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四十九章 影子

第四十九章 影子

    

    夜凉如水,月上中天。

    西凉茉闭着眼静静地依着窗边养神,白蕊在一边慢慢用梳子给她梳头,拆了一身锦衣华服,西凉茉只一身月白薄纱中衣,外罩一件薄薄柔软的袍子,让她看起来宛如一般养在深闺中的少女一般荏弱而无害。

    “小姐,今儿的事,就这么结了?”白嬷嬷在一边削着果子,一边问。

    “就是我不想如此了结,恐怕我那当国公爷的父亲也不会再追究,能指使人拿到我私密物件,还能如此精密筹谋的不是他的爱妻就是他的宝贝女儿西凉仙,所以,这事儿就只能这么完了。”西凉茉懒懒地道,顺手插了一只樱桃来吃。

    “看来,院子里是要好好地整顿一番了。”白嬷嬷冷哼一声,目光森然地扫过院子外头来来往往的收拾着今日收到礼物的丫头婆子们。

    西凉茉淡淡地点头:“这是必然的,此事就交由白嬷嬷和何嬷嬷一同主理,若是拿住了吃里扒外的,若是愿意投诚的,便私下收拾一份就是了,若是有那只认得旧主的,就一家子都发卖出去。”

    从她起复的这些日子以来,院子里塞了各个主子们送来的人,她是来者不拒,就是为了查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想要向她动手,一同处置了。

    她顿了顿,又从一边的玉盘里捏了只樱桃出来把玩:“我不管今日的事是韩氏还是西凉仙所为,她们都需要付出代价。”

    “大小姐的意思是……。”白嬷嬷看向西凉茉。

    “韩氏母女吃饱了撑得慌,就让她们好好地辟谷清清肠胃也就是了,还有西凉仙所制薛涛签不是颇为有名么,就让她更有名一点也就是了。”西凉茉看着自己的指间的红樱桃,她笑笑,咬了一口。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白嬷嬷想了想,笑着颔首。

    “还有白嬷嬷,认识你这么多年,却不晓得原来我身边竟然有着你这样的高手,嬷嬷倒是瞒得茉儿好苦。”西凉茉目光睨着白嬷嬷似笑非笑地道。

    她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白嬷嬷听着小主子这么取笑自己,也笑道:“老身是静小姐身边的老奴才了,是当年国公爷和静小姐的师傅缥缈峰缥缈真人送给静小姐的,所以多少也会一些粗浅功夫,何嬷嬷虽然有宫中女官之职,但毕竟是九千岁所赐,恐怕总有不妥的一日,倒不如老身豁出这条命去为大小姐博个前程。”

    说白了,她就是不放心何嬷嬷,今日才如此坚持守着院子,就是为了显露一下自己的本事,证明自己是可以为西凉茉所依仗的。

    缥缈真人是当年江湖道家第一高手,武艺高深莫测,后来传说羽化登仙而去,他毕生只收过三个徒弟,若是白嬷嬷竟是缥缈真人所送,她的武艺足见并不在靖国公之下,是一等一的高手,也绝对不是一般奴仆。

    只是为什么一个这样的嬷嬷,会在她的小院子里跟着她这样没有前途的小丫头?

    似乎看出了西凉茉一肚子疑问,白嬷嬷只笑笑道:“奴婢是专门保护静小姐的,所以国公爷并不知道是缥缈真人将我送给静小姐,静小姐临出嫁前预料到了大小姐日子不好过,所以也再三交代了要好好保护小姐,若是当初老奴显出这样的身手,恐怕非但不能护着小姐,反而再也不能陪在小姐身边。”

    是的,彼时,她还没有了力量抗衡韩氏,所以如果白嬷嬷敢对付韩氏,那么她很有可能就会被韩氏使计弄走,调离她的身边。

    也正是有了白嬷嬷和柳嬷嬷、紫眉这些忠心耿耿的丫头、嬷嬷,她才能好好的活到今日。

    西凉茉起身对着白嬷嬷福了一福,正色道:“茉儿谢过嬷嬷多年来维护之恩,从今儿起若嬷嬷有空,还望嬷嬷指点茉儿一些武艺,不求如嬷嬷一般高强,能保命即可。”

    她不能在所有的危险时刻都指望着别人来救自己,所以,她至少要学会能保命的功夫。

    白嬷嬷受宠若惊,立刻扶起西凉茉,抹着老泪道:“大小姐,奴婢受不起你这样的大礼,定当尽力为小姐筹谋。”

    这些年她和柳嬷嬷小心翼翼地抚养茉儿小姐,早在心中偷偷将大小姐视若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此时,白蕊忽然轻咳了一声,西凉茉立刻注意到窗外何嬷嬷正提着一只鸟笼子走进来。

    她立刻和白嬷嬷各自坐好,仿若什么也没有发生。

    何嬷嬷进来对着西凉茉福了一福,随后将鸟笼子搁在桌子上,笑道:“郡主,这是千岁爷特意送给您赏玩的。”

    西凉茉眸光微闪,看向那笼子里通体拥有如血一般暗红华美羽毛的小鹦鹉,那小鹦鹉胖乎乎的,眼睛圆而乌黑,不时闪过一丝冷冽的光,头上还有一朵柔软美丽的白色羽毛,看着异常美丽。

    果然是九千岁百里青会有的品味。

    西凉茉看着这小鸟,就喜欢上了,淡淡道:“替我谢过千岁爷,不知道这是什么鸟儿?”

    “这叫血鸢,是极南之地进贡的特殊鸟儿,据传是凤凰与苍鹰所生。”何嬷嬷笑着道。

    凤凰与苍鹰,生了一只——鹦鹉?

    果然是为了讨好权势,什么都敢扯啊!

    西凉茉暗自好笑地摇摇头。

    “是了,九千岁还送了一个方子过来,是给小姐调养身子的,您的身子之前亏得厉害,若是不好好调理,恐有后顾之忧。”何嬷嬷笑眯眯地又道,她想了半日,实在说不出那方子是因为千岁爷嫌弃郡主胸部小,手感不好特意送来的,只能找了个看似极为合情理的要求。

    西凉茉眸底闪过一丝警惕,面上一点不露,只笑着接过方子道:“劳千岁爷费心了。”

    百里青这只千年老妖这么好心?

    明日要让人好好查查这方子才是。

    何嬷嬷将她的警惕看在眼底,也不说破,只恭敬有礼地退了出去。

    夜深人静,一道幽幽的影子仿若雾气一般悄无声息地掠过西凉茉的院子门,仿佛被风吹进了她的闺房内,白蕊觉得有点冷,去关窗,刚关上窗却忽然觉得有点困,坐在窗边睡着了。

    那道影子拖着华丽的裙裾慢慢地飘近了西凉茉的床边,低头看着睡着的少女。

    西凉茉对别的一应物品没有要求,惟独床要求很大,很大,至少得睡得下三个她,因为她睡姿不好——喜欢乱滚。

    盖着丝绸薄被,乌发散在雪白床榻间的少女看起来异常荏弱怜人,那影子轻嗤了一声,随即掀开帘子,就这么飘进了她的床内……