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三十九章 册封郡主

第三十九章 册封郡主

    

    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舔过自己白嫩的耳垂,西凉茉一个激灵,背脊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西凉茉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裹在了九千岁百里青的怀里,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面容就近在咫尺,诡异地盯着她,她陡然一惊,也听到了周围发出的低低惊呼。

    她身子微抖,耳根涨得通红,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她便垂下了眸子,不动声色地扭身离开了百里青的怀抱,娇怯地倒在了急急迎上来的白蕊身上里,以袖掩了半脸,泪眼盈盈:“谢过千岁爷相救,小女感激不尽……呜呜……。”

    这位千岁爷,还真是多管闲事啊。

    少女几欲晕倒,姿容柔弱,无处不可怜,让周围的贵公子们都看得心头一热,那娇弱的身躯里潜藏着这样勇敢的力量,突起救驾,然后伏倒在地,差点被马蹄践踏的美丽少女,让人想起了乌江河边扑在霸王剑上而亡的绝世美人虞姬。

    惟独百里青妖美狭长的丹凤眸子锁住了西凉茉眸里的冰冷沉静,他负手而立,挥退了涌上来的侍卫,低低嗤笑:“小狐狸。”估计是在嫌弃自己多事呢。

    马儿终于安静了下来,被气急败坏的侍卫们牵走,场上大骚乱后,瞬间沉寂下来,除了奔走而来的太医,众人的目光都锁在了那跌在场上早已吓得不知所措的西凉仙身上,一旁的韩氏早已经面无人色地跪在被马儿踏倒的玉案前。

    皇帝惊魂初定,由着太医把脉,面色一片阴沉,森森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韩氏,还有一旁被宫人们扶过来的韩贵妃。

    “岂有此理!”皇帝终于忍不住怒喝。

    韩贵妃早已汗湿了背脊,咬着唇却不敢说话,也在一边跪了下去,这种时候,最好什么都不要说才是最好的,皇帝分明因为刚才自己没有如皇后一般护驾,而心中生怒。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但仍有一人说话了,西凉茉梭地也普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娇容含泪:“陛下恕罪,是家妹没有管束好坐骑,但二妹妹还小,年幼无知,学艺不精,求陛下责罚臣女吧。”

    众人不由都看了西凉茉一眼,有些感慨,这姑娘还真是善良,为了替妹妹遮掩,竟然连年幼无知都拿出来了,谁人不知西凉仙今年也要十五了,学艺不精是真,可算不得——年幼。

    皇帝看着伏在地上发抖哭泣的少女,想起她方才以身挡马,临危不乱,差点身死,原本盛怒之中的心头不由一软,他微微皱起眉来。

    这学艺不精,误惊圣驾的罪名可大可小,且不说靖国公是朝廷武官砥柱,这犯了事的是西凉家的女儿,但救驾的也是西凉家的女儿……这是该罚还是该赏?

    而此时,惟一还懒洋洋歪在华丽座椅上,不惧天子之怒的百里青却边吐瓜子皮,边闲闲地道:“陛下,该赏的赏,该罚的罚,便足矣。”

    皇帝眼中微亮,想了想,随即肃然冷声道:“靖国公长女西凉茉救驾有功,敏睿坚贞,蕙质兰心,敕封一等郡主,号贞敏,赏黄金百两,白银千两,珠宝十箱,良田五百顷,封邑梁郡,并郡主府一座。”

    众人一惊,羡慕之极,敕封郡主,荣耀无双,良田、黄金、封邑都在其次,倒是那郡主府邸实在难得,除了婚嫁的公主和封王的皇子,一般的郡主都是与父母同住,几乎不会有郡主能得到单**府的机会,这简直就是堪媲美公主的荣耀了。

    西凉茉掩着脸,似惊住了,随即有些无措地跪下去,口称不敢,无人看见她眸中幽幽锐芒。

    皇后捂着胸口靠在南宫姑姑身上,还没完全缓过神来,但还是为皇帝的隆重的恩赐惊了一下,皇后目光落在面色惨白,眼色阴狠地盯着著西凉茉的韩氏身上,忽然明白了什么,便轻柔地道:“好了,贞敏郡主,谢恩吧,这是皇上的恩典。”

    西凉茉有些茫然地样子,却还是立刻伏下身去谢了恩。

    韩氏几乎不敢相信,前一秒钟,她还看到仙儿的金光大道,皇上明明都对仙儿眼露痴迷,下一刻,就生出这样的变故,她挡了那个贱丫头的县主封号,如今她竟然直接一步登天,成了一品郡主,生生地压在自己这个二品的国公夫人头上。

    怎么会这样?

    韩氏抬头瞬间,看到了西凉茉看向自己露出了一种仿佛怜悯,实际满是冰冷古怪的微笑。

    她一个激灵,忽然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却来不及细想。

    皇帝冰冷阴沉地目光已经落到了自己爱女的头上。

    西凉仙从马上摔下来,已经生生地摔断了腿,正是痛不当言,却没有人敢上来扶起她,西凉仙几乎要痛得晕过去,却感觉到皇帝冰冷的目光与众人或者看笑话,或者怜悯的目光停在了自己身上。

    她大惊,一抬头,才要告罪,就听见皇帝在上面冷冷地宣布:“端阳县主西凉仙,行止粗陋,纵马惊驾,念其年纪尚轻,是为初犯,责三十大板!”

    对皇帝来说,赏的是西凉家小姐,而且是重赏,给足了靖国公的面子,罚的虽也是西凉家的小姐,一赏一罚,都是皇恩浩荡,靖国公便不该再有什么不满。

    男子们也都觉得陛下赏罚有度,但女子们却不这样认为,她们怜悯又幸灾乐祸地看着那京城第一才女,如今灰头土脸的西凉仙。

    “陛下,万万不可啊,小女是无心之失,臣妾愿意代小女受过!”韩氏终于不能再忍耐,也不顾去探索西凉茉那古怪的笑容,眼中含泪,膝行至皇帝面前,深深叩首。

    且不说仙儿一身摔伤,挨打会伤上加伤,堂堂世家嫡女,国公家的县主,娇柔玉质的女儿家,被这么打了,这叫仙儿以后如何在京中做人?

    分明是落实她被陛下厌弃了的名声,不要说进宫当贵人,就是要嫁人,都困难了。

    说着,韩氏看向西凉茉,目光森然,咬牙道:“贞敏郡主,你不觉得你该为你的妹妹求情么,你们是姐妹,一气连枝,仙儿受辱,你又能好得到哪里去?”

    这话已经是有质问在其中。

    顿时惹得皇帝大怒,他已经很给靖国公家面子了,还没有罚你教女不严,韩氏如何还在这里纠缠?这是在指责他偏心么!

    西凉茉趁着皇帝发作之前,忽然叩首下去,诚恳地柔声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妹妹犯错,臣女不敢求陛下原谅,本该领罚,只是臣女……毕竟……。”她顿了顿,似被逼咬牙道:“臣女和母亲都愿为妹妹分担责罚。”

    皇帝一顿,这才略微压下了脾气,毕竟西凉茉救了他,如今却被韩氏这样逼迫,他顿了顿,忽然冷笑一声对着韩氏道:“既然你们母慈女孝,好,夫人和端阳县主就各自领十五大板便是了。”

    说罢,再也不看场内一眼,转身小心地扶着皇后拂袖而去,皇后许久不曾得到皇帝这样的温柔,哪里还去管场内宴会的事,又惊又喜地跟着皇帝走了。

    韩氏却是又惊又悔,怨毒地看着西凉茉,这个贱人竟然敢害得自己连着挨打,以后她如何在贵夫人间抬起头?!

    韩贵妃也不再看韩氏震惊模样,扶着额头,恼怒地长叹一声,让贴身宫女扶着离开。

    一场好好宴会就此夭断,众人都作鸟兽散,不敢再停留。

    韩氏失魂落魄地被两个凶神恶煞的太监一夹,连着惊愕挣扎呼痛的西凉仙一起被按在会场一边的空地上。

    西凉茉走过她旁边,居高临下地掩唇轻叹:“母亲,你说,仙姐儿原来就断了腿,这重重一打,也许以后都再不能跳舞了,京城第一才女……呵呵,真是可怜啊。”

    言语温柔,但她眼里却毫不掩饰森冷的笑意,她们也该和白梅柳嬷嬷一样试试这板子的滋味。

    “你敢!你这小毒妇,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是不是!”韩氏狠狠地瞪着她,咬牙切齿。

    ------题外话------

    前面有一段文字加到前面章节去了,如果有看不懂的童鞋,自己回去看最后一段。千岁爷‘英雄救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