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三十章 九千岁百里青(二)

第三十章 九千岁百里青(二)

    

    船上众人一看来人,顿时脸色大变,有人甚至抖如糠筛,就是司流风那样镇定的人物都脸色一寒,西凉茉准确地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狠色。

    她转身看去,却见一着团花紫绣银丝八龙纹蟒袍人当先,但华盖伞几乎半遮住他的脸,倒是身后侍卫们面僵如白纸,一身黑色锦袍、衣服前后都有以金红线绣成的妖异莲花,愈发让他们看起来一个个都长得一模一样的诡异,六个面目阴沉的大太监在前边引路,身边还有捧着各色果子、孔雀翎遮阳大扇、西洋茜纱香汗巾、八宝镜等伺候着的宫女,仪仗赫赫,几近皇驾。

    “大胆,见到千岁还不行礼!”扔下西凉丹的蓝衣太监嗓音尖利,一双细缝眼阴沉地扫过还僵立的众人,似乎要将胆敢无礼之人都记下。

    谁人不知司礼监最擅长的就是监视百官,明探暗访,手段血腥,被盯上之人,从无好下场,那司礼监旗下的大狱,向来有进无出。

    这群太监阉人,心态最是扭曲,最喜人于自己面前鲜血淋漓,痛哭哀嚎。

    吓得众人人纷纷行礼,男子单膝下跪,女子都深深地伏地。

    九千岁,九千岁,九千加一千,可就是——万岁了!

    西凉茉挑眉,这是不是叫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只可惜……

    只可惜就算得了万里江山,也后继无人,所以臣工史官们才这么容忍么?

    西凉茉目光掠过那金红线织就的血色莲花,她也随着所有人恭恭敬敬地拜下去,口称:“千岁,千岁,千千岁。”

    半刻之后,才听到一道幽幽如焦尾鸣筝的声音响起:“起吧——。”

    声音音尾略拖长,轻渺,这样的声音本该极为好听,但是众人却只觉得那声音异常的冰冷,仿佛从极为幽深的鬼域迷间里,悄无声息地探出一只诡异冰冷的苍白的鬼手在无人的子夜里轻轻地搁在自己的喉咙上。

    ——毛骨悚然。

    “……谢九千岁……。”

    这一次的声音里都带了不自觉的颤抖。

    司流风身为天王贵胄,是无需向九千岁下拜,他冷冷地垂着眸子,正只打算向对方简单招呼。

    但明显,有人看不得他这样闲适,九千岁淡淡地轻笑道:“原来侄儿也在这里,多日不见,怎么宫里宫外都不来与叔叔小聚?”

    司流风原本冰冷的脸上,瞬间僵硬,垂下的眼中闪过浓浓杀意。

    众人更加不敢抬头,只恨不能今天都没出现。

    谁不知道……

    一个阉人太监,却仗着皇帝宠信,把持了整个朝政,封了九千岁,成了异姓王,还是比皇帝所有兄弟子侄都得宠信的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有的王爷们低了他一辈的都要叫他一声叔叔。

    这简直是所有皇族王子们的奇耻大辱。

    也不是没有人想反的,但结果……

    想到那三个造反的王爷与亲族们的下场,众人又是浑身一抖。

    司流风再抬眸时,已经是一片深水静澜,他看着九千岁一拱手:“小侄最近府内杂事繁多,等改日得空,必定上王叔府邸一聚。”

    “呵呵,如此甚好。”九千岁点头,似很满意的样子,又道:“听说你已经定了亲事,求取两位靖国公家的美貌小姐吧,且抬头让本座瞧上一瞧,可别是献丑呢。”

    九千岁消息之灵敏,自然无人敢小瞧,他语气极为轻佻,似在观赏低贱的舞姬,寻常小姐听见,都要羞愤地低头,众人都有些惶然。

    那可是未来的德小王妃。

    司流风握住扇子的手背,青筋毕露,但脸上不见半分异常。

    西凉丹此刻披着件秦嬷嬷递来的衣衫,发髻散乱正是浑身狼狈的时候,怎么会愿意‘献丑’,但九千岁的名头,却由不得她还敢任性。

    只得真的献丑了,她一抬头,正要说话:“靖国公府邸嫡四女,西凉……西凉……!”

    话音才开头,她看见九千岁的那一霎那,竟然呆呆傻傻的,说话不连贯起来。

    西凉茉在一边听着,微微拧眉,西凉丹是见过大场面的,怎么会这样失礼?

    莫非那大宦官九千岁,看起来很恐怖?她脑海中不由掠过前世电视剧里那些面涂白粉,嘴巴涂朱,丑陋肥胖又面目狰狞的大宦官形象。

    一笔写不出两个西凉,西凉茉可不打算被西凉丹牵连问罪,立刻也抬头清音道:“靖国公府邸长女西凉茉,见过……九千岁,千岁万福。”

    她的声音也顿了一顿,但几乎没有明显的间隔,只因为在一抬头的霎那,她就明白为什么西凉丹会呆住了。

    那是张难以形容的脸,极长的一头乌发垂在蟠龙官帽后,精致五官有着超越性别的瑰丽,雌雄难辨,尤其是一双丹凤眸子宛如工笔勾勒而出,紫色的胭脂沿着他的眼睛后边三分之一处层层向发鬓晕染,仿佛在雪白剔透的鬓角上绽开一朵重瓣曼陀罗,他眼大而眼尾斜飞本就诡美如狐,还用了重紫石描绘斜勾,愈发显得那双丹凤大眼妖异莫名。

    何况百里青的眸子与常人的深褐不同,是极深的纯黑色,没有一丝光芒,看久了仿佛连魂魄都会被彻底吸入幽狱鬼涧,是永世不得超生的阴森诡谲。

    与他眸子不同的是,他肤色白得近乎透明的苍白,嘴唇却是染了暗血色胭脂的浓重腥红,整个人看起來像一尊……一尊祭奠堂上的纸人,让人不敢逼视的阴森诡谲,他只站在那里,连阳光都无法照射下来的阴霾,竟让西凉茉有种空间扭曲的窒息感觉。

    看见这个人,就像看见——广阔无垠,寂寥森然,只有夜枭凄厉鸣叫,白骨森然的九幽异狱。

    但就是同一个人,却美艳到极点,西凉茉本来觉得韩二夫人和西凉丹的貌美,已经足以名动京城,但这个人,却比所有女子更合适脂粉妆点,天下间所有的最昂贵的脂粉香色,都因该是为这样的人存在,只有在他的容颜上才能得到完满。

    他足以承担起一个名词——倾城倾国。

    是惊艳动魄,也是阴怖惊人。

    极度矛盾又极度契合的诡谲在九千岁身上完美的结合,形成一种极度震慑人心的效果。

    尤其是当他准备坐在那张侍卫们抬着的八龙小叶紫檀椅上,两个小太监立刻滚到他的脚下,以背为垫,恭敬地成为一张最舒适宽阔而平坦的脚踏,两名高大宫女也立刻左右跪伏下呈现出一种美丽却扭曲的姿态,以背为桌,而两旁其他伺候的人把东西都熟练地放在她们背上,甚至极为滚烫的开水和冰块壶都不能让那两个宫人脸上有一丝变色,那一刻,这种效果达到极致。

    司流风将青筋毕露的手收到了身后,视若无不见。

    西凉茉行完礼,同时也很好地掌控了自己的情绪,没有一丝外露,恰到好处地露出了景仰的眼神后,又垂下了眸子。

    百里青黑不见底的瞳仁转了一下,锁住底下的女子,西凉茉瞬间体会到了什么叫如芒在背,随后他的目光落在终于还知道收敛下来的西凉丹身上,翘着兰花指轻拨了一下自己的茶盏轻笑:“侄儿眼光确实特殊,这位四小姐,果真——献丑。”

    百里青的恶意的嘲笑让司流风眼底黑雾更甚,他目光掠过一脸愤愤不平的西凉丹,闪过一丝厌恶,这个女人害得他在百里青面前几乎颜面无存。

    但是,还好……他的目光落在跪在一边波澜不惊的西凉茉身上,多了柔情。

    这才是他德王府主母该有的气度。

    当然,他的柔情缱绻自然没有逃脱百里青阴谲的眸子,他略略动了动兰花指,一边穿海水江崖蓝锦袍的大太监,立刻上前一步,用不男不女的怪异音调森然地道:“九千岁有旨,赐小王爷与靖国公长女西凉茉小姐同游浣碧湖。”

    众人皆惊,都有些惊恐地看向司流风和西凉茉,特别是西凉茉,仿佛等会她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一般,九千岁感兴趣的人都活不长。

    西凉茉仿若未觉,再次优雅伏身:“谢千岁爷。”

    ------题外话------

    呃~~发现涨收藏了~~涨了25个,虽然是在有推荐的情况下~~但俺还是会加更地~~~~今日,明日有推荐,今天涨35个收藏~俺加更~~俺继续往奇葩方向蠕动~~~

    九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