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三十二章 九千岁百里青(四)

第三十二章 九千岁百里青(四)

    

    百里青磕着瓜子,语气带着轻渺:“是么,茉小姐倒是个聪明人。”

    他没有应,也没有否认当时的领头黑衣人是他。

    但西凉茉知道一定是他,因为那双眼睛。

    但是,她也没有明确地指出来,他既蒙面,便是不喜他人认出,她何必去触这霉头,只要表达出她的诚意与谢意即可。

    西凉茉直起身子,不卑不亢地道:“在千岁爷面前,茉儿这等闺阁女儿心思,怎敢妄称聪明二字?”

    本来该是千万人说过的拍马屁的话,在她口中说出来,如此理所当然,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所以让听的人很舒服。

    百里青忽而轻笑起来,那琴弦拨鸣的声音极为好听却冰凉:“茉小姐,你可知靖国公与本座可谓政敌,至于说恩,茉小姐方才又借本座的手教训了你那四妹妹,感觉是不是很好?”

    西凉茉不由觉得那如冰冷柔软的声音仿佛极为一柄极锐利而轻薄的华丽柳叶刀在自己的脖子上掠过,仿佛随时便可割开她细嫩的颈项。

    让人不寒而栗。

    百里青果然看出了她的伎俩,西凉茉抬起头,脸上却没有一丝不安,只莞尔一笑:“所以,茉儿便来道谢了不是么?”

    她料定百里青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更不喜欢别人在他的意旨上擅加改动,所以她故意那要请西凉丹上传,百里青明显对她的兴趣要大过西凉丹,所以他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处置西凉丹,以警告她不要擅做主张,却暂时还不会动她。

    “你不怕我剥了你的皮?”百里青似乎是对她的镇定感觉有趣,一直懒洋洋地看着窗外的目光终于落在她身上,那目光近乎有实质感,仿佛有华丽而冰冷的生物游动过自己背脊,让西凉茉心中不由暗自一紧,她知道,对方说剥皮,便是真的剥皮。

    她垂眸,轻叹:“茉儿当然怕,但还是要这么做。”

    “哦,为什么?”

    “因为茉儿有所求,有所怨。”

    百里青看着她一脸温婉地说出这样锐利的话,像一把冰冷而淬了毒的剑,脸上的表情却一如既往的温柔恭谨。

    “呵呵,你倒是实诚心眼的孩子。”百里青涂着朱丹的唇角微微勾起,绽开淡淡的笑意,一瞬间承托得他仿佛眉目生香,勾魂摄魄。

    他喜欢诚实的孩子,因为很省事。

    哪怕是西凉茉,都不得不在那样的艳色流离的笑颜中移开目光,才不会被迷惑心神,据说九千岁大人已经年近三十了,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她只轻缈地道:“茉儿说了,在九千岁面前,耍伎俩是很可笑的事。”

    百里青看着她,忽然似笑非笑地道:“哦,那么司流风呢,若他知道你这般对本座投诚,岂非容不下你?”

    西凉茉抬头,她直视百里青那张绝丽而诡魅的容颜,微微挑眉:“那又如何?”

    她仿佛全然不将此事放在心间,哪怕方才她才对司流风露出仰慕的神情,哪怕她正设计打算嫁给那人。

    是啊,那又如何,这个少女,并不是那种对未来旖旎情感充满幻想的人。

    百里青看着她,忽然意味深长地轻笑起来:“西凉茉,你很好。”

    西凉茉微笑,大方地微笑。

    这是今天,她第二次听到这句话了。

    ……

    等西凉茉出去以后,百里青捉了只果盘里的小石榴在手里把玩摩挲,石榴是贡品,皮嫩薄而色泽嫣红美丽,像少女娇嫩的肌肤,他忽然问:“小连子,你怎么看?”

    一名穿着暗红绣海水升日锦袍的一等内侍太监上前,恭谨地道:“此女竟然敢利用千岁爷,胆大妄为,其罪当剥皮削骨,何况,她还是靖国公家之人,不得不防!”

    百里青翘着指尖,用戴着修长鎏金甲套的小指优雅地划开手上的石榴皮,看着一道鲜血似红艳的汁液缓缓流下。

    极长的睫毛在他白皙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上落下诡谲的阴影,他似笑非笑:“你不觉得,这小雏儿实在有趣,有趣得很么,呵呵。”

    大胆又有趣小雏儿,接下来就让本千岁看看你的本事吧,可别死得太快。

    听着九千岁大人轻妙的笑声,一干伺候的心腹不由自主地都是一抖。

    比起让九千岁大人感兴趣,他们宁愿去死会比较好。

    百里青忽然那把一个才吃了一颗的红石榴扔出仓外,挑剔地轻哼:“去,把昨日进贡的吐蕃瓜子端上来,这石榴可真酸,难吃死了。”

    窗外传来重物落水的闷响。

    瓜子,瓜子,瓜子是大人的命根子。

    连公公看着那‘人凳’背上玉盘里堆成小山一样的瓜子皮,总是情不自禁地瞄向主子那精致艳丽的薄唇,千岁爷的嘴剥瓜子皮厉害,‘剥’人皮也很厉害。

    他一转身,吩咐人去捞那个被九千岁的小石榴砸得脑浆崩裂的偷听探子。

    ——老子是百里青大美人的分界线——

    西凉茉低着头出了舱门,司流风立刻迎了上来,不动声色地在她身上巡视了一遍:“怎么样,还好么?”

    她白着脸微微摇头,努力扬起一个虚弱的笑来:“茉儿很好。”

    看着她仿佛大受惊吓,如雨中娇弱风荷,司流风不由心生怜惜,警惕地看了一眼船上面无表情的太监们,随后轻拍了一下她的手:“没事了。”

    西凉茉看着船边波澜起伏的湖水,她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心才慢慢地沉静下来,如果没猜错,自己方才利用百里青教训西凉丹,确实让百里青动了杀机,如果不是她后来大方承认,随机应变,那么,也许她真的会被剥皮。

    百里青以为她利用他来收拾西凉丹,而她最终的目的却是用这一次的胆大妄为,来吸引百里青的注意力。

    百里青此人深不可测,城府之深乃她平生所见,喜怒无常,未必不知道她心中筹谋。

    但与虎谋皮,她成功了。

    人心之计,辗转成败,拿捏分寸要极为准确。

    她和韩氏母女不同,蓝府早已没落,那从未见过的娘是否还活着都未可知,她在府邸里没有任何真正的基底,而借助这权势滔天的百里青的反派之力,她方能乘风破浪。

    西凉茉的目光落在不远处越来越近的那座郁郁葱葱,繁花似锦的湖心岛上,眸底微光闪动,如果她没有估计错,接下来在湖心岛上,才是杀机重重,就不知是百里青的考验又或者是韩氏母女的手笔了。

    不管如何,这一关,她既然决定要走上这一条路,那就必定一路到黑,决不回头。

    ------题外话------

    昨日午夜十二点前~收藏木有到680~唉~泪一把,明日还有推荐~能过740,俺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