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二十九章 九千岁百里青(一)

第二十九章 九千岁百里青(一)

    

    “救命……。”西凉茉柔软而微弱的呼声在众人惊呼的嘈杂声间却准确地飘入了司流风的耳朵里。

    “茉儿!”司流风立刻奔了过去,甚至忘了礼法地直呼其名,他一把拽住西凉茉裸露出来的纤细皓腕,雪白的手腕,却极瘦,仿佛一用力就会折断,让人怜惜,几乎不敢大力去拖拽。

    司流风犹豫了片刻,长身一跃,也翻身到船外,长臂一搂就将西凉茉携腰抱起,再足尖迅速地一点船边,如大鸿展翅般飞落进了船内,将西凉茉放在地上,再略微退开一步。

    哪怕本朝民风较前朝开放,但搂抱一个未婚贵族少女仍旧是不符合礼法的。

    西凉茉一落地,身子就往地上软,司流风下意识地想要扶她,但白蕊早已经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西凉茉,退了一步,恭敬有礼地道:“婢子代大小姐谢过小王爷救命之恩。”

    西凉茉这次可不是做戏,她是真的脚软,这身子长期营养不良,大夫都说伤了根本,若非西凉茉年纪还小,可能都二十出头就要没了,一捧黄土掩了红颜,可见打小自己的处境就很惨。

    如今虽然日子好了,她手里充盈,喝药调理当下,就是当归、灵芝、燕窝这些东西都能日日吃得起,但没有几年根本不可能大好。

    刚才一番动作,已经是她耗尽了力气,不过若非如此,又怎么取信于司流风?

    “谢谢小王爷。”西凉茉垂着眸子,咬了唇轻声道,有些颤抖的手紧紧握住白蕊,脸颊边水晶流苏落在她的脸上,轻颤着,似一串晶莹的泪珠。

    她没有落泪,但是受尽惊吓后的惧意和哀伤却足够让看到的人都心生怜惜,她匆匆地试图拉下被白蕊的手刚好捏住的衣袖。

    司流风原本因为白蕊的动作而有些不悦的目光,从西凉茉的脸上落到她露出的一截雪白皓腕上,不由一凝,方才只觉得她骨架细瘦,皮肤却极其光滑柔软,仿佛有一层黏性一般地吸手,让他几乎舍不得拿开手。

    原本以为这样的肌肤必定美如玉,毫无瑕疵,如今细看却发现上面不少陈旧的疤痕印子,只是经年累月那些印痕都淡了不再突出来,不细看也发现不了,但可想而知当初的伤痕有恐怖。

    司流风向来冷漠的心中莫名地一痛,看向西凉茉的目光便愈发的柔软和……怜惜。

    不必细问,都能知道这些年她过的什么日子。

    “茉儿,宴后我会让燕青送冰山雪莲膏给你。”司流风道,也不去问她同意不同意,便下了决定。

    旁边离得近的小姐和公子们听到了,不由都侧目起来,冰山雪莲膏去腐生肌,是疗伤圣品,当年外域进贡也不过区区三瓶,德老王爷战死沙场,皇帝大怮,这就是当年赐下德王府的诸多赏赐之一,却足见皇帝对德王府的重视怜惜。

    如今德小王爷……是什么意思呢?

    西凉茉才不管什么意思,露出旧伤痕不过为后事铺垫,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必定是个外之喜,她自然应下,羞怯而感激地轻道:“谢小王爷。”

    好东西,不拿白不拿。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她推西凉丹下水,本就意在司流风。

    而此时,西凉丹也已经被太监们捞了起来,任何一个美人,哪怕你国色天香,但是一身水淋淋,发髻凌乱,头上还挂了水草,胭脂融化,看起来都美不到哪里去,并且——滑稽无比。

    偏西凉丹抖抖索索地一上来,就看见一副很美的画——玉树临风,潇洒秀逸的俊美少年正低头看着个那羞涩娇婉的少女,正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似含了无限缱绻。

    正是她的未来夫婿正一脸怜爱地看着她的死敌。

    面子、里子都没有了。

    西凉丹气得要发疯,一下子恶狠狠地甩了正要扶她的绿翘一个大巴掌:“贱婢!”

    也不知道是骂谁,绿翘不防,一下子被甩倒在地,腰撞在凳子上,疼得爬不起来。

    西凉丹才不管一个奴婢的死活,就往西凉茉那里冲,伸手就毫不留情地往西凉茉脸上招呼:“你想死吗,竟然敢推我下水,贱婢!”

    但是手挥到了一半就被人握住,那人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手掌温暖,正是她未来夫婿的手,可惜对方不是一脸着迷地握住她的柔荑,而是虽然俊脸含笑,但眼眸冷冰冰地看着她:“丹小姐,如何这般冲动,若不换了衣衫,小心着凉!”

    西凉丹大怮,她还不笨,立刻红了眼圈,楚楚可怜地望着司流风:“小王爷,你要为我做主啊,西凉茉这个贱人推我下水,想要害我性命,一个贱婢谋害嫡女,该着人即刻打死!”

    在她心里,完全不记得那个蓝大夫人还是‘大夫人’,西凉茉才是正宗嫡女,在她眼中,西凉茉连庶女都不如,不过就是一条狗。

    但是,在其他知道内情的人眼中,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我记得,蓝大夫人还未曾下堂,茉儿是大夫人亲出女儿吧?”司流风淡淡道,随即补充了一句:“至于方才到底发生什么事,我们都看得很清楚不是么?”

    没错,所有人都看见西凉丹欺辱西凉茉,还推她落水,只是用力过大,自己也跌了下水,西凉茉手快命好,拉住了栏杆而已。

    西凉茉在一边,低着头,轻轻拉了拉司流风的衣衫,那动作里带着恳求,带着委屈,司流风心中一叹,怜惜更甚。

    “不是的,是茉姐儿挑衅丹妹妹,她才推茉姐儿的,西凉茉,你心机竟然如此深沉恶毒,怎么配当西凉家的小姐,那怪连族谱都上不了!”刘婉儿上前一步,厌恶地盯着西凉茉大声道。

    众人皆是一怔,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没人听到她们说了什么,只有刘婉儿听得最清楚,就是司流风也有些怔然地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却忽然抬了头,脸色苍白,她咬了咬唇,美眸含泪地轻声道:“是……是我的不是,我不该为了怕被罚,非要上船惹怒妹妹,都是我的罪过。”

    这上船之争当时声音很大,确实不少人听见了的。

    这承认比不承认的效果好多了,众人看向西凉丹的目光都带了鄙夷和叹息,这样美貌的脸,性子却如此毒辣,阻碍姐姐上船不够,还要置对方于死地。

    司流风看向西凉丹和刘婉儿的目光里就多了一丝厌恶,刘婉儿怎么也没有想到西凉茉会这样说,跺脚大急:“你这个骚蹄子……你分明不是这样说的!”

    西凉丹早已按捺不住,也不顾司流风还在场,忽然拔了头上金簪就向西凉茉扎去,这一次,她靠得近,动作又快,司流风注意力都在刘婉儿身上,都来不及阻挡。

    西凉茉原本看戏的眸中幽光一闪,她倒是早有防备的,只是在计较躲的效果好,还是伤了一分的效果更好。

    但西凉丹还是被人抓住了手,只是,这一次,抓住西凉丹手腕的那只手宛如白森森的骷髅爪,力大无穷,西凉丹惨叫一声,手上快扎到西凉茉脸上的金簪就落了地。

    “大胆,什么人,敢在九千岁面前喧哗,尔等还不速速跪下!”抓住西凉丹的竟然是一个蓝袍子三品中年太监,他阴恻恻尖利地声音宛如恶鬼手指抓挠门板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众人回头望去,不知何时,船外早已不近不远地站了一大群人——一仿若帝王仪仗,只是打首一人非着九龙黄袍,而是八龙紫袍,正乃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司礼监大宦官,太子太傅,兼锦衣卫都指挥使九千岁——百里青。

    ------题外话------

    恩,这个标题够长,又一男主出场鸟~~?某悠发现自己太高估自己了~~~~无推荐时期,一天能涨20个就是奇葩~~~俺努力往奇葩方向爬~~~~~今天还是来要收藏地!为了成为奇葩,锲而不舍的,俺加更~~20个俺加更~

    还有,某悠的文改名了~~~你没看错~~改名了——嫡女毒妻·~~~~据说这个名比较潇湘~~~那些从别地跟来的老读者,不要再嫌弃俺俗气了,某悠本来就很俗,希望更多人看到嘛。

    dreaming309,抹茶咩,whitecat525请让我扑到一下~~谢谢你们的鲜花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