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二十六章 长街惊魂

第二十六章 长街惊魂

    

    这一日大清早的,府邸里就热闹开了,只因为几个嫡出小姐都要进宫,尤其是丹姐儿刚及荓,茉姐儿新得宠,都是府里的红人。

    国公府前院内花厅里,上官姑姑给老太太端了盏茶,又笑盈盈地看着款步而出的端阳县主与西凉丹,不由笑道:“果真是好颜色,县主与四小姐真让人移不开眼呢。”

    一边坐着的二夫人也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两个女儿。

    端阳县主西凉仙按制一身深紫色渐染宫装,正是韩二夫人的那匹鲛珠纱所制,腰束金线绣缎,盈盈一握衬出婀娜身段,裙角坠着一片细碎米珠缀出的牡丹花,外披一层白色轻纱,梳了个青云飞天髻,头上当头一枚东珠攒金丝翟鸟簪,斜簪六只长云翡翠钗,眉心一点翠玉坠子,光华濯濯濯,娇贵不可言。

    而西凉仙则往妩媚里打扮,淡粉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银线百褶裙,身披极软如雾的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风髻露鬓,只罩着一层细细的金丝串紫晶东珠流苏网,并两只东珠明月赞,笼烟娥眉眼含春,朱唇含芳,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诱人的风情。

    一个如牡丹雍容,一个似芍药艳美,让二夫人很是满意与爱怜,她的两个女儿都是人中凤凰,定能一飞冲天,常享富贵权势。

    “对了,茉姐儿那里,可送去了新制的衣衫首饰?”老太太不得不再问一句,二夫人苛刻,但进宫毕竟是大事,茉姐儿不得脸,连累西凉一族都不得脸。

    二夫人眼中一冷,尚未开口,西凉仙便柔柔一福:“祖母放心,茉姐儿那早已经备下了,母亲让制衣坊连着三夜赶工出来的呢。”

    老太太看着西凉仙笑道:“你素来是个最懂事的,你既然这样说,我便放心了。”

    西凉丹不耐撅嘴:“奶奶,我们要出门了,你放心就是了。”说着她和西凉仙两人交换了一个诡异的眼神。

    老太太看在眼中,却只淡淡道:“那就好。”

    西凉茉早已在一辆简朴清雅的马车内等候,二夫人携了两姐妹同上了象征着国公诰命的精致华盖朱帘马车,西凉丹这才狠狠地唾了一口:“西凉茉那贱胚子算什么东西,竟然也配进宫,奶奶也不知是不是老糊涂了,让她这不守妇道的出去丢我们西凉家的脸。”

    西凉仙边帮冷着一张脸的二夫人打了宫扇,边缓缓道:“那德亲府邸送来的帖子,妹妹且要沉住气就是了,你可是未来的正妃。”

    她虽不知西凉茉什么时候入了小王爷的眼,总归今日料理了就是了。

    西凉丹这才气哼哼地住了嘴,她想起方才见到西凉茉那张嫩白而娇柔的脸,就恨不能过去撕烂了。

    西凉茉在车里和白蕊静静坐着,白蕊有些担心看向西凉茉:“茉姐儿,今日二夫人他们似乎也太过平静了些。”

    西凉茉只闭着眼养神,昨日她绣荷包绣得太晚,有些精神不济,她打着扇子懒懒地道:“怕也要来,不怕也要来,就看他们能出什么幺蛾子,别让我失望才好。”

    白蕊都能看出那三母女平静过头,自己如何看不出来?

    只是不晓得她们要做什么?

    马车行驶到皇城的朱雀大街,这里平日就是主干道,人来车往,今日更是异常热闹,各豪门大家的公子小姐们都往宫里走,不时有勋贵少年三五成群,嬉笑着踏马而过,还有人刻意纵马跑过马车边,让带过的风掀起马车的帘子,不但能偶尔一窥小姐们的羞怯娇美容颜,偶尔还惹出丫头们的尖叫。

    本朝民风尚算开放,所以这样的风流小游戏,因为无伤大雅,虽然也曾被御史们弹劾过,但是屡禁不止,竟然也成就了几次美满姻缘,最后连老古板的御史们都视而不见了,反而成为一种风雅趣事。

    白蕊趴在窗边,看得津津有味,偶尔见到打马而过的英俊少年投来目光,也会羞红了脸。

    西凉茉在一边看得好笑,不过难得出门,她心情也相当不错,正要打趣白蕊,忽然就听见一阵如鼓马蹄声,白蕊赶紧低叫:“呀,是公子们在策马呢,不知又要去掀哪家小姐的帘子!”

    西凉茉懒洋洋地拿着书靠在软枕上一笑:“总归不会是你家小姐。”

    一群无聊的纨绔子弟勾搭女孩子的小把戏,最多不过是冲着西凉仙或者最近艳名动京城的西凉丹而来。

    如鼓马蹄声越来越近,白蕊惊讶地低叫:“咦,怎么是往我们……。”

    白蕊话音未完,西凉茉就听见‘喀拉’一声,然后车子忽然左翻,她和白蕊完全不受控制地整个滚出了车子,就往地上摔。

    耳边传来马儿嘶鸣的尖利叫声,西凉茉摔下来,一抬头就看见两道高扬的马蹄,她甚至能看得见那骑马的少年们脸上的惊慌之色。

    朱雀大街上众人眼看着一桩风雅趣事,就要变成血腥事故了,不由自主地叫起来,那两个水样的姑娘被这马蹄一踏,必死无疑!

    西凉茉眸色一寒,下意识地就往拉住自家马车的轱辘,往车下滚,哪怕被车轮子碾一下,受伤也好过直接被马踏死!

    可是白蕊……?!

    生死瞬间,西凉茉的目光却落在只会尖叫的白蕊身上,她没想太多,伸手就去拉住白蕊。

    然而这样虽然避开马蹄踢中她的要害,但还是避不开马蹄狠狠地朝她的腿上踩踏而去。

    西凉茉只得闭上眼,准备承受剧痛。

    然而,尖叫声响起,意想中的剧痛未曾传来,却似有重物呯然倒地!

    西凉茉睁眼一看,两匹骏马已经全然被人斩掉头颅,翻压在路边,鲜血四溅,连带着马上的贵族少年也惨叫着摔飞了出去。

    其他的少年早已勒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大难不死!

    西凉茉瞬间放松下来,看着满地鲜血,她眸色骤然冰冷,目光一移,正对那骑在一匹通体血红的高大骏马身上之人的目光,那人蒙着脸,手提染血长刀,身后跟着数名同样蒙面的骑士。

    那是怎样的目光?

    西凉茉在对上那人的目光瞬间,只能想要一个词——九幽地狱。

    九幽地狱间绽放的诡谲妖艳,冰凉血腥的彼岸花。

    西凉茉定定地看着他,那人有一双极为美丽的眼眸,里面盛满了深不可测和……残忍!

    那人似乎对自己敢如此直视他产生了兴趣,微微地眯了下眼,却并没有开口。

    西凉茉忽然对着他一笑,轻轻地用嘴型道:“多谢,此恩必报。”

    她在这个男人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很熟悉的东西,是自己身上也有的。

    那人眼底闪过一丝异芒,正要说话,却见不远处一群人正赶了过来,为首的正是德王府名满京城的德小王爷。

    “茉小姐,你没事吧?”司流风远远地看见这边出事,赶过来,才发现事主竟然是自己下帖子邀请来的娇怯小姐。

    “多谢王爷相救……茉……茉儿……很好。”西凉茉立时白了一张脸,几滴泪珠在大大的眼中滚动,却强忍着没有落下来,一手抬袖子半遮住尖俏的小脸,一手浑身颤抖地抓住同样才爬起来抖得不成样子的白蕊,。

    仿佛被风雨吹打后的美丽梨花,蕊瓣零落,却娇美可怜,自有一番别样羞怯风流,看得司流风心中不由一动,有些怔然地看着她。

    而马上的黑衣骑士却看着西凉茉瞬间变脸,又见她淡漠地看了自己一眼,不由嘿嘿地发出一种尖利的笑声,极为刺耳,惹得司流风不悦地看向他:“你是何人,光天化日却蒙面而行!”

    那人不答,只大笑着打马而去,披风上一枚金红线绣成的妖异莲花在阳光下异常的扎眼。

    司流风目光骤寒,低声咬牙道:“如此见不得人,果然是司礼监的阉人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