:“茉儿谢过老祖宗。”

    一众仆妇,都悄无声息地交换了眼神,茉姐儿,是真的翻身了!

    西凉丹不敢说话,只拿了眼狠狠地剜西凉茉,恨不得即刻扑上去撕烂了西凉茉那张娇怯的脸。

    她打定了一个念头,美丽的大眼闪过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