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二十五章 扭曲心态

第二十五章 扭曲心态

    

    “我不吃!我不吃!”西凉丹坐在祠堂内的软座上,水袖一挥,将桌面上的饭菜哐当一声全部都扫了一地,美丽的面容因为生气而愈发显得美艳逼人。

    滚烫的汤水还有不少落在了绿翘身上,烫的绿翘差点尖叫,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被西凉丹打骂都是常事,绿翘硬生生地咬着牙忍了下来。

    “四小姐,这是何苦,为了一个贱丫头,让自个儿亏了身子,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秦嬷嬷端着一碗碧粳米粥上来搁在桌上,对绿翘使了个眼色,让她退下去。

    绿翘感激地看了秦嬷嬷一眼,立刻悄悄离开,去收拾自己身上的狼藉。

    秦嬷嬷是西凉丹的奶娘,也是她唯一一个没有打骂过的下人,在西凉丹和韩二夫人面前都是得脸的嬷嬷。

    西凉丹不耐烦地看了秦嬷嬷一眼:“嬷嬷……。”

    “秦嬷嬷说的没错,姐儿这样不用膳,连累自己的身子,岂不是遂了那些贱人之意?”韩二夫人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西凉丹的话。

    “母亲!”西凉丹看着自己娘领着大丫头和婆子们从容款步而入,她立刻红了眼,“呜”的一声扑进韩二夫人怀里。

    韩二夫人心疼地摸着西凉丹的头,哄劝:“好了,丫头,娘这不是来了么,快起来。”

    那些伺候的丫头婆子们看着这般情景,都悄悄地退出祠堂门外,垂拱而立,只余西凉丹母女二人在祠堂内。

    韩二夫人哄劝了好一会,这才让西凉丹抬头起来,她抹掉眼泪,愤愤地道:“母亲,你看老太太今儿是怎么了,居然帮着那个低贱的丫头来整治我!”

    韩二夫人看着西凉丹冷冷地道:“是母亲当初大意了,早知道那是个祸害,就该远远地打发出去才是,但如今也不晚。”

    西凉丹咬着自己的衣袖,恨恨道:“打发出去,也还是便宜了她,最好是卖到窑子里去,千人骑,万人枕才能消我心头只恨!”

    西凉茉也不看自己是什么货色,竟然敢勾引德小王爷,真真是让她气炸了肠子!

    韩二夫人看着西凉丹,目光扫过地面上被她打翻的茶水饭菜,不由微微拧眉:“你这丫头也是,自小是我太惯着你,如何不知道在老太太面前收敛,竟然那般放肆,让人抓了把柄。”

    “母亲,连你也说我!”西凉丹气得直跺脚。

    韩二夫人说到这一点,就很头疼,她忍着气叱道:“如若不然呢,原本你该是在祠堂罚跪,却依旧有好茶热饭伺候着,都是你爱吃的饭菜,若是换了西凉茉那个贱丫头,不要说饭菜,便是随便动一动,我都能请了家法,打断了她的腰,让她这辈子都别想再站起来,你若再不知悔改,我这当家主母迟早有一日也护不住你,你看看你去哪里学来的青楼姐儿的污言秽语!”

    她心下开始琢磨着要整治一番西凉丹的下人了,竟将好好的姐儿都教坏了!

    “母亲……!”西凉丹很是不忿,但也知道自己今日的行为太过,但那也是被西凉茉激的!

    想到这里,西凉丹又嘴硬了,跺脚道:“老太太又能拿我如何,我怎么说也是国公府艳名动京城的四小姐,未来的小德王妃,老太太不但不能如何,还要善待你,母亲!”

    “是么,看来我这个老婆子还真是得罪不起你这未来的小德王妃!”一个苍老冰冷的声音忽然在西凉丹母女二人身后响起。

    惊得她们齐齐回头看去,老太太不知何时正领着丫头婆子们走进祠堂,韩二夫人目光落在那些下人们身上时,不由地梭然冷冽起来,逼得下人们都低下头去。

    “不用瞪她们,是我让她们闭嘴不得通报的,我老婆子原是担心丹姐儿在祠堂跪了一日,会不会饿着,看来丹姐儿不但好得很,还真是我老婆子的不是了,得罪未来的小德王妃!”老太太脸色冰冷地看着一地被西凉丹打翻的饭菜。

    她失望地看着震惊后仍旧是一脸不服气的西凉丹,心中叹气,这样的丫头嫁给小德王爷,真的是对西凉府邸的福气么?

    骄纵任性至极,又没有半分心机,不说比得上西凉仙,就是西凉茉都要比她强些。

    她不是看不出西凉茉挑唆她来祠堂看西凉丹是为什么,西凉茉那点儿争宠的小心思,她老太太浸润内宅几十年岂有不懂的?

    只是她总想着西凉丹总不会太过了,如今看来,却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轻重。

    西凉丹虽然骄纵直接,却也不是完全一点心眼多没有,看着老太太脸色铁青,目光怪异地看着自己,她也知道不好,靖国公最重孝道,如今她冲撞了老太太,只是让她跪祠堂已经是很好的了,若再激怒老太太,恐怕她要更不落好。

    “祖母,丹儿心直口快,只是气愤不过西凉茉那个小贱人恬不知耻勾引小王爷,又挑拨离间我们祖孙两,老太太千万不要上了贱人的当!”西凉丹撅着嘴儿,上前就来拉老太太的衣角,气哼哼又极为委屈地道,明媚的大眼里满含泪水。

    老太太一看,这心就软了不少,到底是疼了十几年的心肝宝贝孙女,她恨铁不成钢地拿手指戳西凉丹的额头:“一口一个贱人,哪里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模样,你有你姐姐半分心眼,老太太我都要多活几年!”

    你怎么不早死几年,我的嫁妆才能多两分呢!

    西凉丹恶毒地想,脸上却一点不露,只是很不耐地道:“姐姐,姐姐,你们都喜欢姐姐,可又不能那斧子把姐姐劈成两段,一段给皇上,一段给小王爷!”

    西凉丹不嫉妒西凉仙是不可能的,但是西凉仙是亲姐姐,自小就是闻名京城的才女,聪慧无双,她是打心中敬服的,可是却也很烦人家老拿她和西凉仙比。

    老太太看着她脸上的妒意,目光一冷:“你说的是什么话呢,行了,行了,都是我们以前太纵容你,总想着你还小,从后日起,我会请来教养嬷嬷,好好的在出嫁前教养你们几个!”

    说罢就要甩袖而去。

    韩二夫人并未出声,这一点,她是赞同老太太的。

    西凉茉是有心计,却也挡不住西凉丹实在是太容易受激!

    西凉丹正兀自气恼,却见老太太似忽然想起什么,转头对着她和韩二夫人淡淡道:“对了,这次皇后娘娘的赏荷宴,德小王爷送来的帖子指明了要茉姐儿去,老大家的,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务必给我办好了,别出什么幺蛾子,西凉世家、国公府第都丢不起这个脸!”

    说罢也不去理会韩二夫人和西凉丹彻底震住的愤恨脸色,慢悠悠滴在上官嬷嬷和金莲的搀扶下离开。

    韩二夫人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美艳端庄的脸孔上竟然瞬间出现了扭曲。

    西凉茉,你就和你那个贱人娘一样下贱、勾三搭四!

    饶你一条狗命活着就是为了替你那贱人娘受苦,你竟然敢出头还勾引丹儿的未婚夫!

    本夫人能让你那贱人娘苟延残喘不得见人,就能让你和她一样下地狱!

    “李嬷嬷,拿我的帖子去一趟静安祠!”韩二夫人让人把西凉丹劝走后,冷冷地吩咐。

    李嬷嬷不由自主地浑身一抖,看向韩二夫人:“夫人?”

    “还不去么?”韩二夫人的脸色上闪过如恶鬼般的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