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三十五章 私情 下

第三十五章 私情 下

    

    就在西凉茉藏好自己的那一刻,偏门梭然打开,有男女相携而入,随即女子娇吟一声,甚至未曾等及至床榻边,两人便交缠在了一起。

    衣袍瑟瑟之声掠过地面,光听衣料柔软抖动之声,便知道来者非富即贵,韩氏设计她来到此处更衣,就是想让她‘无意’撞见他人成其好事。

    而在此处偷情男女,身份非凡,必定带有贴身侍卫,以防好事被撞破。

    能在皇家私园,带着侍卫的人,满朝之中能有几人?

    皇亲贵族,一旦被他人撞破好事,岂能留她活口?

    借刀杀人,最是便利。

    西凉茉眸光微深,唇角勾起冰冷弧度。

    韩氏果然手腕高超,掌握了这样的秘密,不被人发觉,想必是之前要以此为把柄要挟这对偷情男女,但如今却冒着暴露自己的危险也要籍对方的手除掉她,看来,韩氏真是把自己这个不得宠的‘女儿’放在眼底,当成平生大敌了。

    可真是她的荣幸。

    这也有点奇怪呢,按理说,韩氏只要忍耐到把她嫁人了就是,为什么一定要极尽一切可能的踩踏她,待她连庶女都不如,就因为蓝氏压她一头的原因?

    西凉茉静坐华美衣衫之间,支着下巴深思的时候,那一对男女的动作已经渐渐大了起来。

    他们似乎都等不及要躺在床上,匆匆地倒在了外头一张鸡翅木的雕花春凳上,女子娇吟和男子粗重的喘息声不绝。

    所以到现在,被敲晕的紫眉还没有被发现。

    从衣衫的缝隙之间,还能看见隐约的一团晃动的白,春色无边。

    西凉茉暗自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儿发烫。

    虽然上辈子见过不少这种事,她也有过男友,但是……

    哎,哎,哎,好歹人家这辈子是未成年黄花大闺女,看这种活春宫,会长针眼啊。

    那女子似乎被弄得极为舒坦,有点神志不清地吟唤:“子言,子言……我的好人,你可慢点弄,奴家要死了。”

    西凉茉心中一动,皱眉,子言是谁?

    现在皇族国姓为卫,当今皇帝不是太子,他一上位后,杀了自己的六个兄弟,驱逐了五个姐妹,如今留在京中同辈的只有一个亲王,一个郡王,还有一个皇帝的亲妹妹,也是大长公主,都是当初皇帝的亲信,然后就是皇帝的七个儿子,成年的有四个,她不记得其中有人叫子言啊。

    难道,是她猜错了偷情之人?

    男人低笑一声,动作却更为粗暴起来,将女子再次拖入**的漩涡中。

    直到两刻钟后,才云消雨散,两人竟然都没有沾床,简单梳洗一番以后就准备离开。

    西凉茉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门吱呀一声打开,那叫明月的宫女的声音传进来,带着点惊疑不定:“娘娘,您……您还好么?”

    那被唤作娘娘的女子,口气有点冷:“我应该不好么,明月?”

    明月偷眼看向屋内,却正巧撞上面前女子冷然肃杀的怀疑目光,立刻噤若寒蝉,她只是奇怪,明明娘娘和爷一进房门都应该发现那位靖国公家的小姐,怎么如今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那位小姐躲到哪里去了?

    明月还想再窥视,却又畏惧主子的威势,心急如焚,但是却没胆子揭破,否则无法对主子交代自己竟然放人进来!

    她只好尽量低声道:“没什么,只是之前曾有位靖国公家的大小姐来换衣衫,奴婢却未曾见她下山,所以有点担心而已。”

    这位娘娘看似温柔,却最是多疑和心狠手辣,更别说那一位了……。

    只但愿自己能哄得过去。

    “啪!”她话音刚落,两记凌厉的巴掌已经甩了上来,女子怒道:“你怎么不早说,废物!”

    女子手上戴着护甲,生生刮得明月脸上几记血痕深深,明月来不及痛惜自己毁容痛楚的脸,赶紧跪地磕头求饶:“是奴婢办事不利,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那男子已经听说了,随即一挥手,令守在身边的侍卫立刻去周围探查,他的目光随即转向内殿,锐利而富含杀气的目光如刀一般扫过去。

    随后停在大片的彩衫之间,他锐利眸子一眯,立刻奔过去大手一挥,拨开片片锦绣云裳,但是却没有任何发现。

    此时,床上忽然传来一阵低吟,那男子立刻掠了过去,掀起幔帐,刚好对上刚刚苏醒的紫眉。

    他一眼就落在此女的腰牌上,正是靖国公府邸的腰牌。

    男子眼中杀机一线,大手立刻擒上紫眉的脖子,紫眉刚从昏迷中醒来,刚对上来人,下意识地想要大叫,却立刻感觉喉头一紧,再发不出声音来,她惶恐地挣扎,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只听得空气中‘喀嚓’一声骨骼脆响,她嘴角淌出一道血迹,随后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寂静迷离,飘满着香檀烟雾的空气里满是浓郁阴沉的杀机。

    明月早已吓得瘫软,那男子对着女子冷冷道:“这里的事,你处理干净,哼。”说罢,转身离开。

    女子知道他是怪自己没有处理好安全事宜,她心中脑怒,也只得一转身狠狠一脚踹在明月的心窝上:“没用的贱人,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明月硬生生吞下惨叫,伏在地上不敢起来,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位靖国公家的大小姐去了哪里?

    西凉茉大小姐去了哪里呢?

    她在……

    “紫眉,紫眉,叫你去拿布巾,你这臭丫头去哪里了!”

    “有人吗,来个人啊!”

    正殿后方的出恭茅厕里,响起女子娇柔羞涩却中气十足的叫唤。

    站在茅厕十五米外的男子和护卫都盯着那一只伸出茅厕外不停招摇的雪白手腕,目光古怪。

    “呜呜……有没有人啊……这大内是怎么回事,好好一个恭房居然没有侧巾!”那女子似乎在里面急得快哭了,小声又羞怒地抱怨着。

    “主子,要不要?”那个侍卫对着自己脖子比了个‘杀’的手势。

    男子沉吟片刻,还是摇摇头,如果他没猜错,这就是那个来换衣衫的国公家大小姐了,过来出恭却不想被困在里面,难怪一直没有出去。

    他很有点想笑的冲动,但也觉得不合时宜。

    既然对方没有发现自己的可能,就没有必要动手,毕竟对方是靖国公家的小姐,若是死于非命,恐怕还有一番善后的麻烦。

    他转身离开,想了想,对侍卫道:“去让人拿些厕巾给她。”

    说罢,便负手远去。

    而没多久,终于有宫女送来一叠厕巾,解决了西凉茉大小姐的烦恼,宫女被这位大小姐痛骂一通,那隐身在树上的侍卫很不平地轻嗤了一声,如果不是主子突然好心,你大小姐还尴尬地困在茅厕里呢。

    等那位靖国公家的大小姐寻不见送她来的紫眉,又是一通责怪后,大小姐这才‘怏怏’地被宫女送回山下。

    西凉茉缓缓步出山道,冰凉的山风吹来,带着一股湖水清新之气,让她瞬间只觉得心胸开阔,方才生死一瞬出了的那身冷汗也渐渐散去。

    她轻呼出一口气,看着不远处那热闹宴席,温柔清美的眉目间,闪过一丝冰雪之色,唇角勾起一丝冷笑。

    韩二夫人,你今日已经连送我两份大礼,我也送回两份‘大礼’,你可要接好了。

    就在西凉茉神色如常地走进了宾客之间的时候。

    一封留在方才殿内的便签,也被善后打扫的贴身侍女送到了明月的主子手里。

    那位娘娘看了便签,先是大惊,随后眼中闪过凶狠之色,随即又立刻着人去通知自己的情人。

    她握住那张纸条,狠狠地将其撕成了碎片,从牙缝里挤出恶狠狠地一句话:“韩婉语,你真以为你自己和韩家可以一手遮天么,莫不是嫌命长!”

    韩婉语,正是今日宴会主持韩贵妃的闺名。

    ------题外话------

    话说……好吧,收藏涨得瞬间奇慢无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