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四十二章 立威 上

第四十二章 立威 上

    

    那血色淡淡蔓延开,可见西凉茉用力之大,直破对方肌里。

    “大胆!”“放肆!”一旁的红衣内监们也在瞬间脸色大变,齐齐怒喝,抬手挟着雷霆万钧之力就要狠狠劈向西凉茉的天灵盖。

    他们都是顶级内家高手,这样一劈之下,西凉茉必定脑浆迸裂而死,但西凉茉仿佛无所觉般死死地咬住百里青的手背。

    百里青神色却丝毫未变,另一只手一拂袖,就轻而易举地卸去了他们的力道,并阻止了他们的动作。

    红衣内监们面面相觑,却还是极为训练有素地收手,只恶狠狠地拿阴毒目光剜西凉茉。

    “丫头,咬够了没有?”百里青支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看着伏在自己面前的少女,仿佛被咬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西凉茉这才松了嘴,拿着柔软的帕子,擦了擦自己的唇,柔柔地道:“够了,千岁的爷的血味道和我等寻常人都差不多。”

    嘴里一股子腥甜味,让她还是觉得不太舒服,顺手又拿了放在金丝楠木八宝雕花几上的云顶银露喝了一口,让清香浓郁的茶水把某人的血一起顺下肚子。

    百里青看了看自己手背上几可见骨的伤口,丹凤眸光流转似有鬼影憧憧:“你还真是不怕死。”

    区区一个郡主,他还并不放在眼里。

    西凉茉对于他阴谲的目光完全视而不见,只拢了拢自己的领口站了起来,微笑道:“茉儿说过,求无人再能欺我、辱我、压我,既然您已经答应了助我一臂之力,像您这样金口玉言,一诺千金的贵人,茉儿怎么好让您失信呢,您方才轻薄了小女,小女送您一口不过是为让您不失信于人罢了。”

    所以说,她狠咬他一口,还是为他好了?

    百里青无语失笑,懒洋洋地剥了颗瓜子含进嘴里:“小丫头,不但胆大包天,嘴皮子倒也是厉害,但,没有下一次了,去吧。”

    他语气极为轻渺,却让人闻者不寒而栗。

    西凉茉也微微一笑:“当然,茉儿相信千岁爷也不想有下一次。”

    说罢,她也不去看百里青的脸色,只敛衽为礼,领着浑身僵硬的白蕊恭谨地退下。

    看着西凉茉完好无损地从房间里出来,甚至脸色也只是略微苍白了一点,何嬷嬷不禁吃了一惊,但很快平静下来,领着西凉茉一路出府,到了府邸门口,依旧是那辆华美的以鲛绡制成的华盖香车停在门前,

    何嬷嬷依旧端着和蔼可亲的笑容:“郡主,请上车,千岁爷吩咐了,今日若郡主能平安出了这个门,您选一件礼物,一是这辆价值万金的鲛纱香车,一是老身这个不中用的奴婢。”

    西凉茉一顿,目光掠过这辆香车,香车以昂贵沉重的金丝楠木为车身,名匠精雕细啄,鲛珠纱为帘,里面更是布置的奢华非凡,原来那进宫的剩下五匹鲛珠纱里,至少有两匹在这里了,整个天朝也只得这一辆吧。

    她目光似静静地定在那辆昂贵香车上,何嬷嬷眸光微闪,笑道:“想必郡主已经选好了,这车确实最配郡主的高贵身份。”

    谁会想要一个眼线放在身边,而宁愿舍弃这样让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华美车架?

    想必这位郡主也不例外。

    西凉茉转过脸对着何嬷嬷露齿一笑:“嬷嬷,以后茉儿的事,就要多劳烦您上心了,且替我谢过千岁爷的厚礼吧。”

    说罢,她依旧避开了那当人凳的小太监,毫不在乎形象,宁愿自己手脚并用地爬上了车,再拉了还有点没回过神来的白蕊上去。

    “……。”何嬷嬷仰头看着那少女,香纱缥缈,让她有点看不清那少女的面容,却只觉得有淡淡光华,唇角笑容清明敏睿。

    何嬷嬷眼底闪过赞色,对着那西凉茉跪了下去,磕了个头:“何氏在这里见过郡主。”

    西凉茉没有阻止,这是何嬷嬷的认主之礼,她看了白蕊一眼,白蕊赶紧从腰上摘了个装着小金锭的荷包递给何嬷嬷,何嬷嬷双手接过,放好。

    她随后才起身对着西凉茉道:“郡主且放心,奴婢在宫中是二品司膳,入了内务府的名册,是宫里赐给郡主的人。”

    连来路都想好了么?

    西凉茉一笑,点头,何嬷嬷让人赶着车驾缓缓离开。

    走了好一会,白蕊才松了一口气,有些犹豫地看着西凉茉,压低了声音:“大小姐,您刚才也太大胆了,听说九千岁可是杀人不眨眼,身边伺候的人不周到,都要掉脑袋剥皮,您怎么敢咬他?”

    西凉茉依在车窗边,这才轻吐出一口憋了许久的气,没好气地点点白蕊的额头:“笨丫头,你没听何嬷嬷说了么,你家小姐若能平安走出那间书房,才能选礼物,那若是不平安呢?你以为九千岁那种心性残忍的名声是假的么?”

    方才书房外隐约传来的凄惨叫声时,她不动声色地往外瞥了一眼,那让七八个太监把身上衣服扯了精光,按在地上亵玩得发出凄厉惨叫,浑身是血的女子,分明就是西凉丹的好友——宁侯之嫡女刘婉儿。

    那些太监不能人事,对女子不能真的沾染,心态极度扭曲,自然有无数亵玩女子,让女子生不如死的残酷方法。

    她并不认为九千岁是为了给她出气才抓了刘婉儿。

    倒是一开始在船上,九千岁让人扔了西凉丹下水时,刘婉儿曾鄙夷地低骂了一句:“该死的阉狗。”

    随后刘婉儿的奶娘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别人也未曾注意,但她却明明看见已经准备上自己楼船的九千岁微微顿了一下身形,虽然没有回头,但他的身形却散发出一种让人觉得心中极冷的诡气来。

    不过一句低骂,百里青就敢完全不顾及宁侯最近颇得到皇帝青眼,又手握京畿兵权,将宁侯嫡女掳来羞辱玩弄,可见他的权势滔天,肆意妄为到了何等地步。

    今日,她西凉茉不但利用了这位睚疵必报的九千岁,还敢当着他的面玩儿‘救驾’花样,若不是剑走偏锋得了他另眼相看,下一个被当成他私欲玩物的就是自己。

    毕竟九千岁那人擅弄权术,高高在上惯了,自己不但毫不畏惧,还如此‘胆大妄为’当他的面玩弄手段,才勾出他的感兴趣,若当时只要在九千岁面前露了那么一点怯,那个妖魔一样的人就会将她毫不留情地纳为做玩物,尽情亵玩折辱一番再操控手中。

    这是一场豪赌!

    她方才背后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但她赢了,平安过关,如今,她已经拥有了一个危险却极其强大的盟友。

    西凉茉看着窗外悠悠秋光明媚,轻叹,现在自己的力量不够抗衡国公府,只能与虎谋皮,但总有一日,她会让百里青也绝不敢再恣意冒犯自己!

    百里青手指那冰冷的感觉还留在自己胸前,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暗恼的红晕。

    白蕊听完,脸色不由白了又白,原来方才她们已经在鬼门关边上走一圈,她忍不住又问:“您为何要将九千岁的人放在身边,咱们一举一动岂不是都在九千岁眼里了?”

    西凉茉这才露出浅浅笑意来:“物是死的,人是活的,九千岁送来的必定是妙人!”

    那个人,什么都追求最好,所以他送的礼物,也一定会有大用处,那宝马香车不过是个死物,看着值钱,却绝对没有何嬷嬷的用处大。

    ……

    马车一路往国公府而去,到了正门外,才下马车,便看见守门的一个小厮一溜烟地跑进府内去了,另一个则是神色怪异地上来牵马车,道了声:“大小姐,回来了。”

    何嬷嬷冷冷看了那小厮一眼,刚要说话,西凉茉却忽然下车,轻拍了一下她,何嬷嬷就不再说话了。

    西凉茉才进了中院,便见着夫人身边的大丫头紫莲领着几个粗使婆子对着她皮笑肉不笑地道:“茉姐儿,夫人等你可是等了好久呢,请吧。”

    说罢几个三大五粗的婆子便围住了她和白蕊,像是怕她跑了,但西凉茉却知道这十有**是怕她去找救兵。

    其他经过的下人看着这里都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只是如今,她还需要救兵么?

    不过似乎府上竟还没有得到她册封郡主的消息。

    韩氏这是打算做什么?

    西凉茉心中冷嗤一声,也不言语,便跟着他们一路去了。

    才进了内院正厅便听得韩二夫人一声冷斥:“跪下!”

    西凉茉环视了一圈,见着凳子上坐着都是家里的几房姨娘,甚至并着靖国公的二弟那一房和三弟那一房的嫡妻,也就是她的伯母们,还有三大五粗拿着家法的婆子,阵势快及得上正月里那一场公审了。

    只是这一次……

    西凉茉抬眼看向二夫人,微微一笑:“二夫人这是怎么了,茉儿可是做错什么了么?”

    她瞅着韩二夫人脸色发白,歪在正堂的软塌之上,平日里再不待见她和那些庶出子女,也是一副当家主母恭肃雍容的模样,今日里真是难得这般样子来发难。

    而且看样子她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但想必是西凉仙伤情极为严重,这才狗急跳墙失了分寸。

    “你还敢问,给我堵上这小贱人的嘴,给我打!”韩二夫人大怒,不由分说就叫人上去捆西凉茉和堵她的嘴。

    她打定了主意,先让人压下了圣旨,然后堵住西凉茉的嘴,也将她狠狠打瘸为西凉仙报仇,到时候圣旨公布来,只要她说西凉茉忤逆,故意重伤了她这嫡母,郡主又如何?

    一个孝字一样压住这贱丫头!

    ------题外话------

    收藏~~收藏~~~~没推荐收藏涨到950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