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二十二章 老太太的恩典 下

第二十二章 老太太的恩典 下

    

    只等老太太对两姐妹都告诫了一翻,刚出了门,西凉丹忽然抬手一把揪住西凉茉的发髻,拿着鞭子就对着西凉茉一阵乱挥:“你这个贱人,挑唆了祖母,以为我没法子治你了,现下我就抽花了你的狐狸脸,撕烂你的嘴!”

    西凉茉没有想到她还没出老太太院子就敢这样放肆,何况西凉丹身体好,力气大,西凉茉一下没有防备,竟然被西凉丹被扯倒在地,只觉得头皮一阵生疼。

    好在靠着门边地方狭小,丫头姑姑们都站在附近,西凉丹的鞭子没打到西凉茉倒是抽中了旁边的丫头们。

    丫头们都是细皮嫩肉的,哪里能受得住,顿时尖声痛叫起来,差点掀翻了屋顶。

    旁边的姑姑、婆子们反应过来,立刻冲上去拉架,一时间鸡飞狗跳,乱作一团。

    西凉茉心头大怒,这泼妇,简直是不想活了!

    她差点就要伸手去抽西凉丹的脸,却因着老太太的脸在自己眼前一闪而过,她手势一收,换了个隐蔽角度,狠狠地一拳捶在西凉丹的左乳的软肉上。

    女子的胸部和男子不同,尽是柔软娇嫩之地,否则也不会有那些鲁莽汉子喝高了,一口踹在自己女人胸口上,生生把自己婆娘踹死了,吃官司的事,

    西凉茉力气虽小,但这一下可是用了死力的,西凉丹武艺不错,可她早和一堆丫头婆子扭在一起,单手还揪住西凉茉的发髻,哪里想到有人敢给她下黑手。

    这细皮嫩肉上挨了不轻的一下,西凉丹立刻痛得尖叫起来,这辈子还没人敢弹她一个指甲壳,愈发性起,怒向胆边生,完全忘了自己还站在老太太的地盘上,也不顾去抓西凉茉了,手上的鞭子更是不管不顾,恶狠狠地到处乱挥。

    “你们这些小贱蹄子,老货,居然敢打你姑奶奶,姑奶奶今天不打死你们!”

    这下子可好,不但门房附近的古董花瓶,桌椅板凳都被她砸了个稀烂,连着急靠近要阻止她的老太太也险险都挨了她的鞭子。

    好在西凉茉早就注意到了老太太靠近,抓着机会,她猛地扑上去,拦在老太太面前,替老太太生生受了西凉丹这一鞭子。

    背上传来火辣辣的一痛,西凉茉的脸色一白,泪盈盈地抱着老太太:“老太太,小心!”

    老太太吓得呆怔后,大为惊怒,立即指挥着所有的姑姑、丫鬟们强行把两人分开:“快,快,快把四小姐和大小姐拉开,伤着了,唯你们是问!”

    丫头婆子们原本怕碰着西凉丹,自己必定要受罚,所以不敢尽力,如今老太太发话了,立刻全都扑了上去。

    西凉丹虽有武艺,但毕竟是一个人,哪里能敌得上这一大群子人扑上来,抱手的、抱脚的、抱腰的,三五下把她给牢牢抓住了。

    上官姑姑和金玉立刻将伏在老太太脚下的西凉茉扶起来,老太太看着西凉茉发髻凌乱,脸色惨白的可怜模样,又是怜悯又是心疼地长叹:“这可是怎么好啊,茉姐儿,你可还好?”

    “孙女没事,都是孙女的过错,害得老太太受惊了,才导致如今这般情状……是孙女忤逆不孝,请老太太责罚!”西凉茉娇眸含泪,挣开上官姑姑的手,以额头触地,深深地跪倒在老太太面前,却恰好将她背上的染血痕迹露出来,触目惊心。

    老太太和上官姑姑一干人都看得一惊,老太太又怒又急,拿着凤头拐杖狠狠垂了好几下地,叫道:“你们这是作死么,没看到大小姐的伤如此厉害,还不快拿我的牌子去请赵老御医过来,扶大小姐到椅子上坐着!”

    上官姑姑、金玉等连忙上去抢着扶西凉茉,西凉茉却执意不起,泪如雨下,只不停喃喃念道:“是孙女儿的罪过,孙女怎么敢起来,求老太太责罚啊!”

    老太太看着面前的瘦弱小丫头,浑身发抖,娇怯羞愧,再看看那边仍旧气得跳脚叫骂不止的西凉丹,两相对比之下,不由对西凉茉心中大为怜惜,亲自上前扶起西凉茉:“祖母知道这不是茉姐儿的错,谁敢责怪于你,若非是你,如今躺在床上的,可就是老婆子我了,你不但无过,还是有功的孝顺孩子。”

    西凉茉望着老太太慈眉善目的怜惜模样,这才用袖子掩着含泪的脸起来:“谢老太太不罚之恩。”

    只是无人看到,她眼中含泪,但袖子掩着下的唇角却勾起了一丝莞尔轻笑。

    像西凉丹这般在家族里德高望重的老主母面前放肆,甚至打将起来,在本朝可是忤逆长辈的大不孝的罪名。

    自己虽然无辜,却又牵扯其中,搞不好要被韩二夫人扣个挑唆离间,心怀恶毒的罪名,打个半死,所以必定要老太太亲口将她从这破事儿里摘了出去,才能安生。

    原本还想要花些时日才能入了老太太的眼,西凉丹这蠢物简直就是自己送上门来给她当梯子。

    “祖母,你就护着那个小贱人吧!”西凉丹气得直跳脚,眼睛都红了。

    她若不说话,也不过是被丫头婆子们拖走,交给韩二夫人处置,重拿轻放,说她小孩子心性,随便装模作样地惩罚一下子就过去了,偏偏西凉茉之前早就在老太太面呢喃着看似请罪,实际上给这个事定了个大忤逆的帽子,她还这样不识趣。

    老太太方才还被西凉丹吓了一大跳,这下子,老太太就是在再疼爱西凉丹也容不得她如此放肆,即刻冷了脸,先是交代丽姑姑:“再去传我的话,茉姐儿孝顺恭谨,从今天起,她的月例与三小姐一样,都是二十五两,你和金玉去我的库房里领了四匹缂丝缎子、四匹妆花缎子并一匹轻云鲛珠纱,还有再从碧纱厨里选三匣子首饰,一匣子小金锭子,都送到茉姐儿房里去,你们两个从此就在留在茉姐儿院子里伺候吧!”

    其他东西虽然价值不菲,但都没有什么特别,是老太太赏人常用的,唯独那一匹轻云鲛珠纱是南海小国进贡,据传是鲛人珠泪织就,轻薄如雾,缀满细珠,珠光濯濯,如梦似幻,极为罕见。

    整个天朝也不过区区十匹,宫里五匹,为贵人所用,剩下的都让皇帝拿来赏了有功之臣,国公爷得了两匹,自送了老太太这里一匹,还有韩二夫人那里一匹。

    韩二夫人的那一匹早就预备给西凉仙裁成宫衣,选秀所用,西凉丹虽然霸道眼馋,但她最敬重的就是自己的这个姐姐,自然不会和西凉仙抢,早就惦记着老太太这里的这一匹,只是老太太觉得是皇恩所赐,并不松口,哪里想到今日就突然给了西凉茉!

    再加上老太太居然改派了丽姑姑和身边四个金字辈大丫头里的金玉过去伺候西凉茉,明摆着是抬举西凉茉,从今往后,她就是真正的西凉府邸上的大小姐了。

    西凉丹简直气得要吐血,更是红了眼瞪着老太太跺脚:“祖母,你偏心,你怎么能偏心那个无耻的小贱人,她这贱种凭什么跟我平起平坐,我要告诉母亲去!”

    原本在她心目中,老太太早就不管事,哪有她母亲说话有分量,这下子简直把老太太气得半死,捂着胸口,怒瞪着众人:“还不把这个忤逆的丫头带到祠堂去跪着,是想要气死我老婆子么,没有我的准许,不准她起来!”

    众人赶紧七手八脚把西凉丹带走。

    西凉茉心中冷笑,又不动声色的瞥了一脸恭敬的丽姑姑和金玉一眼,她们都是老太太身边得脸的,过来伺候,她今后的地位绝对在那两个庶女之上,连西凉仙姐妹也不能如往日那般明目张胆的动她。

    但麻烦的是,她以后要调制什么东西,和想什么对付二夫人这些人的法子,恐怕要费周折了,她却是绝不会收手的!

    ×××××

    “大小姐,老太太对你可真是好呢!”白蕊这日看着一样样的赏赐进来,金光灿灿,锦缎如云,不由兴奋的直摸摸这个,看看那个。

    丽姑姑和金玉看着西凉茉这里连个像样的库房都没有,一合计,一个去向老太太禀报,一个就帮着整理东西去了。

    西凉茉趴在软枕上,刚敷了宫里的御药,背上冰冷冷的舒服许多。

    她看着金玉到院子外去拿东西,这才慢条斯理地摇着白纱纨扇道:“老太太前十几年可不记得对我好,如今对我好是为什么,你不知道么?”

    “嗯?”白蕊一怔,她真不明白。

    “她不过是借着抬举我,在磨西凉丹的性子罢了。”西凉茉眼中闪过嘲讽的笑意,老太太是在拿她当西凉丹的磨刀石。

    老太太会那么怜惜自己,主要可不是因为自己救了她,而是因为自己的请罪在那不断地提醒她,西凉丹的鞭子差点就这么打到她了。

    老太太原来是老荣王郡主出身,她荣宠一辈子,到老了,居然差点被晚辈打了,伤痛不说,传出去就是个贻笑大方,她又惊又怕,方才如此抬举她。

    白蕊默然,没有说话。

    心中却知道,小姐说的是对的。

    “不得了,湖里……湖里浮起了个死人,县主身边的二等丫头——红锦被人杀了!”院子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婆子的慌张叫声。

    白蕊脸色瞬间面白如金纸,不由地轻抖起来:“小……小姐……。”

    西凉茉坐了起来,面色淡然地对白蕊冷斥:“这府邸里死的人还少么,有什么好害怕的?”

    还真巧,居然就凑到她院子前来嚷了。

    ------题外话------

    挺丰满肥硕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